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武侠情缘 天珠尘缘录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章 暗潮汹涌

天珠尘缘录 君何顾 2565 2017.10.16 22:01

  梁州城,鸾楼,四楼一间雅居内。

  一名戴着面具的清瘦男子临窗而立,负手看着街道上来来往往的行人。

  房门打开,一名穿得花枝招展的艳丽妇人,端着一个托盘走了进来,里面放着一壶茶,几个茶杯,还有一碟精致的点心。

  她将托盘轻轻放在窗边的方桌上,轻声道:“她来了!”

  清瘦男子嗯了一声,淡淡地道:“带过来吧!”

  艳丽妇人躬身道:“是!”提起茶壶倒了一杯茶,这才走了出去。

  过不多久,房门被轻轻敲响,听到屋内一声‘进来’,房门再次打开,这次之前的妇人站在门口并未进来,而是侧过身让一个二十出头,生得唇红齿白的俊俏少年走了进来,接着轻轻带上了门。

  俊俏少年看着窗边的男子,面具后那双乌黑深邃的眸子,也正朝她淡淡扫来,那看似漫不经心的一眼,却让他心中一突,那锐利的眼神似乎能看穿他的心思一般。

  俊俏少年咬了咬嘴唇,直接开口道:“你就是鸾楼的幕后主人?”

  清瘦男子颌首道:“可以这么说!”

  俊俏少年狐疑地看了他一眼,不太确定地问道:“你,真的是鸾楼的幕后主人?”

  清瘦男子冷冷地瞟了他一眼,没有搭话,而是端起一旁的茶杯,轻啜了一口。

  俊俏少年也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嘴唇微张想要说点什么,但是一看清瘦男子那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样子,又强行忍住了。

  一时间,房内的气氛有些压抑。

  俊俏少年脸上神色变幻不定,显然是在经历剧烈的心理斗争,最终,还是咬了咬嘴唇,打破了沉默,道:“好!我相信你!我听说你们这里除了帮人打探消息,还接杀人的生意。我问你,要多少钱,你们才肯出手?”实在是被逼得没了办法,不然也不会找到这里,更不会受这个气。

  清瘦男子眼眸微抬,目光如电,直直地盯着俊俏少年,直到把他看得微微别过头去,这才淡淡地道:“求人,得有个求人的样子!我们干的,虽然是替人排忧解难的生意,但也不是谁的生意都接,我们也有我们的底线。更何况,你这般大呼小叫,是在命令我吗?要摆大小姐的架子滚回去摆,这单生意我们鸾楼不接!来人!”

  房门顿时打开,一个头发花白的老翁垂首道:“楼主!”

  “我……”俊俏少年一听这话,顿时涨红了脸,樱唇微张想要说什么,却见清瘦男子果断地挥了挥手道,“送客!”

  老翁立刻走到俊俏少年面前,抬手道:“龙小姐,请!”

  被称作龙小姐的俊俏少年,脸上一阵青一阵红,嘴唇微微颤抖着,眼眶中更是瞬间便泛起了盈盈泪光。实在是长这么大,就没受过委屈,她觉得自己已经够忍耐的了。

  作为青龙帮帮主的女儿,帮中哪个人见了她不是恭恭敬敬、客客气气的,就连那几个姨娘对她也是宠爱有加。可自从龙帮主意外身故后,这位养尊处优的龙芙龙小姐,地位一落千丈,俗话说落地凤凰不如鸡,还真是一点没说错。

  她不仅被几个姨娘合伙赶出了从小生活的青龙苑,还处处遭人排挤、羞辱。以前那些她父亲亲手提拔上来的,开口‘龙丫头’,闭口‘大侄女’的亲友们,却没有一个人收留她。

  而亲叔叔龙彪的出卖,则让她几乎走入了绝境。他不仅骗走了她手中所有的房产、地契等财物,以及最重要的青龙令,还打算把她送给卢湛做填房。要不是一个小丫鬟暗中通风报信,想必此刻她还被蒙在鼓里,以为他在帮自己召集手下来对抗卢湛。

