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武侠情缘 天珠尘缘录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章 焚日心经

天珠尘缘录 君何顾 3109 2018.10.09 01:28

  原来是早就醒过来的钟晗,见此情形他知道自己不能再装昏迷了,气沉丹田大吼道:“醒来!”

  唐子昔回过头看了他一眼,那表情似乎若有所思。就在钟晗以为她已经恢复神智的时候,对方忽地一掌拍在他的胸口,差点打得他再次闭过气去,接着甩开他的手又要往下跳。

  “该死!”

  钟晗气急败坏地骂了一句,强忍住胸口的烦闷之感,飞身而起将少女扑倒,双手迅速捂住对方的耳朵,凑到她耳边用尽力气大声吼道:“别听她的歌声,她不是无名前辈!”

  唐子昔恍若未闻,依旧拼命挣扎着,拳脚不时重重打在他的身上发出砰砰的闷响。

  钟晗不由叫苦不迭,唐子昔此时内力远比他要深厚许多,随随便便一拳就够他受的。眼下被对方犹如擂鼓一般死捶,便是钢筋铁骨也受不了。但是他却不敢放手,因为他知道自己只要稍有松懈,那道深不见底的裂缝就是他们的藏身之处。他可不认为对方在收拾完唐子昔之后会放他一马。他深知施展这种摄心之类的武功极其耗费心神,所以纯粹是在跟对方比谁抗得久。

  他在心中不停地自我安慰:与小命比起来,吐一点点血算得了什么。

  就在此时他的胸口被唐子昔的手肘撞了一下,里面的硬物磕得他奇痛无比。他不仅没有恼怒反而脸上喜色一闪,伸手入怀掏出了一个漆黑的哨子放进嘴里吹了起来。

  尖利刺耳的哨声与凄楚哀怨的歌声在空气中碰撞,震得通道内的真气翻涌不止,流窜的气流犹如利刃一般划破了他们的衣衫跟皮肤,他却浑然不觉反而越吹越起劲。

  他没注意到,本来已经一动不动的小金再次昂起了头,寒潭里也起了一道道波纹。原来两只灵兽只是受了伤并没有死,被他的哨声再次唤醒了。

  没多久歌声便率先败下阵来,很快女子的声音便再次响起:“我道是何方神圣,原来是百兽山的弟子。你不在山里训练你的毒虫猛兽,何以跑到我这里坏我好事?”

  没有了歌声的干扰,唐子昔的双眼也渐渐恢复了清明,只是神情略显萎靡。她显然知道这期间发生了什么事,感激地冲钟晗点了点头,低声道:“多谢!”

  钟晗抹了一把鼻端的血迹笑着摇了摇头,接着大声道:“不知阁下又是哪一路的好汉,不敢正大光明地对我打上一场,反而在此藏头露尾做缩头乌龟。”

  “好小子,有胆色。”女子不怒反笑,道:“好,看在钟老鬼的面子上我可以放你一马。赶紧滚!”

  “是吗?我还以为是你此时的功力不足,有自知之明的原因。”钟晗语含讥讽,看起来根本没把对方放在眼里,实则知道对方此举乃是试探。只要他敢真的按照对方说的做,他敢打包票,两个人都必死无疑。

  为了防止对方偷袭,此时二人非常默契地背对而立,唐子昔很清晰地感觉到他藏在身后的手一直在神经质地抽搐,所以只有她清楚钟晗这番作派其实是在虚张声势。

  “小王八蛋,不要以为老娘怕了你,惹怒了老娘谁的面子也不给。”女子似乎极为恼怒,声音也变得凄厉起来,“你算什么东西?也敢跟老娘叫嚣。”

  钟晗毫不示弱地道:“此话钟某原句奉还。区区一个鼠辈也配提我爷爷的名讳!今日就让你尝尝百兽山真正的手段。”说话间袖口微微一动,右手已经搭上了剑柄。

  女子怒极反笑,道:“好!好!好!很久没有听到这么嚣张的话了,老娘称霸江湖的时候,你爹都还在穿开裆裤。既然如此就别怪我不客气了。”突然厉声道,“烈风!”

  话音未落,一物旋风般从通道冲了出来,怒吼着直扑唐钟二人,赫然是之前一直探头探脑的犼。

  “动手!”

