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武侠情缘 天珠尘缘录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零七章 一石二鸟

天珠尘缘录 君何顾 3035 2019.01.15 01:34

  早在高矮两个太监加入之前,唐子昔就已经离开了战团,悬浮在暮烟湖上空,目不转睛地盯着不时浮出水面的脑袋。

  方才她正偷袭得不亦乐乎,忽然见到旁边一个本来已经倒地的黑衣人又爬了起来,趁乱溜到了湖边。她当即心念一动跟了过去。

  那个人很警惕,一边游一边回头张望,还不时抬头看一眼天上的星辰,似乎是在确定自己的位置。一直游了差不多五十丈他才停了下来,从怀中取出一个罗盘模样的东西研究了半天。接着便见他塞了一个药丸模样的东西到嘴里,深吸了一口气,一个猛子扎了下去。

  唐子昔目送着那人潜下了湖底,大致估量了一下此地与岸边的距离,惊奇地发现这个地方跟她之前掉落的地方居然不远。

  她有心想跟下去看看,但是扭头看了一眼湖边的战团又犹豫了。此时因为高矮两个太监的加入,侍卫这方明显吃力了许多。唐谦仁更是将一身刀法跟蛮力都发挥到了极致。虽然暂时没有什么危险,但是难保会再出意外。她想了想还是决定守株待兔比较妥当。

  等待的滋味本就不太好受,更别说她现在心系两头,就更难熬了。

  黑衣人下去了许久都没有上来,她等得有些不耐烦,目光开始越来越多地落在了岸边。当她的目光再一次转向了太子那边的时候,眼角猛地一跳,那个正悄无声息朝太子走去的小太监,不正是之前那个吗?

  她低头看了一眼湖底,依旧毫无动静,当即决定先过去看看再说。

  李昂忽然感觉身上一凉,忍不住打了响亮的喷嚏。一抬头刚好见到离他已经不足三米远的小太监,皱眉道:“不是只派两个人来吗?怎么又多……你是谁?”

  “铮——”是长剑出鞘的声音。

  李昂以剑指着对方,喝道:“说,什么人派你来的?否则孤的剑可不长眼。”

  小太监却毫不惊慌,缓缓挺直了身子,露出一张略显稚嫩的俏脸,语气幽怨地道:“殿下不记得我了吗?”

  李昂闻言一怔,上下打量了对方一眼,狐疑地道:“你是?”

  小太监略显娇羞地低下了头,用细若蚊蚋的声音道:“殿下觉得今晚的烟花好看吗?”

  “烟花?”

  李昂脑子里灵光一闪,再次朝对方看去。虽然她穿着太监服饰,但是眉宇间还是依稀能够找到熟悉的感觉,尤其是那对充满了灵气的大眼睛,与他记忆中的几乎一模一样。

  他眼中的敌意渐渐消失,片刻后长剑缓缓落下,问道:“你……是谦仁的妹妹?”

  小太监抿嘴一笑,上前行了一礼道:“唐子昔见过太子殿下!祝殿下福体安康,早登大宝!”

  李昂被她的话吓了一跳,忙伸手捂住她的嘴。见没有人注意到这边才松开手,愠怒道:“唐姑娘慎言!父皇正值春秋鼎盛之际,岂容你胡言乱语!当心招来杀身之祸。”若不是那场烟火在前,照他以往的做法肯定是直接当场将其格杀,哪里还会给对方说话的机会。

  小太监眨了眨眼,目光亮晶晶地看着李昂,毫不畏惧地道:“若殿下有心,我们唐家自会鼎力相助!”

  李昂闻言愣住了,看着对方稚嫩的小脸居然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虽然他没见过唐子昔几次,但是却听说过不少关于她的‘事迹’。在他的印象中,这位唐家大小姐就是一个贪玩爱闹的小姑娘,若说那场烟火是她放的他相信,就像他相信对方是因为看不惯苟澹才痛揍了其一顿一样。但是方才这样的话绝对不是她能说出来的,也不是她敢说出来的。所以,他深信这背后一定有人指使。

  现在关键的问题在于,他必须确定这个指使的人到底是唐明儒?还是皇帝?

  应下吧,又怕对方是皇帝派来试探他的计策;不应下吧,又担心因此与唐家交恶。此刻的李昂真的是纠结无比,进退两难。

  正他自己所说,现在的皇帝正值春秋鼎盛之际,别说是他李昂,便是最受宠的李陵也不敢有这个念头。可说实话,方才李昂确实动心了。他之所以跟唐谦仁交好,为的不就是有一天能把唐家这个庞然大物拉拢过来?现如今机会就在眼前,莫非就要这样轻易放弃?说到底不是他不想,而是他不敢。

  小太监却仿佛看穿了他的心思一般,神秘地一笑,从怀中取出一个锦盒,道:“父帅要我转告殿下,唐家愿将这‘蟠龙印’赠与殿下,只求殿下事成之后,保我们唐家世代荣华。”

  一旁真正的唐子昔听得直皱眉头。这人真是撒谎都不带眨眼的。那个锦盒她一眼就看穿了,里面不过是一个玉石雕刻的普通方印罢了。也真亏那人吹得出口。

  方才她一见到对方那张跟她几乎一模一样的脸,就觉得事有蹊跷。之所以没直接冻僵对方,纯粹是想看看这个人到底想干什么。没想到居然听到了这么一个惊人的消息——有人在密谋陷害唐家!

