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武侠情缘 天珠尘缘录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三十五章 不一样的迦叶

天珠尘缘录 君何顾 3244 2019.03.13 23:52

  很显然‘清漪’自己也发现了这一点,随着一阵白光闪过,幻灵清漪已经变成了另外一个人,准确地说是一个和尚。

  他约莫三十出头,一袭白色的僧袍纤尘不染,面容虽然普通,却带着一种超凡脱俗的气质,的确不像是一般的和尚。

  这份风采让偷窥的唐子昔怔了怔,心中直犯嘀咕,看来现在的和尚也不是什么好人,越是看似道貌岸然,越是心思龌龊。她虽然还不知道对方是谁,但是在心里已经将对方看轻了一分。

  龙三一见这个和尚马上重重地哼了一声,惹得公孙青妍狠狠地瞪了她一眼。

  那个和尚似乎这才发现了一旁的龙三,竖起右掌念了一声佛号,道:“龙施主,别来无恙!”

  “托你的福,老子好得很!”龙三对他可就没对公孙青妍那般客气,话里话外皆是针锋相对。

  和尚笑而不语,甚至还微微点了点头,接着转向老妇人道:“老祖可否借一步说话?”说完做了个请的手势。

  “有什么话不能在这儿说?”

  龙三一副唯恐天下不乱的表情,瞟了一眼旁边欲言又止的女子一眼,接着道,“既然大家都是老熟人了,有什么话不能敞开了说?我可不相信二位来这里只是为了叙旧。”

  血蝠老祖停下身形,上上下下打量了一番龙三,冷冷地道:“原来是那条杂种龙,你还真是命大,老婆子以为你早就死在溟渊了呢。”

  龙三嘿嘿笑道:“老祖你也不差,不同样从无光塔里脱身了吗,我还以为你早就被炼化了呢。”

  “你……”血蝠老祖气得小眼睛瞪得溜圆,手上黑芒一闪就要出手,忽然想到了什么似的又硬生生忍了下来,手中拐杖重重一顿,喝道,“先留着你的小命,等魇老鬼来了我自会好好跟他算这笔账。”说到这里目光转向那个和尚大声道,“迦叶,你怎么说?”

  迦叶?唐子昔惊得差点咬了自己的舌头,莫非这个和尚就是那具骸骨的主人,《迦叶心经》的撰写者,南疆迦叶寺的创立者迦叶禅师?

  可眼前这个和尚看起来未免也太过年轻了一些,与她想象中的迦叶禅师实在相去甚远。最主要的是,她实在有些接受不了,好好的一个得道高僧,居然会大庭广众之下跟一位女子油嘴滑舌地调情。

  可若这位迦叶不是她知道的那位迦叶,那这位迦叶又是谁?莫非这世上还有过另一位叫迦叶的和尚?

  ……

  不知道是不是她的腹诽之语被察觉了,她发现那个和尚居然古怪地笑了一下,完了还冲着她的方向得意地挑了挑眉,一副吊儿郎当的无赖形象。

  她顿时又惊又怒,惊得是没想到对方如此的肆无忌惮,这要是说出去估计都没人信;怒的是亏得她以前一直对佛门弟子崇敬有加,连每次进寺庙的言行举止都是注意了又注意,没想到他们背地里却是如此的轻佻放荡。她想得很简单,既然他们的祖师都是如此,那些所谓的徒弟徒孙自然也好不到哪里去,说不得都是一些道貌岸然之辈,心中对佛门弟子的好感开始呈直线下降。

  她这般自顾自生闷气,倒是把最重要的一点忘记了,为什么别人都不知道她藏身在石梁之下,而那个和尚却知道,甚至连她的心里的话都能听到。若是她能冷静一些就不难发现,那个‘迦叶’其实一直在跟她做着某个暗号,某个她应该能明白却没能明白的暗号,也就能顺理成章地发现足边那颗蓝幽幽的珠子了。

  所以说,固有的思维模式很容易让人丧失正确的判断力,无端的愤怒更是让人丧失思考能力的魔鬼。很多时候事情的成败并不是因为自己的能力比别人差或者强,仅仅是因为思维方式的差异以及对待事情的冷静程度造成了对事物不同的理解,从而做出不同的选择,最终导致了截然不同的结果,也就是世人所认为的成功或者失败。

  被称作迦叶的和尚闻言笑道:“阿弥陀佛,善哉善哉!正所谓冤家宜解不宜结,依老衲之见,大家从此化干戈为玉帛如何?”

  “混账!”血蝠老祖拐杖重重一顿,厉声道:“若当初被烧成焦炭的人是你,你倒是问问这丫头想不想得开?”说完不等对方回答,直接举起手中的拐杖指着公孙青妍喝道,“你自己说,若当年被九幽冥火焚烧的人是你的和尚师傅,你到底是能看开不能?”

  此话一出,现场的气氛出人预料的尴尬。

  迦叶虽然还是一副气定神闲的高僧模样,一旁的公孙青妍早就红了脸,被那身红裙一衬,更是显得娇媚如花,看得一旁的龙三妒火中烧,差点捏碎了自己的拳头。暗中的唐子昔则是紧紧皱起了眉,没想到二人居然还有这层关系。

  血蝠老祖冷哼了一声,不屑地道:“不知廉耻!”

