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武侠情缘 天珠尘缘录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六章 利诱

天珠尘缘录 君何顾 2693 2017.11.04 23:17

  “像老虎又像豹子的野兽?”陈锦棠一怔,一时没想起这是何物。

  “糟糕,那是百兽山的虎豹兽!”龙战野嗓门还是那么大,吃惊之下更是震得小小的石室,嗡嗡作响。

  唐子昔趴在地上,眼冒金星,感受得更真切。就跟小时候,跟倪家哥哥偷敲万佛寺的那口大钟,震得她脑袋直发晕的感觉一样。

  龙战野顾不上唐子昔在旁,急忙跟陈锦棠道:“千万别是百兽山的钟子癸,老子生平最怕三个人,其中一个就是他。他要是知道咱们在这里,那可比落在卢湛那小王八蛋手里,惨一百倍,老子情愿马上咬舌自尽!”一张满是血污的脸上,居然出现了惊恐的表情。

  “够了!”陈锦棠听到他的话,也吃惊不小,不过却比他镇定得多,喝道,“就算是虎豹兽,也不能断定就是他,百兽山能驱使虎豹兽的人,可不止他一个。算算年纪,他也该八九十了,这会不是在到处找长生之法,就是在闭关修炼,哪有功夫找你我的麻烦。更何况,咱们被困于此都快一年了,除了卢湛,哪里见过其他人,可见那小子选的地方极为隐秘,你胡乱担心什么。”

  不提这个还好,一提这个,龙战野不禁怒上心头,吼道:“按你的意思,老子还要感谢那小王八蛋不成?陈老头,你还真把他当你女婿了?老子看他对你下手可没心软过,不照样……”

  “龙战野!”一听到提起宝贝女儿,陈锦棠就沉不住气,再次被他撩拨得怒气勃发,恨声道,“我又何尝恨不得杀了他,可是我那不争气的闺女,有了他的骨肉,难道要我女儿以后告诉我孙子,是他的外公杀了他的爹?你也有女儿,你会不会这么干!”似乎气急,陈锦棠的胸口剧烈起伏,一张脸也忽红忽青,看起来极为吓人。

  看来女儿都是两人的软肋,龙战野终于冷静了下来,不说话了,脸上甚至显出了一丝悲伤。

  这两人一唱一和的,看得唐子昔满头雾水,看这两人如此宠爱女儿的样子,不应该是嗜杀凶残之人,为何之前的做法,却为何如此的让人难以接受,真是百思不得其解!

  “丫头!咳咳!”陈锦棠因为心神激荡,导致压制那股阴寒之气的内息不稳,终于让部分阴寒之气渗进了丹田,差点当场吐出一口血来,好不容易才能再次压制住,他控制着内息,低声喘息道,“我们两个糟老头子的情况,你也看到了。咳咳咳!之前的行为是有些不妥,你也有父亲,想必能理解我们两个老头子的心情。老夫可以很肯定地告诉你,不论是卢湛,还是钟子圭,都不是心慈手软之辈。我跟龙老头能有今天,皆是拜他二人所赐。所以当务之急,是齐心协力逃出此地,还望不要再有所隐瞒!”看了看唐子昔骨碌碌乱转的眼珠,瞬间明白了她的心思,他苦笑道,“你还在纠结我出手伤你的事?你放心,那针上的毒只是让你暂时麻痹而已,伤不了你的性命。离开了此地,我马上就配药为你解毒。这里有一颗药丸,能助你暂时抑制毒性。”说完屈指一弹,一颗猩红的药丸,便被弹到了唐子昔的嘴边。

  “那鬼奴呢?”唐子昔没有吃那个药丸,反而脱口问道。她可不会轻易上当,都说人老成精,谁知道他哪句真哪句假,本来见他说到女儿的时候,还有一丝为人父的慈爱,可是刚刚他提及伤她的事,又让她心生疑虑。

  “那是龙老头吓唬你的!”陈锦棠没有慌张,嘴角马上勾出了一丝笑容,道,“我要是有那手段,怎么还会怕卢湛来,直接让鬼奴杀了他不就行了吗?何必费那么大的功夫。其实鬼奴是卢湛放在这里监视我们二人的。老夫用了些无伤大雅的小手段,让他成了我们两个老头子的哨探。”

  “陈老鬼说的没错!”龙战野听到这里,适时地插嘴道,“他只是用银针教训了那鬼奴几次,让他不敢随意对我们二人下手。不然哪能撑到现在!快吃了解药,要是毒性走遍你的五脏六腑,可就大大的不妙了!”

