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武侠情缘 天珠尘缘录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两百一十二章 揭开面具的人(3)

天珠尘缘录 君何顾 3076 2018.05.25 23:41

  燕采薇侧头想了想道:“这个我倒是听小拙提过。好像是因为平息了与大秦战乱的缘故,不过具体的细节并不是很清楚。”

  计无咎嗯了一声,道:“当年,咱们黑沙国与大秦年年战火不断,国库日益空虚,百姓民不聊生,与我们毗邻的西凉也虎视眈眈,一心想着坐收渔人之利。那时候,宇文大人只是朝中一名普通的文官,却主动请缨与大秦谈判,孤身深入大秦的军营与对方主帅谈了三天三夜。不知道他跟对方说了什么,大秦居然就此退兵,而且与我国结成了友好盟约。陛下大喜之下金口一开,封了个安北将军的官职给他。虽然没有兵权,但是他以文官出身能得到将军的称号也是威极一时。”说到这里,他的脸上难得地出现一丝凝重的表情,沉声道,“宇文大人胆色过人,有勇有谋。虽然现在世道不同了,但宇文大人永远都是我孔阳这一生最敬重的人!”

  燕采薇听到他自称‘孔阳’,心中突然一紧,目光转向目露悲色的男子道:“大哥,事情都过去这么久了,你……”

  计无咎抬手制止了她接下来的话,道:“你放心,我只是在你的面前才放肆了一些。倒让你这小丫头看了笑话。”说到这里顿了顿,似乎在斟酌着语言,片刻后又接着道,“只可惜,智勇双全的宇文大人,却生了一个没用的儿子。身为黑沙国的子民,陛下钦点的未来驸马爷,居然对他国的达官贵人卑躬屈膝,甚至还下贱到去……”虽然他的嘴唇气得直哆嗦,还是强忍住说下去的欲望,怒哼一声道,“真是丢尽了我们黑沙国的脸,要不是看在宇文大人的面子上,我真想一掌劈了他。”

  燕采薇听得满头雾水,试探着问道:“如果我没理解错,你说的是宇文颉宇文大公子?小拙的哥哥?”

  计无咎瞟了他一眼,道:“你认为在大秦当质子的还有别人吗?”见对方还是一副不明所以的样子,接着道,“告诉你也无妨,这些年我一直派人在暗地保护这位未来驸马爷。本来前两年也还好,这位驸马爷每日除了读书写字,就是参加各种聚会与那些官员、文人拉关系。没想到自从有一次进宫的时候见到了一名女子,居然就跟其对上了眼。”

  燕采薇听到这里忍不住插嘴道:“莫非他喜欢上了大秦的公主?”

  “公主?”

  计无咎怒极反笑,道:“如果是一位公主倒还好了,你道对方是什么人?那是大秦皇帝的一位妃嫔。真是人算不如天算,我黑沙国的驸马爷居然跟一名失宠的妃嫔厮混在了一起。”他气得嘿嘿笑个不停,一旁的燕采薇也听得有些牙疼,“大秦的皇帝又不是傻子、聋子,发生在眼皮子底下的肮脏事岂能不知,只是一直装不知道罢了。可笑咱们的宇文大公子还以为对方对他是真心实意,直到那名妃嫔有了身孕,他居然跑到大秦皇帝的面前要对方将人赐给他。对方当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根本没有二话,直接将宇文颉打断手脚赶出了洛阳。我收到这个消息的时候,他已经被我安排保护他的人秘密带到了梁州。回禀皇妃之后,她答应让我亲自来了结此事。谁知……”说到这里他重重地捶了一下桌子,将一旁静静聆听的燕采薇吓了一跳。

  她看着双目变得血红的计无咎,有些担忧地道:“大哥,虽然我在府中待了许久,但是据我所知,大公子为人稳重、待人宽厚,这中间是不是哪个环节出了问题?”

  她这话还真不是替那位不争气的宇文颉开脱,只是此事关系重大,要是传了出去不止宇文家族蒙羞这么简单,极有可能会受到牵连,这位大公子自然死不足惜,可那位小公子却是她的小徒弟,若是就这样被牵连实在太不值得了。

  计无咎哼了一声,道:“我好像没告诉你,那位董大夫就是当初我派去保护他的人之一,也是他们偷偷将宇文大公子带到了梁州城。只不过事情没解决不敢回国,这才龟缩在这里。”

  燕采薇闻言松了一口气道:“既然大秦的皇帝都没杀他,咱们回去也当作不知道就好了。这位大公子就让他留在这里好了,管他作甚。”说实话,她现在对那宇文颉一点好感都没有,若不是因为宇文拙,她真是巴不得他就此死在这里拉倒。