  公孙青妍终于忍不住了,出声反驳道:“前辈又何必出口伤人?当年荆前辈确实救过我一命不假,但是我师……迦叶禅师不也救了你们母子吗?若是按一命换一命来算,你们还赚了。”

  “住口!”

  血蝠老祖重重一顿拐杖,脸皮因为气愤涨得通红,厉声喝道,“不知羞耻的女子,若非是你使媚术勾引我夫君,他无端端的怎么会去九幽,若非他去了九幽,又怎会被九幽冥火所伤最终落了个凄惨的下场,留下我们孤儿寡母在这世上受苦。”

  说着说着她居然还是挤出了几滴泪水,看起来还真有几分受害者的模样,只是接下来的话未免就有些暴露了她真实的想法,“说,我夫君的遗物现在在哪里?休想用假话蒙骗于我,‘乾坤一气袋’不可能被烧毁。”

  “没见过!”公孙青妍不置可否地挑了挑眉,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

  她这番态度更是惹得血蝠老祖暴怒,二话不说直接抡起拐杖攻了过来。

  “让我自己来!”公孙青妍拦住想要出手的迦叶,起身迎了上去。

  单论武功血蝠老祖明显比公孙青妍要技高一筹,虽然身体移动全耐那根拐杖,却依旧能逼得她节节后退。可公孙青妍也不差,总能在落败的瞬间突出奇招,从极为刁钻的地方猛攻对方的双腿,这番算是有些下作的打法惹得暴脾气的老妇怒吼连连,差点没气炸了肺。

  二人直打得飞沙走石,难分难解。

  不知是不是唐子昔的错觉,她总觉得那个老妇人能看见她,否则的话怎么会边打边朝她这边移动呢。强烈的不安感促使着她迅速开始在四处搜索着可以替换的地方。

  观战的迦叶最先发现了不妙,因为她们打斗的地方离唐子昔的藏身之处越来越近,眼看再过去一点就能波及到她,他顾不上多想,身形一晃就要飞过去帮忙。

  谁知眼前一花,一个穿着火红肚兜,赤发圆脸的童子笑嘻嘻地拦在了他的面前,扬了扬手中的三叉戟道:“迦叶祖师是吗?不如先替老夫试试新炼成的兵器威力如何?”

  公孙青妍闻声扭头看去,见到突然出现的赤发童子吃了一惊,怒道:“你们使诈?”说完冲着虬髯大汉怒喝道,“龙三,你居然敢骗我?”

  殊不知龙三也是一脸的茫然,听到她的喝骂忙辩解道:“我什么都不知道,我来的时候明明见他在修炼。”

  血蝠老祖嘿嘿怪笑道:“老家伙是我叫来的,就是为了对付你的和尚情人,怎么样?想到‘乾坤一气袋’在哪里了吗?”

  公孙青妍咬牙一剑挥出,道:“不知道!”

  “不见棺材不落泪!”

  二人再次战在了一起,不过这一次公孙青妍出手的速度明显快了许多,看样子是动了真怒。

  这边的迦叶看起来可比她淡定多了,双眼微眯地看着眼前的童子缓缓点头道:“你就是魇魔?”背在身后的手则开始飞快地掐诀。

  赤发童子魇魔有些意外地看了他一眼,笑道:“不错,没想到你这小妖还有点见识,居然知道老夫的名号。不过可惜,再有见识也一样要死。”说完大喝一声,挺戟刺了过去。

  迦叶目露不屑地扯了扯嘴角,伸手一招,一条非金非银约莫五六丈长的锁链便出现在了他的手中,手一抖,直接缠住了三叉戟。

  魇魔见状吃了一惊,眼中的惊惧之色一闪而逝,失声叫道:“混元链!”

  “有见识!”迦叶由衷地夸奖了一句,笑眯眯地道,“没想到吧,刚挣脱了噬魂炼,又要被锁起来了。”说完轻喝一声,“去!”

  整条锁链顿时灵光大放,接着一阵扭曲变形,宛若一条出海蛟龙,张牙舞爪地冲着赤发童子而去。

  魇魔大叫一声扭头就跑,连掉在地上的三叉戟都不要了。

  迦叶也不追,任由混元链追逐而去,目光转向一旁目瞪口呆的虬髯大汉,笑容可亲地道:“小虫子,要不要考虑跟我一伙?”

  风,毫无征兆地刮了起来,呼啸着从远处席卷而至,带来了不属于此地的阴寒潮湿,也带来了让人闻之心惊的怪叫声。

  刚从石梁底下爬出,打算换一个藏身之处的唐子昔闻声不由自主停了下来,看着远处一大片的影影绰绰感觉手脚冰凉,因为这种叫声她太熟悉了,正是阴蛛发出的声音。

  其他人显然也听到了这个叫声,迦叶跟龙三固然是僵在了原地,便是正在交手的二人也停了下来。血蝠老祖率先远远跳开,公孙青妍也迅速闪身回到了迦叶的身边。

  几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均是一副惊惧之极的表情,显然都知道此物的厉害。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