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武侠情缘 天珠尘缘录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两百一十四章 大结局(2)

天珠尘缘录 君何顾 3436 2019.10.13 23:24

  此刻的唐子昔,虽然还是往昔的容貌,但是在其的额头,却无端地多出了一对小角,眼珠也变成了诡异的幽蓝色,秀发也再次变得雪白异常。

  “唐,唐姑娘……”

  温少煦被她的目光一扫,顿感手脚冰凉,这似曾相识的场景让他记起了一些事,差点想夺路而逃,最终还是收敛心神,勉强笑道,“我……在,在下找了你很久,没,没想到你在这里。”

  唐子昔眼眸微抬,面无表情地道:“交出来,看在以往的情份上,我可以不杀你。”

  温少煦闻言,忙不迭将瓷瓶取了出来,双手呈上,“我就取了这么多,全在这里了。”

  一旁的小白鄙夷地看了他一眼,显然对他恃强凌弱的模样非常不满。接着将目光转向唐子昔,眼中皆是欣喜,这才是他心目中那个人——那个救他于水火,指引他将灵翼族从荒古死地带出来的女子。

  看着缓缓走来的脚步,温少煦紧张地吞了一口并不存在的口水,捧着瓷瓶的手也开始微微发抖。

  眼看双足在他面前停下,他把心一横,正要开口求饶,忽地感觉胸口一热,那张变身符忽地飞了出来,化作一道白光朝外飞去。

  “想逃?”随着一声冷哼,唐子昔已经闪身跟了上去,留下洞内的二人面面相觑。

  片刻之后,二人才同时惊呼一声,后知后觉地跟了上去。

  此刻的雪洞之外一片狼藉,到处都是深不见底的沟壑,别说雪山、冰峰了,连稍大一些的冰块都找不,由此可见之前战斗的激烈。

  唐子昔悬浮在半空中,正与一个容貌冷漠的青年男子对峙。

  在离他们不远的地方,一个身穿天青色长裙的女子,正骑在风生兽的背上,举着那把金色大弓,跟紫眸少年黎辛对峙。

  这诡异的一幕,让出洞赶来的二人不由错愕。

  “白兄!”温少煦厚着脸皮凑了过去,压低声音道,“咱们帮哪一边?”

  不怪他有此一问,实在是眼前的情形着实让人看不懂。

  此刻跟黎辛对峙的,他不用想都知道是青月。原因有二,其一是因为黎辛当初练功走火入魔,误杀了她们的娘,所以青月一直对他恨之入骨;其二则是之前青妍施展了‘化灵大法’,时间已经过去了这么久,怕是早就消失了。

  他无法理解的是,唐子昔为何会跟苏璟对峙。

  作为在轮回之境里与他们走过一回的人,没有人比他更了解唐子昔对苏璟的感情。可如今他居然在唐子昔的眼睛里看到了恨意。

  之前他不是没见过唐子昔这个模样,当初在无声大殿,还是他亲手把她这一面给逼出来的。可那个时候的唐子昔战斗力没这么强,眼神也没有这么冷。他想了半天,只能将原因归结到那对小角上。

  “这还用问?”白泽横了他一眼。

  温少煦闻言犹豫了半天,最终还是叹了一口气,道:“算了,我还是旁观吧。等他们有了结果再决定。”说完走到了一旁布下了防护法阵,果真一副作壁上观的做派。

  白泽犹豫了一下,也跟着飞了过来。

  温少煦见他飞来,默默打开了防护法阵。

  白泽瞥了他一眼,忽地抬手将一个瓷瓶抛了过来,“用这个恢复得比较快。”顿了顿又补充道,“我没别的意思,只是希望待会需要你出力的时候不要推脱。”

  温少煦一脸疑惑地接过瓷瓶,凑到鼻端一嗅,不由满面喜色,“寒玉髓!”当即迫不及待地倒入口中。

  “轰隆隆——”一阵闷雷突然滚过,将他吓一跳。

  二人这才发现,天空中不知何时聚起了乌云,随着乌云越聚越多,越积越厚,四周的光线开始暗了下来,云层中隐约可见一道道闪电在快速游动。

  二人对视一眼,不约而同倒抽了一口凉气。

  青月抬头看了一眼天空,脸色浮现出焦急的神色,又扭头看了一眼另外的二人,下定决心般银牙一咬,喝道:“姓黎的,还我娘跟姐姐命来!”手中弓弦猛然一拉,一支金箭流星般朝紫眸少年射了过去。

  黎辛不慌不忙,取出了一面紫光流转的盾牌,且战且退。

  青月很快便看穿了他的心思,却没有阻拦,反倒呼喝着追了上去。

  温少煦有些失望地收回了目光,踟蹰片刻后,试探着开口道:“白兄,要不咱们也……”

  白泽苦笑了一下,没有说话,只是指了指他的手背。

  温少煦低头一看,见到手背上不知何时多出来的雷纹印记,心中一片冰凉——这是被天雷锁定的标志。

  震耳欲聋的雷声,开始连绵不断地从上空滚过。

  强烈的震动引起了大面积的崩塌,大量的积雪、冰块开始滚落,沿途引起更大的崩塌,一时之间到处都是崩塌的巨响,整座雪峰也开始摇摇晃晃。

  “动手吧,不然等天劫开始,你就没机会了。”苏璟道。

  他翻手取出了那把青色小剑,目光平静地看着对面的少女。

  唐子昔不答,只是看着对面的眼神越来越冷。

  此时的天幕之上,一道道闪电,宛若一条条游龙在云层中穿梭不停。一阵阵或青或紫的电光,将她的脸色也照得变幻不定,一如她此刻复杂纠结的心情。

  苏璟没有等太久,手一扬,已经率先发动了攻击,小剑朝着唐子昔急射而去,半路中小剑一化二,二化四,最终漫天都是剑影,将唐子昔淹没在了其中。

  “姑姑小心!”

