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新喜剧之王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七章 杀手也可以怕见血

新喜剧之王 黯然销魂 3587 2006.07.02 08:21

    

  楚越退到甄自丹方才指的地点,灯光组的亦将灯光打起,剧务跑出来煞有介事的大喊一声开始。楚越缓缓从黑暗中行出来,脸上挂着一缕懒洋洋的笑,甄自丹倒是很入戏,立刻大喝出戏里的台词:“你是什么人,给我站住,我是警察……”

  眼见两人间的距离越来越近,甄自丹手忙脚乱的在腰间作掏枪之势。楚越呼的一下策奔而起,双手贴着大腿,竟是跑得极标准,忽然扬起手,手中的道具刀随着唰的一声,顿时刺破十米左右的距离,呼的一下冲到了甄自丹右手左右。

  甄自丹脸色大变,闪身避开,顺势踢出,将来势极为凶猛的道具刀踢飞!站直身子瞪着楚越:“阿越,你那么大力,想谋杀呀!”

  楚越连连咳了几下掩饰自己的尴尬,正如前文提到,他有一个很要命的缺点。他很难精确的控制自己的力量,以最简单的方法来说,他其实就是在练武的过程里难以做到收放自如。

  将这问题告诉了甄自丹,眼前这个帅哥下巴都差点掉了下来。练武练到不能收放自如,这还真是少见呀!怨不得方才楚越使的力量会那么强了。转念一想,立刻便意识到楚越为什么要这样说了!要是楚越还是控制不了力量,等一下扮演警察那演员就惨了!

  可这样的情况不能不打真的,沉思片刻,甄自丹很快把自己的经验告诉了楚越:“阿越,我知道你的力量很强速度也快,不过,你先去一旁尝试一下,我让导演先拍其他的镜头!”

  “在戏里,你要是用兵器,那你的兵器打到人,越靠近你的手,就越不容易着力。而且,我想你应该是可以控制得住位置,在骨头的位置上千万不要用力,大致上就是这些!”甄自丹大致介绍了一下他的经验,其实他的经验也不多,以前他的戏多半都是在真打,尤其是在《战狼传说》树林一段戏,更是玩真的。

  楚越郁闷的点了点头,灰溜溜的跑到角落。在这里可没有什么东西能给他实验,想来也没有人愿意拿自己的身体给他实验。所以,他惟有默默思考着,如何才能够在镜头下在兼顾速度和力量感之余,不使演对手戏的演员受伤!

  想到这里,他不禁有些恼火,要是当初跟师父学习时再努力一点就好了。但他终究还是聪明人,很快便琢磨到,此事得从他本身来下手。沉吟片刻,按照练武,或者不如说武术的致命杀招,通常都是骨骼以及关节等,在肉多的位置,反而没有太多的伤害力。

  最典型的便是,他学的泳春当中便有一种叫寸劲外发,当然,这没有电影里那么恐怖。所谓寸劲在泳春拳里,其实就是击中对手之后眨眼爆发出来的暗劲。但他想起师父说过,泳春里有一种运用寸劲的方法,很毒辣。那一招师父不肯教他,但只说那一招攻击的喉咙,一招致命的招式。

  当然,所以要点出寸劲的威力,就是因为在银幕上,楚越是不需要用上什么寸劲的。而这样一来,杀伤力当然就没有想象的那么强。若是能够避开骨骼部位,自己在用拳时亦避开能够造成伤势的指上关节,杀伤力自然就小了很多。

  楚越进影坛以来第一次参与制作动作片,当然不太清楚,动作戏绝不是容易控制的。毫不夸张的说,每个演过动作戏的演员,都或多或少的受伤过,除了自身的因素之外,很多配戏的动作演员收不住手也是一个大问题。连老牌动作演员都未必能收得住手,况且他这个新丁!

  想了一下,大致得出了一些方法,这才满意的站起来去欣赏拍摄。为了连戏,叶卫信和甄自丹都没有理楚越,而是连续把下一场戏的情节都拍得七七八八之后,然后才招呼楚越准备上场表演。

  虽然本身能够迅速入戏,也不需要培养情绪,可楚越还是来到场中望着镜头凝思了一下自己接下来的表演。未久,叶卫信向周围的工作人员都招呼了一下,场记提着场记板来到镜头前,猛然拍响场记板:“第N场第M个镜头,ACTION!”

  楚越嘴角挂着懒洋洋的微笑从黑幕中行出来,警察观察着猛然空旷下来的场地,仿佛察觉到某种未知的危机,又仿佛在恐惧!骤然见到楚越自黑暗里走出来,顿时惊喝:“你是什么人,站住,我是警察……”

  楚越嘴角的笑意越发浓郁,虽然此刻摄影机给他的是远景镜头,但他还是如此的微笑着。竟完全忽略了警察的警告,继续迈着步伐向警察逼近!警察拔出枪,越发察觉到隐藏在黑幕下的危机,指着楚越厉声大喝:“站住!”只是语气中再也掩饰不住那份恐惧!

