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生活随笔 荷花的爱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荷花130

荷花的爱 付达强 3031 2020.07.01 07:40

  刘明霞悄声问邹丽:

  “黑山奶奶拿定主意没有?熟人我已经找好。人家说了,再大就有风险。”

  邹丽摇着头说:

  “奶奶自己拿不定主意,想生下来又怕孩子缺胳膊少腿有什么缺陷,而且也怕怀不住。你知道她和三公公都没有自己的孩子,肚子里这个她肯定是不想打掉。三公公也不知道是听谁说的,说这么大年纪生孩子对大人非常危险,所以坚决主张把孩子拿掉,但我知道他心里肯定也想生下来。唉……他们又不要我跟黑山和黑山爸妈说,说是让他们知道了,自己的老脸没地方搁。我就想不明白这有什么可丢脸的,俩人又不是没打结婚证。”

  刘明霞嬉嬉笑道:

  “他们肯定觉得丢脸,回头儿子跟曾孙子一起上学,整个龙江市都会轰动,说不定可以载入地方志中。”

  邹丽捂着嘴小声笑道:

  “这倒也是,回头黑山还得管小不点叫叔,不知道他叫的出口不?”

  明霞乐道:

  “男人都好面子,他肯定叫不出口,看他跟三帅两个人关系就知道。”

  “三帅毕竟隔了一层,这个要亲的多。”邹丽道:

  “我希望奶奶生下来,可我又不敢乱说话。大家都说女人生孩子,相当于从鬼门关里走了一趟。万一奶奶有个三长两短,那真是后悔药都没地方买。也怕中途有意外,怀了几个月,肚子也鼓起来了,结果还是没保住,那对奶奶就是一个很大的打击。不像现在,打掉就打掉了,虽然心痛,但还不至于悲伤过度。”

  “好歹也是一条性命,怎么能轻易说打掉呢!”

  胡丽娘突然从桃树后窜了出来,把刘明霞和邹丽吓了一跳。邹丽忙问道:

  “你都听到了?”

  “我倒是不想听的,”胡丽娘眉开眼笑地说:

  “可你的话跟针一样往我心上扎,我想怀还怀不上,黑山奶奶差不多快六十了吧?她这么大年龄都能怀上,那我肯定还是有希望的。叫她生下来吧,现在医学发达,生孩子危险那是过去的老黄历。如果说怕保不住胎,我可以给你推荐一个人,这家伙在中医上真是有两把刷子。我的病在医院看了几年都没看好,去上海,别人也是叫我动手术。可他每天给我针灸推拿一下,再喝两碗中药,一个星期那瘤子就小了一半。”

  刘明霞问:

  “你说的是谁?年龄大保胎他在不在行?”

  “就是荷花她老公,”胡丽娘红着脸娇笑道:

  “每次他扎针和推拿的时候,都会说些中医的事,说的还头头是道。等会儿装傻问问他就知道了,但千万不要说是我说的,他不希望给人知道他会中医。”

  邹丽难以置信的说:

  “真看不出来邵总还会这个,在我印象中他就是腰挎宝剑,抡扇轻摇的白衣书生。”

  “这家伙鬼门道多着呢,”刘明霞咬了咬嘴唇道:

  “他是表面一个邵国华,心里还藏着另一个邵国华。”

  不远处传来桑颖如糯米一般甜软的叫喊声:

  “大家把摘的桃子拿这来过秤,我们该下去准备午饭,别让他们饿着啦。”

  胡丽娘应着她的声音说:

  “你是怕你们家的小螃蟹饿着了吧,侍候男人也要有个度,别把他宠上了天。你要是把他宠上天,他就会一辈子把你拿捏的死死的。”

  桑颖吴浓软语地娇笑:

  “侍候自己男人挺好,挺幸福的。”

  胡丽娘摇着头:

  “你是没得救啦。”

  大家提着采来的桃子回到湖边的草地上,荷花看见国华又钓上一条大鱼,心里顿时有说不出的高兴,对凤儿说:

  “不知道他钓了几条?回头你到家里来吃饭,我做全鱼宴给你吃。”

  凤儿嬉嬉笑道:

  “你要是那天投了三帅一票,这整个水库都是你的。”她也不等荷花回话,又娇笑着说:

  “我去看看他钓了几条?”

  桑颖给小毛毛喂了一会儿奶,把他放在婴儿车里,叮嘱小宝和秀儿说:

  “你们陪着弟弟玩,不要到湖边上去知道吗?”

