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武侠情缘 天珠尘缘录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十章 散灵(1)

天珠尘缘录 君何顾 3064 2018.11.18 23:19

  这诡异的一幕看得江杳瞠目结舌,硬生生收回了拳头,拦住还要继续进攻的姬长命,沉声道:“不对劲,先看看再说!”

  李渔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听到唐子昔那一声大叫,急得他长啸不止,之前死活提不起来的内力忽然如巨浪一般汇集丹田,只一掌就将毫无防备的姬长寿震飞。

  江杳看着飞奔而来的李渔,丝毫没有阻拦的意思,反而对打算冲上去的姬长命使了个眼色。二人默不作声地退到了一旁,跟匆匆追来的姬长寿站在了一起。

  “你怎么了?”李渔畅通无阻地跑到唐子昔的身边,伸手就去拉她。

  谁知他的手刚碰到对方的衣衫便感觉到一阵强烈的灼烧感沿着手掌席卷而上,同时一股澎湃的力量将他震得倒飞了出去半天没爬起来,看着手上被烫起的大泡惊道:“怎么回事?”

  “别……别碰我!”唐子昔的身上开始升腾起大量的白雾,脸上的汗水如小溪一般流淌,大颗大颗地滴在地上,很快便浸湿了一大片。

  慢慢地,从她体内溢出的白雾开始变得稀薄,渐渐地只剩下丝丝缕缕。随着白雾的变少,她的精神也越来越萎靡,很快就无法支撑直接倒在了地上。凡是被她身体接触到的地方,均冒起了一阵青烟。

  李渔看得整个人都呆住了,就算他离得这么远,也能感受到那恐怖的温度,将他裸露在外的皮肤炙烤得火辣辣的疼。可是他明明没有见到任何类似火焰的东西,而且唐子昔的身上也没有燃烧的痕迹。

  他喃喃地道:“鬼火,一定是鬼火!”

  半空中的情形此刻则安静得多,被黑焰焚烧的白薇的身躯已经几近透明,终于开口道:“这一次就算是我还你,不过在临走之前,我还有最后一个请求——放了她!”

  莹月冷冷地道:“你有资格跟我提要求吗?”

  “这不只是为了我自己,也是为了你。”白薇的声音已经十分的虚弱,“现在只有她能找到隋侯珠,若是你连她也杀了,那么你永远也不可能找到。你知道没有隋侯珠穿越天门是什么后果吧?”

  莹月看着地上那个已经奄奄一息的身影,眼中两簇火焰晃动不停,显然在进行着剧烈的思想斗争,良久方道:“我可以不杀她,甚至还可以放了你。不过,你要替我做一件事!”

  白薇轻声叹道:“你是想我替你占卜,你夫君的转世在哪里?”

  “不错!”莹月抬起头,眼眶中两簇漆黑的火焰对着那道半透明的身影,一直毫无感情的声音忽然开始变得激动:“他离开之前曾经告诉过我,若是他有什么意外就让我去找你。之前我一直以为是他知道你想杀他,现在见到你我突然想通了,当时他已经是半仙之体,就凭你那个转世还没这个能耐。所以,他应该是想告诉我,只有你的占卜之术能帮我找到他的下落。”说完抬手一挥,所有缠绕着白薇的黑焰通通倒射了回来,被她张嘴吞了下去。

  虽然没有了黑焰,但是白薇周围护体的白色雾气也已经消耗殆尽。她的气息已经十分微弱,消散只是迟早的事。

  “师兄的占卜之术一直都在我之上。当初他既然提前留下一缕魂魄投胎转世,肯定早就算到了自己那一次在劫难逃,也算到了你会来找我。可惜,他算到了一切,却没有算到我现在连你的九幽冥火都无法应对,又如何能动用灵力占卜。所以……”一阵风吹来,白薇的身影在风中晃了晃,勉力回过头看着早已匍匐在地的娇小身躯,忧心忡忡地叹了一口气,接着道,“现在我们唯一的希望就在她的身上,可惜我除了给她所有的记忆,根本没办法给予她任何其他的帮助,一切都只能靠她自己。”

  莹月闻言默然,良久才道:“你的意思是,我只能等着她觉醒?若是她这辈子没办法觉醒,我岂不是白等了?既然如此,还不如干脆杀了她,趁早再转世一次。”

  “恐怕不行!”白薇微微摇头道:“本来她是主魂,我只不过是一道分魂。过去这数百年,我作为她留下的守护者,亲眼见证了那些转世一次又一次的努力。尤其是上一世的公孙青妍,她甚至都已经触摸到了那扇大门的边缘,我几乎都以为我们要成功了,可惜最后还是功亏一篑。”

  说到这里她长长地叹了一口气,身躯也微微有些颤抖,“也许是这个过程实在太辛苦,也许是最后的结局太过惨痛,到了这一世她完全将自己封闭了起来,不给自己任何成长的机会。现在,我这道她留下作为守护的分魂反倒实力远超于她。实不相瞒,这一世已经十分衰弱,灵力几乎消耗殆尽,我除了等根本没有其他的选择。不过若是有你的帮助,我们的希望便会多上一分。”

  莹月冷冷地道:“我为什么要帮你?”

