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侠踪剑影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五章 重回御风城

侠踪剑影 醋不酸盐不咸 4316 2018.06.14 00:05

  四周一片荒凉,草尖上凝结的露水晶莹剔透在阳光下发出耀眼光芒。

  一滴露水打在林天青苍白的脸上,林天青的小拇指微微动了动。

  林天青缓缓睁开眼睛他醒了,有些茫然的看了一下四周,半人高的茅草遮挡住了视线。

  天空一片蔚蓝万里无云,林天青记起了自己与冯友涛等人的生死搏斗。自己凭借着师父送给自己的剑气,一击强行杀了那个一直护卫在冯友涛左右的大刀男子。

  冯友涛也凭借着护身的剑气重创了自己,自己在昏死之前好像给了他一剑,不知道他死了没有...

  林天青运转了一下内力,发现自己几乎断裂的经脉,渐渐的有些恢复了,恢复的虽然缓慢,但是伤势却不在恶化。看来自己的白玉佩和天香果帮助自己疗伤,这白玉佩真不知还有何作用?

  林天青挣扎着站了起来,胸襟上的血迹已经变得有些乌黑。林天青缓缓站定,看着周围这的一片荒原。林天青暗道自己得要找一个安全的地方疗伤,只有自己的伤势恢复,自己才能闯出这莽莽的万剑林。自己的配剑也不知道掉落在何处?林天青有些无可奈何,静静看着这一片荒凉的草滩。

  林天青慢慢的走到河边,取了一些水,幸好河边并未一些大型猛兽,倒也对他无甚威胁。河边的草滩上有物体坠落痕迹,一柄古朴的长剑静静的躺在河边。

  林天青拾起长剑,寻到一棵大树上,缓缓盘坐在树干之上,打坐运功,林天青正在运功疗伤。

  林天青饿了就采些野果,猎些野味裹腹。一待就是三天,林天青的伤势略有恢复,他便选择寻路回到桃花坞。

  林天青得了天香果之时,慌不择路一心的想要躲避追杀,深入到万剑林之中。现在已经分不出方向,想要回到门内如走陆路,定会遭遇一直追击他的铁背狼群,还有那林中的暴猿。自己现在已经没有了,竹木剑来护身,肯定无法逃过他们的追杀,陆路肯定是走不通了...

  只有顺着这条河流才能走出,这郁郁葱葱的林里。

  林天青四处寻了一些藤蔓,用长剑削了一些毛竹,做成了一个简易的筏子,顺着河流而下。河中时不时的有凶兽功力飘飞的竹筏,林天青不得不在河中进行搏斗。

  突然跃出水面,张开一口细密而又锋利牙齿的怪鱼,迅捷无比的朝着林天青咬来。手中的长剑,挽了一个剑花。舞动手中的长剑,形成了一道道光幕,怪鱼跃进来,一头撞在剑光编织的网里,怪鱼被绞杀的粉碎。

  林天青一边与河中的凶兽搏斗,一边操控着竹筏,顺着河流漂到了平坦开阔的下游区域。在这里走了更多人留下的痕迹,林天青弃了竹筏,飘飞到岸上。顺着人们留下的痕迹,找到了一处小村庄。

  经过了几天的漂流,林天青早已经出了万剑林的区域,来到了御风城所管辖的一出海边小村。

  林天青在小山村修整了一晚,把自己收拾了一番,林天青在万剑林中待了三个多月。已经不是那个初出茅庐的少年,现在一身凌厉的杀机内敛,双目炯炯有神,一身青衣,一柄长剑,一股出尘之气尽显。

  林天青打听了一下御风城的方向,运转内力一路健步如飞的赶往御风城中的桃花坞分舵。

  自从入了桃花坞,就没有出来过,也不曾见识过武国四大城之一御风城的繁华热闹。林天青欲在御风城的分舵中待上一晚,也好舒缓一下连日以来的疲惫。

  御风城的桃花坞分舵,难得有真传弟子来此停留,见林天青愿意停留,热情非凡,听闻林天青要前去城中见识一下,连忙招呼两个执事弟子带领随行。

  华灯初上,御风城中早已是灯火通明,林天青出了大门,街上行人穿行如梭,叫卖声此起彼伏。挑担卖糖人的,肩抗一束草靶卖糖葫芦的,怀抱一束鲜花卖花的,推车卖梨的,赶车前行的,声声嚷嚷,好不热闹。

  街道两旁的酒肆、茶铺、钱庄、典当、成衣、粮号更是不胜枚举。林天青穿行其中,感受到与门内的孑然不同,市井之间滚滚红尘之气。穿梭的行人脸上洋溢着勃勃生机,他们会因为一件琐碎之事争论不休,也会因为某事而开怀大笑。这就是他们的生活,他们在意的是自己家人是否能够吃饱穿暖。