  李昂脸上顿时浮现出惊喜的神色,目不转睛地盯着锦盒,颤声道:“护国将军真……真的愿意将‘蟠龙印’给……给孤?”

  “当然。”小太监的声音仿佛从遥远的天边传来,飘渺不定又充满了诱惑,“殿下不是一直想得到‘蟠龙印’吗?如今机会就在眼前,殿下难道忍心就这样放弃?”

  “不忍心。”李昂的眼神直直地盯着那个锦盒,神情渐渐变得痴迷。

  唐子昔听到这里顿时恍然大悟,总算搞清楚了这位太子殿下为何突然大驾光临。不过她的心中又冒出了一个疑惑,这‘蟠龙印’到底有何特别之处,为什么身份如此尊贵的太子都想得到它?

  不过,这个女子的声音很古怪,听得她心里酥酥痒痒的。要不是她现在是灵体,怕是也会着了对方的道儿。

  “媚术?”

  她几乎瞬间便想起了孟舞雪,当初她们合力对付棠廷山那个败类祁勇的时候,孟舞雪就使用了类似的招数。只不过眼前这位的功力明显深厚许多。

  “这就对了!”小太监拉过他的手,将锦盒轻轻放在他的掌心,再合上他的手掌,轻声道,“现在‘蟠龙印’就在殿下的手里。殿下有什么想做的大可以放手去做?”

  李昂的呼吸开始变得急促,将锦盒紧紧攥在手里,却始终不发一言。

  唐子昔继续引诱道:“殿下如此雄才伟略,英明神武,难道不比那个人更适合坐上那个位子?殿下难道甘心一直屈居人下?还是殿下已经忘记了这些年所受的委屈,忘记了皇后娘娘所受的委屈?”

  随着这个充满了蛊惑的声音不断的响起,李昂的神情渐渐变得扭曲,大颗大颗的汗珠从额头滚了下来。

  小太监目光闪动,抓紧时间继续引诱道:“明明殿下才是储君,是大秦未来的皇帝。如今却连被一个小小的皇子占尽了风头。朝野内外不知道多少人等着看殿下的笑话。难道真要等到陛下下旨废储另立的那一天,殿下才会下定决心吗?”

  “孤不会坐以待毙!”李昂终于开口了,目光也开始变得凶狠,咬牙切齿地道:“总有一天,我要亲手杀了那个贱人!杀了李陵!”

  “陵哥哥!”唐子昔悚然一惊,目光惊异地盯着那个小太监,心中暗忖,“原来她想借刀杀人?好个一石二鸟。不过可惜,今天你撞见本小姐了。”再听下去已经没有了意义,她决定先下手为强,猛然伸手朝对方抓去。

  “殿下英明!”小太监的脸上浮现出胜利者的笑容,“只有杀了淑妃跟七皇子,皇后才有出头之日,殿下才有出头之日!”说着说着她忽然感觉胸口处传来一阵灼热感,忙拽出挂在脖子上的佛像,看着已经有了裂缝的佛像脑袋一脸的震惊。警惕地朝四周看了看,却没有任何发现。

  李昂的眼神充满了狂热之色,嘿嘿怪笑道:“不错,只要杀了那个贱人母子,孤就有了出头之日。”

  小太监低头看了一眼胸口烫起的水泡,脸上浮现出一抹阴狠的神色。藏在袖子里的手开始不动声色地掐诀,嘴唇也跟着蠕动不停。

  随着她的念咒声,竹林深处一个正蹲在地上找着什么的身影忽然停了下来,接着便站起了身。

  只见他身形高大无比,全身上下毛茸茸一片,月光下那张獠牙外翻的脸显得尤为可怖,那双有力的胳膊上更是各自抓了一具残缺不全的尸体。看尸体的缺口形状,居然是这张嘴咬出来的。它扭头看了一眼暮烟湖的方向,发出了一声类似野兽般的怒吼,接着将手上的残尸随手一扔,怒吼着狂奔而去。

  李昂现在已经完全沉浸在了自己的幻想里,一边不停地踱步一边喃喃自语:“不错,孤现在有了‘蟠龙印’,就能号令天下兵马。孤要做皇帝,现在就要做皇帝!”

  听到那声怒吼,小太监满意地点了点头,看着已经完全疯魔的李昂,嘴角浮起一抹冷笑。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