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花落袖染香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还是在意

花落袖染香 西瓜薄荷水 3168 2019.12.21 20:55

  其实私底下我也是略知一二,有的府里头呐,只有主母才能有资格一桌用膳,说来能一桌用膳倒是我的荣幸了。

  由一开始的浑身不自在,也渐渐适应了。

  让我没有想到的是,今日用了早膳,老夫人倒是没有让我们散了,而是留我们坐了下来,我心有疑惑,但是面上却不动声色。

  惜春麻利的奉上清茶漱口。我心中明白老夫人怕是有什么话要对我们说,要不然不会特意支开了卉馨。我与安馨儿的目光不小心碰到了一起,又赶紧分开。

  默不作声,静候着老夫人说出她的想法,上座的老夫人不紧不慢的漱口。

  终于在一声清脆的声音之后,老夫人放下了茶碗,我也微微挪动了下身子,坐直了腰身。

  在一声轻咳之后,老夫人终于开了口“灵溪,不知入了府里这些日子过的可还好?有没有哪里不适应?”

  我一紧站起了回答道“谢老夫人关心,府里头上上下下对灵溪很是照顾,并无不适。”

  老夫人和蔼一笑,摆摆手“不必如此客气今日也是有了空闲,想着不如一同闲聊片刻,不必如此拘谨,坐吧。”

  我点点头,在老夫人的目光之下坐了回去。不过好在老夫人又转向了安馨儿开口问道“馨儿来府里多久了啊。”

  安馨儿在我身边巧言嬉笑“回老夫人的话,馨儿来府里已经三年有余了呢。”

  老夫人听了有些感慨道“是啊,时间过得真快呢,转眼间又是三年,老身又还有几个三年呢?”

  说着叹一口气,老夫人身边的知夏笑闹道“老夫人说什么呢,您还年轻着呢,瞧您的身子,走在路上从后瞧起来还像个二八少女呢~”

  “你个小丫头,居然还敢打趣起了我?”老夫人不怒反笑道。

  一时间厅内众人打开了话夹子似的,熙熙攘攘都跟着说了两句,气氛热络了起来,也不那么拘谨了。

  老夫人再次轻靠在椅背上说道“唉,咱们这将军府里头,与旁人不同,总觉得少了些人,太过清净了些。”

  我听了默默垂下了头,不知该如何回答,还是不要插嘴了。安馨儿倒是在一边接下了话茬,“老夫人若是觉得寂寞了些,若是老夫人不嫌弃,以后馨儿多来陪陪老夫人,让馨儿多尽尽孝心吧。”

  老夫人不知怎么了,嘴角的笑容淡了些,说道“这尽不尽孝的,你们这些年轻人,与我们老婆子也说不到一起去。就是觉得府里头少了些孩子的笑语声。”

  这下子安馨儿也闭上了嘴巴,我心知肚明老夫人说出了她心里的话,这府里头太过清冷了些。

  见我与安馨儿默不作声,老夫人也没有在意又倚靠着说道“说来哲儿也快到而立之年,说来老将军冠弱就有了哲儿,如今说来老身不急是不可能的。”

  老夫人端起来手边的热茶喝了一口,又说道“日后你们二人要好好相处,早日为将军府开枝散叶,知道么?”

  “是”

  “是”

  老夫人瞧着我们二人,很满意我们的识时务,点点头说道“老身这身子骨越发的乏力了,做些没做什么事情便会力不从心,如今哲儿已经老大不小了,将军府里头也该多个主事的人了,你们说是不是。”

  我心中说不上来,低垂着眼眸里总觉得好像有些东西,在翻滚,涌动。但是我压住了,咽了一口口水,润润干涩的喉咙,

  “是,”

  “是,”

  身边的安馨儿听了眼睛一转,立马笑着答应道。

  我努力勾起了微笑,在这么多的人面前,不可以将心思表露出来,将所有的心思都压了下去。

  脚步沉沉走回了梅林阁,但是今日却没有急着回屋,而是来到了院子的南角的凉亭之下,在几棵梅树之中漫步,其实也不过是方寸之地,绕来绕去也就是脚下的那块地。

  身后的碧环让小月去将院门关上了,碧环将院子里的小丫头们好好敲打了一番,让我静静的在院子里待会。

  虽然一直知道,将军府必须要有一个女主子,那带来的不仅仅是多了一个人那么简单,离开菊园的时候,安馨儿也不知是心神慌乱还是怎么了,连招呼都没同我说,就带着丫鬟匆匆的走了。

  我不知自己现在在做什么?只是说不出来的闷。碧瑶跟在我的身后,看着我凝望着枝头的红梅。

  碧瑶在我身后也跟着望了半响,碧瑶最终还是没忍住开口问道“灵溪夫人是在看什么?”

  碧瑶的声音将我拉回了现实,“没什么……”

  我也不知该怎么说,忍不住叹了一口气……

  碧瑶许是明白了些什么,倒是在后面乖巧的没有在说什么。

  忽然我开了口问道“碧瑶,你说我为何开心不起来了呢?”

