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武侠情缘 天珠尘缘录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两百一十三章 大结局(1)

天珠尘缘录 君何顾 3343 2019.10.11 00:08

  唐子昔忙收回了手,不敢再乱抓。

  “拿着!”

  她感觉手心一暖,一物塞了过来,接着便听见脚步声远去的声音,忙出声唤道:“你去哪?”

  李笙只是嗯了一声没有答话,很快脚步声便听不见了。

  唐子昔等了一会儿,都没有听见她回来的脚步声,心中有些害怕,小声唤道:“你还在吗?”

  还是没人回答。

  她提高声音道:“姑娘,你还在吗?”

  “别吵!”就在她开始发慌的时候,一个不耐烦的声音在不远处响起,接着便感觉眼前一亮,李笙的面孔出现在了视线中。

  此刻的李笙半截身子在土里,半截身子在外面。头上沾满了枯枝烂叶,脸上也是花一块白一块,手上还抓着一把站满了泥土的短剑,看起来就像是刚从土里钻出来的一般。

  唐子昔惊讶地看着她,道:“你这是……”

  李笙没理她,将手中的夜明珠扔在一旁,双手在地上用力一撑,直接从土里蹦了出来。谁知她用力过猛,脑袋直接撞到了头顶的岩石上,发出砰的一声闷响,痛得她哀嚎一声跌落在地,怀里的东西也撒了一地。

  唐子昔看得分明,那些东西居然是一些奇形怪状的碎片。

  李笙顾不上脑袋的伤,赶紧去捡那些碎片。

  此时,一阵若有似无的风吹了过来,隐隐还带着一丝难以明说的异香。

  “不好!”李笙将地上的碎片飞快地一拢,胡乱地塞进了怀中,然后扭头就走。

  走了几步发现唐子昔没跟上来,回头喝道:“还不快走?”

  “去哪?”唐子昔虽然不明所以,还是赶紧跟了上去。

  “那家伙追来了,我修为还未恢复,怕是挡不住他。”李笙简短地答道。

  唐子昔讶然道:“他干嘛追我们?”

  虽然李笙没有说明,但唐子昔心里清楚,她说的人就是黎辛,之前黎辛那句怒喝言犹在耳,她也很好奇到底李笙做了什么激怒了对方,是以用言语试探。

  可惜李笙根本没解释的意思,翻手取出一支银梭,对准前方轻轻一划。

  唐子昔只感觉眼前一花,眼前便出现了一道白色的裂缝,刺骨的寒风从裂缝中灌了进来,整个空间的温度骤降。

  李笙收起银梭,一把抓住她的胳膊,纵身一跃。

  狂风顿时利刃一般吹了过来,将唐子昔的脸吹得生疼,正要施法防御却感觉脚下一软,居然已经踩到了实地。

  她环顾四周一眼,发现这是一座雪山,不过是雪山的背面,没有那么大的风。四周飘荡着许多白色的絮状物,触之绵软、微凉。

  找了一圈没找到李笙的身影,正奇怪间,忽然听到左侧传来说话的声音。

  她循声望去,这才发现左侧还有一个洞口,因为实在不太显眼,是以之前没发觉。

  雪洞之内,两个一模一样的李笙正相对而立。

  “怎么回来得这么晚?”

  “已经算快的了。”

  “早知道我就去了。”

  “你去也不见得比我快!”

  “你受伤了?”

  “我先去看看老二。”

  听到身后的动静,李笙回过头,见到站在洞口的少女,脸上浮起笑容,道:“进来吧。”

  突如其来的和善让唐子昔有些愣神,认识这女童这么久,这还是她第一次见到她笑,这让她心中有些不安。

  李笙见她一动不动,于是走了过来牵住她的手道:“来,我带你去见主人。”说完便拉着她朝前走去。

  唐子昔被迫跟着她进得洞来,首先映入眼帘的,便是一只巨大的三足鼎,跟之前在玉树内见到那尊几乎一模一样,唯一不同的是,这尊三足鼎冒出来的火焰是冰蓝色的。旁边还有一个全身都被银袍包裹的人在不断地往里扔东西。

  虽然还隔着一段距离,但是那股极寒的气息还是让唐子昔打了个冷颤,有一种灵魂都被冻住的感觉。

  李笙见她一直盯着三足鼎看,于是开口说解说道:“这是我们从冰原族带来的寒焰,此山能一直处于冰封状态,全是此焰的功劳。”

  唐子昔虽然有些惊讶,却识趣地没有多问,只是微微点了点头。

  李笙带着她绕过三足鼎,到了一堵冰墙前,里面影影绰绰似乎有人在走动,“我还有事要办,你自己进去吧。”说完便身形一闪消失了。

  唐子昔一愣,正犹豫间,冰墙忽然朝两边裂开,露出一道刚好供一人通过的通道,一个清朗的男子声音笑道,“哈哈,可算是把你盼来了。小四果真没有骗我。”

  “小白!”唐子昔激动起来,顾不上去想为何白泽会突然出现在这里,一头钻进了通道。

  才走没几步,她便感觉眼前一亮,一间整洁的冰洞出现在了眼前。

  冰洞内的陈设十分简单,除了正对面的一个六芒星法阵跟几个蒲团之外,旁边还有一道细细的泉水,流入下方一个数尺见方的小水潭里。只不过这个细泉流下来的不是纯粹的水,而是乳白色的液体。

  唐子昔隔着老远就感觉到水潭内冲天的灵气,心下顿时明了,看来这是一个灵泉。

  此刻,白泽就在水潭之内,只露出一个脑袋,见唐子昔进来,笑道,“唐姐姐,我等你很久啦。”

  确认了对方就是小白,唐子昔也跟着笑了起来,道:“你什么模样我没见过,费这工夫作甚?而且,现在才梳洗打扮,会不会有点迟了?”

