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武侠情缘 天珠尘缘录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两百零六章 拆穿(1)

天珠尘缘录 君何顾 3315 2019.09.13 23:14

  唐子昔情不自禁地伸出了手,任由那些小精灵在她的指尖飞舞,嘴里喃喃地道:“真美啊!”

  “这些都是魂灵。”秦少禹不知何时站在了她的身边,开口解说道,“是这忘川河中的七情六欲所化,也是世间最纯净的生物。”

  “魂灵?”唐子昔闻声扭过头,奇道,“七情六欲不都是看不见摸不着的吗?这些美丽的生物真的是七情六欲变的?”

  “你这措辞……”秦少禹被她逗乐了,笑道,“不过你要说变的也没错,因为它们每一个都是由不同分量的情感组成,虽然在某些方面会有所侧重,但本质确实是七情六欲不假。”

  唐子昔一脸的惊异之色,看着银光闪闪的河面道:“这忘川河有这么厉害?到底谁这么有本事造出这么一条河,有机会的话真想认识一下。”她虽然对修真界的事情知之甚少,但也知道在这样的地方有这样一条河是不寻常的,是以言语间也在试探对方。

  秦少禹看了她一眼,开口道:“忘川河不是真正的河,忘川水也不是真正的水。它是我们九黎族的生命之河,是每一个九黎族人最后归属的地方。这条河里承载了我们九黎族人所有的记忆跟情感,也包含了我们九黎族人对生命的感悟。”说到这里停了下来,似笑非笑地看着她,接着道,“所以,你要问是谁这么有本事造出这忘川河,我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你。”

  唐子昔有种心事被拆穿的感觉,干笑道:“我也就随口那么一问,巫师大人不必介怀。”

  “其实这个问题你不该问我。”秦少禹正色道。

  唐子昔奇道:“恕我愚钝,不太明白巫师大人的意思。”

  秦少禹却没有回答,只是神情复杂地盯着她,一副欲言又止的神情。

  唐子昔被他看得浑身发毛,有些不自然地道:“巫师大人有什么吩咐直说便可,只要在下能做到的,一定不会推脱。”

  “事到如今我也没什么好隐瞒的了。”秦少禹长叹了一口气,“你弄成今天这样,其实都是我的错。”不待唐子昔接话又接着道,“说到底,当初我就不该擅自做主把他送过去,他要是不过去,灵儿就不会去,灵儿若是不去,鹤儿也不会去……”

  唐子昔虽然被他一通‘过去’绕得有些晕,但还是敏锐地抓住了重点,问道:“不知巫师大人口中的那个他是?”

  秦少禹看了她一眼,忽地话锋一转道:“若你只剩下半个时辰的寿命,你想干什么?或者说,你有什么未了的心愿……只要我能做到,一定不会推脱。”不知道他是不是觉得这个话题太沉重,是以最后学了唐子昔之前的语气,甚至嘴角还带上了一丝微微的笑意。

  唐子昔闻言却没有十分的惊讶,反倒出奇的平静,认真思索片刻后方答道:“若果真如巫师大人所说我只剩下半个时辰,还真有一件事希望巫师大人能施以援手。”

  “哦?说来听听!”为了听得更清楚,秦少禹将身子凑过来了一些。

  唐子昔咬了咬嘴唇,低头思索片刻后方抬头道:“我听说人死了就什么都没有了,就算还能投胎也失去了前世所有的记忆。我知道巫师大人法力通天,若是可以的话,我希望巫师大人能给我指一条明路,让我下一辈子也能记得这辈子的事。”

  “所有的?”一直郁郁寡欢的秦少禹忽然来了兴趣,眼中闪过一抹亮晶晶的东西。

  “嗯,所有的!”唐子昔肯定地点了点头。

  秦少禹追问道:“难道你不会觉得这一世太苦?很多事情不愿再想起,很多人也不愿再记得?”

  唐子昔默默点了点头,道:“确实很苦,也确实有很多事情不愿意再想起,很多人不愿意再记得。可也正因为如此,我才能成为今天的我。最重要的是,我很喜欢现在的自己!”

  秦少禹紧皱的眉头终于舒展开了,又惊又喜地道:“你真的喜欢现在的自己?”

  “为什么不喜欢?”唐子昔奇怪地反问道。

  秦少禹脸上的忧郁一扫而空,点头道:“没什么,这样很好!”

  唐子昔也跟着笑了笑,道:“我孑然一身,也没有什么成就,在旁人看来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失败者。可别人怎么看我不在乎,我只知道现在的我很清醒。我清楚地知道自己要什么,该干什么。所以,我很感恩!感恩我生命中遇到的每一个人,感恩我经历过的每一件事。因为少了其中任何一环,我都不会是现在的我。”

  这番话一出口,不止是秦少禹面露赞叹之色,便是唐子昔自己也感觉浑身轻松,心头无比的畅快。

  片刻后,秦少禹又追问道:“难道那些让你遗憾的事,或者一些错误的选择,你真的不想重新选择一次吗?还有那些伤害你的人,你不想避开他们,甚至给他们一些教训吗?”

