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疯狂的作家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08章 团队

疯狂的作家 孤舟一蓑衣 2180 2020.08.09 14:55

  一座城市的大小,体现了这座城市的经济发展状况,而城市愈大,就令人愈感到孤独。

  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张野都觉得自己很孤独,极境的压迫感让他觉得窒息。

  每日浑浑噩噩地躺在床上,玩着手机里的荣耀,以此消磨着白天黑夜,借此逃离无边的孤独感。

  人活着,除了精神需要寄托,也离不开物质生活。

  眼看着银行卡里的数字越来越小,张野不得不思考生存的问题,可一个残废,他能做什么工作呢?

  在他迷茫之际,老天爷开了眼。

  他的兄弟哈儿邓小疯来看他,顺便带了两个朋友过来,男的叫陈正果,女的叫苗苗。

  张野觉得自己的形象很邋遢,有些丢人,直接把邓小疯推出了门外,吼道:“谁让你来的,来看猴子是不是?”

  邓小疯觉得自己很冤枉,张野应该了解他的为人,他是讲义气的,对朋友一向是两肋插刀,从不会看人笑话。

  陈正果却机灵了很多,直接看出问题所在,拉住邓小疯盯着张野道:“兄弟,韩信还受过胯下之辱,你又何必自暴自弃,小弟今天登门,就是要邀你一起做大事,日后一起发财。”

  张野自嘲道:“哈儿没有告诉你,我是一个残废吗?”

  陈正果道:“伤疤,那是荣耀的见证,是男人的身份,你要不是腿上有疾,我又何必找你?”

  张野扶着门框,仔细打量起眼前人,一身休闲运动服罩着清瘦的身材,白皙的脸庞,顶着一个寸头,目光中有一股天然的狠劲,不是善茬,拒绝道:“我现在什么都不想做,只想一个人呆着。”

  “你还真把自己当盘菜了,要不是邓小疯说一定要邀你一起,我们根本不会找你。”苗苗捂着鼻子,不屑地道。

  张野这才认真打量站在陈正果身后的小姑娘,身材瘦削,皮包骨头一般像一个衣服架子,脸上抹着厚厚的粉,白得如刚刷好仿瓷的墙,假睫毛有一厘米长,眼睛却似一道缝,整个人都极度不协调,像残次的工艺品。

  邓小疯担心张野的自尊心受到打击,解释道:“有好事情,当然要叫好兄弟一起。”

  陈正果恨了一眼苗苗,脸色一沉斥道:“你特么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

  张野认识邓小疯已有两年,树的影人的名,邓小疯就像他的绰号一样,有时候会犯傻劲,可待人真诚,因此两人关系不错。

  即然他说是好事,那出于朋友关系,张野觉得自己应该替他把把关。

  “什么好事,说来听听吧!”

  陈正果见他有了兴趣,努嘴道:“张哥,不应该请我们进去坐坐吗?”

  张野道:“屋里太乱,怕有些人不愿意。”

  陈正果回头对苗苗道:“你回去,我们谈点事。”

  苗苗煞白的脸上流露出不满之色,碍于陈正果的颜面,切了一声,转身头也不回地走了。

  邓小疯立刻进屋收拾,整理了两张塑料凳,请两人入座。

  陈正果开门见山,直入主题道:“有句话,我相信张哥也听过,世界上赚钱的生意都写在法律里面,可是有的人犯了法,赚了大钱,却活得逍遥快活,这是因为什么?”

  因为有靠山,因为有钱,因为……

  张野心中有无数个答案,可他一个没说,淡然地看着陈正果,谁提出的问题就应该由谁来解答。

  邓小疯忍不住道:“因为还没被抓。”

  陈正果失笑着摇了摇头道:“因为没有原告。”

  邓小疯深以为然道:“有道理。”

  一如他读书时把其他同学打了,只要没有告诉老师,他就不会受到惩罚。

  陈正果继续道:“所以只要我们做的事,没有原告,我们就永远不会被抓,也可以源源不断的赚钱。”

  听到这里,张野知道他要做违法乱纪的事,淡然问道:“那我们要做的事到底是什么呢?”

  “仙人跳。”陈正果没有废话,直接给出答案道:“张哥应该听过吧。”

  “听过,新闻上经常有报道,说某某市警方破获仙人跳诈骗团伙。”张野直接拆台。

  邓小疯惊讶道:“不会吧,这么容易被抓?”

  陈正果道:“那些都是草台班子,我分析过原因,只要我们避开雷区,每一次行动都设计好预案,就不会被抓。”

  张野觉得他还是太过于年轻,把事情想得太简单,漠然道:“打个比方,警方故意设计,你怎么避开?”

  陈正果不以为然地笑了,傲然道:“这是商业机密,你先给我一个承诺,如果你同意加入,我就告诉你。”

  张野道:“我提三个问题,如果你都能解决,我就加入。”

  陈正果道:“这是第一个?”

  “是的。”

  “好,君子一言,驷马难追。”陈正果道:“过往被的仙人跳团伙之所以会落入警方的陷阱,首先是因为他们没有防范意识,其次在选择客户的阶段,太过于粗糙,如果是我,不会当天约人当天见面,至少要给予一定的时间了解对方,是做什么工作的,有没有经济实力,从多方面进行精准分析,如此才能对症下药。”

  邓小疯听得头大,不解地道:“这也太麻烦了吧。”

  陈正果自豪地道:“多少付出多少回报,做仔细一点,就会少很多风险,我从来不认同什么高风险高回报之类的心灵鸡汤,真正做大事的人,是把所有的风险都掌握在可控的范围内。”

  张野继续问道:“走十回的夜路,难免会闯回鬼,你就这么有把握永不犯错?”

  陈正果没有继续自己的自信,冷厉道:“所以我要组建一个可靠的团队,这个团队里的人必须忠于彼此,无论什么大风大浪,都有杠得下的肩膀,每一次行动,我们都要预计失败后的应急方案,如果被警方抓了,口供怎么说,都要做好预案,一定不能把其他团员牵连进去。”

  张野斜视着自己的残腿,并不满意这个答案,他不想因为违法乱纪而进入监狱,但这个答案却很真实,至少陈正果没有敷衍自己,不由对他有了几分好感。

  邓小疯狠声道:“老子最讨厌那些出卖兄弟的,野哥这条腿就是被那个杂种出卖了,才着人打断的。”

  陈正果知道这是另一个故事,有机会可以再了解,当下最重要的事情是邀请张野入伙,阴狠地道:“我也很讨厌这种人,胆敢背叛我,一定要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那么野哥的第三个问题又是什么呢?”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