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生活随笔 荷花的爱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荷花129

荷花的爱 付达强 3227 2020.06.30 09:39

  车队在山区曲折的小路上蜿蜒行驶,最终在一座水库边停下。龙门水库处在深山之中,虽然地理偏僻、人迹罕至,但大自然仍就毫不吝啬地赋予它一种恬静、秀丽的美。

  蔚蓝色的天空中,挂着朵朵白云,如棉花般软厚。宽阔的湖面,轻盈地飘缈着些许水汽,湖边泊着一艘小小的木船,随着水波轻轻浮动。薄雾笼罩着格外柔和,格外温暖。拳头大小的扬桃,沉甸甸地挂满了枝头,散发着诱人的青香。一道清澈的溪流,像一条蜿蜒的锦带,从群山中叮咚而下,飞落湖中,溅起万千翠玉。山腰处,红墙碧瓦,传出醍醐钟声,梵音缠绕,透着一股平和,一股温馨,还有心灵的静谧。

  大家下了车后,全都深深地吸口长气,仿佛这空气中都带有一丝香甜。林海到这地方已经来过几次,他轻车熟路地给大家介绍道:

  “山上的桃园是尼姑庵的产业,”他指着山腰的红墙壁瓦说:

  “现在正是杨桃上市的季节,大家可以尽情采摘,上次我来时是三毛钱一斤,现在不知道涨没涨价。桃园中间有座小屋,有位老师傅长年住在那,哪些地方能摘,哪些地方不能摘,你们可以问她。东边是原始森林,里面有中草药材,蘑茹,野菜之类的。要是去的话一定要做好标记,也不要进入的太深,摘回来的东西给我看看,别把有毒的也吞进肚,那可是要人命的。”

  众人低笑几声,林海又笑道:

  “水库里的鱼虽是人工放的鱼苗,但都是野生长大的,现在正是长膘的时候,估计都有十来斤重,注意你们的鱼线,千万别让鱼拖进水里去。每个人钓上来的第一条鱼拿出来野炊用,其它的全归你们自己。”

  李峻熙笑道:

  “小伙子,承包水库的人会不会说话啊?”

  林海嘿嘿笑道:

  “叔你尽管放心钓,水库方园有十多公里,每年流入的野生鱼都不知道有多少,而且这是由我们公司承包经营的。”

  邵国华打开车子的后备箱,将里面的东西一件一件拿了出来。荷花是居家过日子的小女人,听说这鱼不要钱,心思就活动开啦,看看左右没人,对国华打气道:

  “你多钓几条大鱼,一条青鲲在菜市场要买三块多钱一斤。”

  邵国华呵呵笑道:

  “放心吧,准钓的以后你看见鱼就吐。”接着对三帅喊叫:

  “郝三帅,我们还赌不赌?”

  “赌,”三帅隔空回应:

  “输了可不准赖账。”

  男人们拿着鱼具,三三两两地去寻位置,抛香料,搬着小凳儿坐在那守着。女人们则拿着袋子、篮子朝桃园走去,但董雨歆没跟着她们一起去,胆小的她,撑着小洋伞,挨在三帅身边坐着。

  邵国华对钓鱼做过一番细致、认真的研究,在农村摸爬滚打过的他,在观察鱼情上是颇有心得。他没有急于下杆,而是沿着湖边来回走上一段,天热鱼会往水凉的地方去,天冷,鱼儿又会朝水暖的地方集中。他根据从实践中得来的经验,寻了一处好地方,抛下香料,放下两根海杆,嘴里嚼着青草根,坐在凳上静静等待。

  不大一会儿,一根海杆上的鱼膘上下浮动,一沉一升。他轻轻地握住杆端,就着鱼膘下沉的一瞬间,猛地一提竿。乖乖,凭感觉这鱼恐怕就有十来斤重。

  他慢慢地跟鱼僵持,把夹在荷花和凤儿之间的周旋法则,充分运用到钓鱼身上。你拖我放,你歇我收,一点一点把鱼儿拖向岸边,最后用网捞捞了上来。

  邵国华提着鱼笑道:

  “野炊任务我完成了,这条鱼给谁?”

  林海笑道:

  “放我这儿吧,等她们回来再处理。”

  雨歆有些着急,小声跟三帅说:

  “三姐夫已经钓了一条,你跟他赌什么?”

  “赌晚上的一餐饭,没事,输不了。我在网上搜了很多钓鱼的资料,从地形到水温,从鱼线到钓饵,包括香料的制作,都是名家高手的经验,他不可能赢得了我。”

  话还没落音,董雨歆惊叫道:

  “快,快,鱼杆……鱼杆……”三帅一回头,光顾着说话,钓鱼杆都快被鱼拖进水里。三帅反应还是挺灵敏的,手脚也是很利索,躬身往前一扑,一把抓住钓鱼竿。可这个城市娃太急功近利了,为了一条鱼连命都不要,“扑通”一声一头栽入水中。雨歆这时候顾不得怕人了,大声尖叫:

  “快来人呐,三帅哥掉水里去了……救……呃!”

