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新喜剧之王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一十九章 师父来临后的惨案

新喜剧之王 黯然销魂 4357 2006.09.16 20:57

    

  协会的要求很简单,楚越要尽量抽时间参加他们安排的比赛!而现在谈妥,杨老就提出希望楚越抽时间来跟泰国泰王杯冠军察古打一场!

  察古是泰国很著名的一流拳手,如今正是全盛时期。察古今年年初在美国与全美空手道冠军比赛,两人上场不到一分钟,察古一脚便将对方踢得晕倒!

  察古的腿法很强,尤其是脚力极强,传言他可以一脚踢翻一头牛。楚越就觉得奇怪,泰国流行的应该是大象,为什么不说踢翻一头大像呢?想是那么想,但不可否认,察古纵横拳坛一些年头,在超过七成的比赛里,都是靠腿法取胜。据说,他的脚力只逊色与泰国第一高手乃猜。

  就是今年年初的那场与全美空手道冠军的比赛,察古就是靠着一脚,扫断了对方的肋骨,因而取胜!论力量,楚越觉得自己的全盛时期肯定不会差过察古,但是他这几年来忙碌的事太多了,明显不如以前了!

  老实说,楚越认为现在的自己对上察古的胜率不大!在罗新中和林灵都表示这场赛一定要打之后,楚越还是屈服了,反正他也很喜欢打架,虽然单打独斗不太过瘾,但在没有群架可打的情况下,也勉强可以接受了。那起码都是名正言顺的打架,而且打伤人还不用负责!

  正在犹豫是不是要请师兄来帮手一下,电话忽然响了,这是楚越的私人电话,号码只有少数人才知道!接过电话,里面传来一个苍老的声音:“阿越,我现在在机场,快来接我!”

  “师父?!”楚越惊喜大声叫了出来,还真的是缺什么来什么呀!当下也就立刻拉上林灵一道赶去机场。

  来到机场,楚越找了一下,终于在一张椅子上见到了精神熠熠的师父!师父皮肤被太阳晒得黝黑,倒有些像是乡下的农家爷爷,只有那一双眼睛精光闪烁,令人相信他就是教出强悍徒弟的楚越!

  “师父,你去了师兄那里才来我这里,太偏心了!”楚越大喜过望,来到师父面前便有些孩子:“要不是师兄告诉我,我还不知道呢!”

  见到徒弟来了,师父那双精光闪动的眼睛都乐得眯起来了,见到林灵,立刻武断的为林灵的身份做下了定义:“好小子,你什么时候有了媳妇也不请我喝喜酒!”

  林灵坦然以对,只是笑吟吟的望向楚越!楚越呵呵一笑:“这是林灵小姐,她是我的助理,可不是我的媳妇!不如,我们还是先回去吧!”

  林灵的眼光还真的很毒,楚越的师父李振北还真的是乡下的农家爷爷。那是楚越小时候,他去老家玩,然后有一天意外发现平日里都常常纵容自己的伯伯居然在教一个年轻人练武,立刻便大生好奇!

  毫无疑问,那时的楚越和绝大多数读者肯定都很迷恋港产动作片。于是,坚韧而且百折不挠的楚越始终纠缠着要学武,被缠得无奈之后,李振北只好收下这个简直可以当做孙子的毛孩子做徒弟!

  本来李振北只是想随便教点皮毛糊弄楚越,没想到楚越在乡下玩的那段时间,每天都可以坚持练马步,而且学得也相当快!这个发现让李振北立即改变了主意,毕竟在现代,能够有这种毅力的孩子已经不多了。

  可惜的是,李振北终于还是走了眼!楚越的确很有毅力,可是,当他渐渐进了叛逆期之后,性格也变了许多,变得很贪图新鲜!练武这东西虽然每天还是习惯在练,可楚越却没有太多心思在上面了,反而仗着练过武在外面打架。只是李振北却是忍不下心教训这个乱来的徒弟,还是师兄狠狠教训了楚越一顿,从那一次开始,楚越就怕师兄了!

  在李振北嘴里了解到这些,林灵大感惊讶,难道现在真正的武林高手都是在农村?那还真不太好说,起码总是有那么一些真正的高手乐于过一些平淡的生活!

