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谍战特工 关东谍影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5章 苦逼的村上直野

关东谍影 商专老七.QD 2238 2019.02.12 09:00

  “一阳啊,那个付强传话来了,说要讨个说法。”郭家的宅院里,一家三口在吃饭。

  “是嘛?看来我郭一阳还真是软柿子啊,谁逮住都来咬一口啊,呵呵!”喝着小酒,郭一阳笑的很淡然。

  张燕秋似乎也感到,这阵子,对面喝酒的爷俩多了份隔阂,好在,张燕秋本身就不是爱说话的主。

  “一阳长大了啊。”老太监郭宾似乎多了份感慨。

  “老爷子,你也知道,我这边一共就那么两个半人,三憋子跟了我好几年了。既然付强要讨个说法,我郭一阳奉陪就是了。老爷子,有机会的话,您老转告那个付强,我郭一阳缺钱了。”郭一阳是好脾气,但是,这次真的生气了。

  好脾气的人一旦生气了,不是那么好了结的。

  “真的要这样?”老太监郭宾的眼睛开始眯缝起来。

  “那就试试呗,用您老的话说,我长大了,呵呵!”对老太监郭宾的所谓威胁,郭一阳报之一笑。兔子急了还咬人呢,你老那套还是收起来吧,真以为靠上个市长基兰,就还当我是条任意欺凌的狗?

  饭桌上,沉默了好几分钟,连张燕秋都感到瘆得慌,头一次,张燕秋感到自己丈夫的可怕。

  老太监郭宾的来路,张燕秋大致是清楚的,人脉很广,手段也很狠辣。自家这个整天笑眯眯的丈夫……

  “一阳,我三叔想孩子了。”张燕秋说话了。

  “那就带孩子去呗。”

  “哦!”张燕秋说完,放下碗筷消失了。城门失火,不要殃及池鱼啊。这郭家老宅怕是不消停了,还是到张坤那里躲躲吧。

  “一阳啊,冤家宜解不宜结。”沉默了好久,老太监郭宾语气低了不少。

  “老爷子,还是那句话,我就这么两个半人,人死不能复生,做的太绝是要付出代价的。”郭一阳丝毫没退让的意义,是你先要讨说法的不是?人也是你,鬼也是你,把老子当成什么了?

  “老爷子,你慢慢喝,我去送送孩子。”说完,郭一阳放下酒杯,跟着张燕秋出了郭家老宅。

  或许,这是最后一次来这老宅了吧。

  孩子咿呀咿呀的还不能说话,满可爱的。

  “你不进去吗?”张坤家离得也不远。

  “不了,我和你三叔也不大熟悉。”

  “不再回去了吗?”张燕秋问道。

  “等我消息吧。”郭一阳不觉得自己冲动,有时候啊,人就需要点冲动。

  看着张燕秋带着孩子进了张坤的家,郭一阳一使眼色,暗处的宋建军出现了。

  “这家里你有人嘛?”郭一阳问道。

  “帮里的霍山表妹在这夏家,科长放心,我会交代霍山的。”宋建军明白郭一阳的意思。

  “那最好了,还有,我不希望有人敢动我媳妇。”

  “我安排!”宋建军尽管在小刀会没太高的地位,好歹手下有十几号能用的人。

  “拿着,不能白让兄弟们忙活。”一袋子大洋扔给宋建军。

  宋建军退下去了,转眼,一男一女冒出来……

  “郭桑!”大街上,郭一阳碰到村上直野。

  “村上,你又干啥?”

  “郭桑,那个……这次不比刀了,直接喝酒!”

  “喝酒就喝呗,你这挤眉弄眼的干啥?”郭一阳和村上直野在一起,随便的很。

  “郭桑,那个……上次你拿来的那个‘状元红’,大大的好。”

  “哦,我还以为你们日本人就知道喝清酒呢,呵呵!”

  “嗯,清酒好,那个……‘状元红’也好,郭桑,还有?”

  ‘状元红’是传统意义上的花雕酒,和现代的白酒不是一个意义。

  郭一阳估计也是受了老太监郭宾的影响,对中国传统的茶馆、黄酒很感兴趣,当然花雕酒酒性柔和,酒色橙黄清亮,酒香馥郁芬芳,酒味甘香醇厚。郭一阳的确是喜好的很。

  每次和村上直野混在一起都是那狗屁的清酒,郭一阳都腻歪了,上次,带了一坛子‘状元红’,这不,村上直野还迷恋上了。

  ‘状元红’哪来的?从浙江绍兴一代走私来的呗,不管是小刀会黑豹还是青纹帮的罗三,知道郭一阳好这一口,想办法搜罗呗。当然,本身郭一阳也不是占便宜的主,你有花雕,我就有大洋。

  “郭桑,这次的花雕似乎更醇厚。”跟着郭一阳进了一处宅院,村上直野美美的来了一口。

  “不瞒你说,上次的是‘三年陈酿’,这次的是‘五年陈’,这花雕酒啊,当然是年头越多,越是醇厚。”郭一阳还没说,暗室地窖里还有几坛子十几年。甚至五十年的陈酿呢。

  那几坛子太珍贵,郭一阳自己都不舍得喝呢。

  “现在南边的陈酿花雕也不好找了,这需要些运气。”陈酿花雕,在南方,这东北想弄到,的确是麻烦一些。

  “郭桑,那这坛子……”村上直野眼巴巴的看着柜子里的另一坛子的花雕。

  “算你运气好,走的时候,带走就是了。”郭一阳也不是小气的人。

  “呦西!郭桑,来,再干一碗。”

  “村上,你好歹也是宪兵队的老大,至于这么抠嗖嗖的吗?”郭一阳撇撇嘴。

  “要不咋办?又没人孝敬我?我知道,你们警务处的油水大大的。”

  “也是,就你们宪兵队那鬼门关,一般人还真不敢孝敬你,呵呵!”郭一阳也知道,宪兵队很敏感,尤其是对中国人。再加上,眼前着村上直野明显不是个油滑的主。郭一阳能和这村上直野勾搭上,完全还是个意外。

  日本人崇尚砍刀啊,你砍的过他,貌似才有资格和他交往。

  当然,宪兵队的职责特殊,村上直野也不能随便抓人不是?否则,还要特高课干啥?东北不是内地,内地比较乱,职责上就稍微乱一些,内地的宪兵队自然少不了孝敬和油水。

  不管咋说,东北被日本人殖民多年,秩序还算是严谨的。再加上这个村上直野略微古板一些,哪里会拉下面子投机倒把之类的?

  “是不是老婆孩子来了,手头紧了?拿去!”郭一阳从柜子地下摸出一袋子大洋扔给村上直野,不管在哪,大洋都是硬通货。

  “郭桑,这……这怎么可以?”

  “行了,村上,在我这就别装了,又不求你办啥事的。”郭一阳还真是理直气壮的很。

  “这……倒也是。”村上直野想想,认识郭一阳也两三年了,郭一阳还真没找自己办啥出格的事儿,除了砍刀就是喝酒。

  这人啊,一旦伸手了第一次,终究会习惯的。拿了郭一阳第一笔大洋,估计下一次就不会这么墨迹了。潜移默化之间,连村上直野自己都不会觉得,自己在找机会要‘报答’郭一阳。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