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侠与义计与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七章赵依依现身聚仙楼

侠与义计与谋 高云腾 2385 2021.04.08 12:38

    正中他旁边那人手里,这人也看到王凯在说什么,露出抹鄙夷,“笑话,我徐文志七尺男儿启会要别人扔的不要的。这绣球,你们爱谁要谁要吧”。同样的大力向后抛去,上前桌拿起桌上拿杯茶的对王凯拱拱手。

  这像个连锁反应第三个拿到绣球的,“梦话,你们不要的我就要啊,送你们了,你们舔去吧,我腰不好,低不下头”。

  第四拿到绣球的很高兴一把搂在怀里生怕别人抢去,连连的,“我的我的”。

  旁边人没惯他要去抢被身边的同伴拉住了,“你拉我做什么”!

  “你是站着撒尿的吗?还是你要赌赌”,一挑头。

  他向上面看去,站在阳台顶的花仙正看热闹的往下瞧在低回头回来瞧见其他人也拉住自己同伴,“对,谁爱要谁要”!一扔的,“娘们而已自己都成狗了”!

  看着在他们脚底踢来踢去的绣球几花仙脸色明显不同刚才有些低沉。

  谁也不想摸谁也不想捡的绣球踢来踢去,最后滚到个乞丐那他笑呵呵高兴兴的一拿起,“料子不错。来,旺财,你戴上你戴上”。给身边那只小白狗系上时绣球两边的红缎有点短,几下拽拽绣球散了,掉出来锭五十两纹银。“哈哈”,乞丐更高兴了,“有银子了,能讨媳妇了,这帮傻子,哈哈哈……”

  乞丐高兴,是为白得五十两银子高兴,他们不高兴,五十两就给耍的团团转摊分摊分每个人分不到一文,这比打耳光可难受多了,最主要还无力反驳那就恶心了。

  “啊~,该死的聚仙楼,这帮臭娘们,原来这就是彩头,大爷不差你这俩臭钱,咳,呸”!

  “对,纷纷唾弃口水的,呸~,留给你自己吧”!

  越来越多的辱骂响起,幽怨不断,七名大花仙和众多小花魁莫不在乎对的朝王凯看去。故意高声的,说给他们听的,“姐妹们,我还头一次见过比我美的男子,还这样阳刚。他让咱受委屈了,要不让他上来坐坐……”

