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生活随笔 荷花的爱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荷花140

荷花的爱 付达强 3225 2020.07.11 07:39

  开完会,荷花脚底抹油,偷偷地溜了。她花了一块钱,坐了十几站的公交车,在菜市场下车后买了几样菜,然后兴冲冲地赶回家。打开房门发现家里冷冷清清,但电动车还放在门外充着电。她以为萧传贵在屋里睡觉,叫了声:

  “哥,我回来了。”

  见没有人应承,荷花把菜放在餐桌上,又大叫一声:

  “哥,你还赖在床上没起来啊,快四点了,赶紧起来活动活动。”

  说着推开传贵房的门,床上的薄被叠的整整齐齐,两只绣花枕头摆放在被子上,而里面是一个人也没有。荷花又转身去了卫生间,敲着门道:

  “哥,你在里面吗?”

  萧传贵躺在荷花床上做了一个奇怪的梦:在一个空旷的房间。房间的正中只有一张床。他躺在床上,荷花走了进来,在他脸上亲了一口。又笑眯眯地转身离去。传贵喊了几声,荷花咯咯地直笑,倏地消失不见。他忽觉得身体左侧有些异动,扭头看去。却见一个娃娃朝着他笑。那娃娃头很大,身子骨却很小。圆圆的脑袋上,嵌着一双明亮诡异的大眼睛。瞳孔中流露出让人毛骨悚然的绿光。这娃娃起先跟他躲猫猫,大头是一隐一现,最后定格在半空中。萧传贵脑袋极其清醒,眼睛能洞察一切,可就是全身无法动弹,喊也喊不出来。他感到万分恐惧,努力把手指抬起来,一下……二下……终于手指能动了,如山的压力随之消散,眼前哪还有什么大头娃娃,可那些感觉却是分明存在过的。

  萧传贵知道自己是鬼压床了,他拿开胸口的枕头,那种余悸还没完全消除,就听见荷花的叫喊声:

  “哥,你在哪?”

  传贵手撑在篾席上,慌慌张张的想起来,可还没动到一半,荷花已经推开门进来,娇笑道:

  “我说你跑哪儿去了,却是躲在这里,急得我都快要哭出声来。”伸手把传贵拉了起来。

  传贵尴尬地掩饰:

  “本来想进来看看你们房间有什么要收拾的不?哪知道竟然睡着了。”

  荷花笑道:

  “刚才国华打电话来,他现在还在县城,两个孩子放在大嫂那,晚上不回来吃饭。家里就我们两个,咱们早点收拾,吃完饭也出去转转。”

  她把传贵扶到卫生间说:

  “哥,你先洗澡,把衣服脱了给我,我去给你拿一套新的来。”

  传贵道:

  “这衣服还是上午换的,明天再换吧。”

  “哪能不换呢!这么热的天,动一下就一身的汗。”

  荷花不由分说,动手将传贵剥了个精光。她把换下来的衣服搁在洗衣机上,正准备去给传贵拿套新衣,忽听门铃“叮咚,叮咚”直响。心想这个时候会有谁上门来,莫不是物业有什么事?打开门一看,却是楼下的李婶和对面那栋楼的刘阿姨,忙问:

  “李婶、刘阿姨,有事吗?”

  李婶笑道:

  “就是看见你回来才来找你,你哥呢?”

  “他在洗澡。”荷花把两人请进屋,给她们倒了杯冰镇杨梅汁,笑道:

  “你们找我哥有事?不会是约他打牌吧?”

  刘阿姨笑道:

  “是想给你哥提门亲事,他脸皮子薄,还没说两句就羞跑了。”

  李婶说:

  “男大当婚,女大当嫁,也不知他有什么好害羞的,所以我们找你说说。也是看在你哥确实是个老实忠厚的人,错了这门亲事就太可惜了。”

  刘阿姨说:

  “是我娘家叔伯房的侄女,家里条件还算可以。她爸是做干菜生意的,在干货批发市场有两间大门面,在步行街上也有两家门面,市里面有三套房子。我这兄弟就一儿一女,儿子会读书,现在在欧洲一个什么堡的地方工作,找了个洋媳妇。就剩下这个女儿让人操心,放下话说了,谁娶了他们家女儿,就把家产的一半当嫁妆送给女婿。”

  荷花呵呵笑道:

  “这么好的条件,还愁嫁不出去?你们也知道我哥腿脚不方便,只怕姑娘会瞧不上眼啊。”

  李婶一听荷花的话,就知道她心里有想法,笑眯眯地说:

  “刘姐娘家的兄弟我也熟悉,都是市里土生土长的老人,我如果没记错的话,你那侄女小名叫娟儿对吧?”

  刘阿姨点点头说:

  “大名叫刘秀娟。”

  李婶又说:

  “我是看着娟儿长大的,绝对是正经的好姑娘,人长得漂亮不说,做事还很灵行。以前是帮她爸打理生意,现在不知在干什么?”

  刘阿姨笑道:

  “这两年她迷上了刺绣,在步行街开了一家婚礼品商店,生意还不错。”

  李婶点着头说:

  “娟儿自小聪明,做什么都在行。要不是小时候得坏病,发高烧把耳朵烧坏了,也不至于到现在还没嫁出去。你哥那脚是怎么伤的?”

