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武侠情缘 天珠尘缘录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两百一十二章 惊变

天珠尘缘录 君何顾 3116 2019.10.07 00:13

  她受惊之下想要扔掉青凝镜,却又硬生生忍住了。

  若是她此刻松手,那些火雨便会再次落下去。如此一来,魂灵们可就遭殃了。

  那些魂灵刚刚才救了她,她可做不到袖手旁观。

  “快松手!”

  黑云之中忽然传来了青妍焦急的声音。

  “别分神!”青月的声音紧跟着响起。

  二人的声音听起来都有些中气不足,显然处境也不乐观。

  唐子昔却没有转身,反而加快了飞行的速度。

  不料,就在她离黑云不足十丈远的时候,一个硕大的猛兽头颅从黑云中探了出来,冲着她发出一声震耳欲聋的咆哮。

  “小白!”

  虽然对方的模样变大了不知道多少倍,但她与小白感情深厚,是以一见便笃定那是小白无疑。而站在小白背上,抓着其脖颈毛发的那个男子,虽然穿着秦少禹的衣服,但是背后却凭空多出了一条蛇尾,与她之前跟苏璟见到的一模一样。

  秦少禹觉察到灵兽的异状,回头瞥见唐子昔,接着目光落在她手中的青凝镜上,眼中浮现出意外的神色。

  唐子昔见到对方的面容则是呆了一呆,眼前这张脸居然是小白变成人形的模样。

  “快走!”一个手持长弓的女子忽然出现在了她的身边,反手就是一掌,接着弓弦急拉,再次跟秦少禹战在了一起。

  唐子昔只感觉一股大力传来,随即以比之前快数倍的速度倒飞了回去,稳稳地落回了地面。

  此时,那异兽也吸够了血液,晃了晃头,从镜框脱落下来,落地变成了一个容貌俊美的紫眸少年。

  他伸了个长长的懒腰,满足地叹了一口气,“终于出来了。”

  唐子昔瞪大了眼睛,捏着血糊糊的手腕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紫眸少年侧头看向唐子昔,笑道:“多谢姑娘!”说完抬手轻轻一拂,唐子昔手腕上的伤痕便消失无踪,连一丝血迹都没有留下。

  “族长!”黑云之中传来了青妍惊喜的声音。

  “闭嘴!”青月则怒气冲冲。

  唐子昔马上知道眼前的人是谁了,若是她猜得不错,眼前的这位少年,应该就是九黎族的族长黎辛。

  听到动静,黎辛抬头看向黑云,眼中紫光闪动,没多久便一脸不屑地道:“真是越来越没用了,连只小狐狸都对付不了。”嘴上虽如此说,手上却不敢怠慢,伸出修长的手掌,冲着黑云某处屈指一弹。

  一道紫光激射而出。

  随着一声闷哼,黑云中已经有人受了伤。

  青月尖声道:“不要你帮!”

  “青月不得无礼!”青妍急了,大声道,“族长恕罪,青月没有恶意。”

  唐子昔看着迅速远遁的黑云,心中十分担忧,不知道是不是小白受了伤。

  黎辛挠了挠头,有些尴尬地冲唐子昔咧了咧嘴,“见笑了!”

  唐子昔抿着嘴没有吭声,心中却有些失望。

  她还以为族长是一位仙风道骨,慈祥和蔼的老头,没想到是这么个吊儿郎当的少年郎。可听青月青妍的话,又不太像是假的。

  这时,黎辛也见到了狼藉一片的忘川河,眉头不经意地皱了起来。

  他似乎发现了什么,伸手一抓,两个灰扑扑的灯盏便从沙砾中飞了出来,居然是之前被青月丢掉的七彩琉璃灯。

  此刻的七彩琉璃灯哪里还有丝毫宝物的模样,除了外表奇特一些之外,跟普通的灯盏毫无差别。

  黎辛端详了一阵,随手将灯盏收进了怀里,接着目光再次在四周搜寻,似乎是在寻找着什么。

  就在此时,远处飞来一朵黑云。

  唐子昔还以为是青妍她们回来了,到了跟前才发现那只是一头黑雕,爪子上还紧紧地抓着一尊雕像。

  到了跟前,黑雕‘咚’的一声直接将雕像扔在了黎辛的跟前。

  这尊雕像唐子昔倒是认得,正是之前在九黎大殿见过的那尊神秘的女子雕像。只是此刻的雕像被熏得黢黑,罩在头上的薄纱也不翼而飞。

  看着雕像的面容,唐子昔总觉得她像一个人,可到底像谁,一时之间她又说不上来。

  然而,当她的目光落在黎辛的身上时,神色开始变得有些古怪。

  此刻的黎辛一脸的痴迷之色,手指在雕像的面容上缓缓滑动,那小心翼翼的动作,那迷醉而深情的眼神,让站在旁边的唐大小姐一阵恶寒,赶紧朝旁边挪了两步,偷偷吐出一口气。

  “我回来了,阿笙!”