  白泽见状大惊,想要冲出去帮忙,却被温少煦一把拉住了,只见他摇头道,“你放心,他不会伤害唐姑娘的。”

  “你又不是他,你怎么知道他不会下狠手?”白泽怒了,一把甩开温少煦的手,口中开始快速念着咒语。

  剑雨最终还是被挡了下来,两个长得一模一样的李笙,双手结印,形成了一个巨大的护盾,将剑雨挡住了。

  不过两人显然顶得十分吃力,随着苏璟再次掐诀,其中一个很快便支撑不住,砰的一声碎裂开来,化作阵阵雪雾消散在了空气中。

  剩下的一个也没支撑多久,不过片刻功夫,身上便开始出现裂纹。

  白泽见状咒语念得更急了。

  于是四个李笙又出现在了护盾旁边。

  “砰——砰砰——”

  接连不断的爆裂声,刺痛了白泽的双眼,可看了一眼依旧一动不动的唐子昔,他还是一咬牙,再次念起了咒语。

  “你的身体!”一旁的温少煦忽然惊叫一声,看着只剩下一颗脑袋的白泽犹如见鬼一样。

  话音未落,随着最后一个李笙爆裂,白泽也发出一声痛苦的哀嚎。

  一阵烟雾过后,原地只剩下了一只瑟瑟发抖的小兽,浑身血迹斑斑,一对小眼珠里全是恐惧。

  温少煦惊呆了,心中突然浮起一股莫名的怒火,猛然抬头冲着唐子昔吼道:动手啊!你动手啊!”

  可惜雷声太大,风也太大,他声嘶力竭的话刚出口便被吹散了。

  “轰——”一声炸雷猛然在头顶响起,惊醒了暴怒中的温少煦。

  他迅速冷静下来,一把抱起小兽,翻手取出一支银梭,打算撕开一道空间裂缝,走为上策。

  不料他方取出银梭,周围忽然亮如白昼,一道银色闪电轰然劈下,直接银梭劈成了飞灰。

  这还是温少煦反应快,直接将银梭扔了出去,否则焉有命在。这也让他明白了,为何之前白泽没有让‘李笙’们用银梭施展撕裂空间之术御敌。

  天威之下,任何违背天地法则的法宝都是禁忌!

  他犹豫了一下,终究没敢取出天机镜,连撕裂空间的银梭都引来天雷,天机镜就更不用说了。

  “闪开!”身后忽然传来青月的断喝。

  他忙扭头看去,只见一道紫光朝他迎面扑来,冲天的煞气犹如实质一般瞬间将他淹没。

  紧随而至的青月见状忙将金弓一收,整个人化作一道金青相间的光芒射入了煞气之中。

  似乎是被那道闪电惊醒过来一般,唐子昔终于抬起了双眸,看着天空中已经形成一个巨大漩涡的闪电,身形一动,终于出手了。

  对面的苏璟也露出一丝不易觉察的笑容,手中法诀迅速变化,驱使剑阵朝唐子昔进攻。

  强大的法力波动直接影响了下方的雪山,顷刻间,雪山就整个崩塌,大量的积雪如洪水一般卷来,很快便将一切痕迹掩埋。

  与此同时,唐子昔手中的长剑也稳稳地刺进了苏璟的胸膛,看着脸色渐渐灰败的青年,她的眼角不受控制地跳了一下,眼中的寒气潮水般褪去,秀发也再次变回了黑色。

  “小……”苏璟伸出了手,似乎是想摸她的脸颊。

  不料,唐子昔刚变回去的秀发,突然再次变成了白色,眼中寒光一闪,手中的长剑猛然往前一递。

  “噗——”

  长剑直接透胸而过,苏璟的手也无力地垂了下去。

  天幕中的大漩涡一顿吞吐膨胀,天雷终于落了下来,一道又一道,如利剑一般劈向大地。

  一只巨大的三足鼎内,合力遁出雪峰镜内的三人回头一望,只见漫天雷电之中,一条白色巨龙正仰天怒吼,头上的双角射出刺目的白光与雷电抗衡。

  黎辛不亏是九黎族的族长,首先反应过来,奇道:“怎么是她?”说完忽然想起什么似的,扭头看向青月,问道,“青妍跟她关系最好,之前有没有跟你说过什么?”

  “我怎么知道?”青月双目一瞪,态度依旧很恶劣。

  黎辛翻了个白眼,没搭理她,转而问温少煦道:“你呢?”

  温少煦微微摇头:“不知道。”

  “知道的说不出,说得出的又不知道!”黎辛瞟了一眼温少煦怀中的小兽,苦笑了一下,自语般道,“看来除了她本人,就只有公孙兄弟知道了。不过,看现在的情形,他多半已经凶多吉少。”

  沉默,长时间的沉默。

  经历了这许多事情,刚刚又一起死里逃生,不知不觉间,大家似乎都改变了许多。

  虽然依旧还有间隙难除,但是至少此刻,他们的目标是一致的,那就是逃离天劫的范围免遭波及。

  也正因为如此,此刻三个人的心里充满了同样的疑惑。

  为何渡劫的人,从苏璟变成了唐子昔?

  或者更准确一些,为何渡劫的人,从公孙轩辕,变成了未笙?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