首页 仙侠奇缘 武侠情缘 天珠尘缘录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章 蟠龙印

天珠尘缘录 君何顾 3162 2019.01.01 23:27

  听到外边的动静,唐子昔连大气都不敢出,目光透过干草间的缝隙,只见到一大群衣甲鲜明的士兵正站在离她不远的地方,光是看他们的精气神,她就知道这些不是普通的官兵,怕真的是禁军来了。

  这群士兵没有朝前继续跑,而是站在原地似乎在等待着什么。

  很快,一个身材异常高大的男子从后面走了出来,轮廓分明的五官配上锐利无匹的双眸,气场强大无比,方一出现就让四周的空气骤然一紧。

  唐子昔一看清对方的面容不由心中一凛,发现自己低估了事情的严重程度。

  因为来的这位不是别人,正是金吾卫指挥使荆明玉。这位极少在人前露面,大多数时候都留在皇帝身边,深得皇帝信任。可以这样说,就算是如今最受宠爱的淑妃都及不上他在皇帝心目中的位置。如今居然亲自出现在宫外,还是在大臣的家中,可见事情非同小可。

  荆明玉依旧面无表情,如鹰隼一般锐利的目光,只是随意地朝唐子昔藏身的干草堆瞟了一下,就差点吓得她叫出声来。好在他的目光并没有多做停留,接着便落在了别处。

  一个队率模样的人马上上前,在他耳边低语了几句,然后递上了手中的东西。

  因为此时天色已晚,加上是背着光所以看不太清楚,唐子昔只能隐约判断出是一个巴掌大小的锦盒。她几乎瞬间便想起了之前小丫鬟掉落的大包袱,心中暗忖,多半是摔那一跤不小心掉出来的。

  荆明玉打开锦盒,只看了一眼便哼了一声,随手扔在一旁,道:“所有人听令,必须要抓住那个刺客,死活不论!”

  “是!”士兵们齐声喝道,声音震得干草都刷刷作响,不愧是洛阳城最精锐的军队。

  唐子昔却听得心头一跳,居然是抓刺客。接着又想到,莫非皇帝也来了?不过好在不是来抓她的,这倒是让她略微松了一口气。

  确认所有人都离开后,她小心翼翼地掀开了干草堆,作势往外爬。

  “果然不出我所料!”

  谁知她才刚露出个头,便感觉大一片阴影压了过来,荆明玉的身形再次出现在了她的视线里。

  唐子昔大吃一惊,条件反射地就要将头缩回去,却不小心撞到了一个硬邦邦的东西,还没等她反应过来感觉肩上微微一疼,接着一个细若蚊蚋的女子声音传入耳中:“你已经中了我的毒针,想要解药的话就按我说的做……”

  唐子昔顿时僵在了原地,出去也不是,回去也不是,就这样姿势古怪地卡在那里,看起来极为滑稽可笑。

  不过此时她却一点也笑不出来,干脆把心一横,一咬牙直接从干草堆里跳了出来,恭恭敬敬地冲荆明玉行了一礼道:“侄女子昔见过荆叔叔!”

  她此举也是被逼无奈,与其被莫名其妙地当作刺客抓起来,还不如赶紧厚着脸皮先攀一下关系。虽然她从来没跟对方打过交道,但是当初荆明玉深夜与唐明儒密谈的一幕深深地印在了她的脑海里,心里想着怎么着对方也会看在唐明儒的份上放自己一马。至于那个用针伤她的女子她反倒不担心,能用下毒这种办法的人武功也高不到哪里去,等对方被荆明玉抓住之后再想办法对付。

  果然,荆明玉似乎没料到藏在里面的是唐子昔,当即目光一闪,道:“你躲在里面干什么?”

  唐子昔早就想好了说辞,几乎没有多的考虑,张口便道:“是这样的,侄女不小心把淑妃娘娘赐的发钗弄丢了,正在四处寻找。”她刻意加重了‘淑妃’两个字,旨在提醒对方自己跟淑妃娘娘的关系极好,也同时为自己证明身份。

  荆明玉有意无意地瞟了一眼干草堆,嘴上淡淡地道:“难怪发钗会自己长脚跑到干草堆里去,原来是娘娘所赐。”说完眼珠朝旁边看了一眼。

  唐子昔愣了一下,接着便反应过来,脚下开始慢慢挪动,嘴上却配合地道:“所以侄女才心急如焚,若是弄丢了该如何向娘娘交代!”

  荆明玉颌首道:“确实该交代!”说完手上微动,一粒石子从他指尖激射而出,目标正是不远处的干草堆。

  唐子昔也猛地朝旁边一滚,藏在了一个废弃的旧马槽后面。

  只听见一声闷哼响起,石子直接命中了目标,一个破锣嗓子般的声音大声道:“老子受够了,大家一起出去跟他拼了!”

