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新喜剧之王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五十三章 极限惊魂

新喜剧之王 黯然销魂 4866 2007.01.15 10:05

    

  他现在的情况很古怪,他想要向电影界发展,可在这上面的成绩却还是不如作为歌手的他。说到底,歌手与演员是不一样的,演员是需要时间和经验来磨砺的。

  “四部戏,两部确保票房的,两部确保可以拿口碑,拿奖的戏!”林灵目光灼灼,明年就是最关键的时刻了,要是楚越没拿下影帝,那协议里的她就是输了!但她不想拿楚越的前途当儿戏,所以就是让楚越累这一年,亦要买个双保险。

  音乐反而令人放心,虽然楚越最多每年只能出两张专辑,今年甚至只发了一张,但那都无法撼动他的地位。要知道,他在歌坛可是当红炸子鸡,还是潜力无限呢!

  站在林灵的立场,她倒是颇为欣赏阿豪在写的冉闵的传奇。不过,她只在阿豪嘴里了解到此人的传奇事迹之后,就知道这部戏很难开拍。以她的判断,这部戏起码要砸两亿港币,相信亦没有哪家电影公司舍得砸那么多钱。

  所以,她暂时对那个本子不报希望,还不如期待现在的剧本。她作为经纪人,接到了七八个剧本,都是希望找楚越来主演的影片,亦都是一些投资上了档次的影片。在这其中,有机会票房大卖,或者有机会拿奖的本子都过滤出来了。

  其中就有一个武侠题材,是徐可的作品,这几年来,他都不是太如意,似乎希望再从武侠翻身。另外一个则是来自阿杜的邀请,还有一个便是剧情片。

  “我过滤了一下,最适合你的只有这三个本子……”林灵将三个本子都丢给楚越:“我的建议,徐可的戏可接可不接,他太独断独行了,你未必受得了他的气,而且他近年来真的不太行了。阿杜的要接,那个剧情片最好跟导演碰一下面再谈其他的!”

  徐可是何许人?在所有影迷心中,这个名字就意味着大师。楚越见到这个名字,眼睛就立刻亮了,徐可就是再不行,可只要能跟他合作一次,就是扑街一次又有什么大不了的!

  至于阿杜,楚越当初可谓是阿杜提拔起来的,就冲着这份情,他也一定要接下!倒是那个剧情片,他浏览了一下本子,则是直指社会问题,这样的戏票房铁定扑街,影帝基本也是没什么指望的,为什么要考虑这部戏?

  见楚越犹豫的样子,林灵哑然一笑:“剧情片你可以去跟导演谈谈,我跟他约在中午一起吃饭。阿杜现在手头上还有另外一部戏,理论上是不会占你太多时间,而且他拍戏通常也挺快的!你不要担心档期错不过来。”

  唉!一个很棒的节日,就这样被林灵给勒杀了!楚越痛苦的甩了甩脑袋:“徐可的戏我一定要接,阿杜的戏亦在情在理都不能不能接,至于剧情片……跟导演谈过再说吧!”

  剧情片的导演叫高飞,楚越还以为是发哥演的那个侠盗呢。高飞是青年导演,之前导演了几部短片,虽然没有获得什么奖,却得到了一定的好评。与他寒暄了几句,楚越忍不住好奇问道:“高导演,你为什么要想找我来演这部戏呢?”

  高飞陷入了沉思里,苦笑不已,这是他第一部长片。为了这部戏,他特地去王进东的电影基金申请拍片资金,结果获得了两百万,但这两百万显然不够如意。他希望这部戏可以有一点票房,就算这是部剧情片,也应该有些票房。

  所以,当他知道王进东是楚越的老师之后,就忐忑不安的下决心,把剧本送了过来。当时,林灵吓了一跳,楚越的片酬就高达五百万,一部两百万的戏,居然还敢找楚越主演——找楚越来演的戏,投资最低的都是一千多万呢!她很好奇眼前这个人究竟是怎么想的,怎么能有那样的勇气,凭什么能够吸引楚越主演这部戏。

  高飞很显然属于胆大心细的那一类导演,扫了楚越和林灵一眼,坦然说出了答案:“因为你是现在最有票房号召力的明星之一,有你在,我的戏票房不会太惨!”

  “那你为什么以为我会接这部戏?”楚越现在更好奇了,高飞想要一个很有票房号召力的明星来演一部投资两百万的戏,是因为他想要票房不会太差。这个人,太有意思了,就算是对他有提携之恩的阿杜,两百万的戏也绝不可能向他开这个口。

  “因为你是王进东的学生!”高飞狠狠一咬牙,把自己最大的把握说穿,他就是在赌楚越是不是会凭着王进东这层关系来演这部戏。起码,圈内谁都知道,当年为王进东披麻的是楚越!

