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武侠情缘 天珠尘缘录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两百零五章 献祭

天珠尘缘录 君何顾 3093 2019.09.10 00:59

  一旁恢复了清晰的唐子昔,却直勾勾地盯着温少煦的脸,她敢肯定这一次没有认错,对方就是李渔。不止是长相声音,连生气时的小动作都一模一样。

  秦少禹闻言默然,良久方长叹道:“除此之外,你还有更好的办法吗?三万年,我们已经等了足足三万年。就算你我还等得起,青离等得起,可那些族人呢?你难道没发现不朽花越来越少了吗?”

  “我知道!”温少煦叹了一口气,神情也变得忧伤无比,看了一眼旁边听得入神的少女,接着道,“可我还知道,他们每一个人都是心甘情愿的,这是他们的选择,也是他们的宿命,是我们每一个九黎族人的宿命!”

  “你错了!”秦少禹摇头道:“正是因为他们都是心甘情愿,我才不能辜负。也正是因为如此,我才更加无法心安理得。既然现在我是巫师,那么就得听我的,包括你在内。”

  “不行!”温少煦毫不犹豫地拒绝了,“其他的我都可以听你的,这件事绝对不行。”

  秦少禹叹道:“其实你心里清楚,自从九黎壶被公孙轩辕毁坏之后,我们九黎族就成了无源之水,无本之木。现在之所以还能苟活在这介子空间之内,完全是诸位长老以自身修为在苦苦支撑。一旦长老们的灵力耗尽,你可想过会是什么后果?”

  这一番话说得温少煦半晌说不出反驳的话来,半晌方无力地道:“这些不归我管。”顿了顿又道,“我只知道,你是我们九黎一族最有天赋的巫师,肩负着整个九黎族的希望。只要你需要,不止是族人们,便是我跟青离,也随时能献出自己的一切。因为我们知道,只要你在,九黎族就在!只要你在,九黎族就还有希望!我们坚信,总有一天你能让族长复活。到时候……”

  秦少禹摆了摆手打断了他的话,叹道:“你又何必自欺欺人,三万年我都没有办到的事,难道在短短的一百年内能办到?”

  “你说什么?什么一百年?”温少煦闻言瞳孔猛然一缩,失声道,“你的修为在我们所有人之上,不说一万年,五千年也是绰……”话没说完忽然想到了什么,猛然抬头看向那个女子神像,喃喃地道,“我明白了。是她,她还活着,她没死。我早该想到……”说着说着,他的神色渐渐变得癫狂,“是我的错,是我害了大家……”

  “不是这样的,跟她没关系,跟你更没有关系。”秦少禹只是不停地摇头,可他此刻的情绪也好不到哪里去,虽然嘴里说着安慰的话,眼神中却全是痛苦。

  二人古怪的举动看得旁边的唐子昔直皱眉头,她对这些都不关心,只是好奇他们到底在谋划什么事情,居然让这么多厉害的人布下那么大一个局。尤其是他们口中那个毁掉九黎壶的公孙轩辕,更是让她产生了强烈的好奇心。

  “少禹!”

  温少煦忽然停了下来,见对方抬目看来,直接咚的一声跪倒在地,一字一句地道,“若你执意如此,那么就用我的元神吧!”

  “不行!”秦少禹毫不犹豫地拒绝了。

  唐子昔更是惊讶地抬起了头,看看这个,又看看哪个,终于没忍住出声问道:“你们在说什么?什么宿命,什么元神?谁是公孙轩辕?”

  “放肆!”可惜的是,她的话直接被一声大喝打断了,一直温和忧郁的秦少禹突然发了怒,一脚踢飞了起身冲向女子神像的温少煦,接着身形一闪拦在了神像跟前,怒道:“我以巫师的身份命令你退下!”

  “少禹!”温少煦虽然被迫停下,显然不死心,犹自蠢蠢欲动。

  “退下!”秦少禹的长发无风自动,眼中的瞳孔突然消失,全是眼白的眼眶给人一种心悸的感觉。

  唐子昔只看了一眼便不敢再看,头皮直发麻,心中也是怦怦乱跳个不停。就那一眼,她居然有种魂魄离体的感觉。趁着二人不注意,她开始慢慢朝门口移动。

  不知是巫师身份的力量,还是秦少禹愤怒的震慑,温少煦最终还是乖乖退下了,可那一脸愤懑的表情任谁一眼都能看出他还没死心。

  见他退下,秦少禹的眼睛也慢慢恢复了正常,手中白光一闪,一柄寸许长的小剑便浮现在了掌中。

  “少禹不可!”温少煦见状眼中浮现出惊恐的神色,忙飞身过去。

  可惜还是晚了一步,那把小剑已经直接刺入了秦少禹的胸膛,带着一颗荧光流彩的心脏飞了出来,犹自砰砰跳动不停。

  随着七彩心脏的出现,让人震惊的一幕出现了。

  大殿内所有的雕像都开始咔咔作响,表面的褐色泥块状物质纷纷剥落……

  秦少禹脸色平静得仿佛一口古潭,嘴角甚至还带着一丝温和的笑意,“我现在把它交给你,以后你就是九黎族的巫师!”