  “嘭——”

  干草堆直接炸开,露出了藏在里面的人。

  唐子昔数了数,居然有七个之多,不由暗自咂舌,没想到自己之前跟这么多人藏在一起。紧接着便想起之前那个女子声音,目光开始在人群中搜寻,很快便锁定了其中唯一的一个女性。

  那是一个身材窈窕的青衫女子,虽然脸色蜡黄,头发花白,但是那一身气质却是极为出色,站在一群灰头土脸的糙老爷们中间更是现得清丽出尘。唐子昔只看了一眼就判断出对方肯定易过容。

  几人方一出现就朝荆明玉围了过去,他们的兵器十分的古怪,除了那个少年拿着的是一柄长剑以外,其他的不是镰刀就是铁锹,那个虬髯大汉干脆直接扛了一把锄头。这哪里像是行刺皇帝的刺客,倒像是下地干活的农民多一些。

  只有那个青衫女子没有动,护着那个少年站在干草堆旁,手中拿着的是一把形状奇特的铲子。唐子昔一见到这件兵器,马上就想起了当初在安阳王陵见到的那些尸骨。她记得李陵当初就是见到这把铲子就突然发疯了一般,直接将那些尸骨毁得稀烂。

  荆明玉似乎早就料到了一般,翻手取出了一副黑色的手套戴上,接着身形微动已经跟那群人斗在了一起。

  那几人的兵器奇怪,武功也很奇怪。进攻的位置刁钻古怪,看起来似乎毫无章法,但是却让人防不胜防。

  唐子昔看得啧啧称奇,没想到农具也可以作为兵器。她院子里的那些花花草草基本都是她亲手栽种的,所以她能认识这些东西并不奇怪。只不过这些人手中的农具又好像跟她以前用过的不太一样,到底是哪里不一样她又说不上来。

  虽然这几人武功奇特,配合默契,但是荆明玉岂非等闲之辈,否则也不能得到皇帝如此的信任。不过数息的工夫就打得那几人只有招架之功,没有还手之力。要不是那个扛锄头的虬髯大汉天生神力,硬抗下了他大半的攻击,这些人能不能站着还是两说的事。

  不过,看样子虬髯大汉也坚持不了多久,就这么小半会儿的功夫,浑身已经布满了荆明玉的拳头砸出来的伤痕,全靠着一口气在硬撑。

  就在此时,一阵脚步声匆匆而来,正是之前被派去捉拿刺客的禁军。见到打成一团的场面,一个个纷纷取出兵刃就要加入。

  “谁都不要动!”荆明玉沉声道。

  禁军果真停下了,只是散成了一个大圈,将整个院落都包围了起来。

  青衫女子见状眉头紧皱,侧头在那少年耳边低语了几句,接着身形一动加入了战团:“你们去保护少主,找到机会就先走!”

  荆明玉一见那女子终于出手,脸上浮现出一抹古怪的笑意:“果然是你!”

  青衫女子的武功高出了那几人太多,方一出手就逼得荆明玉后退了好几步。其他几人也趁机跳出了战团,将那个少年护在了中间。

  不过可惜,她的厉害也只是比那几人多坚持了一会儿。当荆明玉将她手中的铲子一拳砸成了个弧形之后,她的脸色终于变了。

  “青右使!”虬髯大汉见状大急,毫不犹豫地猛扑了过去。

  不料他身形方动,一支箭矢忽然从旁边飞了出来,正中他的胸口,同时一个声音高喝道:“大人有令,擅动者死!”

  虬髯大汉怒目圆睁,难以置信地看了看胸口的箭尾,身形晃了两晃便重重地倒了下去。事情偏偏就是这么巧,他倒下去的时候脑袋正好磕在旧马槽上,当场磕了个脑浆迸裂。

  要不是唐子昔见势不妙早就闪到了一旁,就算不被砸晕,也会被那个场面吓个半死。不过这惨烈的一幕还是给她带来了强烈的不适感,捂住嘴干呕不止。

  “聂堂主!”青衫女子发出一声悲呼,猛然扭头看向荆明玉,一字一句地道,“要想拿到蟠龙印,让他们走!”

  荆明玉也干脆,直接挥了挥手,禁军马上让开了一条通道。

  余下几人也从虬髯大汉惨死的一幕回过神,看了看青衫女子,默默地护着那个少年朝外走。就在他们踏出包围圈的一瞬间,让所有人都没想到的一幕出现了。

  那个少年忽然整个人高高跃起,手中长剑直指荆明玉的面门,口中大叫:“奸贼,拿命来!”

  青衫女子见状大惊失色,尖声道:“煦儿退下!”

  “不自量力!”荆明玉连眼皮都没抬一下,随手伸出两根手指便夹住了剑身,微一用力,随着‘铮’的一声脆响,一把精钢铸就的长剑居然就这样被掰成了两截,接着随手一掷,半截短剑噗的一声刺入了少年的胸膛,接着一掌拍在少年的胸口将他震飞了出去。

  这一切都发生在电光火石间,唐子昔刚看见少年飞身朝荆明玉扑去的动作,紧接着便感觉一个东西朝她砸来,吓得她扭头就跑。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