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新喜剧之王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三十七章

新喜剧之王 黯然销魂 4194 2006.11.16 08:27

    

  一年一度的金像奖结束了,每一次的结束,其实也是下一次的开始!或许,在落下帷幕的刹那,每个人都在努力竞争着来年可以站在金像舞台上,享受那份独一无二的荣耀!

  光影公司最大的收获便是男女主角都落在它的手上,当然,还外加一个最佳歌曲。楚越在事后的聚餐当中与各人闲聊着,以他现在的实力,涂建元的封杀已经不足影响到别人是怎样看待他的了。

  猛然间,他与蔡思婷擦身而过,望着这个辛苦的女人,楚越感慨不已。就这一刻,蔡思婷听到了楚越的声音:“恭喜你!”

  她微微一惊,转过身望着走过去的楚越,心中那一段过节随着这句话烟消云散。有时,要化解一些恩怨,没有那么难的,难的是人们往往放不下!她凝视着楚越的背影笑了,低声道:“谢谢,也恭喜你!”

  把那句话说出来,楚越和蔡思婷都觉得自己轻松了几分,看来,总是背着一些东西,其实不是那么轻松的事。或许,由此我们可以想得到,背着更沉十倍百倍东西的林灵这些年究竟是怎样过来的!

  金像奖结束了,楚越这只蛀虫亦成功打进了娱乐圈人脉关系之中,正式成为了这个大圈子当中的一员。这其中有他自己的关系,亦不乏公司的关系,但他经历了万般辛苦,终于还是进来了!

  最佳电影歌曲《斗志》,这令得楚越的知名度再上一层楼,其实能在金像奖的舞台上出现,这就足够使内地无数观众看到了。之前的他,放弃了本土意味很浓郁的四大音乐奖,这四大奖又何尝只是奖,还是歌手堂而皇之在银幕上露面的机会。只不过,像楚越就不需要担心曝光率的问题了,所以公司可以大胆的放弃。

  忙呀!只能以这样的字眼来形容,楚越不敢有丝毫的怠慢,继续加强着对唱功和演技的练习!唱功只是一个方面,还包括了台风之类的,但台风可以训练,可以自然而然的产生,那就是一种气质了。唱功,就是必须要训练的玩意。

  为此,楚越每天清早起来进行加强的两个小时练武之后,就开始练嗓子。这与吊嗓子有些许相似,但不完全一致,楚越要一次次的练自己的嗓音在各个音域的音色,要练音准。

  这不是很容易,有的歌手是单纯的靠着自己的直觉来唱,靠着最普通的方式来唱。可楚越就要训练,训练自己靠鼻子发力,或者从胸膛发力等等,每一个小小的细节变化,都有可能使声音出现细微的变化。他需要做的就是,让自己的嗓音朝着更好的方向发展!

  林灵每天在这个时刻,总是热情的观察楚越自我训练。当训练得差不多,她就去做或买早点,然后等楚越来一起吃早餐。

  除了练嗓子,再有便是练武,练武真的很疲倦呀!楚越每天起得总是很早,然后在小花园里那些埋下去的木桩上练习,这是件很苦的活。可楚越和林灵都知道,为了应付以后的挑战,只有继续练下去。

  一起上了楚越新买的车,亦是他买的第一辆车。三年的禁期终于过去了,他亦终于腾出时间来买了一辆车。很显然,他很喜欢宝马,所以他的选择正是宝马。

  开了出去之后,起早贪黑的记者们极为敬业,立刻从蹲着的状态弹起来,连连追着汽车拍照!看了一眼这些狗仔,楚越翻了翻白眼。金像之后,那些记者都把林灵那天的美丽描写得淋漓尽致,又了解到楚越跟林灵居然是住在一起,立刻兴奋的用出了金屋藏娇这些标题来形容。有意无意间,居然又把楚越给炒得满世界都知道,只是这次的对象不是佩儿,而是林灵。