  秀儿道:

  “不要紧,我和我哥都会划水,我们还在水里抓鱼呢。”

  小宝说:

  “你就只会狗爬两下,鱼都是我抓的。”

  荷花看着凤儿和国华并肩坐在那儿有说有笑,心里有点不痛快,对小宝和秀儿说:

  “秀儿,你带着弟弟玩。小宝,你去帮帮你爹,多钓些鱼回来。”

  王月梅望着荷花暗笑了一下:

  “看来这个傻妹子还不是太傻,自己要不要给她一点暗示呢?算了,还是等她自己去发现吧,至少她认为她目前过的很幸福,只要她感觉幸福也就够了。”

  她对荷花、胡丽娘微笑着说:

  “我们几个来准备午饭吧。”

  胡丽娘点点头,对湖边大喊:

  “老公,你别钓了,把东西从车上拿出来。”

  桑颖也喊了一声:

  “小螃蟹……”

  但她立即脸红的捂住了嘴,看见林海从湖边上来,忙羞涩地对雯嘉她们说:

  “你们认识野蘑菇和野菜吗?老师太说那处山坳里有很多,但我分不清。”

  雯嘉道:

  “跟我走吧,我教你们怎么区分。”

  三帅对身边的歆歆说:

  “他们在弄午饭,你也过去帮帮忙。”

  董雨歆撅着嘴说:

  “有那么多人在,又不差我一个。倒是你,钓了一上午才钓了这么两条鱼,还吹牛会赢,三姐夫那都有十多条啦。”

  郝三帅轻声笑道:

  “还不是怪你总说话,把鱼都吓跑了。”

  “切,你逗谁呢。”歆歆不屑一顾的说:

  “鱼的记忆只有七秒钟,这是我从书上看来的。我总没不停地说话吧。是你技术太差,咬了钩都让它跑了。啊,鱼膘又动啦,这回让我来。”

  她抛下手中的小洋伞,从地上拿起鱼杆,猛地向上一提。一阵鱼花翻过,一条青色的草鱼在水面上露出一道背脊,又猛地向下一钻。

  歆歆力小,差点被鱼带入水中。三帅赶紧搂住她的细腰,站稳身形后说:

  “慢点,慢点,往上提,往上提,把鱼嘴提出来,让它喝风……”

  “你别鬼叫了,抱住我就行。”董雨歆一边对三帅叫,一边使出吃奶的力,和大鱼游斗了七、八分钟,小脸憋得通红地嗔怪:

  “我不行啦,我没力啦,你快把我往后拽。你个笨蛋,光拽我腰有什么用,是不是想我胳膊和身子分家啊……”

  歆歆拖着鱼,三帅拖着歆歆,终将精疲力尽的大鱼拖回岸边,两人合力把鱼提上岸来。望着地上足有一米多长的的大鱼,董雨歆兴奋地搂着三帅的脖子直蹦,嚷嚷道:

  “是我钓上来的,是我钓上来的。”

  黑山走过来瞅了一眼说:

  “你们俩真是走了狗屎运,这鱼也有瞎眼的时候。”

  “这叫什么话,什么鱼瞎眼了,这叫技术!”三帅得意洋洋地说:

  “技术,你懂不?看看你们钓的,有哪一条比我钓的这条大,不是我吹牛……”

  董雨歆打断他的话说:

  “不是你钓的,是我钓的。”

  “好,好,就算是我们俩一起钓的。”郝三帅大言不惭的说:

  “不是我吹牛,在我职业海钓生涯中,这种鱼算是最小的。不信我们俩再打一次赌,我还能钓出一条比这个还大的鱼来。”

  黑山瞄了一眼三帅的三角裤衩说:

  “再赌我怕你连裤衩都没得穿。”

  郝三帅一时红了脸,对董雨歆叫道:

  “你快去把我衣服拿来。”

  胡丽娘望了一眼在歆歆帮扶下手忙脚乱穿衣服的三帅,小声跟王月梅说:

  “我看你就别犹豫了,叫三帅直接去跟腊梅姨说。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该来的总是要来的。三帅人不错,错过了可惜。而且歆歆也挺粘着他,这样很好,以后父女间不会产生隔阂。”

  荷花说:

  “歆歆和其他人几乎是不说话,难得和三帅能毫无拘束,有说有笑。就是三帅他爸妈不同意要赶你走,你看在歆歆的份上也别走,赖也要赖在他家。歆歆现在好不容易在慢慢跟人沟通融入,一走搞不好又会把自己封闭起来。所以你一定要死磕到底,到时候我们也去帮你说。”

  王月梅望了望湖边仍在打打闹闹的三帅和女儿,轻叹了口气,笑道:

  “这两天八婶没提这个事,只要她没提,这个事就先放一放。三帅说找了个学校,过两天送歆歆去上学。也许在学校里,她会渐渐好起来。”

  “歆歆知不知道腊梅姨想要她做儿媳?”胡丽娘问道:

  “她是什么意思?”

  “我没跟她说,”王月梅摇着头说:

  “估计八婶也没和她说,她知道我跟三帅的事,要是婶跟她说了,她肯定会把我和三帅的事跟婶说出来。以八婶的脾气性格,早就叫开了。唉……顺其自然吧,我也不想这事了,勉得头痛。”

  忽然远处传来桑颖的叫喊声:

  “快来呀,明霞姐受伤啦……”

  邵国华钓鱼的地点离桑颖最近,他对凤儿说了一句:

  “你看着小宝。”

  一个健步飞上土坎,迎着桑颖跑过去,边跑边问:

  “她伤在哪?现在人在哪儿?”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