  荷花苦笑道:

  “几年前从房顶上摔下来伤了脊椎,以前也是生龙活虎的壮小伙。”

  “看的出来,”刘阿姨说:

  “你们兄妹俩都长得好,人也干净精神。最主要的是你哥人品好,在棋牌室里玩的人,还有物业的保安保洁都说你哥不错,一点大老板的架子都没有,不管见了谁都是笑眯眯的。我觉得他们两个在一起挺般配,娟儿可以成为你哥的双脚,你哥可以成为娟儿的口舌。他们相互之间有个照应,总比孤老一辈子强。你的意思呢?”

  荷花娇笑道:

  “我当然希望他有个好的归宿,这么好的姑娘能成为我嫂子,我也很高兴。但最主要的还是靠我哥自己拿主意,我只能说说看,不能强逼着他同意。”

  “那是当然,”刘阿姨说:

  “强扭的瓜不甜,牛不喝水你强按着头也没用,我也要去问问我侄女意思。”

  李婶道:

  “强扭的瓜是不甜,可如果不强扭,你连不甜的瓜都没有。牛不喝水,打也打的它喝水,不喝就得渴死。我这人做事喜欢快刀斩乱麻,问来问去的黄花菜都凉了。也甭管他们同意不同意,明天中午叫他们两个自己到浔楼餐厅吃饭。要是王八瞅绿豆看对了眼,那就万事大吉。要是看不对眼,那是缘份不到,吃餐饭也无伤大雅。”

  “行,我这边我可以保证我侄女会去,她还是比较听我这个姑的话。”刘阿姨笑眯眯地问荷花:

  “你呢,你是什么意思?”

  萧传贵从门铃的叮咚声响起就一直竖着耳朵听外面的动静,心里颇烦李婶和刘阿姨,有心想出去拒绝,赤身裸体的又不好叫荷花送衣服。当刘阿姨问荷花时,他的心都提到嗓子眼上了,就盼着荷花一口拒绝掉,却万万没想到,荷花竟然说:

  “行,明天我也保证我哥会去。他要是不去,我拖也把他拖去。”

  传贵的心顿时哇凉哇凉的,脑子里转起无数个念头:她真是把我当成哥了,看来夫妻间的情分是到头了,说不定还嫌我碍手碍脚,让她夹在中间难做人,唉……一时间是心灰意冷,了无生趣,任凭热水哗啦啦从身上淋过,那脸上分不清是水还是泪,抹了一把又一把,总也抹不尽。

  荷花把李婶和刘阿姨送出门后,才想起给传贵送衣服,忙从壁柜里拿了他的裤衩和睡衣,敲着卫生间的门说:

  “哥,洗好了没有?洗好了我就进来了。”

  传贵“嗯”了一声,拉着墙壁上特意做的挂钩,站起身将水龙头关了。荷花见他还没擦干净身上的水,便将衣服放在外间的洗脸盆上,拿着浴巾边给传贵擦着身子边说:

  “哥,你都听见了吧,你心里是怎么想的?”

  “你都答应了,我还能怎么想?”萧传贵闷声说:

  “不是说了拖也要把我拖去吗。”

  “我不这样说该怎么说?”荷花吃吃笑道:

  “总不能跟她们说:你们请回吧,我不同意我哥娶媳妇。我要真这样说了,你猜这两个老太婆会用什么眼光看我?她们肯定会想:你哥的事你都不着急,你这个妹子真是太自私自利了。经她们的嘴一传,整个小区人都会知道,那个九楼的罗荷花不是个好东西,只顾着自己的小家,对他哥一点也不上心。”

  荷花笑眯眯地替传贵穿上衣服,嘴上不停地说:

  “管他那么多呢,去见她一面也少不了一斤肉,谈的好不好还不在于你,就当是跟一般的朋友吃顿饭。咱们俩认识的人又不多,不像他们土生土长的,走哪都有亲戚朋友。我们要在这长期生活,也要多结交人,这样才不会孤单。好啦,你先在外面看会电视,我来焖点饭。”

  罗荷花做事很麻利,利用煮饭的时间快速冲了个凉,将两人换下来的衣服一件件反过来扔进洗衣机,当翻到传贵裤衩时,她发现了几滴残渍,会心一笑,用手在水龙头下搓洗几把后扔进洗衣机。

  手脚伶俐的荷花在洗衣机还在轰响的过程中,就把一荤一素一汤端上了桌,叫了声:

  “哥,吃饭了。”

  可半天没见到动静,发现传贵一动不动地呆坐在阳台躺椅上。她走过去问道:

  “你在想什么呢?叫你都没听见。”

  萧传贵“啊”了一声说:

  “我在想明天该如何拒绝别人,又不伤了她的心。”

  荷花娇笑道:

  “你真是喜欢多想,公獐母麂都不知道,或许人家姑娘先没看中你呢。”

  传贵闷闷地说:

  “我在你眼里就这么没魅力?”

  荷花立即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马上偎依在传贵身边娇笑:

  “都说情人眼里才出西施,在我眼里你当然是伟丈夫,可别人就不一定这样想。”

  她就像一条没有骨头的美女蛇,笑眯眯地缠在传贵身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