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农家长姐有点甜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5章 最后一击

农家长姐有点甜 持好 1458 2020.10.18 23:58

  姜小小一直做着记号往里走,除了偶尔穿梭丛林的野兔竹鼠,再没有看到其他。

  突然一道吼声惊动了姜小小。

  是老虎凶猛的低吼,这一道吼声,惊了丛林大山的鸟群,簌簌的声音从姜小小头顶略过。

  她谨慎的将短刀拿了出来,目光扫向每一处,脚下的步伐逐渐放轻,老虎不可能突然低吼,除非遇到猎物,又或者是发生了争斗。

  不管是哪一种,姜小小都要过去,如果姜武和小六就在那边呢?

  她寻着传来声音的方向走去,穿过一个小树林,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个熟悉的背影。

  “小六!”姜小小眸子不由放亮,她目光一扫,果然就瞧见了站在另一角的姜武。

  他们二人一前一后,将凶猛的老虎围在了中央。

  老虎四脚缓慢移动,前脚匍匐,随时准备进攻扑咬。

  姜小小的出现,让他们二人分了片刻神。

  尤其是姜武,他隔空喊道:“阿姐!”

  慕容辞眉头皱了起来,见姜小小身后没有其他人,他的眉头皱的更加深了:“谁让你来的?”

  看见他们两个人安然无恙,姜小小一直悬着的心可算落了下来,都忘记了他们三个人,此时正限于险境。

  面对慕容辞口吻不善的质问,姜小小直接踹了他一脚:“是谁让你们来的!知不知道,我提心吊胆了一整夜!”

  被踹了一脚的慕容辞楞住了,大抵是没有想到,姜小小敢踹他。

  他抿着下唇,瞥了一眼姜武,吞吐的解释:“是…姜武非要进山。”

  “吼!”老虎再次发出怒吼,这一声,足够让慕容辞回了神,他单手将姜小小护在身后,命令的口吻:“姜小小,往后退,离开这里!”

  姜小小分得清轻重,眼下这个关头,她不能添乱,她后退几步提醒:“你们小心,不行就跑!”

  姜小小的话音刚落,老虎前爪一跃,朝着姜武飞扑过去,姜武立即侧身倒地,在地上翻了两个滚,才躲过了这一击。

  慕容辞趁这个时候发起反攻。

  姜小小一双眼睛来回盯着他们二人,生怕他们两个出了什么意外。

  姜武的胳膊有伤,和老虎展开搏斗,只一会儿,伤口处的血就重新开始流了,而胳膊上的血腥味,更加让老虎疯狂,目标直接落在了姜武的身上。

  原本姜武以为慕容辞反攻,老虎的注意力不在他的身上,就坐在地上歇了一口气。

  就这两秒钟的时间,哪料到老虎的反扑。

  是直接冲着姜武去的。

  还没有反应过来,姜武就直接被两个结实厚重的爪子扑到在地。

  若不是姜武下意识的反应,用手撑住了虎头,恐怕老虎已经咬断了他的脖子。

  “姜武!”姜小小惊声,姜武就在虎口下,生死一线间,她没有时间去考虑其他,直接往中心点跑。

  姜武的力气虽然大,可到底是胳膊受了伤,老虎口齿中的黏液一滴滴落在他的脸上,他的胳膊快要支撑不住了。

  只要姜武这边一松手,老虎绝对会咬断他的喉咙。

  姜武嘶声力竭:“小六!我快撑不住了!”

  慕容辞手中的匕首,呈直线丢了出去,从左侧飞入老虎颈部下方的皮肉,这一击并不足以让老虎致命,却给了姜武喘息的时间。

  匕首刺入老虎的瞬间,老虎身子往右甩去,姜武立即朝左翻滚,逃出了老虎的掌心。

  受伤的老虎并没有逃离,它用力的甩着庞大的身躯,意图甩掉插在身上的匕首,它好像更加疯狂了。

  甚至将目标锁定在姜小小这个弱者的身上。

  伴着几声低吼,老虎在原地绕了两圈,出其不意的扑向已经跑到中心点的姜小小。

  “小小!”是慕容辞撕裂的嗓音。

  姜小小个子小,就在老虎扑来的一瞬间,她跪地朝后仰去,手中的短刀举过头顶,从老虎腹部划去。

  可惜的是,这把短刀不够锋利,短刀也留在了老虎的腹部,连刀带虎直接从她头顶越过去了。

  就在姜小小感叹刀不锋利,否则能划穿老虎肚皮的时候,只觉腰间一紧,整个人已经腾空起来,抬眼一瞧,入目的先是棱角分明的下颚,再瞧,慕容辞那张抹了黑的小脸在她眼前放大。

  低沉喑哑的嗓音从头顶上方传来:“小心!”

  原来是那只受伤的老虎发起最后的一击,反扑,然后累倒在地。

  慕容辞单手搂着姜小小的腰间,他深漆的眼眸微微缩了一下,这小丫头的腰未免也太细了吧,好像稍稍用力,就能捏断一样。

  他搂着她落在了安全的地方,他们两个人贴近的距离,就连姜小小身上淡淡的香味,都可以闻到。

  姜小小脚尖落地时,下意识挣扎了两下,虽然她这具身子才十四岁,可姜小小灵魂的年龄可是二十出头。

  这么亲密的接触,姜小小有些不自在。

  她道:“安全了安全了,快松手,先看看大武怎么样了。”

  闻言,慕容辞抹了黑的小脸,不易察觉的染了一抹绯红,片刻,才松了手。

  姜武这会儿已经把奄奄一息的老虎彻底解决了。

  他将两把刀拔了出来,累瘫躺在地上,大喘着气,似乎是想到了什么,他立即又坐起身:“阿姐!你怎么自己过来了,太危险了!还好没事。”

  “你还知道危险?自己自主主张进了山,我还没找你算账,那王婆子说什么你就信什么,你是不是憨!还说没事!”姜小小看着姜武胳膊上渗透出来的血迹,是又生气又心疼,语气终究放软了:“胳膊伸出来,阿姐看看。”

  被姜小小训斥的姜武,灰溜溜的抬起胳膊:“阿姐,不严重,就是抓伤,没见骨,这不是有小六在,我才敢这么大胆,我相信小六嘛。”

  慕容辞斜睨了姜武一眼,语气清冷:“别相信我。”

  姜武的伤口重新被拉扯,血肉和衣服已经粘在了一起,姜小小扯下布条,因条件有限,她只简单的做了包扎:“先下山,伤口要重新处理。”

  “阿姐,等回去我们把虎皮扒下来,等入了冬,阿姐就暖和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