  “好啊,好啊。他这样在乎尊严,如果不来就和他说,连几个女人也怕,干嘛出来逞能羞辱我们”。

  “对,男人都这样。逼一逼,说两句软话,没有不听话整治不了的”。

  句句高声把众人对她们的幽怨转嫁给王凯,都心中盼这个俊俏小伙能拒绝他们王凯也果然没负重望,放下两枚铜钱毫不对身后理睬。他要走,她们哪会轻易同意。

  刺梅腔调的,“你真要走吗?我知道你不怕也知道激将法对你没用,如果你敢进来,明日聚仙楼就不抛花球了,你要不敢我当然没办法,闲也闲的无聊继续抛喽儿”。

  王凯转过身盯着楼顶阳台。

  那绝美的身影对他挥挥手露出抹得意。

  在进聚仙楼前王凯停住脚,立门口,双手抱拳,一鞠躬,然后跟女侍进去了。

  外面看,聚仙楼很大,里面看,更大。红绸簇锦装饰奢华女节偏爱,样样俱全并,香气缭绕水汽腾腾,珍鸟笼中献歌,奇兽怀中拥抱。

  一边走一边惹来议论,

  “哇~,这还是男人吗?长的比女人都俊高鼻梁大眼睛,由其是这股子英气挺得像棵树,越看越耐看,不腻”。

  “不行,快扶我快扶我,我已经醉了醉了”。

  感受了四面八方投来的炙热,女侍感觉自己抖高大了许多脸上也更有颜面,昂首的领在王凯身前,“少侠请,请上楼,能否问问少侠名号”。

  “王凯”。

  又走过几层女侍摆摆手的,“少侠,那几位便是我们的大花仙还请您自行过去,奴婢告退”。

  王凯对她欠身,径直朝那几位大花仙过去。

  王凯进楼时候刺梅就开始对他打量,手里捻支挂有白色毛球的圆扇轻动;“我当哪里来的王公贵胄,呵呵,原来是走江湖的侠客。公子,我们聚仙楼可曾得罪过你”。

  王凯到她们面前了,“没有”。

  有声比黄莺鸣叫还要滑腻娇柔女音背后绕过,故意在他耳边轻吹香风。

  “呵呵~没有,姐姐,依慕青说,是少侠多识广,自古英雄爱美人今天让咱出丑是也是想结交咱姐妹们呢”,说着故意袒露些软肩。

  “你许人家了吗”。

  “什么”?

  “你有夫君吗”?

  慕青不明白的向周围看去,“我当然没有,难道公子垂……”,她傻愣愣一动不敢动的看着王凯脱下外衫盖她身上。

  “姑娘,将死之人尚且求医问药,也视名节尊严为立身之本你即是女子,还未许人家何不善待自己注重自己”。

  “我,我,我……”,乐慕青连忙屈膝赔礼;“少侠恕罪,是慕青不知礼数轻浮了自己也辱没了颜面,还请少侠原谅”。

  “你是采花贼吗”?

  一回头王凯见张熟悉面孔是被关柴房里的那女子,见王凯表情微皱赵依依说,“你在想什么”?

  “不是”。

  “我认识你吗”?

  “不”。

  “那我为什么我总能梦见一张与你相同的脸。

  王凯说;“可能,姑娘所识之人与我较为相似”。

  “哎~,都两个月了,还没把你卖出去。算了,我有啥你也跟着吃啥。我不嫌弃你你也别嫌弃我你弟弟怎样了,吃完把碗筷刷洗干净”。

  王凯一手扶墙一手攥着胸口,双眉中间都皱成川字。强压几次才把上涌的血气顶回腹中还是没有挺住连吐好几大口才觉得好点。

  “你呀你呀,不中用,不中用,哈哈……,”。扶着墙,慢慢慢慢跪到地上,聚仙楼的动手让他已经摇摇欲坠的身体更的雪上加霜,歇会后继续头脑不清很浑噩的向前走,在个很特殊的摊位的不远停下。

  “嗯”,小女孩乖巧的把碗筷收拾好放到旁边的食盒,又跑到旁边摸摸那个同样干瘦的小男孩摸摸,“你还想打滚吗”?

  小男孩的眼睛同样透人,抿着黑黑的小嘴摇头。

  见摊位面前停住几人,女孩连忙挺直身子把散落的头发向两边分去,等待自己被卖掉。

  卖她的男子擦擦手对看客介绍赔笑的;“大爷,您看看,这孩子,刚长这么大点模样都这样俊,长大后还得了,您买回去保证不吃亏”。

  对小女还摸摸看看买主也很满意,“这丫头长的还行就是太瘦人也黑”。

  “穷苦人家孩子嘛,难免”。

  看客说,“买,到是可以,丫头我养两年还能当个丫鬟,这黑小子,我有啥用”。

  他忙说;“这是姐弟俩,分不开。别看这黑小子现在长的小人都是随风长,过两年比您都高一头”。

  看客指指旁边木牌说;“可你这价钱也太高了。一起买二十两,单个买三十两。三十两我都能买两匹块马买个成人了,不合算不合算”。

  见人要走男子忙拽住他几番论战后,买主最多出十二两还不要男孩。那没办法,只能撒手让他走了,“丫头,你知道三十两是什么概念吗,把咱仨买了,都富裕”。

  小女孩连说,“他说,治弟弟打滚要三十两”。

  “郎中啊。得嘞,我也甭跟您废话,接着来吧”。

  这一切都发声王凯眼中。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