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武侠情缘 天珠尘缘录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五十二章 为谁效力

天珠尘缘录 君何顾 2244 2018.03.21 23:41

  许晨蕉越想越生气,突然将袖子一甩,兴味索然地道:“既然大家都撕破了脸,我看也没必要再假装和气,累得慌!”

  他扭头冲一旁的奚老道,“这‘雪蝉丸’虽然珍贵无比,但是是你们无故打伤人在先,所以说起来还是我们吃亏了。不过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这事就这么算了。”接着又转向苏璟道:“我们杀了你的手下,你杀了我们抵命,这无可厚非。但是堂堂男子汉,还请光明正大的来,偷袭算什么本事。”

  “偷袭?”苏璟似笑非笑地看着貌似理直气壮的许晨蕉,道:“你觉得对付你们这两个小角色,还需要我亲自动手不成?”

  奚老悄无声息地上前一步,目光炯炯地盯着二人。之前就是他出手抓住了二人,所以二人心中清楚得很,就算他俩加起来也不是人家的对手,‘偷袭’二字纯粹是为了恶心对方故意讲的。

  看人家现在这反应,显然并不打算给他们机会单打独斗,这样一来他们一点胜算都没有。

  许晨蕉摇摇头,道:“我知道你手下高手众多,你的武功更是深不可测,但是那又有什么分别,反正你是不会杀我们的。”

  苏璟顿时来了兴趣:“理由!”他有一件事确实要交给这个充满了正义感的小捕快去做,所以对他倒是多了一份耐心。

  许晨蕉看了一眼在他背后探头探脑的唐子昔,道:“理由有二,一是因为她,如果我没猜错,她在你心中的地位极其重要,你会为了保护她而出手伤人,但是绝对不会杀我们,理由同上。刚刚的‘雪蝉丸’就是最好的证据。二是因为你,你的身份让你不会轻易杀掉我们。关于你的真实身份,虽然我并没有十足的把握,但也差不了多少。”

  唐子昔愕然地张大了嘴,这还跟她有关?

  苏璟的眼中浮起一抹玩味的神色,饶有兴致地道:“那你说说看,我是何身份?”

  许晨蕉回头看了一眼江天晓,把心一横道:“这个其实不难推测。这里既然是传说中安阳王的陵墓,那么这些人,应该就是当年保护安阳王撤退的亲卫,作为他们少主人的你,就算不是那条漏网之鱼想必也差不了太远。”说完偏头看了一眼奚老的反应,谁知他脸上波澜不惊,根本看不出任何端倪。

  苏璟沉声道:“继续!”

  许晨蕉有些牙疼般地龇牙道:“你费尽心思把我们留下来,表面看来似乎毫不在意我们杀了你的手下。但是这些肯在陵墓中数十年如一日悉心守护的人,自然不会是普通的亲卫,你怎么可能不在乎他们的生死。如果我没猜错,你与我虚以委蛇无非是想从我手中得到杜仲谦跟西凉国勾结的证据。我这次奉命来梁州虽然受的是密诏,但是我心中很清楚,根本防不住你们这些居心叵测的人,一定会走漏风声。我不妨把话跟你挑明了,杜仲谦我是一定要带回去的,他的罪证我也早已八百里加急送回了洛阳,此刻怕是已经快到了,你想做什么也晚了。姓杜的死定了!”

  苏璟颌首道:“有点道理!如果我真是你说的那个人,自然会护他周全。”

  许晨蕉又将矛头指向江天晓,道:“你就更离谱!好好的逞什么能,就算你要试他的深浅,至少也先提前跟我打个招呼,打起来我也好搭把手。现在好了,你受了这么重的内伤,想跟你联手突围都不成了,现在还不是只能任由人家宰割。还要我出动三寸不烂之舌说服人家不要杀我们,我堂堂一个锄奸惩恶的捕快,何时干过这样下作的事情?”

  江天晓此时已缓了过来,怒道:“这个小矮子居然敢拿晴晴开涮,我就是忍不了。”说完似乎还是气愤难平,顺带瞪了她一眼。

  唐子昔这才反应过来对方口中的小矮子说的就是自己,别的她也就忍了,居然骂她小矮子,她这暴脾气又上来了,捏着嗓子叫道:“谁拿她开涮了,一切都是我亲眼所见。你没脑子的吗?那些铁剑门的人找不到你,自然就盯上她了。摊上你这么个哥哥,她真是倒霉。”

  许晨蕉听她说得头头是道,倒是信了几分,道:“我早就说了,不要跟初晴妹子说你在梁州,你偏偏不听。”

  见江天晓一副神色黯然的模样,他还是没忍心接着埋怨,话锋一转道:“不过你也不必太过担忧。这次来的领头人物是第六代弟子中的翘楚韩虔,之前我与他曾有过一面之缘,此人为人仗义颇有侠义之风,而且为人公正绝对不会徇私,虽然死的那个是他的堂弟,倒也不至于会滥杀无辜,这一点你大可放心。”

  “大不了一起死便是了!”江天晓突然冒出一句话,“晴晴有她师父去救,救不了也会替她报仇。这辈子算我欠她的,下辈子我还她就是了。”

  “好!”苏璟突然大喝一声,赞道,“不愧是皇后的人,自然有一番气派。”

  这话一出,整个大厅内都安静了,每一个人都被这个消息震得外焦里嫩。

  江天晓更是闻之色变,霍然抬头看向苏璟,那目光里的杀气犹如实质一般,让正巧与之对上的唐子昔不由自主打了个寒颤。

  许晨蕉扭头看向身侧的人,叫道:“江兄!”他在期待对方的否定,然后给他一个合理的解释。

  江天晓脸上神色变幻不定,似乎在做着激烈的思想斗争,突然仰天发出一阵狂笑,道:“不枉费我在梁州苦守数年,你果然是娘娘的心腹大患。当年娘娘一时心软未能将你们母子斩草除根,真是失策!”说到这里他的脸上浮现出一丝决然之色,对目含殷切的许晨蕉道,“这些年我藏在杜仲谦身边,你以为真的是为了当初在总捕头面前许下的诺言,誓要将金吾卫的蛀虫从上到下清洗干净?”

  许晨蕉看着突然变得陌生的结拜兄弟,喃喃地道:“难道不是吗?当初是你亲口跟我说,痛心作为陛下左膀右臂的金吾卫,上下沆瀣一气,沦为某些人清除异己、伺机敛财的工具。你我从小一起长大,你是什么人我很清楚,所以从来不曾怀疑过你话语的真实性……”说到这里他突然想到了什么似的,一把抓住江天晓的肩膀,急切地道,“是不是有人胁迫你?是不是有人拿初晴妹子的性命胁迫你?”

  他知道在这个尘世间,只有这个唯一的亲妹子是江天晓的软肋,除了这个理由他实在想不出还有别的什么原因,能让一个充满热血和抱负的青年沦为后宫争权夺利的工具。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