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农家长姐有点甜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4章 衙差

农家长姐有点甜 持好 2015 2020.10.26 23:58

  百里镇一品楼,一楼歌舞奏乐,丝竹管弦。

  而二楼包厢内,张震威正同衙门府里的师爷喝茶。

  一并打点儿子张楚之衙差一职。

  师爷林虎不紧不慢的品了一口茶,掂量着张震威送来的一袋银子。

  他问:“市井传言,说是你们大禹村出了两个少年,徒手打死了大虫,可有这事?”

  闻言,张震威立即点头,这可是给他们村子里争光的好事:“林师爷,是我们村的,的确徒手打死了这么大的大虫,厉害的很。”

  张震威拿手比划。

  林虎继续掂量着银子:“陶县令是打算找出这两个伙子,让他们来衙门做差,不过眼下就剩下一个人头了,所以,你这事.....”

  “啊?”张震威眉头微皱,那姜家是踩了什么狗屎运,得了虎皮不说,还被陶县令看中。

  他为了给张楚之打点这个差事,来来回回请林虎在一品楼吃了好几次。

  花费了不少。

  若是这次还不成,下一次还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

  张震威虚笑一二:“这么巧?林师爷,实不相瞒,这小白山的大虫,正是我儿楚之,带人上山打死的。”

  “是你儿子?”林虎抬眸,瞅了张震威一眼。

  张震威脸不红心不跳的点头,反正当差这事也是他下达,姜家根本不可能知道这件事情。

  见张震威点头,林虎并没有细细追问,毕竟收了他的银子。

  林虎笑吟吟的将钱袋塞进自己袖口,“那正好,待我和县令禀明情况,就让他来衙门。”

  张震威高兴的连忙敬了一杯茶。

  等张震威回到大禹村,腰杆挺直,心里长长舒了口气。

  这个姜家,也算有点用处,张楚之的茶事,总算有了着落。

  不过路过姜家时,张震威还惦记着那块虎皮,他往院子里瞅了一眼。

  只见清洗干净的虎皮正悬挂在院子里晾干。

  光是看见那鲜亮的皮毛,张震威就快走不动道了。

  这虎皮落在了姜家,真是糟践东西。

  “村长?”

  研究好菜式的姜小小,正寻思着要不要用一张面膜,就看见了站在姜家门口的张震威。

  她顺着他的目光,不动声色扫了一眼身后的虎皮,便一切明了。

  院子里的姜武,正在和慕容辞得瑟拜铁头为师的高兴事。

  来来回回已经说了百八十遍了。

  就是姜修都揉着耳朵听腻了,小短手插着并不明显的腰身,奶声奶气的仰着脑袋,“大哥,修儿耳朵要起茧子了。”

  姜武乐的合不拢嘴,被姜修说了一嘴,这才摸摸他小脑袋,又注意到了姜小小这边的情况。

  他凑过去,看见了张震威。

  “咦,村长来了。”姜武好奇的开口:“村长是有什么事情?”

  看到姜武,张震威都心慌了。

  自己做贼心虚,生怕衙差一事,被姜家知道,他徐徐摇头,甚至自己将事情做实:“没事,过些天,楚之就去衙门当差了,你们往后有什么事情,可以问他。”

  说这张震威便大步的离开了。

  姜小小稀罕的看了一眼他的背影:“村长这是怎么了?奇奇怪怪的?楚之哥当衙差,和咱们说啥,难以琢磨。”

  “奇奇怪怪。”姜武在后面应声:“阿姐,肯定是炫耀的,能当衙差,月例肯定不少,咱们村第一人呢,真好。”

  突然,姜小小想起了什么,她记起文中,原主卖掉弟弟后,一心想攀附一个好人家,来解决生活上的艰苦。

  先前张楚之说要娶她,她都没反应过来。

  现在才记起来,当时原主可不就是将目标放在了村长儿子身上。

  一心想要嫁给他。

  虽然没成婚,但便宜也没少让那张楚之占,结果等张楚之当了衙差,被县令的千金瞧上了。

  以至于,原主什么也没落上,还被村子里的村民说三道四。

  家里的弟弟妹妹也跟着嫌弃厌恶。

  想到这里,姜小小不由打了一个哆嗦,原先还觉得张楚之人不错,现在想起原文描述,她直接对张楚之没了好感。

  她关好院门,喊了人:“小清,修儿你们也都过来。”

  “阿姐。”姜若清乖巧伶俐的站在姜小小身侧。

  姜小小同时也朝着小六和姜武招手:“你们说,今天那道兔肉怎么样。”

  姜小小还在犹豫,家里的食材有牛肉和鱼,其实还可以选择土豆炖牛腩或清蒸鲫鱼。

  主要这两种是常见菜式,姜小小担心兔肉,评选人忌口不吃。

  “阿姐。”姜武幽怨的喊了一声:“今天我都不解馋,没吃多少,你现在提起来,都把我说馋了,阿姐那个兔肉特别好吃!”

  姜若清和姜修也用力点头。

  除了慕容辞,都发表了意见。

  姜小小把视线转移到慕容辞身上:“小六,你说呢?”

  慕容辞身子轻靠在草垛上,露出几分随性的气息,他唇线微抿,十分淡然的道:“只是一个初试,你中午那道菜足够了。”

  姜小小点头,也是,不过初试,应当没有那么难。

  “那就定了,就这道。还省下些牛肉和鱼肉留着给你们补身体,不过...”姜小小冲着小六笑了笑,“家里的野兔就剩下一只了,初试还有几天,还是多备一些好。”

  言下之意,是让慕容辞多打几只野兔回来。

  她是不指望姜武了,姜武动作不敏捷,等他去抓野兔,怕是早就把野兔给吓跑了。

  白皙透着几分红润的脸蛋向上提拉,笑间,那双明眸似一轮弯月,这一笑,让慕容辞有片刻失神。

  明明就是个村丫头,怎么能让他失神。

  慕容辞神态冰冷的清了清思绪,随口答应:“我知道了。”

  姜小小笑的更盛了,她笑嘻嘻的拍着慕容辞的胳膊,两个人的距离凑近了几分。

  她道:“小六,你真不愧是我们家的福星,上山打猎的事情就交给你了!”

  姜武本来也想说,可以和慕容辞一起去打猎,随即想到他早上还要去得月楼送饼子,便作罢了。

  而一旁的慕容辞刚调整好自己的心态,就被突然靠近的姜小小打乱了方寸。

  习武之人,不论是嗅觉,还是耳力都异于常人。

  属于姜小小独特体香或许别人闻不到,可她一靠近,慕容辞就嗅到了。

  淡淡的清香,不浓不烈,迎风而来,让人忍不住想要靠近。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