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新喜剧之王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四十九章 情未了

新喜剧之王 黯然销魂 4288 2007.01.02 14:08

    

  当然,新专辑的一切成绩不是一天就出来的,而是断断续续的在七十来天里出现的。当专辑正式发行之后,楚越做了几天的宣传,便迅速进驻了剧组。

  林睿导演,楚越监制,不能不承认,黑白映画不愧是青年人创办的,冲劲十足,竟然毫无畏惧的连连提拔新人做导演!

  这部戏便是之前林睿谈的那部,在这部戏里,楚越扮演男主角——一个在监狱里呆着的家伙。本来林睿考虑请新人来演女一号,譬如方清如就很适合。可是,方清如跟楚越对戏,镇不住他的戏,当初拍MV时,演对手戏就不存在压不压戏的问题。

  很显然,方清如暂时还不具备能够镇戏的实力,而且这部戏的票房亦不能太差。所以,大家讨论了一下,还是决定找张百芝来演女一号——楚越更希望林佳欣来演的,可林佳欣就感觉而言,气质的确不太符合戏的要求。

  这是楚越第一次与张百芝的合作,确切的说,这是楚越第一次主演爱情戏,他能不能适应,那还是另外一个巨大的问题呢!现在外界多数人都认为楚越的银幕上的表现使他们以为他是硬汉型,现在硬汉要化做绕指柔,观众能不能接受还是需要考虑的。

  首先要面临的就是形象上的改变,林睿围着楚越转了老半天,告诉化妆师:“想尽一切办法,我要他的线条和硬朗气息柔和下来!”

  “阿睿,我觉得在化妆上不该做太多的纠缠,硬汉亦有柔情一面嘛,况且我又不是什么所谓的硬汉!”楚越嘿嘿一笑,转头望着林睿。

  化妆师为他化好妆之后,再换上了服装,然后招呼了一下正在与剧组成员熟悉的林睿:“我现在感觉怎样?我是人在局中,看不出来呀!”

  林睿偏着脑袋想了半天,眼前的楚越穿着一身很贴身的囚衣,他眉头一皱,他可不认为犯人在监狱里都可以得到很贴身的衣服:“这是不是太贴身了,好象量身打造的!”

  不过,囚衣只是末节,上下打量了一下。他始终觉得楚越不太像戏里那个柔情脉脉的家伙,更像是一个逃狱的悍匪……

  “老郑,阿越的眼神太利了,而且穿上这服装之后,气质变得更悍了……”林睿侧过面望着郑公望,像这些问题,他必须要请教这些老行家了。

  这次,不待郑公望发言,楚越便自己在思索了。因为新专辑发行,他没有太多时间来考虑这部戏的演法,现在临时思考一下,他迅速便抓到这个角色的特点。这个角色因为在监狱里而显得略有些自卑,但是感情却十分丰富,亦渴望能够拥有幸福!

  思维习惯性的由此延伸而开,这个角色之所以渴望幸福,那恐怕就是因为之前曾经拥有不幸,而这往深里想其实就可以称得上阴影。而感情丰富,那就意味着他是因为冲动或者其他原因才导致入狱,与他本性没有太大关联!

  延伸而开,这个角色的人生卷轴浮现在楚越的眼前,这就是经验!演戏演得多了,演技高了的优良成果。楚越满意的深吸了一口气,这个角色显然可以挖掘的空间很大,因为戏里没有交代他入狱的前因后果,他要在表演当中呈现这种种。

  林睿更是惊讶,望着楚越深吸了一口气,眼帘微低少许,眼里的锐利全然消失,只剩下淡淡的无奈与漠然,佝偻着身子来到林睿面前大声叫:“长官,9527前来报道!”合辙他把自己当唐伯虎了。

  林睿侧过面望了郑公望一眼,只见郑公望向他笑了笑:“林导,你是第一次同阿越合作,不知道他平日在表演上花了多大的功夫。不过,其实你可以不用怀疑他的表演!”

