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新喜剧之王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章 中头彩了?

新喜剧之王 黯然销魂 3094 2006.06.21 08:23

    

  香港曾经是东方好莱坞,是亚洲最大的电影出产地之一。虽然香港影人无时无刻都想把那个曾经二字去掉,但一切犹如天意,其实又是对以前犯下的错的救赎,颓废之势终于抵挡不住。

  到目前为止,香港有两千八百多间电影从业机构,电影从业人员近两万人。数字看起来很是庞大,但实质上,真正在撑着香港的只有那么寥寥几间电影公司,其中之一便有中国星!

  中国星和前身永盛公司是近年来,甚至上个世纪九十年代以来产量最大的电影公司之一。尤其是在近年来,中国星出品的影片更是在市场上占了不小的份额,当年甚至拿了一亿给徐可烧《蜀山传》,搞得公司财政紧张。

  虽然中国星的老板向强的私下身份是地球人都知道,不过,作为当年做过武打明星的向强,在靠电影赚钱之余,对电影的热衷热情还是没有改变。所以,中国星这些年才成为市场上的主力。

  银河映像之所以能够每年都开几部戏,那绝对是中国星的功劳,否则银河就只能走创办之初那几年的小制造大经典的路线了。

  在这样的情况下,楚越攀上银河映像绝对是件相当走运的事,起码不愁没工开。要知道,香港两万电影从业人员,恐怕绝大部分都没工可开,更不要说像楚越入行三年,每年就有几部戏了。

  楚越不太在乎钱,不过,有钱拿而且还有工开,那显然也是件令人愉快的事。他不在乎钱,家境不错的阿豪也不在乎钱,但他的手下总要开工吃饭,不然鬼才跟他做事。要不是他入行以来都有戏开,在讲求资历的电影圈,他要想带手下接戏,那也不是件容易的事。

  戏开了几天,手下都渐渐上手了,楚越也就轻松了很多。这一天,他懒洋洋的在休息车上躺着休息,忽然间,场务奔上车来将他给晃醒:“阿越,杜导找你,快去!”

  楚越暗骂着,无奈的起身来到拍摄现场,立刻就见到杜导正在向自己招手。走得近了,就见杜导不住上下打量着他,不住点头:“行,就是他,去帮帮他!”

  楚越还没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事,就被发型师和龙家豪以及制片推到了化妆间里。满脑袋糨糊的楚越连连问了几句,就被制片给强行压到椅子上,服装造型设计指导张士杰仔细打量着楚越,迅速在另一边摆放着的衣架上取过一套服装递给楚越:“把头发剪短,再把这个换上!”

  “妖,有没有人告诉我,究竟是什么事!”楚越从来都不是喜欢被人摆弄的人,顿时拍案而起,神色不善的盯着众人。

  见气氛有些尴尬,龙家豪吐了吐舌头连忙解释道:“阿越,张佳辉前几天在无线拍戏受伤来不了。所以,杜导要你来演飞机这个角色!”

  演飞机?楚越顿时傻眼了,那可是个有分量的配角呀!他虽然一直以来都有在自己参与的戏里客串,但多半只是路人甲乙丙丁的角色,连两分钟的戏都没有过,现在居然让他来演一个大配角?

  演就演!楚越怔了一下,迅速便恢复了冷静,嘿嘿笑着向其他人道歉,表示自己刚才太急噪了。于是,楚越那无辜的头发就成了牺牲品。连头都没洗,迅速换上衣服,便轮到龙家豪上妆了。

  见龙家豪欲在自己脸上动手动脚,楚越大喝一声等等,自己开始琢磨飞机这个角色了。飞机这个角色正如他之前所想,是个再标准不过的打手,有勇无谋的典范。想到这里,便盯着镜子里的龙家豪交代:“眼睛的轮廓上得浅一些,粉底少些,脸色红润,那就够了!”

  龙家豪便是再无能,有楚越的上妆指导之后,都能够处理得很好了。片刻之后,楚越站起身来,吐了一口气,大感郁闷。以前都是他为别人上妆,没想到他居然也有被人上妆的一天。

  张士杰在他身前身后转了一圈,连连点头:“不错,不用再做其他的了,这样就够了!”他所言极是,现在楚越的形象与造型都有了,唯一欠缺的便是表演。

  来到拍摄区,杜导在他面前打量了一下,立刻便笑了。楚越虽然不属于目前流行的那一类白面小生类,但自有一份独特的英气和气质,若是多加磨练,未必就不能成为好演员:“剧务,拿剧本给他,告诉他现在在拍哪一段!”