  前两天,在梁州城东躲西藏的她,差点被几个闲汉拖进了黑巷子,要不是沈堂主他们及时赶到,后果不堪设想。

  但是为了复仇,这些她都能忍。其他的东西,她倒是不在乎,关键是没有了青龙令,她想扳倒卢湛,扶植她弟弟龙琰继承帮主之位的念头,简直就是白日做梦。

  想到这里,她抹了一把眼泪,恭恭敬敬行了一礼,哽咽道:“之前是龙芙的态度不对,还请楼主您大人不计小人过,龙芙在这里给您赔礼道歉!请您原谅!”说完紧咬嘴唇,双手捏紧了衣角,不再发一言。

  清瘦男子有些意外地看了她一眼,眼中欣赏的神色一闪而逝,挥了挥手,老翁弯了弯腰退了出去,带上了门。

  眼前的女子,微微有些泛红的脸颊上泪痕犹在,粉嫩的樱唇上被咬出了两瓣清晰的牙印,小巧的鼻翼微微扇动着,显示出了此刻看似平静的外表下,一颗极不平静的心。

  这一刻清瘦男子的思维有些恍惚,脑海中浮现了另一张倔强的脸庞,站在庭院里,对着眼前被气得须发皆张的高大男子,大声说着天下大同的理想……

  半晌没有听到回复,龙芙抬起了头,见椅子上的男子目光看着自己身后,她回头看了看,并未看到什么东西,忍不住开口问道:“您接我这一单吗?”

  清瘦男子眼眸微动,回过了神,看着她淡淡地道:“那要看你出得起什么价钱!有钱,什么都好说。没钱免谈!”

  龙芙闻言怔了怔,没想到对方这么干脆,她还以为对方要刁难一下她。

  清瘦男子看着她惊愕的模样,眼神中带了一丝戏谑:“没钱?”

  “不,不是!”龙芙慌忙摇头,生怕他又赶自己出去,赶紧接着道,“我的情况您是知道的。青龙帮现在已经被卢湛那个叛徒把持,背后又有杜仲谦那个狗官做后台,忠于我父亲的人已经被他们杀的杀、关的关,所剩无几。说句不好听的,现在青龙帮已经没我们龙家什么事了。因而这身外之物,我手里实在不多,已经全部带来了!”说着从袖子里掏出一张银票,看了端坐于前的男子一眼,埋头走上前放在了托盘旁边后退回原位站好,在清瘦男子询问的目光中,有些扭捏地道,“怪我自己信错了人,其他的都被骗走了。这些是我自己这些年偷偷存的嫁妆。我听花夫人说,你们收费很贵,所以我把所有的东西都换成了永发钱庄的银票。一共一千两。如果不够的话,我再想办法!”

  清瘦男子瞥了那张孤零零的银票一眼,没有说话。

  龙芙局促不安地站在那里,不敢出声打扰。

  清瘦男子终于开口道:“听说,你们青龙帮有个叫黎英的人。他现在在哪里?”

  “黎英?你说黎叔?”龙芙有些不确定地道,“他只是青龙苑的一个下人,平时也就是打理一下花圃,做一些杂活。”小心地看了一眼清瘦男子,想了想,接着道,“数日前卢湛的手下来找他,之后就没再见过了。后来我听说,他被卢湛派去分舵执行任务了。”说完再次偷看了他一眼,实在不明白对方为何会突然问起这个人。

  清瘦男子捻动着右手的手指,自语般道:“卢湛!”突然站了起来,提声道,“来人!”

  房门打开,老翁垂手而立。

  清瘦男子淡淡吩咐道:“带她去见花夫人!”

  “是!”

  龙芙闻言欲言又止,见对方转过身,走到了临街的窗前不再理她,看了一眼那张没被收起,却也没被退回的银票一眼,终于忍住了,乖乖跟着老翁走了出去。

  “都听到了?”清瘦男子突然开口道。

  “都听到了!属下这就去办!”屋内突然响起了另一个声音。

  没人注意到,三楼的一个房门被人打开,一个面目普通的男子走了出来,神色淡然地朝楼下走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