  唐子昔终于记起雕像像谁了,居然是那个她在魔界之门附近认识的女童。可两张面孔的年龄差距有些大,她又有些不确定。

  随着一声冷哼,不远的虚空处忽然被撕开了一条缝,一个骑着白鹤的女童从中飞了出来。

  黎辛听到动静,回头见到鹤背上的女童眼前一亮,就要抬步走过来,却被女童喝止了,“站住!”

  黎辛一脸的急切,道:“阿笙,我是小辛啊!你不记得我了么?”

  “噗——”唐子昔差点笑出了声,忙背过身去死死地捂住嘴。这位族长她倒是不害怕,但是这个叫李笙的女童却给她一种莫名的心悸之感。若是惹怒了此人,怕是没什么好果子吃。

  “再乱叫信不信我撕了你的嘴!”李笙果然怒了,措辞毫不客气。

  唐子昔不由暗自咂舌,这小姑娘的脾气还真是火爆。

  黎辛闻言神情黯然,嘴上却继续说道,“我知道自作主张将你送走是我不对,但我那是为了你好……”

  “你给我闭嘴!”李笙打断他道,“我不是你的妻子,我叫李笙,是神翼族的圣女。”

  唐子昔偷偷转过脸看了一眼女童。她依稀记得,当初白泽跟多罗交锋的时候曾经说过,他也是来自古老的神翼一族。

  “神翼族?”黎辛皱眉,一脸狐疑地打量着女童,显然还是不相信。

  他的目光转向那头黑雕,见其略带畏惧地点了点头,神色顿时黯然,喃喃地道:“这么说,我的阿笙真的没回来?”

  只见他眼中紫芒闪烁不定,脸上的神色也时而痛苦,时而迷茫,口中更是自言自语不停。

  唐子昔感觉不太对劲,不由多看了他几眼。

  “虚情假意!”李笙重重地哼了一声。

  “你再说一次!”黎辛缓缓抬起头。

  此刻的黎辛仿佛变了一个人一般,神情十分冷漠,眼神中也带上了一丝杀气。

  唐子昔忍不住翻了个白眼,之前对其的一丝好感瞬间荡然无存。

  李笙却丝毫不惧,冷笑道:“怎么?你的窥天之术这次没指点你吗?”

  黎辛缓步上前,停在白鹤跟前冷冷地道:“阿笙在哪里?说!”他的长发开始无风自动,紫色的瞳孔也闪着幽幽的光芒。

  气氛突然变得紧张起来。

  “知道又如如何?”

  李笙也发现了他的变化,犹豫了一下,终究还是没继续激怒他,说完可能又觉得没面子,补充道,“当初,你将她送进空间之门的时候,就该想到会有今天的后果。”

  黎辛手上紫光一闪,一只紫色的大手凭空浮现,一把抓住了白鹤的脖颈,“她在哪里?”

  在黎辛面前,李笙到底还是弱了一些,对方一旦开始展现出真正的实力,她便有些不知所措了,很快便败下阵来,目光看向一旁。

  黎辛顺着她的目光看去,见到了一脸茫然的唐子昔,眼中紫芒一闪。

  唐子昔只感觉头皮一麻,有些紧张地绷直了身子。

  此刻,她总算明白到李笙的感受了。

  黎辛的眼神犀利无比,就像是两把无形的利刃,将她的识海搅得乱七八糟,偏偏她还无法反抗,可谓难受至极。

  好不容易等黎辛收回了目光,她感觉自己仿佛要虚脱一般,后背都湿透了。抬头看了一眼李笙,恰好对方也正看过来,两人交换了一个无奈又苦涩的眼神。

  “拿来!”黎辛的目光转向李笙。

  李笙也干脆,二话不说直接伸手一抓,虚空中再次撕开一道裂缝,一个黑糊糊的陶罐飞了出来。

  黎辛凌空将陶罐抓了过来,然后取出怀中的两盏七彩琉璃灯,砰砰两声直接捏成了两团七彩霞光,投入了陶罐之中。

  接着他身形一晃消失不见,下一刻直接在忘川河上空出现,将陶罐口对准了河面。

  无数的魂灵从河水中升了起来,无论是成型的,还是未成形的,纷纷朝陶罐口钻了进去。随着升上来的魂灵越来越多,忘川河上空仿佛多了一层银色的天幕,美丽异常。

  不多时,本来黑糊糊的陶罐便变了个模样,不止罐身被拉得修长,还多出了两个精巧的耳朵,颜色也变成了银灰色。

  唐子昔看得呆了,完全没发觉半空中的黎辛不见了。

  就在此时,她的眼角忽地狠狠跳了一下,凭着本能身子猛然朝后一仰,一道紫芒贴着她的脸颊飞过。

  还未等她起身,便听到身侧传来一声闷哼,听声音正是李笙,紧接着又听到黎辛冷漠的声音响起,“找死!”

  李笙扑了过来,一把抱住唐子昔连翻了好几个滚,直接没入了一片黑暗之中。她竟是施展撕裂虚空之术,带着唐子昔躲进了空间裂缝里。

  唐子昔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惊恐之下双手一通乱抓,不料却抓到了李笙的伤处,痛得她惨呼一声,“你就不能轻点。”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