  想想似乎亦有理由,相信能够像楚越这样跟林灵在一起几年而毫不动心的人很罕见吧。起码,那些记者就打死不信楚越会不喜欢那么美丽的林灵,于是,这个绯闻炒起来极为理直气壮。

  幸亏宁妃知道楚越和林灵虽然住在一起,但是却没有什么暧mei,不然的话就能惹来一些大麻烦。可是,宁妃没有麻烦了,来自FANS的麻烦却是极大。那些激情的FANS显然没有见到林灵的美丽,或者见到了,但是又不甘心自己的偶像被人“抢”,个个都叫嚣着抗议楚越跟林灵在一起,甚至还有人以死相胁。

  为此,楚越不能不开了个发布会,表示自己和林灵是纯粹的经纪人和艺人关系!然后才把激动的FANS安抚下去。想想当年程龙结婚的消息传出去之后,日本有少女为他跳楼的事,楚越就胆战心惊,自己可千万莫要遇到那样的事呀!

  来到搬到新写字楼的佳声公司,楚越立刻就急忙的寻找张雪友的下落。提起张雪友,这就是佳声公司的另一壮举,趁着他跟另一间公司合约结束时,将他给招揽过来。

  歌神张雪友呀!楚越再强也不敢在他面前嚣张,而且,那还是他很喜欢的歌手!林灵笑了笑,拉着性急的楚越,来到吴家华的办公室。吴家华的办公室比以前要宽敞了许多,看来公司有钱了,职员的待遇亦就好了太多!

  在他的办公室里,张雪友正在椅子上转过身来看着门口。楚越大是兴奋,雪友这几年来都处于半退隐状态,他可是第一次当面见到他。扑了过去,一把抓住张雪友的手:“雪友大哥,我一直都很喜欢你的歌,没想到今天真的可以见到你,太好了,你一定要指点我一下唱歌的技巧!”后一句完全暴露了楚越这小子的阴谋……

  张雪友亦是久闻楚越了,只是一样没见到而已。此时突然见楚越对自己那么热情,诧异之余,呵呵笑道:“你作的曲子很好,我一样很喜欢你的《陨落》和《苦中苦》这些歌呀。指点就不提了,有时间交流一下!还有,恭喜你拿奖呀!”

  《苦中苦》对唱功的要求极高,楚越当初亦是唱了几天才完成的,中间还有点点的转折部分是靠的软件才修补好!张雪友唱功极强悍,唱这首是信手拈来,自然极喜欢。

  不过,经过这样半年时间的磨练,楚越自己不需要软件修补,一样可以唱得好《苦中苦》。这半年时间的辛苦,看来都累积在这里面了。

  “阿越,你来得正好,雪友转到公司来了,你有时间为他的新专辑作一曲!”见楚越和张雪友可以和睦相处,他满意极了。之前,他就一直在担心,楚越作为公司的一哥,会不会跟张雪友这个前辈尊敬,现在当然是没问题了。

  “想要就有咩?哪有那么容易!”楚越大为唾弃,随即望着张雪友笑了:“雪友哥近年来的歌都偏向对唱功要求很高,有点非主流的意味了,那可不容易做出来呀!”

  是呀,张雪友这几年来的歌都是渐渐偏离了主流,更接近音乐艺术,那样的歌,楚越还真没把握一定做得出来。不过,张雪友笑了笑,给出了一个令人开心的答案:“到新公司,当然要为公司赚钱,我的新专辑打算走流行传唱路线,不会刻意去要求唱功等等!”

  楚越眉头舒展,这就是了。有的歌其实是可以很流行,可以朗朗上口,但是编曲只要稍加以变化,就可以使歌变得难度很大。他怕就怕张雪友要这种,那就浪费了一首流行好歌呀!

