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武侠情缘 天珠尘缘录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四十八章 冰火两重天

天珠尘缘录 君何顾 3172 2019.04.25 01:17

  裂空明显不想久留,瞟了她一眼,直截了当地道:“若冥王没有别的吩咐,属下先行告退。”

  冥王心不在焉地嗯了一声,接着便回过神正要阻止,可等她抬眼看去早已不见对方的身影。方才她提及五色神泥,真没有打听对方隐私的意思,只是想以此为由头替钦原要一套修行功法而已,可现在看来,她好像无形中又把大总管得罪了一次。只好苦笑着叹了一声,紧跟着也消失在了原地。

  与此同时,身形已经完全隐匿在风中的裂空可谓是心急如焚,紧紧攥着的右手青筋暴起,显然拳头里面有东西想要出来。

  又飞了一阵,他感觉实在有些压制不住了,无奈之下开口道:“你能不能别乱动,否则被外面的阴邪之气沾染到,我可没功夫替你驱除。”

  与面对冥王时的冷淡不同,此刻的裂空完全换了一个风格,变得十分温柔,甚至还有些迁就对方的感觉。

  拳头里面的动静果然小了下来。

  裂空这才微微松了一口气,正要出言安抚几句,掌心忽然传来一阵刺痛,他条件反射地哆嗦了一下,紧握的拳头不知不觉松开了,一个黄色光团直接蹦了出来,歪歪扭扭地朝旁边飞去。

  “铛——”

  才飞出去不到一尺远的黄色光团似乎撞上了什么东西,直接被弹到了一边,同时一声微弱的惨呼声响起。

  一只大手斜地里伸了过来,趁机一把将其抓在了手中。

  裂空看着再次紧握的拳头,有些气急败坏地道:“找死吗?我刚刚的话都白说了?你怎么老是喜欢跟我对着干?”

  “少给自己戴高帽,当本小姐乐意跟你对着干不成?”一声怒斥传来,居然是唐子昔的声音,只不声音十分微弱,要不是他耳力极佳,根本听不清。

  “要不是你假扮璟哥哥哄骗于我,我会上当?姓李的,亏我一直把你当朋友,没想到你这么阴险,居然帮着别人抢我的肉身?我劝你赶紧把我给放了,否则等我出来了一定不会放过你。”

  这位诱骗唐大小姐上当的人不是别人,正是唐子昔为数不多的朋友之一——李渔。面对唐子昔连珠炮似的质问,他愣是说不出一句反驳的话来。因为现在他现在确实在假扮别人,不过不是对方口中的苏璟,而是九幽冥府的大总管裂空。

  可这又有什么区别呢?看着紧握的拳头,他的心头浮起无尽的苦涩之感,有心想辩解几句,可很多事情一时半会根本没办法解释清楚,更何况现在的情况也不容许他解释。

  李大教主思忖半晌也没找到个合理的理由,只好叹道:“你怎么想我没关系,但是这一次的情况不一样,稍有不慎就会大祸临头,不止你我要遭殃,便是苏……所以请你无论如何也要配合我,不要耍大小姐脾气!办完这件事我会将你带到一处安全的所在,到了那里自然会有人保护你。”顿了顿又似有所指地道,“相信你见了保护你的人一定会很高兴。”

  不料唐子昔根本不领情,怒道:“我管你是不是大祸临头,姓李的,我再说一次,你最好赶快把我放了,否则只要被我逮到机会就会逃跑。不信的话咱们走着瞧。”她也实在是气得够呛,本以为终于见到了苏璟,没想到居然着了道,连肉身也弄丢了。

  之前李渔跟那位冥王的对话她全都听见了,细想之下不难猜出,自己就是冥王口中的通灵之体。

  再联想到一路被那个叫李笙的女童带到极阴之地的过程,当时她还觉得奇怪,那个女童无缘无故的带自己找什么天蛛果,现在看来一切都是早有预谋。瞬间一种被欺骗、被利用的愤怒从脚底直冲脑门,要不是她现在只剩下光秃秃的一团魂魄,估计跟李渔同归于尽的心思都有了。

  李渔闻言真是一个头两个大,对这位油盐不进的大小姐可谓是毫无办法,道:“你为什么就认定是我在欺骗你呢?别人难道就不会?咱俩认识以来,哪一次……”

  可惜话还没说完便被唐子昔打断,她根本没有丝毫犹豫,冲口而出道:“除了你还有谁这么卑鄙无耻?别咱俩咱俩的说的那么亲热,从你欺骗我的那一刻开始,我们就不可能再做朋友。”

  李渔的瞳孔一缩,仿佛被刺痛一般垂下了眼睑。带着寒意的风不断地从身旁刮过,将他的衣衫吹得翻飞不止,一如他此刻的心情。

  唐子昔却没有放过他的意思,既然都撕破了脸,她也没打算客气。一下子将积攒的怨气悉数发泄在了他的身上。

  “是不是从最开始接近我,你就带着目的?就想把我引到这鬼地方来,然后把我的魂魄做成傀儡兽?”

