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武侠情缘 天珠尘缘录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十六章 义庄(2)

天珠尘缘录 君何顾 2242 2018.01.14 22:00

  一个臃肿的身影出现在了门口,瞠目结舌地看着眼前略显诡异的一幕。

  过了好一会儿,倪鹏飞才咽了口口水,拍了拍胸前耷拉的两条胳膊。

  唐子昔正迷迷糊糊的似睡非睡,被倪鹏飞一拍,抗议性地‘嗯’了一声,脑袋在他后背上蹭了蹭,接着将头换了个方向继续睡。

  倪鹏飞有些无奈,再次拍了拍她的手,轻声道:“丫头醒醒!咱们到了!”

  唐子昔又哼哼了两声,才不情愿地睁开了一条缝,似乎是有些不舒服,她抬起手揉了揉眼睛,这才慢吞吞地从他的后脑勺处探出了半个脑袋。

  这一看吓了一跳,被绵绵睡意缠住的唐大小姐,顿时精神抖擞,不由自主抱紧了倪鹏飞的脖子,整个人深深地藏在了他的背后。

  倪鹏飞被勒得直翻白眼,一把将唐子昔从背上扯了下来,见她张牙舞爪地又要往上爬,不由警告性地瞪了她一眼,一把将她扯上前,让其跟他并排而立,这才拱手道:“老丈有礼!晚辈倪鹏飞,这是舍妹小昔,特来拜访老丈,想要求证一下几年前的一桩旧事!”

  唐子昔跟着拱手拜见。

  白发老头一直没有回头,只是慢吞吞地擦拭着那些棺材,仿佛根本不知道门口出现了两个人。

  二人你望望我,我望望你,都有些不知所措。

  唐子昔举起手指了指自己的耳朵,无声地说了一句话。倪鹏飞对着她摇了摇头,示意不可鲁莽。

  又过了一会儿,白发老头才仿佛自语般喃喃地道:“很多年没有活人来这里了。”他的声音听起来有些沙哑,甚至带着一丝阴冷。

  唐子昔闻言打了个冷战,一缩身再次藏在了倪鹏飞的身后,双手紧紧抓住了他的衣衫,身后一阵风刮过,她警惕地朝四周看了看,触目所及只有黑漆漆一片,什么也看不清楚,她赶紧将脑袋埋在了衣服里,身子也开始不由自主地瑟瑟发抖。

  倪鹏飞也有些瘆得慌,但是已经到了这里,没理由退缩。他咽了口口水,竭力控制着强调道:“晚辈二人是受伍掌柜所托,为他冤死的儿子伍昊讨个公道。听说老丈知道那位女子的真正死因,所有特来求教。这一点对翻案非常重要,还望老丈不吝赐教。”

  白发老头擦拭的手停了下来,拍了拍眼前的棺木,仿佛跟老友聊天一般道:“老弟,你认识伍昊吗?”说完还将耳朵贴在了棺木上,一边听一边不停地点头,“好了我知道了,你不认识就不认识,罗嗦个甚?”

  唐子昔刚好探出头,看到眼前诡异的一幕,差点没吓得尖叫出声,赶紧哆嗦着将脑袋死死埋在倪鹏飞的身后。

  正在这时,一阵大风刮过,半掩的房门被吹得‘吱呀’作响,仿佛身边突然出现了一个人一样。

  唐子昔再也按捺不住,发出一声高亢的尖叫声,接着扭头就跑,谁知一脚踏空整个人顿时朝后栽了下去。

  倪鹏飞闻声回过头,顿时大惊失色,闪电般伸出了手,可是只抓住对方的一片衣角。‘刺啦’的裂帛声中,唐大小姐如滚地葫芦一般咕噜噜滚下了台阶,一直滚到了院子里,被一堆码得整整齐齐的柴火挡住,接着脑袋‘咚’的一声磕在一旁的木桩上,双眼一翻晕了过去。

  “丫头!”

  倪鹏飞足尖一点飞掠而去,一把将唐子昔抱起,一边轻轻拍打着她的脸,一边焦急地呼唤道:“你怎么样了?快醒醒!”

  唐子昔却如一根木桩一般,任凭他怎么呼唤都没有回应。

  倪鹏飞越发焦急,摇晃着她的身子,提高声音道:“丫头!丫头!”

  “你要是再胡乱摇晃她,她只会死得更快!”

  一个阴冷的声音冷冷地传来。

  倪鹏飞毫不犹豫地抱起唐子昔,尽量保持着上半身的平稳,飞快地朝房门跑去,见到白发老头焦急地道:“还请老丈相救!”

  白发老头此时已经站在棺木尽头,见到倪鹏飞出现在门口,冷冷地道:“跟我来!”说完推开门朝里走去。

  倪鹏飞此刻已经不觉得此处阴森可怖,闻言足下微动,跟着进去了。

  这一看就是个卧房,不过极为简陋。只有一张简单的木床,上面铺着一床陈旧的薄被。还有一张破旧的方桌,以及两条长凳。角落里放着几个奇怪的大缸,上面盖着厚厚的草垫,不知道里面装的是什么。另有一个房门直通另一个房间。

  白发老头将一个小瓷瓶放在过来,对倪鹏飞道:“她的后脑受了伤,这里有金创药,包扎好了就赶紧走吧!”说完也不理会倪鹏飞的反应,背着手走出了房门。

  ……

  唐子昔只感觉后脑疼痛欲裂,呻吟着慢慢睁开了眼睛。只见周围漆黑一片,只有身旁竖着一支火把,照亮了一小片地方。

  她微微侧过头,发现自己正伏在一个熟悉的后背上,这个人正一边走着路一边自言自语。

  “……前些日子,我见过秦家那个小子,温文尔雅的样子确实挺讨人喜欢,难怪姨父会将你许配给他。回头过了门,你可要收敛一点,别把人家给吓晕了。算了,让你收敛也是白搭,我看秦家小子以后有苦头吃了。”正认真走路的倪鹏飞没注意到唐子昔已经苏醒,依旧絮絮叨叨地道,“你说你好好一个丫头,怎么老是这么毛毛躁躁的,就算再害怕,也要看清楚一点再抬脚。我就奇了怪了,同样都是上官家的外孙女,你怎么就没一点大家闺秀的样子?你看看人家安歆姐姐,知书达礼、温婉贤淑,关键是还冰雪聪明、貌美如花。也就是苏璟哥哥,要是换了旁人,我肯定是要争上一争的……”

  就在这时,倪鹏飞的脚下一个趔趄,差点将背上的唐子昔甩了出去,赶紧拽住她往上提了提,埋怨道:“你怎么这么沉,睡着了还磨牙打呼噜。也不知道七皇子怎么想的,自己都自身难保,还要派人来保护你。果然是傻人有傻福!”

  “回……回去!”唐子昔根本没有听清他说的什么,刚刚那一下将她本就有点闷疼的脑袋,甩得一阵眩晕,头顶一掠而过的夜空,让她突然想起了什么,用力拍着倪鹏飞的肩膀,急道,“快放我下来,房顶有人!”

  倪鹏飞一时没反应过来,条件反射地问了一句:“什么?”接着将不断挣扎的唐子昔放了下来,追问道,“你说哪里有人?”

  唐子昔双脚刚一沾地,就急不可耐地拉着他往回走,嘴里飞快地道:“我倒下去的时候,见到房顶有几个人,个个都带着刀。老丈有危险,咱们快回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