  她后面一个字还没来得及喊出来,三帅已经从水里站了起来,迫得她硬生生地打了个嗝。

  郝三帅手里紧紧抓着鱼杆,潇洒的一甩头发。水珠如飞花溅玉般从帅气的脑袋上四散而开,把董雨歆看的目瞪口呆,跟丢了魂似的傻站在那。可那帅气的脑袋却蹦出一句不帅气的话:

  “你个小星星,臭丫头,鬼叫什么,嫌我丢人还丢的不够是不是,快把鱼捞拿过来。”

  雨歆这才从花痴中醒了过来,丢了小洋伞,拿着鱼捞在岸边随着三帅移动而移动,小嘴里叫道:

  “你不把鱼拖过来,叫我捞什么呢?捞你呀!”

  鱼在水中的力量非常大,而三帅早已忘记了从网上学来的钓鱼经验,鼓着腮帮子,瞪圆了眼,卯足了劲与大鱼拼死相抗,连与歆歆逗嘴的功夫都没有。好在他买的钓鱼杆和鱼线鱼钩是大价钱的上等货,几近九十度都不弯折。

  大伙早就被他们惊动,独狼是第一个冲过来,见三帅站在水里没事,他嘿嘿笑了两声,坐在岸边看西洋景。黑山离三帅较近,瞄了他一眼后,哼着歌继续钓自己的鱼。林海过来后接了雨歆手上的鱼捞,嬉笑道:

  “你倒是把鱼往岸上拖啊。”

  李峻熙摇着头说:

  “三帅弟弟,你是钓鱼呢,还是鱼钓你?大家是把鱼往岸上拉,你是鱼把你往水里拖。瞧瞧,瞧瞧,离岸越来越远了,只怕这条鱼是看上你了,想招你做上门女婿。”

  三帅急道:

  “这是条鱼精,怕有上百斤重。”

  国华呵呵笑道:

  “你听我的,把线放长一点,鱼杆绷直,再往后退,好,就这样,收线,收线……”

  三帅不听他的还不行,否则真要给鱼拖到水里去。可上了岸后,他全然忘记了是国华的指导,林海捞的鱼。提着一条七、八斤重仍在蹦跳的鱼是左看右看,得意之情溢于言表。

  董雨歆忙说:

  “你快把湿衣服脱了,我替你晒干来。”

  郝三帅也觉得身上难过,三下五除二把衣服扒了。好在这次他没把那文化象征垫在屁股底下,穿着黑色的三角裤,不停地将银丝舞动,把那根钓鱼杆是上上下下拉的特勤,可就是钓不上一条鱼来。

  雨歆把三帅的衣服放在水里搓了几把,拧干后摊在湖边山石上暴晒。然后又拾起小洋伞靠在三帅身边,一边替他避日遮阴,一边说:

  “这太阳毒的很,用不了多久就会给你晒脱一层皮,别到时候又哇哇的乱叫。”

  在小小的太阳伞下,三帅竟然出其的安静,搂着双膝,脸色红红地盯着湖面。

  在宁静的湖边,在雪杆纷飞中,钓鱼人与大自然融为了一体,他们用小小的银钩钓着恬静的心情,在动与静中体会收获的喜悦。

  半山腰的桃园,里面有个小小的茅屋,一位六十多岁的老师太,穿着件灰色的袍衣,微闭着双眼,盘腿坐在屋中的蒲团上,手捏着檀香佛珠,口中念念有词。

  她看见桑颖抱着儿子,领着一群女人进来,连忙站起身来,迎上去打个稽首,笑道:

  “阿弥陀佛,女施主又来啦,几时不见,这位小佛爷长高了不少,瞧这模样,越发逗人喜欢。”

  桑颖柔柔地笑道:

  “老师太,又来麻烦你了。”

  荷花关心的是桃子的价格,她家人多,特别是两个小的,除了睡觉和说话,零食就没断过。她娇笑地问:

  “师傅,你这桃子怎么个摘法?”

  老师太笑道:

  “这是庵里的桃园,因为人手少,没法采摘送出去卖。那些村上的人都卖五、六毛一斤,我这便宜,只要三毛。”

  看来,以经济建没为中心的思想深入人心,就连远离城市的大山中尼姑,也念起了生意经。

  凤儿笑道:

  “师太,这桃子甜不甜呀?怎么看出它熟没熟?”

  “甜,甜的很。”老师太带着她们来到一棵桃树下,摘下一个递给雯嘉:

  “施主尝尝看,我们这桃子从不打农药,都是人工捉虫,是真正的绿色食品,不用洗就可以吃。”

  雯嘉接过桔子,还是从包里掏出餐巾纸擦了擦,咬了一口说:

  “确实很甜,水也多。”接着把没咬的那一边递到邹丽嘴边。

  小宝和秀儿看得嘴馋,在桃树下蹦跳,看能不能勾一个下来。老师太呵呵直笑,摘下两个给两个小人儿一人一个,接着对大家说:

  “你们要吃,就摘这样的,这种已经熟透,过不了几天就会烂。要是想带回家,就摘这样的,放的时间要长些。这种小的不要摘,还没完全长熟。”

  一群女人,在师太的指导下,莺莺语语地动起手来。有女人在的地方,就永远不会安静,她们在动手的时候,也不会让自己的嘴闭着。从家庭琐事到时尚潮流,从女人的私密到男人的面子,总有说不完的话,也没有她们不敢说的话。

  当然,也有一些关乎面子的话是不能当众说的,只能悄悄地耳语。刘明霞与邹丽两人就故意和大家分隔开一段距离,悄声细语……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