  “我就知道你不懂。”白泽嘿嘿一笑,冲着某处道,“姑姑,你输了!”

  “姑姑?”唐子昔一怔,扭头看去,这才发现冰墙的旁边还有一座冰雕,只不过雕像与冰墙几乎融为了一体,她之前才没有注意到。

  “你怎么知道她不懂?”一个温和的女子声音响起,言语间不乏宠溺之意。

  白泽吸了吸鼻子,不满地嘟囔道:“是你自己说的,等我再见唐姐姐之时,就是我恢复人身之日。现在她来了,你该兑现诺言了吧。”

  “急什么?都等了这么多年了,也不在乎多等一刻。”冰雕内人影一晃,一个白衣女子走了出来。

  她身材高挑,气质清冷,只是眉头轻锁,似乎心中有浓得化不开的忧愁。

  一见到这位女子,唐子昔便感觉心头巨震,许多模糊而久远的记忆潮水般涌上心头,失声叫道,“你是未笙。”

  未笙,九黎族的大巫师,负责守护九黎族的圣器九黎壶。不料有一天,九黎大殿突降金银双色天雷,不止九黎壶被劈成了两半,旁边正修炼到关键时刻的未笙也遭到波及,差点走火入魔。

  未笙精通占卜之术,早就算到九黎族会有一个大劫,只是一直被一股神秘的力量阻挡,算不准时间。是以日夜守在九黎壶的旁边,就是为了能随时应变。

  没想到还是功亏一篑。

  危急时刻,掌灯使者秦少禹、温少煦联袂而至,见状打算先带着未笙逃出大殿以躲避天雷的追击。可惜二人那时修为不足,双色天雷的威力又太过恐怖,他们连大殿的门口都没走出,便被天雷劈得重伤倒地。

  这还是因为九黎大殿自带的防护法阵,挡下了不少威能,否则几人焉有命在。

  好在天雷并不是无止境,很快便没再劈下。

  眼见九黎壶被毁,二位掌灯使者也奄奄一息,未笙心中悲痛万分。

  她按照卦象的指引,打算将七窍心给秦少禹,将一身修为给温少煦。

  没想到正在施法的关键时刻,公孙轩辕突然现身,用禁术制住了她。当着她的面,先将自己的第二元神打入了秦少禹的体内,再用法器将未笙的法力吸取一空,之后扬长而去。

  等到未笙再次醒来的时候,便到了这座雪山之巅。

  ……

  陷入沉思的唐子昔没有发觉,白衣女子不知何时走到了她的跟前,将右手放在了她的头顶,手心灵光闪动。

  那道灵泉也自动飞了过来,绕着二人一圈一圈地打转,没多久便形成了一个略显臃肿的人形大茧。

  “砰——砰砰——”

  外面忽然传来法力撞击发出的爆裂声,偶尔还夹杂着几声怒吼。

  正担忧不已的小白闻声神情微变,看了一眼大茧子,直接从水潭中冲天而起,朝外面飞掠而去。

  若是唐子昔见到这一幕,估计会吓一跳,因为小白只有腹部以上还完好无损,其他的部位根本没有。

  数息之后,小白再次飞了回来,见大茧子还是没有动静,焦急地喊道:“姑姑,她们快坚持不住了。”

  谁知,他话才刚落音,便瞪大了双眼,盯着胸口透出来的晶莹尾羽,一脸的难以置信。

  一只冰凤凰从他身后的冰墙内飞了出来,落地变成了一个剑眉星目的青年,环顾四周一眼,满意地点了点头,“果真是灵泉之眼,幸亏有你带路,不然我还得找上好一会儿。”

  小白咬牙道:“姓温的,你真卑鄙!”

  “嘘——”

  温少煦对他做了个噤声的手势,笑眯眯地道:“别这么大声,万一把他们提前引来,可就不妙了。”

  “姑姑不会放过你的。”小白怒极,果然不敢太大声。

  他虽然有宝物护体,不至于被杀死。但是那半截身体,是他在灵泉内修炼了许久才好不容易修复好的,过程之艰辛不为外人道知。如今被温少煦这一下重创,他又得重新开始,让他如何不怒。

  “等她能熬过这一关再说吧。”温少煦道。

  他也注意到了那个大茧子,不过没有多想,扭头瞥了一眼那尊冰雕,满不在乎地撇了撇嘴。

  “你也不用这么瞪着我,我来只是想取一些灵泉水救人,别无它意。至于黎辛他们会跟来,可跟我没关系。”说完取出一个瓷瓶,走到水潭边装了一些泉水,接着将手中的符箓往身上一贴,再次化作冰凤隐入了冰墙之中。

  果真是说走就走。

  小白此刻完全无法动弹,只能眼睁睁看着他离去,心中的恼怒可想而知。

  “砰——”

  冰墙忽然炸裂,温少煦从中滚了出来,重重地摔在了地上,伏地呕血不止,已然受了重伤。

  “偷了东西就想走?”

  一身寒气的唐子昔缓步走了过来,她身后的大茧子也随之溃散。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