  说时迟那时快,唐子昔早已蓄势待发的双掌猛然推向迎面而来的犼,掌风卷起地上的碎石朝犼打去。

  钟晗的速度也不慢,脚下一错已然转到了石壁的另一边,长剑出鞘狠狠地扎进石壁某处,接着拔出长剑迅速后退。他早就发觉此处石壁与旁边不同,是以一动手就直接找到了这里。

  二人动作均快若闪电,只是眨眼的功夫已经完成了各自的攻击,再次恢复了背对背站立的状态。

  犼发出一声哀嚎,被浑厚的掌力震得倒飞了出去,重重地砸在地面上再也爬不起来。

  唐子昔吃惊地看着自己的手掌,对自己现在的功力总算有了更进一步的认识。她以为顶多是阻一阻犼,没想到居然直接把其震飞了,看它一动不动的样子显然再无任何攻击力,不由又惊又喜。同时也为自己之前中招感到惭愧不已,忍不住朝某处看了一眼,然而那位无名前辈再也没有任何声音传出,她心中不由一阵黯然,刚浮起的一丝欣喜也消失无踪。

  钟晗的成果也不小,他的判断很准确,那把长剑直接洞穿了看似坚固异常的白玉石壁。只听见‘啊’的一声惨呼,石壁中居然渗出了血迹,同时一股焦糊的味道从中飘了出来。令人闻之作呕。

  “敢毁我肉身,我要让你永不超生!”女子怨毒地叫着,一只生着长长指甲的手闪电般从头顶的石壁中伸了出来,只取钟晗的天灵盖。

  钟晗面色沉静,看准机会长剑一挥,那只干枯的爪子便脱离了手腕,掉在地上化成了一堆飞灰。

  “焚日心经!”女子再次哀嚎一声,闪电般缩回了胳膊,厉声道:“烈阳刀沈雁是你什么人?”

  钟晗不屑地哼了一声,道:“我不认识什么沈雁。”

  “放屁!天下间除了沈雁的焚日心经,根本没有武功能伤到我。”石壁开始不停地扭曲拉伸,不到片刻功夫,一个年轻女子的身影便出现在了二人的面前,只不过她的身体微微有些透明,五官也有些模糊。

  她方一出现就急不可耐地道:“快说,你的焚日心经到底从何处学得?”声音正是之前的那个,看来这个就是她的真身了。

  钟晗依旧平举长剑对着她,冷漠地道:“废话少说,要动手就快点。”

  女子闻言居然没有发怒,反而垂首默然不语。钟晗冲唐子昔使了个眼色,后者会意地开始慢慢移动脚步,藏在袖中的手掌开始蓄势待发。二人在这一瞬间达成了默契,准备同时出手将对方击杀。

  “你们走罢!”女子忽地抬起了头。

  这突兀的话惊得唐子昔差点一掌拍出,好在及时收住了。

  女子抬头看向钟晗道:“日后若是有机会见到你师父,替我转告一句,就说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让他不要迁怒我恩师,更不要迁怒正一门。”

  “正一门?”唐子昔心中一动,脑海中浮现出听到的关于正一门与烈阳刀沈雁的纠葛。

  传闻当年烈阳刀沈雁为了报仇,独子找上门挑战正一门掌门人秦武之以及数位长老,不仅将他们打得落花流水,而且在得胜之后还做了一些极尽羞辱之事,要不是德高望重的玄一大师及时赶到,恐怕现在江湖上就没有正一门了。也正是这次的挑战,直接导致正一门的一名弟子对自己修习的功法产生了怀疑,因而叛出师门创出了现在江湖上令人闻风丧胆的玄阴掌。

  她不由自主再次深深看了一眼那道身影,心中暗忖,不知道她当年与沈雁有什么深仇大恨,几乎连累师门被灭。转念又想到,听说沈雁的独门心法能克制玄阴掌的阴寒之气,那么……

  想到这里她忍不住扭头看了一眼钟晗:若是人人都会这套所谓的‘焚日心经’,那‘玄阴掌’岂不是就再无立足之地?接着她又打消了这个念头,且不说他愿不愿意将自己的修炼功法交出来,单是被玄阴掌的传人知道他会这门功法,恐怕会不计一切代价杀了他,到时候自己岂不是又做了帮凶?

  一时间唐子昔愁肠百结,不知道到底如何是好。

  钟晗却不知道她脑子里这些乱七八糟的念头,神色淡淡地道:“我再说一次,我不认识什么沈雁,更不知道何为‘焚日心经’,若是你自认不是我的对手就早早离开,不要在这里东拉西扯地浪费时间。”说完手腕一抖,长剑顿时嗡嗡地震动了起来。

  “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闯进来!”女子的身影忽地朝前一扑,在钟晗长剑递出的瞬间倏地后退,在笑声中再次隐进了石壁间。

  怪笑声再次响了起来,笑声越来越大,很快四面八方都响起了这令人毛骨悚然的笑声。

  这一次唐子昔有了准备,早早以内力护住了神识,所以只是有一点不适感,并没有再次被其控制。钟晗这次却没有那么好的运气了,虽然他不受这种功法的影响,但是到底受了严重的内伤,所以很快鼻子再度涌出了鲜血。这一次,他却无力再吹响那个哨子。

  唐子昔感受到背后的动静不由大急,她可不会吹哨子,更不会那些旁门左道摄人心魄之类的武功,想要用内力助其一臂之力却不知道如何施展。

  此时的她就像是一个饥饿的稚童抱着一块硕大的金子,明明肚子饿得要命却不知道用金子去换热腾腾的肉包子。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