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武侠情缘 天珠尘缘录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四十七章 傀儡兽的消息

天珠尘缘录 君何顾 3065 2019.04.23 00:49

  冥王深深地叹了一口气,身形一动,再次与裂空面对面,直视着对方的眼睛。

  裂空同样抬眸看着她,深邃的眼眸里看不出任何的情绪,就像站在他眼前是一块石头、一棵树一般。

  冥王的心没来由地一突,又是这种眼神,许多年前她曾有幸见过一次。

  那还是一百多年前,当得知公孙青妍被逼得跳下溟渊的时候,裂空就是这样的表情。虽然没多久公孙青妍的魂魄便被迦叶救了出来,但是整个冥界却因为这个事被清洗了一番。她这个冥王的名头也跟着沾了一次光。没办法,有些事情不是一个大总管的身份能压下去的。也正是这一次之后,二人的合作关系正式从地下转到了明面上。

  就在这时,裂空的耳朵微微一动,接着看向某个方向,回过头来发现冥王还是一脸的为难之色,目光闪了一下,主动开口道:“冥王是不是有什么话想问属下?若是没有的话,属下……”说完作势欲走。

  “大总管且慢!”

  冥王忙出声挽留,暗中却松了一口气,总算从那种压抑得让人喘不过气的感觉中挣脱了,接着有些自嘲地笑了一下,就算如愿坐上了冥王的位子又怎样?就算成为了冥界最顶尖的存在又怎样?在她的上面还有更大的权力者,在冥界之外还有魔界、灵界以及妖界等等。欲望是永无止境的,就像离弦之箭,是没有办法回头的。

  想到这里,她顿觉满嘴苦涩,心中早就积攒了千百个问题想要问,可真到了这一刻又不知道如何开口。当初是她自己选择的这一条路,对方也曾提醒过她。还再三叮嘱要她想清楚不要后悔。可随着时间的流逝,准确地说直到现在这一刻,她才真正明白紫瞑当初选择潜心修炼的决定是多么的明智。

  还有一点,她直到现在都没想明白,一个强大到连阎王跟妖王都不敢轻易招惹的人,为什么甘愿把冥王的位子让给她,自己却屈尊做一个大总管。若非她怕随意试探触怒了对方将她斩杀或者废掉,再加上当时受了重伤急需一个安全的所在修炼,恐怕早就憋不住了。本来她都习惯了这样的生活,可前几日听到的一些事,又让她早已平静的内心再次掀起了波澜,这也是今天她有些反常的原因。

  思维急闪间,很快便让她想到了一个合适的切入点,道:“钦原前几日来九环殿找过我,说是炼制傀儡的五色泥有些不够了。”

  裂空依旧看着某处,似乎有些心不在焉:“百年之期将近,九婴也该苏醒了,届时属下……算了,还是让李笙送过来吧。”说完大袖一挥,一群白色的小鸟四散飞去,接着隐入了虚空中。

  冥王没想到对方这么简单就解决了,反倒愣了一下,接着马上反应过来,道:“钦原还说,数百年前放入溟渊之地的一只傀儡兽有了回应。”

  “放入溟渊之地的傀儡兽?”裂空的注意力成功地被拉了回来,目光闪烁不定,“若属下没记错的话,当时放入溟渊的傀儡兽用的都是九尾妖狐的精魂吧?”

  “是。”冥王的神色忽然有些黯淡,若非如此,她何至于这么多年都不敢跟紫瞑联系。旁人只当她忘记了故人,却又哪里知道一切都是身不由己。她根本不敢让紫瞑知道,当年害得紫瞑全族突然消失的罪魁祸首就是她。

  裂空瞥了她一眼,开口道:“若属下没记错的话,当时九幽上下找遍了冥界所有的地方都没有发现。后来还是冥王出言提醒,属下这才请钦大人制作了一批妖狐傀儡放入溟渊寻找。”

  “不错!”冥王点了点头,补充道,“还是大总管亲自去九婴腹中取出了大量的五色泥,为此还受了伤。只可惜那些妖狐傀儡的实力太弱,根本就承受不住溟渊的怨气,才进入溟渊不久就纷纷爆体而亡。”

  裂空默然,这也是他唯一失策的一次。

  也正因为有了这一次的事情做铺垫,后来公孙青妍被逼跳下溟渊,裂空以为对方已经魂飞魄散,一怒之下就把溟渊血洗了一遍。

  想到这里他也微微有些失神,好在很快便恢复正常,淡淡地道:“钦大人何以确定那就是幸存的妖狐傀儡?”