  唐子昔不动声色地瞥了他一眼,见他满脸焦急,不似作伪,心下顿时信了三分。最主要的是,她除了麻痹感,确实没有其他的感觉。想了想,好汉不吃眼前亏,先躲过眼前这一关再说。至于那个陈老头会不会给她配解药,她倒是不在乎。只要能到梁州城,她自然有办法解毒!

  想到这里,她还是装作不放心的样子,犹犹豫豫地道:“如果我救了你们,你们不会杀了我灭口吧。”

  “你放心!我龙战野可以对天发誓!如果对救命恩人下杀手,我龙战野不得好死!”

  “我陈锦棠也可以发毒誓!只要你能救得我二人脱离此地,定然不会动手杀你!”

  见二人均发了誓,唐子昔这才嘴唇微张,将沾满灰尘的药丸吃了进去。

  入口居然有一丝甜味,不过更多的则是腥味,不知道是什么制成。但是药效却显而易见,不足盏茶时间,便有一股暖流走遍奇经八脉,麻痹感渐渐消失,连本来因为穿久了湿衣裳,而有些不通畅的鼻子,也畅通无比。整个人犹如沐浴在温暖的阳光下一般,浑身上下都暖烘烘的,十分舒服。

  陈锦棠在阴影里,微眯着眼,将唐子昔的表情变化尽收眼底,眼中闪过一丝若有似无的嘲讽。

  一阵沉重的脚步声再次传来,鬼奴去而复返,站在石室门口,手舞足蹈地比划着什么。

  凝神看了一会的陈锦棠,忽然神色大变,冲还趴在地上,满脸享受的唐子昔急道:“小姑娘,卢湛很快就到,还请速去隔壁石室,打开机关放我二人出来!”

  唐子昔正躺在小院的草地上,看着花朵上的蝴蝶,在阳光下翩翩起舞,满脸的惬意。被突兀的一声拉回了现实。看了看眼前的情形,侧头想了想,这才想起了自己现在的处境。赶紧应了一声,一骨碌从地上爬了起来,撒腿朝外跑去。

  还没跑两步,便停住了。因为鬼奴并没有走,高大的身躯将门堵得满满当当,她想侧身挤过去都没缝隙。

  不知道为什么,自从看到鬼奴拿着夜明珠,欢喜雀跃的样子,她就不怎么怕他了,反而有一丝亲近之感,这让她自己都觉得非常惊讶。

  她仰起脸看着鬼奴,鬼奴也正好奇地看着她,看着看着,红色的眼睛里居然有一丝若有所思的神色,接着,裂开本就很大的嘴,笑了笑,不过在唐大小姐看来,他笑起来,比不笑要恐怖得多。

  唐子昔也勉强挤出了一丝笑容,伸出手,硬着头皮朝外面微微指了指,嗫嚅着道:“我要过去那边,开机关!”不知道他能不能听懂,不过看之前他听陈锦棠的吩咐,毫不费力的样子,应该能吧,但愿别把自己当坏人一样打个半死,再拖过去!

  “鬼奴!让开!”陈锦棠的声音适时响起,鬼奴听话地闪在了一旁,见唐子昔走了出去,他也迈开大步,跟在了她后面。

  唐大小姐知道他不会伤害自己,由得他跟着。

  走到另外一扇没打开的石门前,她伸出双手抵在门上,用力推去!

  很遗憾!石门纹丝不动!

  她再次用力。

  依旧纹丝不动!

  脸憋得通红的唐大小姐,有些恼怒,学着府中武师的样子吐气开声,大喝一声,用尽全身力气去推石门。

  石门依旧毫无反应!

  反倒是她自己,因为用力过猛,双腿不受控制地朝后滑去,整个人迎面朝地上扑去。她暗叫一声糟糕,为了避免脸着地,砸塌了鼻子,她只能迅速偏头。

  突然后领一紧,整个人被提了起来,悬在半空中。

  扭过头一看,正看到那张獠牙外翻的脸,那几颗长牙,似乎外翻得更厉害了!

  鬼奴将她轻轻放在一旁,随手一推,石门咔咔地应声而开。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