  “我老早就觉得奇怪了,为什么每次我遇到点事,你就会出现。现在想来,那些事情都是你一手安排的吧?”

  “亏我还觉得你这个人行事光明磊落,够义气,把你当作朋友,没想到你居然是这样的人。算我唐子昔瞎了眼!”

  “你有本事就永远别放我出来,否则我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杀了你!”

  ……

  二人的角色似乎换了过来,以往都是李渔在旁边喋喋不休地唠叨,唐子昔偶尔翻个白眼回应。现在换成了唐子昔喋喋不休,李渔始终保持沉默。虽然戴着面具的脸上虽然看不出任何表情,但是偶尔微阖的双眼已经将他的心情表露无疑,只可惜被捏在拳头里的唐大小姐看不到。

  “怎么?心虚了?没话说了?”

  等了一阵都没听到对方的回应,唐子昔冷笑道,“看来你之前跟我说的那句话也是假的了?”

  “那句是真的!苏兄确实没有死。”李渔终于开口了,只是声音变得有些沙哑,不过短短数息的工夫,他身上那股睥睨天下的气势全无,取而代之的是一股浓得化不开的沉重。若是现在再遇上冥王,估计就得露馅儿了。

  他自己显然也意识到了,身上的气势渐渐恢复如常。

  “真的?”唐子昔惊喜不已,态度马上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连声追问道,“那璟哥哥知不知道我在这里?他会不会来?你有没有告诉他?”她的声音微微有些颤抖,显然内心极为激动。

  “嗯!”李渔似乎不愿意多说,灿若星辰的眼眸里浮起一丝痛楚。他总算体会到了‘冰火两重天’是个什么滋味。

  不知道什么时候,一大片乌沉沉的黑云压了过来,李渔心神恍惚,没注意直接一头撞了上去,瞬间便淹没在了黑云里。

  到处都是黑漆漆一片,伸手不见五指,耳边还传来尖利的嘶鸣,显然黑云里还藏着其他的东西。

  唐子昔显然也听到了,有些惊慌地道:“外面什么情况?”

  “别出声!”李渔简短地答道,接着做手一翻露出了一个白蒙蒙的圆环,与之前唐子昔手中的破空法目极为相似,不过更为精致一些,上面隐约可见繁复的花纹。

  圆环一出,四周马上变得清晰无比。

  李渔只看了一眼便感觉头皮有些发麻,忙挥手招出了圆环的护体光罩,只听见砰砰之声连响,似乎有无数的东西撞在了上面。

  原来黑云里到处都是蜈蚣,其中最小的只有尺许来长,最大的足有五六丈长,背生肉翅,狰狞异常。

  破空法目的护体光罩果然强悍,那么多飞天蜈蚣的撞击都没能撼动其分毫,反倒因为光罩的反弹之力,将一些体型较小的蜈蚣震飞了。

  眼见暂时没有了危险,李渔才略微松了一口气,心中暗忖,幸好此行带上了此宝,否则定要成为这些蠢物的腹中餐。

  “吼——”

  就在此时,一声怒吼远远传来。

  李渔定睛望去,这才发现不远处一大群体型格外庞大的蜈蚣正以闪电般的速度在黑云里上下翻飞,不时喷出一股股黑色的汁液,似乎是在跟人打斗。

  他看了半天才发现黑云中隐约有一个人形的影子,显然就是那些蜈蚣围攻的对象。他没有贸然打搅,趁着那些飞天蜈蚣无暇顾及他,忙身形一闪朝一旁飞走。

  不料那人却眼尖,见到飞身而走的李渔高声唤道:“阁下可是九幽的裂空大总管?在下符远,乃是妖王座下大将军!”

  李渔充耳不闻,只顾埋头往外冲,他可没兴趣施以援手。

  符远见他遁走顿时大急,忙道:“大总管留步,这些飞天蜈蚣乃是魔族的先头部队,若是让它们逃脱,不知道会死伤多少人。大敌当前,你我应当联手抵御外敌。”

  李渔继续飞遁。

  符远心中大骂,嘴上却不得不继续喊道:“大总管若施以援手,在下愿奉上至宝。”

  李渔还是不理。

  眼看着再过片刻对方就要冲出黑云的范围,符远急得大吼一声:“裂空!你难道就不想知道七绝之地的秘密吗?”

  这些蜈蚣虽然凶悍难对付,好在只能在黑云中活动,一旦出了黑云的范围行动就变得极为迟缓,几乎没有什么威胁性。

  李渔冲出了黑云的范围速度瞬间快了几倍不止,几条蜈蚣追了一阵,距离反而越拉越远,当即掉头飞进了黑云,加入了攻击符远的队伍。

  被围攻的符远气得暴跳如雷,几乎把裂空的祖辈都问候了一遍,却根本对现状于事无补,反倒因为分心差点被蜈蚣喷出的汁液沾上,当即收敛心神专心对付眼前的敌人。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