  在公司忙了一下,楚越很快便扔下林灵在公司里做策划,自己赶去剧组。这部戏的戏名是《迷路》,楚越很喜欢简约,简约到歌名是两个字,戏名一样是两个字。

  剧组的预算很宽裕,除了宁妃的投资因素,林灵亦为剧组担当一份责任,拉了几百万投资,和几间大公司的赞助!其中就有日本三菱公司的赞助,将为剧组的几段追逐戏提供汽车!

  在戏里,楚越当然是扮演被追杀的倒霉鬼,而阳天则在戏里扮演追杀的黑社会头目。这部戏的背景本来预定的是内地,但楚越否决了,他觉得内地的城市多半都显得很悠闲,这不够营造紧张的气氛。

  不过,在外地很显然容易使剧组不太容易进入状态,所以他们首先将在本地拍摄一部分,然后再去日本拍摄。只是,想着想着,楚越却陷入了迷惘当中,他隐隐觉得这部戏还可以有其他的主题。譬如,他就想到,借戏里倒霉鬼逃亡的过程,逐渐的发生变化,从一个老实人变成凶狠的人,这样是一种有趣的主题。

  想来想去,他还是放弃了这样的概念,只是让林灵把这个想法给记录下来,将来或许用得着。这一天,上了妆和换上戏服之后,来到场中跟郑公望交代了一下自己对这场戏的期望:“老郑,这场戏我要宁静,可以跟之后的戏成强烈冲突的对比!”

  在戏里,楚越扮演的是一个有一份普通工作的普通人,为了表达这一点,他想了很久,决定以规律的手法来表现。呈现戏里这个角色的生活的规律性,每天上班下班这样的一个规律。

  随着一声开始,楚越与其他的上班族一样,带着冷漠的表情走在街上,与同样冷漠的市民擦身而过!走了几步,他渐渐感到不对劲,郑公望仿佛一样察觉到了不对的地方,叫了CUT,跟楚越商量:“楚导,你给人的感觉很怪,不像上班族呀!”

  楚越深有同感,这部戏筹备得颇为迅速,他没有太多时间来练习。主要的练习,多半都是集中在一些重要的戏里。走在镜子前,楚越眯着眼睛观察了一下,他的妆没问题,服装造型也没问题,那究竟是哪里出了问题呢?

  “你的眼神太亮了,这要加隐形眼镜!”郑公望迅速便找到了一个问题,在外面若干人的围观下盯着楚越半晌,见楚越走了几步,大有龙形虎步,整个人迎面杀来的感觉,顿时了然:“还有你的步子步调不像上班族,太个性了!”

  步调?楚越微微一怔,凝神构想了一下,换了一个步调走了几步。接连换了几种,有轻快的,有沮丧的,还有兴奋的,还有嚣张的,但最后郑公望的选择是最平凡规律的!

  在路人和FANS的围观中,楚越没兴趣跟他们打招呼,直接跟郑公望交换了一下意见,继续来这一场戏!

  这一天的任务还是颇为简单的,可楚越回到家里,却是越想越是想不通。步调和演技有必然的关系吗?可今天的表现的确是具备的,为了演绎快乐或者沮丧,他试了好几次才做到。

  既然步调可以跟演技有关系,那么其他的东西可以有必然的关系吗?他陷入了深深的疑惑与思考里。他到底不是科班出身,对演技的理解更多只停留在影迷的角度!

  想了很久,他迟疑了一下,给刘清云打了个电话,问了一下。刘清云则是惊奇的反问:“表演本来就是身体所有的配合,所有的呈现与表达呀!”

  得到了刘清云的指点,楚越凝视着四面镜子里的自己,顿时恍然大悟。步调亦好,其他的亦好,这些都是表演的一个部分。而这些,都有一个统一的说法——细节!

  没有了细节的表达与配合,那么表演就是大而无当,可以称得上是空洞的。这个道理,楚越知道,只是他以前以为细节就是自己的某些细微表现,原来表演里的细节,还包括身体的细节。

  可是,怎样表达细节,演员究竟是怎样表达细节的呢?他陷入了深深的思考当中,犹如入了魔似的,对着镜子不住练习……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