  剧务与场务场记不一样,场记片场记录的,场务则是做片场杂务,剧务则是负责为演员讲解剧情调动情绪之类。

  楚越有欣赏过剧务给演员讲解剧情,总是形神兼有,若不是在片场,其实是很滑稽的。不过,他倒不觉得自己需要剧务的讲解,他只想知道现在是拍的那一段。

  听了剧务的讲解,楚越渐渐明白到,这一场戏是需要他骑着摩托来接应龙头棍!今天能拍的戏亦就只到此为止,至于接应之后的戏,那则要过些日子与古添乐的档期配合。

  “阿越,在这场戏的前面还有你的戏,记住要连戏呀!”剧务不住交代了几句,想到楚越是新手,连忙再嘱托道:“这一场戏,你的主要任务就是接下龙头棍,出镜不多,不用太用力去演!”

  楚越连连点头,剧务的经验丰富,这些都是道理。大致了解了剧情,这一场他又没有对白,便在剧务的带领下来到表演区,指点他应该站在什么地方,应当如何站位走位等等!

  “演员、摄影机、收音、灯光,全部都埋位(粤语,在片场特指就位)!”杜导全无平日里的笑容,满脸肃然之色,大声问了一下,陆续传来摄影师等此起彼伏的声音。

  他看了场记一眼,场记立刻拿着场记板上前,喊着第几场第几个镜头,杜导大声喊道:“ACTION!”

  这一场戏是飞机驾驶着摩托前来接应龙头棍,林佳栋扮演的东莞仔从卡车上下来,将龙头棍递给飞机!由于分镜头,倒不需要楚越亲自来驾驶摩托,直接采用剪接。

  楚越下了车,将头盔摘下来,眼见林佳栋取出龙头棍向自己递过来,他骑在车上毫不犹豫便伸出手取接。就在这时,杜导那蕴藏着恼火的声音响在片场:“CUT!楚越,你在搞什么!”

  其他人面容上顿时浮现同情之色,杜导在片场的严厉是人所共知的,这一次楚越肯定有得一顿排头享受了。楚越大有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的感觉,他刚才应该没有做错什么呀!

  杜导神色不善,腾腾几步来到楚越面前大声喝骂:“你为什么不下车,你以为自己在车上就大了吗?你接的是社团龙头棍,要尊敬,你在车上很尊敬吗?还有,你那是什么表情,是在演僵尸吗?”

  换了任何人被这样没头没脑的一顿臭骂,都不会很爽,况且他楚越还是临时被拉来的,心里顿时燃起了怒火,若这里不是拍摄区,若不是以前在片场见到过不少类似的大骂,只怕立刻就发作了!

  “杜导,算了,阿越还是第一次演这个角色,总是要给他一点时间适应一下!”剧务他们都没察觉到楚越的情绪越来越不爽,上前来劝解道,他们也习惯杜导在片场破口大骂了。

  导演在片场的气来得快,去得也快,偌大的剧组,他总不能只记挂着楚越!很快便消了气,盯着楚越道:“再来一次,这一次你给我好好演!”

  楚越脑海里却是想起当初他参加另一部戏时,女主角演得不够好,结果被导演骂到当场洒泪。可是,当那女演员演好之后,导演就立刻转怒为喜大大夸奖。想到这,他的不爽和不满渐渐散去,片场就是这样现实,做好了大家都赞赏,做得不好,导演要骂,大家要鄙视,实是地狱与天堂一线之隔。

  苦笑中理解了这些令他不爽的做法,一只手轻轻拍了拍他的肩头笑道:“阿越,这没什么好难过的,每个演员都在片场被骂过,就连发哥当年都被骂得狗血淋头,梁超伟当年拍春guang乍泄被就王佳卫痛骂不少次!”

  楚越抬头一看,安慰他的人赫然便是林佳栋,向他笑了笑表示自己没事。脑海里却迅速开始琢磨了,现在想来,方才他的确做得很差劲,他只把握到了一些飞机的性格,却没把握到全片的态度。

  想到这里,他微微一笑,刚才的不快尽数烟消云散。他想,自己确实是找到了一些可以改进的地方……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