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武侠情缘 天珠尘缘录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六十六章 闯祸

天珠尘缘录 君何顾 3145 2019.06.03 00:45

  唐子昔被催得有些心烦意乱,道:“我早就试过了,这个也不知道是什么材料制成,根本打不开。”

  银甲小虫歪了歪头,显然也被难住了。

  唐子昔看着发愁的银甲小虫,眼珠骨碌碌转了几转,不动声色地道:“你不是说小白现在很厉害吗?要不你现在带我去找它,没准它能打开呢?到时候我再替你求个情,你不就可以马上解开禁制了?”

  银甲小虫叫了一声,小镰刀碰了碰头,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样,双翅一振朝旁边飞去。

  唐子昔偷笑,忙快步跟在了它后面。

  谁知,银甲小虫却没有飞向石像,而是停在了法宝堆上,仰头冲着唐子昔尖鸣不止。

  唐子昔没想到它这么快就停下了,愣了一下,试探着道:“你想让我用法宝强行劈开?”

  银甲小虫点了点头,小镰刀落在了一柄斧头上。不用说,这就是它选中的兵器。

  唐子昔有些失望,她本指望银甲小虫会直接带她去找小白,没想到人家压根就没跟她在一个思路上。心中不由暗自腹诽,果真是物以类聚,小白那家伙奸诈狡猾,交的朋友也不是什么善茬,居然这都不上当。她哪里知道这银甲小虫得到的命令就是拖住她,那会那么容易上当。

  唐子昔无奈,只好走过去拔那柄斧头,不料她拔了几次斧头都纹丝不动,回头瞥了一眼,发现银甲小虫就悬停在她的身边,正偏头看着她,见她回头马上叫了一声,似乎是在问她怎么了。

  唐大小姐闹了个大红脸,轻咳一声随手抓起一把短剑,道:“我感觉这个好像锋利一些。”然后对准地上的玉匣,作势欲劈。

  不料银甲小虫忽然飞了过来,停在了她的眼前上,一只小镰刀扶住了剑身。

  唐子昔奇道:“怎么?不是你让我劈开的吗?”

  银甲小虫摇了摇头,另一只小镰刀则指了指柄上一个圆形的凹槽。

  唐子昔不明所以地低头看去,这才发现自己拿的根本不是短剑,而是一柄玉如意,只是这玉如意有些残缺不全,不止缺了一大块,上面还布满了不规则的裂痕,而银甲小虫所指的地方,则是玉如意上一个凹槽,周围焦黑一片,看着像是被雷劈过。

  “这是?”唐子昔疑惑地抬起头。

  银甲小虫挥着小镰刀叽叽叫了半天,唐子昔还是一头雾水。她虽然能跟对方进行交流,但是仅限于一些简单的沟通,还要加上她连蒙带猜才能大致弄明白,像现在这种难度稍高一些的,她就理解不过来了,是以银甲小虫忙活了大半天,她也只是勉强看懂了一点,犹豫道:“你是说这玉如意是这石室主人的随身之物?”

  银甲小虫兴奋地挥了一下小镰刀,显然为唐子昔终于明白了它的意思感到高兴。不过唐子昔接下来的话却让其再也兴奋不起来了。

  “这东西都成了这样,那石室的主人恐怕也凶多吉少吧?”

  唐子昔一向对自己的推理能力很有自信,看了一眼那堆宝贝,一脸惋惜地道,“难怪会把这么多宝贝都留在这里。真是可惜了!”也不知道她是在为石室主人可能已经遭遇了不测而可惜,还是在为这些法宝没了用武之地而可惜。

  银甲小虫沉默半晌,默默收拢翅膀落在了玉如意上。

  唐子昔等了半天没等到它下一个动作,反而听到叮的一声脆响,接着便见到一颗亮晶晶的小珠子掉在了玉如意上,弹跳几下滚落在地。

  她的眼神也跟着珠子一路移动,眼看珠子落在了地上,这才发现地上有许许多多这样的小珠子。只是这些珠子实在太小了,是以之前她一直没发现。

  就在她打算抓起一撮仔细看看的时候,银甲小虫忽然从她面前疾飞而过,接着便是一声惨呼。

  石像旁边,李渔双手抱头大叫道:“快让这东西住手。”他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这一次被银甲小虫扎中的地方居然痛得钻心,让他堂堂七尺男儿也忍不住哀嚎起来。

  “你干什么了?”唐子昔反应过来也被吓了一跳,忙跑过去挡在李渔的跟前,对着尖鸣不止的银甲小虫道,“住手!”