  “若是那位大公子能就此安度一生倒也罢了。”计无咎却不屑地道,“谁知他死心不改,居然想回去救他那位相好,还不惜暗地里挑起两国的纷争,想要坐收渔人之利。只有你的贾大哥一直拦着,坚持要先回国请示再下决断。这样固然是暂时稳住了他们,也给他自己召来了杀身之祸。那位大公子表面装作听取建议的样子,暗地里却跟董彦博合谋设下了一个圈套,杀了贾无闻。”

  “啊!”燕采薇忍不住惊呼出声,接着又想到了什么,忙道,“那贾大哥他……”

  计无咎摆了摆手道:“只不过他千算万算,没有算到你贾大哥身体构造异于常人,他的心脏比常人要偏右一些,这才死里逃生捡了一条命。”说到这里冷哼了一声,道,“他们也算是煞费苦心,早就找到一个跟他生得相似的人,代替真正的贾无闻留在梁州城,以此想迷惑我。只可惜……嘿嘿!”

  燕采薇总算明白了事情的始末,心中暗忖:敢情之前的那个贾无闻是假的,那就难怪了。照这样说来,这位宇文颉还真是罪有应得,只是可惜了小拙,每日都在担心他大哥吃了苦受了罪。

  “走吧!”就在燕采薇为宇文拙叹息的时候,计无咎忽然站起了身。

  燕采薇愕然道:“去哪?”

  计无咎一边朝外走一边道:“你不是说受你小徒弟所托,想看看宇文大公子现在的情形吗?我带你去!”

  燕采薇闻言有些犹豫,她现在还真不想看到那位伪君子,不过一想到宇文拙恳求她时的模样,还是叹了口气跟了上去。

  这次计无咎没有带她走正门,而是扭了扭角落的一个烛台,整面墙壁顿时反转,露出了一扇石门。

  燕采薇跟着计无咎走出了房间,惊讶地发现四周居然全是悬崖峭壁,他们之前所待的房子只是一个坐落在半山腰的一个小寺庙。又跟着计无咎穿过了一条山洞,眼前豁然开朗,极目远眺,只见山下一大片密密麻麻的房舍,一条波光粼粼的大河横穿而过。

  她扭头朝身侧的计无咎看去,还没开口相询就听到计无咎道:“你见到的就是梁州城。”说到这里他抬手指了指某处道,“你要见的人现在就在那里。走吧!”说完朝山下掠去。

  燕采薇身形也不慢,紧随其后。

  不过一柱香的时间,二人就到了一个小山坡上。

  计无咎指了指下方那一片断垣残壁道:“这里就是关帝庙了,早些年被大火烧了所以成了现在这副模样。不过,我们要去的是那边的三义阁。你小心一些,进去之后千万不要随便乱动里面的东西。那里机关重重,上次连我都差点吃了暗亏。”

  刚准备窜出去的燕采薇闻言回头看了他一眼,惊讶地道:“你在说笑吧?这世上还有能暗算到计国师的人吗?”

  计无咎横了她一眼道:“我没跟你说笑。上次虽然有我大意的因素在里面,但是他们的那些机关确实精妙无比,若是真的深陷其中,我都没把握全身而退。”说到这里沉吟了一下,自语般道,“莫非是百里孤鸿出手了?”

  燕采薇不解地道:“百里孤鸿是谁?”

  计无咎摇摇头道:“这个以后再慢慢告诉你,我们先去三义阁。”说完冲她一招手,带着她小心翼翼地在树木间穿梭,很快便到了院墙附近的一棵大树旁边。

  他压低声音道,“我先进去,如果一盏茶的时候我还没回来,你再进来。”说完也不管对方的反应,纵身一跃跳进了院墙。

  燕采薇正要唤他,忽然想起他的叮嘱,赶紧捂上了嘴缩到了树后。她在心里默默估算着时间,一盏茶的时间刚到她就身形一动从树后摸了出来,学着计无咎的样子纵身一跃。

  谁知,一物忽然从天而降,带着呼啸声朝她砸来,她慌忙一脚踏在墙壁上,借力翻身一跃。只听见一声沉闷的声响,那物已经重重地摔在了地上,居然是一块大石头。

  紧接着院墙内传来打斗的声音,以及兵器偶尔相交的锵锵声。

  她心中一凛,慌忙跃上大树将身子藏进了树冠间。她刚将身子藏好,就见院墙内几个身影飞身而出。她瞧得仔细,当先一人正是计无咎,而在他身后紧追不放的则是两个形容枯槁,手持哭丧棒的灰衣老者。

  在经过她藏身之处的时候,计无咎有意无意地冲她使了个眼色。接着带着那两个老者朝远处飞掠而去。

  燕采薇心领神会,待到几人远去,再次悄悄从树上跳了下来,走到院墙旁边纵身一跃。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