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农家长姐有点甜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0章 我想娶你

农家长姐有点甜 持好 2096 2020.10.22 23:58

  姜小小和张楚之站在自家门外,她浅声开口:“楚之哥,你找我有什么事情吗?”

  姜小小没摸清张楚之找她有什么事情,毕竟她和张楚之的关系也没有相熟到那个地步。

  张楚之反倒局促起来,他双手不安的抓着自己的袖角。

  过了好一会儿,才调整状态,他小心翼翼的看着姜小小,声线压低了几分:“小小,我....虽然我父母现在还没有同意,但是我一定会争取的!以后让我照顾你....”

  “什么?”

  姜小小听的是一头雾水,什么父母不同意,什么照顾她。

  她完全没搞懂张楚之在说什么鬼话。

  她好看的眉头皱了起来:“你在说什么?”

  张楚之深深呼了一口气,鼓起勇气:“我想娶你。”

  “哈?”

  姜小小震惊的后退两步,差点让张楚之吓的跑回家。

  什么鬼。

  她好像和张楚之不熟悉吧?

  就是原主,在书中描写,也是孤独终老的结局,这突然冒出来的张楚之是什么意思。

  虽然说张楚之在大禹村的条件还算不错,村长的儿子,面相又生的斯文白净。

  可姜小小完全没考虑过这种事情。

  尤其今天张震威才刚惦记完他们家的虎皮,现在他儿子就惦记上她了。

  她避退两步,有点不知道该怎么开口拒绝。

  墙檐上,听到张楚之说要娶姜小小的慕容辞,细眯起眼睛,果然是大灰狼在打小白兔的主意。

  他掂量几分,心道,姜小小应该不会答应吧。

  “大哥,说什么了?我怎么没听到?”姜若清眼睛圆溜溜的打转,竖起耳朵,却怎么也没听清。

  姜武也是急的焦头烂额,“我也听不见,小六,小六!”

  姜武掐着声音,指了指外面:“他们说什么了?那小子不会打我阿姐的主意吧!”

  姜武不喜欢张楚之。

  哪怕他是村长的儿子。

  慕容辞打了一个噤声的动作,暂且没和姜武说话。

  外面,姜小小已然出声了:“楚之哥,你是不是误会了,我还没打算嫁人,而且我只当你是朋友。”

  张楚之脸色讶异,大概是没想到,他会被拒绝。

  因为村子里好多姑娘,都想让媒婆说亲,嫁给他。

  他完全没有想到,会被姜小小拒绝,他面无表情,呆滞的看着姜小小,好一会儿没反应过来。

  半晌,才不知所云的出声:“那个....你弟弟安全回来就好,我就先走了。”

  说着张楚之加快脚步,转身离开了。

  离开的路途中,他紧张到发抖,拳头下意识的握紧,整个人脑袋都是发懵的。

  这边,听到姜小小回答的慕容辞,反倒神情悠哉,纵身一跃,下了墙头,给姜武招招手,示意他们赶紧撤离。

  只不过姜武意会晚了,还没准备撤退,姜小小已经开门了。

  他们几个人都吓了一跳。

  “你们干嘛呢?”姜小小莫名其妙的看着他们几人堆在门口,颇为无奈。

  姜武打着哈哈挠头后退,又加以试探:“阿姐,张楚之找你有什么事情啊?不是又打咱们家大虫的主意吧!”

  这次是把主意打在她身上了。

  姜小小想到这里,唇角微抽:“随便说了几句,没事,都进屋吧,也不嫌外面晒。”

  突然察觉有一道目光落在她的身上,姜小小抬眸,猝不及防对上慕容辞狡黠的眼底,她愣了一下,有一种说谎被抓了小辫子的错觉感。

  她轻咳一声:“都进屋。”

  说着,她搂着姜修和姜若清往正屋走,一边问姜修:“修儿,在柳先生那边怎么样了?柳先生怎么说。”

  “阿姐,柳先生特别喜欢修儿,临走的时候还给修儿拿了两个红薯呢,说让明天继续去。”姜武兴奋的道。

  慕容辞眼底闪过一丝讶异,他知道姜修这孩子有些聪慧,没想到能得柳先生这么看重。

  他稀罕的落了姜修一眼。

  “那就好!”这么说,姜修念书一事,算是有着落了。

  姜小小先让他们分了红薯充饥,自己则在灶房炖起了兔汤。

  姜武受了伤,要给他补一补。

  现在家里不缺肉了,除了剩下的一只野兔,还有一整只老虎肉。

  虽然不清楚这老虎肉的味道怎么样,但好歹也是荤腥,够他们吃一阵子了。

  等兔汤炖好,已经临近傍晚了,姜武和慕容辞在院子里正处理老虎皮。

  “小六你慢点,就从刀口这弄,小心,别将这张虎皮给毁了。”姜武站在一旁指挥,左指挥右指挥,总觉得不行。

  索性慕容辞将匕首丢到姜武手中:“你来。”

  “小六,我胳膊受伤了,行动不便,不然我肯定自己来了。”姜武可一点也不谦虚。

  院子里的场面一度血腥,姜修和姜若清还小,不让他们出来看。

  就是姜小小从灶房出来,看见院子血淋淋一片,都有点气血上涌。

  她连忙按住了脑袋:“你们一会儿把院子收拾好,别影响了吃饭。”

  慕容辞拿着一把匕首,小心处理,一点一点的将老虎皮剥落,“这张皮挺厚实,冬天用起来,一定暖和。”

  姜武赞同的点头:“对对对!有了这张虎皮,阿姐冬天就不怕冷了!往年阿姐是最怕过冬的,一入冬,手脚冰凉,哪怕烤着火炉,都没暖和过来。”

  姜武惦记着姜小小畏寒,最起码有了这张虎皮,能让这个冬天,没有那么难过。

  这边慕容辞将皮完全脱落,就让姜武和他一道将剩下的老虎血躯挂在长绳上。

  随后又用铁锹铲土,将地上的血迹都遮盖。

  “等等,先腌了再风干!”七月酷热,老虎肉如果不处理,放几天就臭了。

  姜小小连忙喊了他们,让他们重新把老虎的血躯丢进灶房清洗。

  庞大的老虎身躯,处理过内脏,经了三遍血水,才算干净。

  他们每天打水不容易,这用了的水都留着浇地了。

  老虎肉被分成好几块腌制,姜小小用绳子将肉一块一块的穿了起来,分成好几根肉绳,挂在了院外风干。

  一家子跟着忙上忙下,等解决完手头上的事,这才端着兔汤出院,而他们家的第一顿饭,其实已经是傍晚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