  “不可以!我拒绝!”温少煦紧握双拳步步后退,眼中的神色痛苦而绝望。

  与此同时,正在忘川河边舀水的青离似乎感应到了什么,猛然抬头看向九黎大殿的方向。接着一阵红光闪过,原地只剩下了一只骨碌碌滚动的青藤碗。

  下一刻,直冲向九黎大殿的红光被突然出现的白衣女子拦住了。

  红光幻化成青离的模样,抬手就是一道法诀打了过去,怒喝道:“滚开!”

  刁璃身形一晃轻松地避开了攻击,面无表情地道:“未得巫师大人允许,任何人不得进入大殿!”素手一挥,已有数件法宝横于胸前,右手更是托着一个红光闪耀的宝塔,可谓是法宝尽出,显然下定决心拦住青离。

  青离见状更是怒不可遏,喝道:“孽畜,凭你也想阻拦我?”

  刁璃的表情冷若冰霜,语气平静地道:“未得巫师大人允许,任何人不得进入大殿!”

  青离差点被气吐血,知道不动手是不行了,手掌一翻陶罐已经在手。

  刁璃识得厉害,轻叱一声,所有法宝开始嗡嗡地颤动。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大殿之内忽然响起了低低的吟唱声,一种仿佛来自远古洪荒的陌生气息渐渐充斥在了整个空间之内。

  “少禹!”青离呆住了,眼眶中迅速蓄满了泪水,连手中的陶罐跌落在地都不自知,任由它咕噜噜滚出去老远。

  刁璃也收起了法宝,目光转向殿门,绝美的脸上皆是平静。

  大殿之内,面色平静的秦少禹正慢慢朝不远处的光门走去。

  在他的身后,脸色苍白的温少煦则默默地看着他的背影,小心翼翼地捧着那颗七彩心脏强忍着不让自己哭出声来。

  一直走到光门旁边,秦少禹才停了下来,回过头看了一眼早已看傻了眼的唐子昔,冲她微微一笑,接着冲悬浮在光门四周的老者们颌首示意。

  老者们齐齐欠了欠身,接着口中的吟唱声开始加快,不过片刻功夫,本来只是浅浅一层的光门已经变得幽深,一层又一层,一眼望不到头,仿佛一个无底的深渊。

  秦少禹深吸了一口气,接着大步迈了进去。

  不料就在此时,异变突生。

  一道白色的身影闪电一般急闪而至,一头撞飞了秦少禹,朝着‘深渊’跌了下去。

  “鹤儿不可!”

  秦少禹大惊,想要回身去拉已经来不及了,眼睁睁看着深渊吞没了那道白色的身影之后倏地一下消失了。

  温少煦也回过了神,与秦少禹不同的是,他的脸上则充满了喜色,忙闪身过去一把抓住秦少禹的手,将那颗七彩心脏塞进了他的掌心,接着扭头就朝门口飞掠,口中大叫道:“我去看看青离。”话还没落音,人已经不见了。

  老者们再次齐齐欠了欠身,接着灵光一闪,重新变回雕像矗立两旁,大殿内再次恢复成了之前的模样,看起来就像是什么也没有发生过。不过若是细心一些便会发觉,本该是十二尊雕像矗立两旁,现在只剩下了十一尊。

  秦少禹仿佛傻了一般,呆呆地看着光门消失的地方,久久都没有说话。

  七彩心脏缓缓浮了起来,有灵性一般绕着秦少禹飞了一个圈,接着直接撞向门口,那里一个瘦小的身影正鬼鬼祟祟地往门外走。

  “哎哟——”

  一声惊呼响起,惊醒了秦少禹,扭头一看才发现跌倒在地的少女,当即闪身过去,道:“你怎么样?”

  唐子昔有些尴尬地咧了咧嘴,推开他的手,道:“没事没事,就是被绊了一下。”

  秦少禹点了点头收回了手,道:“此事本与你无关,我很抱歉把你牵扯了进来。”

  “没关系。”唐子昔勉强扯了扯嘴角,实在不知道如何接话。

  秦少禹点了点头,接着大袖一挥,周围的场景为之一变,二人直接从九黎大殿回到了那条忘川河边。

  不知何时晚霞已经布满了天空,将忘川河也染上了一层淡淡的红色。此刻的河边空荡荡一片,没有了舀水的老妪,只剩下一只孤零零的青藤碗。

  微风拂过,在平静的河面掀起了阵阵细密的波纹,许许多多全身半透明的精灵从水中跃出,挥舞着小小的羽翅,在灿烂的晚霞中尽情地舒展着它们柔美而曼妙的身躯。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