  “这个嘛……”冥王犹豫了一下,偷偷看了一眼白发飞扬的男子,按理说她不应该出卖钦原,可相比而言,触怒这位大总管的后果显然更严重,更别说她需要对方的一些支持,于是老老实实地道,“当时为了以防万一,钦原在每一个妖狐傀儡的头部都装了一个特殊的引灵法阵,只要感应到七彩琉璃灯的气息,引灵法阵的机关就会自动触发,将讯息传回钦原手中的母阵。”

  她生怕裂空误会钦原似的,顿了顿又补充了一句,“这些钦原早就给我禀告过,是我忘记告诉你了。还请大总管勿怪!”

  “冥王是君,属下是臣,臣下岂敢责怪冥王。”裂空面具下的脸庞看不出表情,也没有多问,而是话锋一转道:“看来幸存的那具傀儡有了发现。”

  “不错。”冥王似乎松了一口气,紧接着又紧紧蹙起了眉头,嘴巴张开又闭上,一副难下决断的样子。

  裂空也不催促,就这样安静地站在原地,等着。

  冥王深吸了一口气,暗暗捏了一下拳头,道:“现在唯一的问题,就是那只妖狐傀儡似乎已经深入到了溟渊的极深处,按照钦原的推测,甚至有可能到了七绝之地的边缘。”

  “七绝之地?”裂空霍然转身,目光如电,死死地盯着眼前女子的双眸,似乎想要从这双眼睛里看出话语的真伪。

  “钦原是这样说的。”冥王坦然以对,目光诚恳,表明自己并未相欺。

  作为只担一个虚名的冥王来说,如此近距离地被长期给她高压的男子凝视,说不紧张是假的。可她没有办法,若是得不到裂空的支持,就算她得到了九魂幡也无法深入溟渊。是以努力克制着紧张的心情,尽量让自己的表情看起来真诚自然。

  好在没多久裂空便收回了目光,默然半晌后方出声道:“看来属下要走一趟溟渊了,道祖那边……”

  “不!”冥王马上出声打断他道,“这一次我亲自去。”

  裂空有些意外地瞟了一眼对面的少女,眼中渐渐浮现出一抹戏谑之色。

  虽然没说什么,但是二人相处了几百年,冥王岂能不知道他在想什么,忙解释道:“并非是我不相信大总管,而是道祖那边一直都是你在联系,若是贸然换了人,怕是会引起对方的猜忌。而且我的伤势已经基本痊愈……”说到这里看了一眼白发男子,一脸感激地地补充道,“这一切都多亏了大总管找回来的《五行轮回诀》。所以只要我藏身于九魂幡之内,不贸然进入七绝之地,就算找不到傀儡兽,全身而退应该没有问题。”

  “那属下先在这里恭喜冥王了!”裂空弯腰郑重行了一礼,直起身道:“冥王所言有理,在道祖分身未完全汇集一体的一天,属下确实不方便离开冥界范围太远。”说到这里手掌一翻露出了一把黑色小刀,“九魂幡虽然能隔绝溟渊的怨气,但是到底阴煞之气太重,久处伤身。这把刀虽然不是什么宝物,但其前身乃是佛门圣物,属下将其炼化了一下,冥王说不定用得上。”说完双手将刀递了过去。

  “大总管真舍得将此宝送给我?”

  冥王则是一脸的惊喜,接刀的手有些颤抖。

  别看这把小刀黑黢黢的不显眼,这些年她可没少在裂空手上见到,而且每次都是一副爱不释手的表情。此刀的珍贵可想而知。

  气氛再次变得融洽,就像是二人平时相处那样。

  不知道是高兴过了头,还是得意忘了形。在这种君臣融洽的时刻,冥王居然说了一句本不该说的话。

  “对了,听说二十多年前,大总管问钦原要了一些五色神泥?”

  五色神泥虽然也带着五色两个字,却是完全不同的两个东西。五色泥是制作傀儡兽的主材料,有红、黄、橙、绿、蓝五种颜色,可五色神泥却是与凡人皮肤相近的浅黄色,是制作傀儡分身的必备之物。由五色神泥制作的傀儡分身,完全可以当作主人的第二生命来用。因为五色神泥除了能随意变换身形之外,还有壮大神识的作用,若是给它足够的时间,甚至还能自行产生灵识,稍有不慎就能将主人取而代之。也正因为如此,五色神泥才被九幽冥府列为了禁品,严禁使用!

  此言一出,本已缓和的气氛再次僵住了。

  裂空的气息骤然冷了下来,不过这一次他没有沉默不语,而是坦然回道:“不错,属下需要傀儡分身前往人界帮忙处理一些事情。”

  见对方居然轻易地就承认了,反倒让冥王愣了一下,很快便意识到自己可能又干了一件蠢事。虽然她贵为冥王,还真没胆子惩罚这位得力的下属。只好含糊其辞地哦了一声。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