  林天青跟随着两人的指引,一路慢慢悠悠的看着,来往的行人,体味着他们生活的酸甜苦辣。

  林天青走着走着,肩膀被人拍了一下,回过身去尽然没有注意到拍他的人,正要转过身继续前行。杜胖子那健硕的身影出现再了林天青眼中,林天青眼中闪出一丝笑意,嘴角微微上扬。

  杜胖子拍了拍林天青的肩膀说道“兄弟,你都消失好几月了?干嘛去了?我还想找你出去游历,却找不到人…”

  林天青笑着说道“我被师父派去历练了,刚才回转...你怎么在这里?”

  “你不知道御风城是我家么?我可是杜半城的儿子,在这里的绝大多数买卖都是我杜家的...”杜胖子一脸的神气说道。

  “参见杜师兄”两位分舵的执事弟子,早就听说过杜胖子的名字。更何况杜半城的富有之名,更是远近闻名。

  “你们俩走吧,有我陪我兄弟就行了...”杜小虎随手扔出一锭银子,两人欢喜而走。

  “不亏是财大气粗的杜大公子,随手就是十量银子...”林天青打趣道。

  “走走走,天青我带你去城中最为好玩的地方...”两人直奔一座典雅的阁楼而去。

  杜小虎在前带路,两人一前一后的奔向河边的一座高楼。杜小虎走在前面,迎面来了一位四十余岁妇人。对着杜小虎说道“杜公子来了啊,楼上的雅阁一直给你留着呢...”

  杜小虎一脸的神气,对着林天青说道“走,兄弟我今天带你见见世面...”。

  杜小虎转身对那那位妇人说道“我要天雪山的雪芝鸡,东龙海里的紫银龙...你都给我弄来,什么好的什么贵的,你就给我上什么...再有你叫妙音姑娘给我演奏一曲天涯逢知音...”

  林天青听着杜小虎这财大气粗口气,不有些无语。不过天雪山的雪芝鸡,东龙海里的紫银龙林天青也是有些好奇。

  万卷楼里记载着天雪山,在越国之西连接着莽莽大荒,山高千丈终年大雪。雪山之上,生有一种雪鸡,食雪莲为生。数量极为稀少,想要捕获更是难上加难,所以一只雪芝鸡,千金难求。

  而那紫银龙更是如此,生于东海之畔只食东海内的一种紫色浮游之物。生长极为缓慢,每三年长一寸,长不过半尺,离水而死。正因为难得,所以有人趋之如骛。

  林天青不得不感叹有钱人的生活果然是奢华无比,杜小虎则是一副自豪样子。

  两人在雅阁中喝茶,一会儿头戴白色纱巾怀抱古琴的年轻女子缓缓走了进来。对着两人行了一礼,唇齿轻启说道“承蒙两位公子抬爱,小女子愿演奏一曲,以谢公子之恩...”。

  杜小虎两眼只勾勾的盯着妙女女子,周围事物置若罔闻。林天青有些尴尬,轻咳了几声,才将杜小虎惊醒。杜小虎面色讪讪,微微拱手行了一礼。

  年龄女子轻轻走道屏风后面,放下古琴,纤纤玉指轻轻一抚,琴声袅袅。林天青与杜小虎两人,听到如痴如醉,犹如身临仙境。

  一曲毕,两人仿若未闻,直到那位妙龄少女离开,两人才回过神来。林天青叹道“此曲只应天上有,人间能得几回闻。”杜胖子也是一脸的陶醉,连连附和。

  旋即,几个白衣少女上的楼来,手中端有金樽玉盏,象牙玉筷,琼浆玉露,奢华无比。几人放下山珍海味,悄悄退出雅阁,只留下两人。

  两人觥筹交错,交杯换盏,兴致极好。杜小虎微微有些醉意,对着林天青说道“我杜小虎长这么大,真的还没有几个朋友,以前别人与我交好,是为了我爹...只有你天青不一样,对我不假颜色...你就是我的兄弟...以后有事我们福祸共勉。”

  林天青也有些动容,自己身负血仇,处处小心谨慎不敢与人深交。而这杜小虎虽然看着没心没肺,但是内心却是心如明镜。

  两人难得这么畅快,有些放纵不羁,两人有些醉意,却不停饮酒。杜小虎开始吐露心扉,说道自己小时候没了母亲,只有父亲一人照顾自己,旁的人欲要对他杜家不测而用自己来威胁杜半城,杜小虎宁死不屈。

  还有什么自己小时候订下了一门亲事,订下的那门亲事的女子乃是他父亲的对手,也就是御风城的另外一个大家族。那个女子从小习武弄棍子,练得一声好武艺。每次见他都把他的鼻青脸肿,杜小胖子总是借机逃走云云...