  楚越面色一紧,想到东叔,忍不住轻轻叹了口气。东叔以前伤害了港片,当他老了之后后悔却亦来不及了,所以才留下了这个基金想帮帮港片。

  可楚越亦知道,这个基金到现在为止前前后后砸进去几千万了,却没有一个真正象样的新人站出来过,现在的青年导演多半都太浮躁太高傲了。那样一笔钱这样下去可以支持多久,没有人知道。

  “我答应你!”楚越闭上眼睛,眼前仿佛浮现了当年带自己入行的那位前辈。睁开眼睛见高飞忐忑不安的样子,释然一笑:“片酬你不要担心,我只要这部戏所有的收益都给电影基金会!”此言一出,高飞立刻放松了许多,连连点头答应下来。

  “等等,你们不如还是先讨论一下这部戏再谈其他的!”林灵不会像楚越那样感情用事,立刻便打断了他们之间的话。如果楚越因此而接下一部烂片,那才是不妙的事。

  “关于这部戏,我的概念是做一段父子情,本地片里关于亲情的东西太少了,我很想做一个这样的东西!”谈起电影,高飞眼睛一亮,整理了一下思绪向楚越介绍:“本来我考虑以十七八岁的年轻人来演里面的爸爸这个角色,后来想,那样未必就能够确切的传达主题!”

  楚越与林灵交换了一个眼神,看来眼前的高飞倒不似那些太过自傲的青年导演,头脑很清晰!高飞想了想继续介绍:“责任,我想传达这样一个概念,通过父子间的相处,来传达新一代年轻人缺乏对社会对家庭的责任感,这是一个普遍的问题!”

  楚越一样是优秀的导演,所以高飞在楚越面前丝毫不掩饰自己的思路,甚至很乐于交流,他可是非常迷恋《迷路》的。

  “那你怎样解决楚越年纪太大的问题……”林灵立刻就指出了这个重心,楚越现在年纪可真的不小了,快三十岁了,要是这样还在银幕上扮演一个对自己对社会都毫无责任感的家伙,在某种意义上而言,说服力自然是有的。可是,这却与影片的主题失去了距离,产生了巨大的偏差,毕竟这部戏想要表达的是新一代!

  高飞眉头紧皱,喝了点咖啡道:“要是化妆应该可以让KEVIN看起来年轻一些,再有美术指导和服装造型设计等配合一下,应该是可以使KEVIN在戏里看上去只有二十二三岁,这应该很符合我的要求!”

  “OK,若是那样,你对这部戏的理解是怎样!”林灵不愧是一个非常敬业的经纪人,立即又提出了新的问题:“你是要商业,或者还是艺术一些?我想知道这个路线!”

  高飞微微一怔,苦恼的抓了抓脑袋。其实他之所以冒着被骂不知好歹的风险来找楚越主演这部戏,当然是希望这部戏的票房不要太扑街,这好歹是电影基金会的钱,而且还是他第一部长片,不容有失。

  只不过,他一样很明白,站在他这样的新导演立场上,更重要的是站稳阵脚。能够在电影奖上有所作为,那当然是再好不过,若是不行,那就应该在票房上有所作为。现在既然KEVIN主演这部戏,那么票房就绝计不会太差。

  想到这里,他松了一口大气:“我觉得可以艺术一点,至于票房,那就完全交给越哥,他的票房号召力将是决定这部戏是否卖座的关键因素!”

  楚越与林灵再次相视而笑,若是高飞拿这个本子告诉他要票房不要文艺,那他们肯定立刻走人。本来嘛,这样的本子和故事只适合艺术片,要是做成了商业戏,那铁定别扭之极,楚越和林灵都不是没见识的人,当然不会犯下这样的错误!

  而高飞很明智的把票房希望放在楚越身上,这部戏着重艺术因素,那就证明他是很明智,而且身为导演,显然具备自己的思想和实力。

  其实楚越之所以答应演这部戏,不完全是因为王进东,而是他欣赏高飞。一个敢于冒险,敢于尝试的青年导演,他欣赏这作风,就冲着高飞敢来找他演这部戏,这一切就足够了!

  他站起来伸出手与高飞握了一下,微笑轻道:“那么,就预祝我们合作愉快……”

  “合作愉快!”高飞面上挂满了愉快的笑容!