  楚越此刻距离镜头要近了不少,忽然浮现一缕极尽嘲讽的淡笑,猛然扬起手臂,将掌中刀掷出!就在这刹那,忽然出现了一个变化,导演拿着喊话筒大声叫:“CUT!”这却不是导演对楚越的表演不满意,而是这个镜头只是到此为止。

  一场戏从来都不是一下子就演过去拍过去的,而是要分为若干个镜头,而在剧组里也有专门分场景分镜头的工作人员。换了二三十年前,一部成型的影片通常只有七八百个镜头,可是现在最起码都是一千多到两千。若是换算为镜头,那便相当于以前的每个镜头长度都比现在这些镜头长度要大出一到两倍。所以,很显然,现在是短镜头当道。

  叶卫信来到楚越面前,看了一眼四周才盯着他道:“阿越,你刚才为什么要这样演?我之前跟你说的不是这样的呀!”一般情况下,导演都会对演员讲戏,对新人则是教戏!

  “叶导,我觉得这样可以更好一些!”楚越向叶卫信露齿一笑,比划着手势解释:“这个角色乍看似乎没什么诠释的空间,但我觉得未必就如此!所以,就尝试赋予他一些独特的东西,比如强烈的讽刺感,还有就是怕血!”

  “唔,那你觉得表现讽刺感,还有怕血,那有什么意义,对这部戏有什么帮助呢?”叶卫信望着眼前这个对演戏似乎有点独特见解的小子,忍不住出言询问。

  “讽刺可以是一种愤怒,也可以是一种悲哀,还可以是偏激!在这戏里,我觉得更倾向偏激!这可以使这个角色更形象立体一点,也有了一些层次感!”楚越无所谓的耸了耸肩,这些他可是想了几天才琢磨到的:“至于怕沾到血,可以解释为一种洁癖,能与之前的偏激糅合在一起。”

  叶卫信沉思片刻,眼睛忽然渐渐亮了起来,凝视着楚越露出笑容,拍了拍他的肩头:“我理解你的意思了,你是想表达,杀手的职业是杀人,很厌恶这份工作,但还是要继续做下去。所以,他的世界是偏激,而且愤怒的,怕沾到血就是厌恶和偏激的一种表现!”

  “对,对!”楚越把头点得跟啄米鸡似的,不愧是擅长抓思路的导演,立刻便把他想要塑造的形象一言点透:“而且,我个人以为,这个角色未必没有发掘的空间。你这部戏点的就是亲情,但我觉得剧本里的对称力似乎在反派这一方小了一点,如果……”如果什么,他没有说白,相信叶卫信是可以明白的。

  “我要想一想!”叶卫信当然明白楚越的意思,但他微微皱了下眉头,现在再来修改剧本,很容易惹来麻烦呀:“你准备下一个镜头!”

  下一个镜头之前,场记为楚越指出了方才所站的位置,还示范了那种步伐的大致频率。楚越走了几步,瞥了一眼对面的演员,迅速找回了方才的感觉,连忙向导演方向竖起手指表示OK!

  ACTION!

  楚越面容上似乎始终挂着那份淡淡的讽刺,不是很凌厉,但却十分清晰。猛然间,他步伐如飞般疾奔向前,凌空跃起踢中这警察,跌落下来,顺势抽出刀,手法极是凌厉果断的捅向警察胸膛!

  警察恐惧之下伸手去挡,楚越掌中刀深深刺穿警察的手腕,再抖动一转拔出刀来,径直捅进警察腹部,直逼其撞在柱子上!接下来,楚越出手快若风雷,掌中道具刀不住在演对手戏的演员身体皮肤上划动着,一片片血迹从藏在衣服里的血浆包中爆出来……

  “CUT!”叶卫信和甄自丹看得傻眼,到这刻才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事,大声呼吼之下,楚越依然收不住手再连劈了两刀之后,才停止下来,满脸满头大汗。

  那种感觉太恐怖了!楚越一开始就知道自己不是很有演技的演员,所以他压根本没想过什么演技之类的。他这样的新演员,要想迅速进入角色,最好的办法就是代入,而不是像那些演技超卓的老演员一样是在创造。

  代入的后果便是,楚越心理渐渐弥漫着那种偏激的情绪,还有几分厌恶,不住替左手挡住飞溅而来的血浆!这种感觉,很像是癫狂,但给楚越的感觉却是十分好,说不清究竟是因为偏激的感觉很好,还是因为能够在镜头前这样肆无忌惮的演戏的感觉很好!

  甄自丹和叶卫信望着楚越苦笑不已,楚越方才不是演得不够好,而是太快了。动作很快,几乎快到摄影机都捕捉不及的程度。叶卫信就是觉得可能这动作太快了,摄影机要捕捉不容易,所以才叫了CUT!

  当然,楚越其实没有想象中那么快,更不可能快到那么夸张。只不过,古语有云,拳怕少壮,换了甄自丹年轻时,也未必就比他慢。

  突然间,甄自丹觉得自己新交的这位朋友很有机会领衔未来的华人动作影片,就凭着那一身出色的真功夫……

  *****

  精华太少了,完全不够给大家加!所以,大家还是加油投票呀!不然,哪来精华给大家!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