  白薇轻轻摇了摇头,道:“其实我早就知道你在对她下手,可是我无能为力。而且我也想看看你布下的这些局,能不能刺激得她奋起反抗,可惜她实在是太弱了,除了逃避她什么都不会。”

  “你是在指责我不该对付她吗?”莹月发出一声冷哼。

  白薇叹道:“我绝对没有这个意思。只不过你我都高估了她现在的承受能力,她不是公孙青妍,也不是以往任何一世,现在的她只是一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凡人,有凡人所有的弱点跟羁绊,而且比一般人还要强烈。若不是那一丝灵源一直封印在她体内,连我都没办法找到她。而这一世的她,偏偏又继承了前几世所有的记忆跟情感,所以一旦觉醒对她的打击就是致命的,我想这也许就是她把自己封闭起来的原因吧。说到底,凡人还是太脆弱了!”

  莹月眼中的火焰颤动不停,显然心中也极为纠结。隋侯珠对她的诱惑实在太大,若是有了隋侯珠,她安然穿越天门的机会起码多五成,若是没有的话,连当年她的夫君都没能做到的事,她还敢尝试吗?她不敢赌,白薇已经到了油尽灯枯的时候,她自己又何尝不是,经过这数百年不断的尝试,她的灵体早就被打散了,不得不寄居在她人的躯体之内。虽然这样确实是延续了寿命,但是只有她自己知道这其中的艰辛。要不是她无意中从那个龙血树精手里得到了《北斗七星大阵》的阵谱,早就死在了无边魔海。

  她抬起头缓缓道:“你要我怎么做?”

  白薇抬手对着匍匐在地的少女虚空一抓,一团淡淡的白光从她身体里慢慢挣脱出来,回到了她的掌心,她看着那团微微颤动的光球轻声道:“抹去她所有的记忆,一切从头开始!”

  此刻二人口中那个没用的唐丫头终于从那种灵魂被焚烧的感觉中挣脱出来,似乎是感应到了她们的存在,挣扎着抬起了头却什么也没看见,眼中浮现出迷茫的神色。

  不知道为什么,在这一刻她突然感觉身体里有什么东西消失了。这种感觉很奇妙,就像是灵魂的某个部分被抽离了一样。

  同样看的目瞪口呆的江杳三人此刻已经回过了神,江杳冲姬姓二老使了个眼色,三人悄悄朝李渔靠近。

  李渔对周身的一切浑然不觉,正认真地对着面前的一堆瓶瓶罐罐挑挑拣拣,也不知道他从哪里弄来的。而那个装着《离魂大法》跟八卦镜的小盒子则直接被他扔在了一旁。

  江杳看准机会一把将那个盒子抓了起来,姬姓二老则同时大喝一声:“中!”手中的哭丧棒齐齐点在李渔的背上。

  三人也不看结果,转身飞掠而去。

  唐子昔似乎是被这个动静惊醒了,扭过头刚好见到李渔被打得口吐鲜血的场景,她显然被惹怒了,挣扎着从怀中摸出一把小巧的弓弩,扳机连扣,箭矢顿时如急雨一般朝着逃窜的三人激射而去。

  只听见噗噗之声连响,三人齐齐抱着腿哀嚎着倒在了地上。要不是唐子昔没办法起身,他们就不是哀嚎了,而是直接毙命。

  说到底还是这三人轻敌了。炼魂门的三大高手做梦也没想到,在他们眼里已经是死人的两个人,手中居然有一把杀伤力如此强悍,而且还是能连发的弓弩。

  因为在他们的认知里,杀伤力强悍的弓弩多半都需要极强的臂力,有的甚至直接需要用马拉。那些能被普通人用的弓弩杀伤力不仅小很多,而且根本不可能连发。

  “裂云弩?”半空中的莹月一眼就认出了那把弓弩的来历,激动地道,“是他,一定是他!”说完也不管白薇,直接身形一晃消失了,再出现的时候已经站在了唐子昔的跟前不远处,张口就道,“这把裂云弩你哪里来的?”

  此刻唐子昔正伸出手去探李渔的鼻息,感觉到气息还在刚松了一口气便听到这突兀的一句话,疑惑地回过头,见到这个披头散发的枯瘦身影愣了愣,犹豫着道:“你是……方姑娘?”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