  银甲小虫双翅一振,忽地冲上了高空,小镰刀狠狠地扎在了一个倒吊着的圆球上。

  只听见噗的一声闷响,圆球爆裂开来,无数银甲小虫蜂拥而出,密密麻麻地朝李渔冲去。

  “给你!”李渔这一惊非同小可,赶紧将手上抓着的银雷剑扔了出去,接着扭头往石像后面一躲。

  唐子昔看着这些虫子也忍不住心里发毛,但还是伸开双臂拦在了二者中间,强行按捺住心里的惧怕道:“住手!”她在赌,赌在见到小白之前对方不会伤她性命,同时也想试探一下自己的分量,或者说对于银甲小虫的价值。

  当然,唐大小姐这个决定并非脑子一热做下的。因为按照之前银甲小虫传递的信息,它之所以将唐子昔从赤狼身边救下,是受了小白所托。而且从银甲小虫的种种表现来看,解开禁制的事并不轻松,否则也不会讨好一般带她到这里让她任选宝物。

  唐大小姐虽然有时候略显自负,但是还没自负到认为自己就是有大气运之人。这满室的宝物放在哪里不会引起腥风血雨,可偏偏就让她得到了。就算瞎猫碰上死耗子也没这么大的福气,而且她根本不懂法术,拿着这些宝物也没什么用。所以,她若是真的完全相信了那银甲小虫就不是自负,而是傻。更何况,她也想知道对方到底打的什么算盘,别到时候被对方利用了还不自知。她不怕被利用,怕的是因为她的愚蠢而给小白带去了危险,这才是她无法容忍的。

  银甲小虫根本不理会她的威胁,但也没有攻击她的意思,而是带着虫群绕过了她继续朝李渔冲去。

  眼见虫群越来越近,李渔再也顾不得其他,与其坐以待毙,还不如殊死一搏,当即双掌齐出,对准跟前的石像猛然拍了过去。石像被他拍得飞了起来,虫群尖鸣着四散躲避,待石像重重地砸在地上碎成无数块之后,虫群似乎才反应过来,旋即更加疯狂地朝这边涌来。这一次虫群显然学乖了,并没有一拥而上,而是分成数个队列,从各个方向包抄。

  “我命休矣!”李渔不由绝望地想道。

  就在此时,他忽然感觉身后一股大力传来,接着一个趔趄,脑袋便撞在了另一尊石像上,直撞得他眼冒金星,随即听到东西被拖动的声音,紧接着便感觉自己被什么东西抵住了,耳边听到唐子昔叫道,“你要是杀死他,我跟你没完。你也休想我会替你求情!”

  此时的李渔被数尊石像紧紧围了起来,唯一的缺口位置则站在一个略显单薄的身影,正跟虫群对峙。

  “打狗也要看主人,我说过他是我的朋友,你干什么一而再再而三地对他动手?”

  此时的唐子昔气得脸颊通红,举着玉如意对着悬停在不远处的虫群怒道:“我不管那些,反正你就是不能杀死他!”

  李渔心头感动不已,不过却总感觉哪里不对,伸手扯了扯唐子昔的衣衫,小声道:“唐姑娘!”

  不料唐子昔却猛然一巴掌打在他的手上,咬牙切齿地低喝道:“不想死的话就给我安静点!”

  李渔知道是自己理亏,当即乖乖闭上了嘴。

  银甲小虫自虫群中飞了出来,默默地看着唐子昔。

  唐子昔也盯着银甲小虫,丝毫没有让步的意思。

  最终,银甲小虫转过身,对着虫群将手中小镰刀一挥,虫群马上掉转头,浩浩荡荡地朝外飞去。银甲小虫回头看了唐子昔一眼,叫了几声,也跟着虫群飞走了。

  唐子昔微微松了一口气,将举得有些酸痛的胳膊收了回来,看着飞远的银甲小虫心中略感愧疚。不过她没办法选,为了李渔的性命,她不得不这样做。

  待到银甲小虫的身影再也看不见,唐子昔才转过身,沉着脸道:“你拿它什么东西了?”

  “我?”李渔愣了一下,道,“我没拿什么啊。就那把银雷剑,我不是还给它了吗?你别这样看着我,其他的我真没拿,不信你搜。”

  “还想骗我?”唐子昔瞬间就炸了,怒道,“要不是你拿了不该拿的东西,它会那么生气?我答应它会帮它把东西要回来,你赶紧交出来!”

  李渔挠了挠头,一脸无辜地道:“我真没拿它的东西,就是随手……”话没说完忽然愣住了,看着唐子昔一脸古怪地道,“莫非是那个?”

  唐子昔被他弄得有些心烦,道:“哪个?”

  “这是我刚才在那边捡到的,还以为是不要了的。”李渔略显尴尬地摸了摸鼻子,然后从袖子里摸出了一截树根模样的东西,正要递过去却又将手缩了回来,犹豫道,“就是一个普通的根雕,不太像是什么宝物……你还是不要看了吧。”

  唐子昔瞪了他一眼,一把抢过根雕,道:“那么多法宝放在那里你不拿,非要拿人家的东西,你这不是故意惹事是什么?”一边说一边低头朝根雕看去,谁知只看了一眼她的脸腾地一下红了,红晕迅速蔓延至脖子。

  她仿佛被针扎一般将木雕抛了回去,转过身骂道:“下流!”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