  在爱情戏上,楚越没太大的办法,唯一可以给林睿的帮助就是思路上的一些想法。他和林睿对这部戏的概念都有些相似,林睿想要的是:“以监狱为载体,以信为工具,牵连一段感情,就是这样简单……”

  楚越眉头轻蹙,他倒不是这样以为,这部戏到底不是《监狱风云》,当然不需要在监狱里有什么冲突的情节。SO,那么该以什么样的情节来填充男一号的戏呢?难道镜头总是在监狱里转动吗?他忍不住向林睿提出这个问题,迟疑道:“那样会显得非常枯燥,所以需要其他的东西来填充。《十二怒汉》可以通篇都在一个场景里,而使跌宕起伏,但我们是做不到的!”

  《十二怒汉》是好莱坞经典法庭影片,影片讲述的是陪审团在一个房间里讨论一个少年是否有罪。这部影片的手法直到今天依然令人啧啧称奇,通篇都在一个房间里,十二个角色,每个人都是栩栩如生,又是流畅无比,丝毫不显枯燥无聊。放到现在,依然是难以达到的高度!

  提起这部戏,林睿立刻醒悟过来,迟疑道:“那你的意思是……”

  “男主角情感丰富,渴望一个幸福,他在监狱里,所以他可以视为单纯!”楚越沉吟片刻,神情有些犹豫,他亦不知自己的想法是否正确:“而在外面的女主角不妨可以复杂一点,这亦符合逻辑。但与男主角渴望感情的理由不太一样,她是冷漠之后再燃起来的感情……”

  林睿顿时苦笑不已,他当初写的本子是一个浪漫的爱情片,现在被楚越那么稍微的变动一下,感觉就完全变了。望着他的神情,楚越有些理解,轻轻一笑:“这个戏按照原来的故事,其实就是《西雅图未眠》的另外一个版本,为什么不尝试着做得更精彩一些。”

  沉思片刻,林睿迟疑着点了点头,是呀,要是按照原来的剧情做,那便真的是《西雅图未眠》的监狱版了。在脑海里飞快的构想了一下楚越所言,越想眼睛越是亮,猛的一拍桌面:“就按你说的来做!”

  既然换了思路,本子当然亦要换一下,蓝心莲临危受命接受了修改剧本的工作。她本身就擅长这类细腻的东西,否则亦不会与阿豪成为最佳拍档,此刻在这个本子大局确定的情况下来做,那就很容易了。

  阿豪一样没有闲着,他一样接受了林灵的任务——战争片,冷兵器战争片!是的,这将是楚越下一部戏。

  令阿豪深感吐血的是,林灵给了他这样的任务,却没有给出具体的东西!害得他不能不靠着自己的努力去查资料,他先是跑到香港大学去请教了一下教授,然后在若干资料里找到了很多有意思的东西!

  阿豪从来都没有想过,原来中国历史上竟然有那么多可以做成电影的东西!他沉思了很久,觉得要是做冷兵器战争戏,那肯定要从真实的来下手!

  在所有真实的东西里,他一一否决了,譬如岳飞,这是不可写的,不然在内地电影局就肯定过不了审查。做岳飞抗金,那就是“破坏国家统一”,他不是民族英雄!

  犹豫了很久,他最终将目标聚集在几个历史人物上,首先便是当年喊出“匈奴未灭何以为家”的霍去病。再其次的项霸王亦有可为之处,但拍得太多了。然后便是南北朝时期的陈庆之和五胡乱华时的冉闵。

  他对这两人极为感兴趣,前者陈庆之当初是怎样凭着七千骑攻破数十城的,是怎样同数十万大军对抗的?陈庆之的战役不是太多,却堪称经典,这个人显然是很值得一做的。

  冉闵其人更是神秘之极,其父乃是汉族起义将军,后来忍辱负重,屈身从贼。熬到成年之后,执掌兵权才一下挥军起义,率领汉人对胡人展开了还击。

  冉闵起义成功之后,颁发了杀胡令——胡人不退出中原领土,就杀绝胡人。此人起义之后,直面各族胡人,种族灭绝性的屠杀使得五胡当中的四胡元气大伤,其中两族甚至从此灭绝。可他不但没有得到当时的汉人东晋王朝支援,反而被东晋与鲜卑联手进攻。他最后为鲜卑二十万大军包围,十战皆胜,只输了一战,就输掉了全部!