  不过,林灵倒是总觉得李振北身上有一种凛冽的气势,难道这就是练武的好处?李振北却是笑着喝了口茶,这还是楚越特地为了师父去买的极品龙井:“想一想以前,真是走了眼,居然教出这样一个半桶水的徒弟,大大的失策呀!”

  “那当然!”在师父面前,楚越仿佛也格外放松了很多,想起当年缠到师父无奈的点头教功夫,他就得意非常:“要不是我缠功了得,哪里能有今天,没准我还在忍气吞声做人呢!”

  “都告诉你,练武是为了锻炼身体,你还惹那么多事!”师父轻敲了楚越的脑袋一下,虽然楚越试图闪开,却还是被敲中了。

  当楚越提起自己要跟泰国的泰拳高手过招,师父观察了一下楚越,摇了摇头:“阿越,你现在这样可不行。我看过你上次打赢泰国人那场比赛了,以你以前的力量,完全可以一脚就解决对方的,你还拖了那么久,看来功夫是退步了!”

  楚越嬉皮笑脸的望着师父,心中却是大感无奈。练武本来就只是兴趣,现在却被罗新中和林灵弄成了必须要做的事,而且还必须要赢,这简直痛苦死了!

  李振北在楚越可怜的目光里丝毫不为之所动,毅然道:“为了不让你上台去丢武术的脸,看来我这把老骨头还是要帮你运动一下了……”可怜的楚越,苦难日子终于即将来了!

  师父来了,楚越的工作也不会因此而消停。不过,幸亏因为林灵的建议,罗新中决定等《奥运风云》上映之后再帮楚越提价接广告,所以目前倒是没有什么广告!但是……

  各种各样的活动,总是免不掉的!而且,他还要录歌,这几天,他倒是勉强做了一首歌交给了铧仔,虽然还不及《碎星》,但也相当与《快乐》的水准了。铧仔还能有什么样的要求,听了一遍之后,立刻便决定放在主打里!

  《昂扬》却是使楚越吃尽了苦头,这首歌很讲求情绪,不知试了多少次,唱到喉咙都沙哑了,林睿才满意的点头表示过了!

  这首歌第一时间就送到了《奥运风云》的后期制作,将作为片尾曲!这部戏,不需要插曲,也容纳不下什么插曲的存在!

  而这时,他的苦难生活也开始了,早晨五点钟就起来,他不想起来都不行,师父不知从哪里弄来了鞭子,狠狠的抽打他!于是,楚越只能每天早早的爬起来练武。

  楚越打了个大大的哈欠,来到花园里打算扎马步,猛然觉得有些不对!观察了一下环境,愕然发现小花园里的花花草草几乎全都被铲平了,剩下来的,是师父不知从哪里弄来的木桩!

  “干什么,快练!不然我告诉你师兄,让你师兄亲自过来监督你!”李振北算是抓到楚越的弱点了,一到楚越犯懒的时候,就提出大徒弟的名字,立刻把楚越给吓醒了继续被操练:“快去试试,看看你这些年退步了多少,咏春!”

  李振北双手背负,在旁边监督着。楚越无奈的来到一根木桩,手若闪电般击打在木桩上,乓乓的声音可真够动听的!只是,深埋了半截在土里的木桩却是晃动了几下!

  师父顿时大为恼火:“你这练的是什么咏春,连力量齐发都做不到了,你这几年是不是都在玩,什么都没练!让开,我示范给你看看!”

  楚越哪敢吭声呀,闪身到一旁,只见师父三两步挪到木桩之前,手腕抖动之下,砰的一下击打在木桩上!直径起码超过八厘米的木桩被击打出应声而断,在楼上窗户望下来的林灵大为震撼,直径八厘米的木桩都可以一拳打断,那是怎样的概念?她都有些糊涂了!

  李振北给徒弟演示了这一招,把鞭子丢开,抄起一条竹竿,指着另外一根木桩:“你再去试试,记住,力量都是拔地而起,你从脚踝发力,再到腰身,再到臂膀,再到手腕!当这些你都可以做得到,那么你发出的力量将是最强的!”