  碧瑶想了想,说道“回夫人的话,奴婢也不知道,只是瞧着夫人闷闷不乐,奴婢也很是心疼。”

  我摇摇头,我也不知道我为何开心不起来,明明说好跟我没关系的不是吗?我骗不了自己,在听到了老夫人的暗暗敲打,不久之后将军府可能要迎来一位女主子之时,我控制不了心低慢慢爬上来的酸涩。

  像一个藤蔓一样,将我捆住,密密麻麻透不过气来。

  肩上一沉,回头看过去原来是碧环回屋为我取来了披风。

  “夫人外面凉,莫要着了凉。”碧瑶一边为我披上披风,一边说。

  我点点头,转过身拍了拍碧环的手“谢谢。”

  碧环听了笑了出来,说道“夫人又何必这么客气?这是奴婢应该做的。”

  “碧环,你说为何我有些开心不起来?”我转身望着枝头的红梅,悄然绽放,给着雪白的天地之间染上了一抹鲜艳。

  碧环有些踌躇,最后还是开口说道“夫人请恕奴婢多嘴,奴婢觉得应当是因为在乎吧?”

  我突然沉默了下来,我努力的想欺骗别人,却骗不了自己。说好的我不建议的……可是……我真的不建议么?

  若是真的不建议,为何听了宋哲修从未去过安馨儿那,心里在暗暗窃喜?

  若是真的不在意,那为何听老夫人说宋哲修要迎娶主母后,心里这么不舒服?

  是的我不舒服了,我没办法想像宋哲修也会去教别的女子骑马,我没办法想象,若是宋哲修带着别的女子出府游玩,那我在府里在做什么?

  这,是我想要的吗?

  我说不上心里的苦涩,达官贵人,人人都是三妻四妾,我在难受些什么,快将那些不切实际的想法丢掉吧!

  “回屋吧。”带着碧环回了屋子,我改变不了什么,又何必在这里庸人自扰呢?

  拿着本书在书榻上又是一下午,也没翻看几页。

  一回神已经到了晚膳,看着可口的晚膳,我却毫无胃口。

  摆摆手,让碧环将晚膳撤下去,小月端着银耳莲子走到我的面前,将我手中的书放在一旁的小书架上。

  “夫人,”小月有些忧心的看着我,“夫人不管怎么样,吃一点吧……”

  我摆摆手,勉强勾起一丝微笑说道“无事的小月,我只是不饿。”

  “夫人,”小月说道“这是奴婢特意在小厨房熬了一个时辰的银耳莲子羹,你尝尝清甜可口。”

  我正想摇头拒绝,察觉到了碧环碧瑶对我投来的目光。

  这些小丫头的关心,让我僵硬的身子回了些暖意。

  拒绝的话不好在说出口,接过了小月递过来的瓷碗。一阵香气扑鼻而来,女子吃着滋阴润喉,在干燥的冬天吃着是最好的,也看出了小丫头们的用心。

  可是心中盛满着事,吃下了一半,本就只有巴掌大的小碗一半又能有多少呢?

  碧环伸手制止了小月将要说出口的话,小月咽下口中的话。没办法只能垂头丧气的端着东西下去了。

  实在不知该做些什么了,想着早些休息吧,当我在床上翻来覆去的时候却又发现自己这个决定是错的,在床上更是睡不着了。

  唉!若是没睡,还可以起来练练字啊。

  正在这胡思乱想,想早些睡的时候,听见碧瑶的声音透过了帘子,传到了我的耳朵里。

  只听碧瑶请安的声音传来???

  宋哲修?这么晚了他来做什么?

  顿时身子紧张了起来,仔细听着他们的交谈。

  “灵溪睡了么?”

  “回将军的话,夫人已经歇下了。”

  “嗯。”哼,这男人不看我也知道定然冷着脸点点头。

  我心想着,这下子我都歇了,该走了吧?

  随着内门一声吱呀声,心里嘀咕着,碧瑶推门进来做什么?奇奇怪怪。

  可是接下来,听着外面窸窸窣窣的声音传来,正打算起身瞧瞧这小丫头做什么呢。

  就听见碧瑶说道“将军,奴婢去将夫人唤起吧。”

  宋哲修在外出声道“不必,去打些热水过来,不用惊动他们了。”

  “是。”碧瑶的脚步声越走越远,哼,这丫头怎么将军说什么就做什么?这么听话?

  不过我赶紧翻过身子,装作一副睡着的样子,我才不想起身,在做什么做什么。

  一看到宋哲修,就不由的想到了日后府里来了女主子,这男人左拥右抱真是好滋味呀。

  虽然我在床上躺着不动,但是耳朵竖的高高的听着。外面一阵哗啦哗啦的水声,应该是在洗脸吧?

  “碧瑶……”???

  怎么的说话还背着我?小的我都要听不见了!正在心里暗暗想着,要不要起身爬在墙上听听,又赶紧甩走了这个想法,万一被宋哲修推门抓包了怎么?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