  两人互吐苦水,视对方为苦难兄弟,两人兴致极高。杜小虎非要拉着林天青去逛御风城的春风楼,

  春风楼乃是御风城里最大的风月场所,来这里的人非富即贵等闲的人不敢进来。林天青被小虎强拉着,两人刚到楼前,就有两个伙计前来招呼着。

  两人进入楼里,被人引着上了雅楼里,伙计招呼着上了些酒菜,问道“两位客官,是否需要人来作陪啊...我们这里的春花、秋月、夏荷、冬梅,琴艺高超,善解人意...”

  杜小虎熊着胆子,道“都给我叫来,大爷不差钱...”伙计连忙应道“杜少侠岂是无信之人...”

  伙计连忙转身前去招呼,林天青略有些尴尬,欲要借机离开。可是杜小虎一脸的豪气道“人总有第一次嘛...放心放心...”

  林天青一脸笑意盈盈的望着杜小虎,杜小虎脸色有些心虚。林天青也看出了,杜小虎是故作镇定。

  盏茶时间,伙计招呼着几个打扮的清新脱俗的少女缓缓进了房间。少女们依依行了一礼,落座在两人身侧,浅笑嫣然。

  杜小虎身子有些僵硬,脸色不敢直视对方,而林天青则也是神色不自然。林天青看了一眼杜小虎,杜小虎强作姿态。

  几位少女巧笑倩兮,吐气若兰对着林天青杜小虎说道“两位公子是第一次来这春风楼吧?不用紧张,就当是陪我们说说话,听我们弹弹琴...”

  杜小虎脸色微红,说道“你们且去弹琴弄舞,我兄弟二人一睹风采...”几位少女点头称是。雅楼之中响起铮铮琴音,虽及不上妙音所奏却别有一番滋味。琴音漫舞,白纱薄裙,柳腰玉臂,好不惹人怜爱。

  林天青神色略有一丝变化,杜小虎眼中有些迷离。

  就在两人观赏这充满魅力的舞蹈之时,一个身穿黄绿相间的颜色衣服的少女,手拿一柄三尺长剑,匆匆的向着林天青杜小虎的雅楼而来。

  蹬蹬蹬的脚步声,传入雅楼里,打扰了正在欣赏长歌漫舞的两人。一男一女两人直接闯进他们所在的雅楼里,杜小虎一脸的不悦,正欲呵斥。看清了来人的相貌,若如老鼠见了猫一样。蹭的一声,杜小虎脚下运力如飞,想要夺窗而逃。怎奈雅楼窗下是一条河流,杜小虎神色萎靡垂头丧气的走道林天青的身后。

  “你的胆子可不小啊??敢跑到春风楼的雅楼里来了...”身穿黄绿色衣群的少女说道。

  “你们还不走,是想我拆了你们这春风楼...”一声娇喝,几位白衣少女缓缓退下。

  林天青想到能让杜小虎畏如猛虎的少女,除了他那未过门的妻子,不会有别人了...林天青随即淡然的看着他们。

  少女双手叉腰,对着林天青身后的杜小虎喝道“你自己过来,还是我过来...”

  杜小虎神色有些挣扎,看了看林天青一脸淡然的神色,默默叹了一口气,一步一挪的想少女走去。

  少女一手叉腰,一手拧这杜小虎的耳朵,娇声喝到“你长本事了啊...敢来这种地方...”

  杜小虎脸色涨红,小声解释道“我是陪我的兄弟,来这里见见世面的...我什么都没有干...我只是陪着天青来的...”

  少女看了一眼端坐在椅子上的林天青,见林天青神色淡然。便问了杜小虎一句“这就是你的兄弟?那个一剑凡尘林天青?”杜小虎连连点头。既然是你兄弟在,那我暂且饶你一次...若有下次小心你的命...

  少女神色一变,混身气质一变,变得温婉贤淑,气质高雅。对着林天青说道“我就是杜小虎的未婚妻,我叫李雨薇,林大哥叫我雨薇就好...”

  林天青看着这一幕有些愕然,不由无奈苦笑。

  四人出了春风楼,寻到一处茶铺,喝茶听书直至夜深。

  四人分别之际,杜小虎邀请林天青明日到他家做客,林天青欣然应允。

  夜色已深,林天青打坐运功,一夜过去...

  

作者感言

醋不酸盐不咸

醋不酸盐不咸

ps:写春风楼那一段,心惊胆战,不知道会不会被关小黑屋~.~求支持求推荐……

2018-06-14 00:05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