  楚越深深吸了一口气,老实说,他现在每天花在这些功夫上的时间不是很多,真的退步了很多!即便是他全盛时期,也没办法打断木桩!脑海里闪过这个念头,一拳击中,顿时将这木桩打得晃动不已!

  看着眼前这个徒弟,李振北还是大为不满,没想到几年不见,就退步成这样了!其实他觉得楚越练武还是有一定天赋的,只是这小子却是不肯深入的练下去,结果还没有师兄的成就大!

  惨就一个字,只要练得不够用心,秆子就狠狠抽到身上!楚越打小可就尝到这滋味了,没办法,传统如此,徒弟练武不用心,师父再怎样打都是可以的!

  这还不是最辛苦的,最辛苦的是,楚越被逼着练习燕子连环十三腿!见到楚越从最初可以凌空连踢五脚,到现在勉强踢四脚,而且方法还有些不对,李振北就气得上火,几下打得楚越跳起来:“继续练,连环十三腿的诀窍就是身法敏捷轻灵,你连这点都做不到,还凭什么提发力的问题!”

  楚越惟有苦着脸,对着一根木桩正面跃起凌空连踢。其实燕子连环十三腿攻击的方位主要是在胸口,讲究的是以最快的速度在空中滞留最长的时间,踢中对方同一个位置,那样可以造成最大的伤害!若是十三腿都踢实了,只怕就是练了铁布衫也得在医院里躺他一年半载。

  但燕子连环十三腿实在很痛苦,因为这一招的要求就是以脚尖来踢!完全可以试想一下,用脚尖同木桩连续不断亲吻的感觉!十分钟练下来,他觉得自己的脚都快要烂了。

  燕子连环十三腿之后又是形意拳,这形意拳或许是师父唯一还略有点满意的地方!尤其是楚越使的崩手,当他使出崩手,一根直径六厘米的木桩便被击打得险些断掉了!

  可是,接下来的太极和八极拳等等,却使师父脸色都青了!狠狠几下抽得楚越差点想逃走了。师父面色铁青,怒瞪徒弟一眼,脱下外套:“臭小子,你给我好好看着,你到底差在哪里!”

  “五行拳,虎形……”师父果然是老当益壮,马步扎下,斜身仰爪木桩,砰的一下在抓到的位置立刻爆出木屑,几根手指抓烂的地方再清晰不过:“蛇形……”蛇形,单掌如蛇吐出蛇信击中木桩,笃的一声,手指插进木桩当中!

  在楚越手里使出平平无奇的五行拳,在师父手里使出,简直就平添了十倍的威力!每一招下去,定然飞溅出木屑,把木桩摧残得完全没有了木头的形状,尤其是最后一招龙形,更是一招击断奄奄一息的木桩!

  “燕子连环十三腿!”师父口中呼喝不绝,腾空而起,凌空连续踢出三脚,三脚连续集中同一个部位,分毫不差。就在这第三脚踢中,轰然一声,木桩被踢断的部分飞出老远!

  “鬼腿!”鬼腿讲究的是集中力量扫和撩,师父身法如鬼魅在木桩间高速移动,三脚踢断三根木桩!忽然,他身形一低,掌拍木桩,柔劲吐出,砰的一掌,竟是将深埋在土中的木桩引带而出。再转身掌拍另一木桩,轰然一声,竟是掌断很粗的木桩,这正是——太极!

  林灵在楼上看得瞠目结舌,一个六七十岁的老者,怎可能还有那么强悍的功夫!不到一会功夫,小花园里就只剩下了根根断掉的木桩,师父不住喘着大气,他本来还想使裂石脚,但年纪终究太大了:“不行了,上了年纪就是不行了!”

  如果拳打脚踢,把满园子的粗细木桩都给弄断,那还叫不行!林灵简直无法想象,究竟还有什么事是行的!实在是恐怖的实力呀!

  “师父,你真神勇呀。不过,木桩都被你给踢断了,我今天想练也练不了!”楚越见到满园子的断木桩,立即松了口大气,笑嘻嘻的说!

  “不行,没有木桩也要给我练习!”

  惨叫:“……”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