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武侠情缘 天珠尘缘录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六十五章 血髓草

天珠尘缘录 君何顾 2300 2018.04.03 23:43

  李渔看着那株通体血红的植物,目光中浮现出一抹若有所思之色,总觉得这东西好像在哪里见过。

  可到底是哪里见过,他一时之间实在是想不起来。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这绝对是好东西。

  看看微微摇曳的血色植物,再看看地面的战团,他的心思开始活泛起来:不如趁着它们一片混乱之时,偷偷将那株东西采了,也不枉自己跟来一趟。

  李公子是务实之人,想到就会做。于是他的目光开始在溶洞内四处打量,希望能找到一条既能避开阴蛛又能到达石台的安全通道。

  就在李渔琢磨着,怎样才能绕过阴蛛群接近那株血红色的植物时,那边的战场也起了变化。

  小白终于没耐心跟那群阴蛛耗下去,尖叫一声,如一道白色闪电扑进了阴蛛群,被其闯入的地方顿时大乱。

  虽然大部分阴蛛都悍不畏死,前仆后继地朝小白扑来,但小白的动作实在是太快,基本上那些阴蛛还没反应过来,就已经被开膛破肚躺在了地上,一大堆花花绿绿的东西随之流了出来,引起旁边阴蛛的疯抢。再加上还有少数慌不择路地想逃跑,这就更造成了混乱。

  可以说,小白以一己之力单挑了整个蛛群!

  刚趁乱溜到石台下方的李渔被小白的神勇惊呆了,他只知道小白厉害,没想到这么厉害。如果说之前的那只阴蛛他没看见是怎么被杀死的话,那眼前多出来的这些尸体可是他亲眼所见。他只看见一道白影闪过,本来张牙舞爪的阴蛛就抽搐着倒了下去。

  他再次看向小白的眼神里,不由多了一份敬畏。这哪里是软萌的小可爱,分明就是一个杀神。

  小白快速在阴蛛群里转了一圈,接着再次跃上了那块巨石,小爪子一扬,里面紧握着的东西就掉了下来,叮叮当当落在了巨石上。

  李渔这才发现那巨石上居然有个天然的凹槽,里面装了好多颗白色珠子模样的东西,个个都有拇指大小,上面纤尘不染,还散发着淡淡的白色晕光。

  联想到小白给那些阴蛛开膛剖腹的场景,他不由想到:难道这些都是从阴蛛身体里掏出来的?它之所以大开杀戒,难道就是为了这些珠子?

  小白朝李渔藏身的方向看了一眼,接着突然高高跃起攀上了石台,小爪子朝那株血红色植物抓去。

  谁知就在它触及的一瞬间,一道凌厉的寒光毫无征兆地迎面而来。小白顾不得去摘血色植物,后腿猛然一蹬,险之又险地避开了这致命的一击。

  随着它飞窜的动作,一簇毛绒绒的东西从它身上飘落,李渔看得清楚,那居然是小白的一丛毛发。

  小白也感觉到了不对劲,一回头见到那熟悉的毛发,眼中先是一阵迷茫,接着小眼睛一瞪显然已经认了出来,浑身毛发瞬间炸开,身子微微弓起,喉咙里更是发出‘咕咕’的声音。那是它已经动怒的征兆。

  紧接着一个硕大的狰狞兽头缓缓从血红色植物后面露了出来,居高临下地盯着那个白色的小不点,居然是一只阴蛛王。

  一旁观战的李渔不由倒抽了一口凉气:这天地灵草果然不是那么好得的,幸好自己没有鲁莽行事。

  跟那只阴蛛王比起来,小白愈发显得小了。这看起来就是实力悬殊的一场战斗,还没打就胜负已分。

  李渔不由微微摇了摇头,心中已经萌生退意。不是他不想帮忙,而是面对这样的庞然大物,任谁都生不起反抗的心思。灵草固然好,但是也要有命享用才行。还不如留得有用之身,将来再徐徐图之。

  他现在终于明白了,为什么本应该待在极阴之地的阴蛛会聚集在这里,敢情都是为了这株东西。

  看着被阴蛛王牢牢护在身边的血红植物,他的脑海中终于浮现出了与之相对的记忆。如果他记得没错,这一株应该就是传说中能洗髓易经的血髓草。

  只不过,这种灵草的药性实在太过猛烈,脆弱的人类躯体根本没办法承受。所以大多数医书中对它只是一笔带过,并未多做解释,更多的则提都未曾提及。要不是李渔博览群书,还真有可能将这重要的东西错过了。

  对别人而言也许这是无用之物,但是对现在的李渔而言却是救命的东西。

  他自从中了幽冥花之毒,几乎拜访过所有有名气的大夫,均束手无策。他甚至冒死潜入大秦的皇宫,找到了最负盛名的孙御医,同样失望而归。不过他这冒死一行,也不是毫无收获,至少孙御医告诉了他,除了那虚无缥缈的天蛛果,还有一样可以解他的毒,那就是血髓草。

  血髓草虽然药性猛烈了些,但是只要配以合适的药材,也是能治病的。只不过这分量的把握就要十分的精准,否则一个不好就有可能导致病人爆体而亡。这也是那些大夫就算知道血髓草,也没有告诉李渔的原因。而孙御医作为神医百里奚的同门师兄弟,对这方面的把握自然有他的傲气。别人不敢,不代表他不敢。从某种程度上来讲,他比百里奚更骄傲!

  李渔看着近在迟尺的血髓草,目光犹疑不定。

  等死的日子实在不好过,那幽冥花毒的发作时间一次比一次近,已经从最初的半个月发作一次,变成了七天发作一次。照这样下去,不用等到一年,他就会变成一个无知无觉的怪物,到时候就算找到了天蛛果,也救不了他了。虽然他已经做好了一旦控制不住自己就自尽的打算,但如今生机就摆在眼前,不搏一搏的话他实在有些不甘心。大不了也就是藏身于此,可早死几个月,跟晚死几个月对他来讲本也没什么区别。

  李渔看着那株血髓草,目光渐渐变得坚定,掏出一粒暗红色的药丸,毫不犹豫地一掌拍进了嘴里,咕嘟一声吞了下去。

  这药丸入口即化,顿时一股热烘烘的暖流自丹田处升起,犹如暴怒的野兽一般四处乱窜。他顿时不受控制地跪在了地上,将牙齿咬得咯咯作响,紧紧扣住地面的手更是青筋直暴,喉咙里发出犹如野兽般的低吼。

  如果此刻唐大小姐见到李渔的模样估计会被吓一跳,他脸上鼓动着一根一根的筋脉,每一根都如同有生命一般疯狂的跳动,本来英俊的一张脸,因为这些筋脉显得有些狰狞。

  他突然他仰头一声长啸,对准眼前的石壁猛然挥出一拳,顿时碎石四溅,好好的一块石壁愣是被他一拳活活给打散了。

  小白听到这边的动静,狐疑地回头看了一眼,见到容貌大变的李渔,小眼睛里闪过一抹疑惑之色。

  谁知就在它回头的一瞬间,那只阴蛛王看准时机一跃而起,巨大的口器咔咔直响,听起来令人毛骨悚然。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