  可是,他们都完全没有想到,这一次合作将带来什么样的变化!楚越亦完全想不到,从高飞打响之后,走电影基金会这条路涌现的电影人不胜枚举,成为了未来港片的新血输送点,成为黑白映画之外培养新导演最有力的力量……

  阿杜的戏最令楚越哭笑不得,他一心想要跟阿杜做一部好戏,可没想到阿杜竟然是想到他的票房号召力,找他来演一部贺岁片!

  幸亏,在档期上高飞完全可以配合楚越,这样楚越可以腾出很大的空间来做阿杜的戏。不过,他不能不承认,银河映像的效率的确很高,得到楚越的答复之后,就立刻开始了筹备工作。唯一遗憾的是,这部戏的剧本楚越还没有看到(银河映像的编剧一样是习惯了边拍边写,阿杜也是这个风格)。

  但这不是当前最要紧的事,他目前正在加紧进行恢复性训练,要将自己的状态尽量在十二月一日之前练到最颠峰。那一天,他将与大池久子在擂台一战!

  很难得的休息时间,成了楚越郁闷的根源,为什么要加练?尽管如此,他还是尽量的抽出时间来松弛自己。他一样知道,练武之道,其实就是要有张有弛,这与电影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这天,他训练结束之后,总算是很不容易的抽出了时间,与林灵再一次上了飞机!只不过,这次他和林灵不是飞到哪里去做什么工作,而是来做运动,做休闲娱乐的。

  “很奇怪,有那么一段时间了,江子诚为什么一点动作都没有?”与楚越闲聊了几句,林灵将自己的心头疑惑说了出来:“他一贯都是脾气火暴的人,上次跟你玩输得那么惨,没理由一点什么都不做!”

  “那又怎样,难道你希望他故意来跟我做对?”楚越翻了翻白眼,他倒真的不是很把江子诚放在心上:“恒兴旗下两间赚钱的杂志被勒令停业,秦泽的新歌和新戏都跟我打对台,亏损那么大,他焦头烂额之下哪有心情来理我!”

  “总之,我还是觉得不对劲!”林灵以自己的敏锐直觉做下了这个判断,反常为妖,这个道理她再明白不过了。

  “不要想太多了,该我们了!”楚越望着其他人跳下飞机,他站起身来检查了一下降落伞,然后拉起林灵来到舱门前。

  鱼跃而出,楚越四肢伸展,看着风在自己眼前呼呼掠过,在耳边刮过凄厉的呼啸,他心情更是美妙!还有什么能够比在这种高速坠落,体验悬空与生死一线的感觉来得更妙?

  他睁着眼睛,全心全意的享受着这份妙不可言的滋味。身后林灵在空中转了一下,出现在他对面,两人拉着手在空中不住的凌空旋转,只有在这样的悬空状态下,才可以轻易做出那么自由的动作呀……

  酣畅淋漓的美妙,楚越做了一个超级有难度的凌空回旋三百六十度踢腿,顿时乐到不行。盘算了一下,是时候开降落伞了,他猛的一拉——预料中的伞没有弹出来!

  楚越脸色立刻变了,再拉了两下,伞依然没有要弹出来的迹象!在这瞬间,他的心神几乎要崩溃了,从这个高度掉下去,就是十条命都要死绝!

  我不服!楚越脑海里猛然窜出这个念头,勉强镇定下来,看着前面伞花朵朵。他转过身向着林灵飞了过去,还在比手划脚——我的伞坏了!

  林灵懂了他的意思,面色大变,望着越来越近的地面,她狠狠一咬牙,飞了过去和楚越抱在一起,在他耳边大声吼叫:“抱紧了,我们不会有事的!”

  一个人的降落伞可以承受得住两个人吗?答案是不能。林灵和楚越坠落的速度远远大过其他人,在空中只飘荡了不久,便超越了其他人的下坠速度!

  看上去,就是不死起码都是一个受伤的下场!

  眼见距离地面越来越近,楚越甚至可以见到地面上的青草了,心念闪动。紧抱着林灵,砰的一声响,狠狠摔在地上,护着林灵,连带着滚出十多米,成功将下坠力量卸开大半。

  饶是如此,楚越依然在那刹那感到自己的五脏六腑都在翻腾着跳跃出来。在滚动中,更是使他的手臂脱臼,满头冷汗的在地上躺了半天,脸色灰白得好象被油漆抹过。半晌,才站摇晃着站起来,咬着牙忍着痛,望向林灵。

  林灵一动不动的躺在草地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