  唐子昔笑了笑,坦然道:“我又不是圣人,你说的这些我都想。”

  “那你……”现在轮到秦少禹一头雾水。

  唐子昔微微一笑,道:“我想,不代表我会,但是我会努力不再这样想。”

  秦少禹眉头微蹙,道:“什么意思?”

  “因为相对于弥补缺憾,我觉得做好一个人更重要。”就在此时,唐子昔眼中青芒一闪,忽地话锋一转,问道:“之前你让我点燃的那盏灯,是七彩琉璃灯吧?”

  “正是!”秦少禹点了点头。

  唐子昔追问道:“若是我没猜错的话,七彩琉璃灯应该不止一盏吧。”

  秦少禹颌首道:“不错!七彩琉璃灯共有三盏。一盏在九黎大殿由巫师看守,维持介子空间的稳定;一盏之前随着上任织梦者一起落入轮回,还未找到。”

  “还有一盏呢?”唐子昔紧追不舍。

  秦少禹面露为难之色,似乎有些不愿意回答。

  唐子昔抬步走到他的跟前,目光直视着他的眼睛,道:“为什么不回答?怕说出来被其他人知道吗?”

  秦少禹微微别过头,道:“在九黎壶被毁的时候,那一盏灯也毁掉了。”

  “你撒谎!”唐子昔毫不客气地拆穿他道,“第三盏灯一直都在。只是因为你自私,才告诉他们被毁掉了。”

  “没有的事。”略显惊慌的秦少禹不知想到了什么,眼神忽然变得坚定,脸色也渐渐恢复如常。

  唐子昔见状扯了扯嘴角,悠悠地道:“七彩琉璃灯,并不是真正的灯。之前在九黎大殿见到的那一盏,应该只是你用障眼法遮住的阵眼,目的只是为了打消其他人的疑惑。如果我没猜错的话,真正的七彩琉璃灯应该就在那座不朽林内,而且是两盏。”

  秦少禹脸色微变,不过却没有接话,只是看向唐子昔的眼神略显怪异。

  唐子昔却不管他的反应,顿了顿又接着道:“确实有一盏随着织梦者堕入尘世,好听点说是在保护织梦者,难听点说是在控制织梦者,让她不至于偏离既有的轨道。因为那个所谓的尘世也跟忘川河一样,并非真正的尘世,而是你用第三盏七彩琉璃灯制造出来的,或者更准确一些说,是你把曾经发生在许多人身上的经历拼凑起来的。而实现这一切的关键,就在于这条忘川河。”说到这里她抬眸看向秦少禹,缓缓道,“还要我说出你的目的吗?巫师大人!”

  秦少禹浑身一震,终于没办法再淡定了,目露杀机地道:“是谁告诉你的?温少煦?青离?还是苏璟?”

  唐子昔丝毫不惧,反倒露出一丝笑容,慢吞吞地道:“莫非他们也知道?”

  秦少禹盯着眼前的少女忽然笑了,道:“很好,不愧是他精挑细选出来的。你也确实没浪费他的付出。”

  “当然!”唐子昔神情倨傲地道,“你假扮巫师大人混进九黎族,不就是想找到第三盏七彩琉璃灯吗?可惜你太过急功近利,若是刁璃姑娘没有替你献祭,还不会引起我的怀疑。”

  “哦?”秦少禹双眼微眯,“她忠心为主,理应很感人才对,有何不妥?”

  “因为这个。”唐子昔摊开手掌,露出了一枚淡红色的环形玉佩,“护心佩,想必巫师大人不陌生吧?”

  秦少禹傲然道:“此佩是我亲手炼制,怎么可能不认得。”

  “你肯承认就好。”唐子昔抬起头,目光看着某处道,“出来吧。”

  话音方落,不远处的那只青藤碗内光芒一闪,一个男子的虚影渐渐浮现而出。

  不多时,一个与秦少禹面容十分相似的青年男子便出现在了二人眼前。

  “苏璟!”秦少禹的神情骤然变冷,“你居然也回来了。”

  可惜苏璟根本没有看他,而是冲着唐子昔微微一笑,道:“小昔辛苦了。”

  “不辛苦!”唐子昔的笑容无比的灿烂。

  此刻她的心情前所未有的激动,那种失而复得的感觉让她欣喜若狂,若不是有外人在场,她都想直接扑过去了。

  苏璟也含笑看着她,眼中的深情只要不是瞎子都看得出。

  一旁的秦少禹目露寒光地道:“看来你之前重伤导致修为尽失的事是假的了?”

  “也不算假,至少苏兄确实是受了重伤。”一个声音忽地插了进来,紧接着一个头戴金冠的俊朗青年出现在了眼前,身旁还站了一个满面寒霜的美人,正是温少煦跟青离到了。

  秦少禹的目光缓缓在四人身上一一扫过,点头道:“看来你们早就串通好了,我败得不算冤。”

  “话也不能这么说。”温少煦依旧一副笑嘻嘻的模样,道,“应该是我跟苏兄早就串通好了,唐姑娘确实不久前才知道的,至于青离……”说到这里看了一眼身旁的冰美人,笑道,“她是刚刚才知道的。”

  青离面无表情地站在那里,脸阴沉得几乎要滴出水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