  若说陈庆之是军事上的传奇人物,那么冉闵便不止是军事天才——当年他的军队得不到有效补充,依然战无不胜,灭绝两胡。若不是最后被鲜卑和东晋王朝合力坑害,胜负还真的未必可知,说不定历史就被改变了。

  而就是这样一个高举大汉旗帜的天才,就这样被同胞与外族人勒杀。他为了汉族的利益,屠杀胡人若干,所到之处胡人都惊恐不已。像这样一个传奇人物,阿豪浏览了他的资料,立刻就涌起巨大的好奇心,冉闵究竟是一个怎样的人?

  抱着这样的心情,他开始了艰难的剧本创作。而与此同时,楚越则是忙碌着新戏,这部被暂定名为《情未了》的影片开拍了,他的工作亦开始沉重起来。为了能够在最短时间里完成这部戏,他们不能不连日在监狱里拍摄这部戏!

  在监狱里的外景不是太多,两天就完成了,接下来就跑到片场去拍!演戏真的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楚越每日都要花很多时间来琢磨这个角色,挖掘他的内心世界,使这个角色的层次更丰富!

  “ACTION!”

  在表演区里,楚越仿佛完全演变成了戏里的人,他仿佛察觉到此人的辛酸,还有那强烈的感情渴望,或者不如说是一种归属感。渴望,但是又害怕,他一边抽着香烟,目光中透露出几个字——我只是犯人!

  这就是自卑,就在这时,信来了!他目光闪烁,快速的吸了两口,看着那些扑上前去拿信的狱友。看着他们难得一见的快乐,他微闭了一下眼睛,又仿佛在叹气,又似乎在吸新鲜空气,重重吸了一口烟,站起身来……

  “CUT!非常好,换下一场!”林睿太满意了,他觉得楚越的表演完全给了他想要的东西,甚至还有一些多出来的。就好象那个闭眼睛的变化,就使得表演显得立体了太多。

  可他又哪里知道,楚越能够做到这一步,真的经历了很多。除了经验和经历,他还有磨砺,极为刻苦的磨砺。不过,唯一令楚越感到安慰的是,他的表演渐渐形成了自己的作风,虽然还谈不上风格,但只要肯努力,那就是必然的!

  只不过,这一次,当林睿喊CUT之后,楚越却没有像以前那样一下子就放松了,而是依然持续了方才的神情站在原地,神色朦胧,就仿佛戏里的角色真的出现在了现实里!

  郑公望去忙了其他的,倒是没有发现,只有林睿转过面看了他一眼,愕然发现他那似极了戏里神情的楚越。走上前去拍了拍他的肩头:“阿越,你想什么,准备下一场戏了!”

  楚越有一种很怪异的感觉,仿佛直前自己一直沉溺在戏里,直到这一刻才完全醒了过来。突然意识到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他知道,自己的表演从今天起,又将上另外一个新的台阶。

  大喜之下,他没有想太多,没有想自己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沉溺表现!只是干笑扫视一周,果然大家都在忙碌的搬家伙准备下一场戏,他嘿嘿一笑:“行,我演戏,你放心!”

  其实演技这玩意是渐进式的,完全不像传说中那种虎躯一震的贯通。这到底是现实,而不是玄之又绚的玄幻小说。就好象人几乎很难察觉自己的变化一样,因为变化总是在渐进的,一天一点的变化累积下来就不得了。可当时人却是不会察觉到这一天一点的变化,除非真的戏剧性的来了个什么超级变化。

  所以,楚越不知道自己的表演究竟有了什么样的进步,但现在的他回头看自己演的《火线服务》和《奥运风云》,都会对当时自己的表演颇不满意。而这,就是进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