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新喜剧之王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新书《星际间谍》公告兼试阅!

新喜剧之王 黯然销魂 6384 2008.07.25 18:50

    《星际间谍》

  地址:

  文/黯然销魂

  内容简介:

  策反敌国元帅,颠覆敌国政权,俘获敌国主力舰队,暗杀敌国领袖,窃取丑闻和隐私。

  史上最胆大妄为最权势熏天的情报员,今夏华丽登场!

  第一章司南

  司南没有宗教信仰,可这几天犹如过山车一般抛上落下的刺激经历,令他怀疑世间是否真有神灵的存在。

  这得从几天前开始说起,委实透出几分倒霉劲!

  本来司南此次航行的目的,是为了去一个人迹罕至的星球考古与冒险。现在偏移航道如此之远,实在不是他希望见到的。

  就凭他这艘不起眼的“飞猪号”,半路上没被太空盗给干掉,没被危险度丝毫不逊色黑洞的红粉云层吞噬掉,没准就真得感谢神灵庇佑。虽然碰到太空盗的时候,那群张牙舞爪的家伙正在被围剿。尽管遇到的红粉云层当时距离他没准还有一亿八千万公里!

  司南的个人航行经验算是很丰富,但像这一次那么令人嗟叹的经历,也确实少有。

  无论如何,经历了一连串的倒霉事之后,他现在被逼在一颗充斥着紫雨风暴的荒凉星球迫降。

  紫是紫色,雨却不是雨水,而是极富攻击性的射线共鸣。莫说普通的个人飞船,就算军事战舰也不愿与紫雨风暴亲密接触。若非身不由己,喜欢冒险与挑战的司南也绝不会干出这等形同自杀的傻事。

  忘了说,这颗紫色星球在星际航图中被打上了橙色二级危险的标注。

  “该死!”

  司南穿戴着防护服,坐在极不舒适的微型登陆车中,放眼望去,目光所到之处全是浓浓的紫色。好在紫色风暴越靠近陆地,就威力就越小。

  如果不是亲眼见到,还真难以想象一个完全呈现紫色的星球竟可如此美丽。司南几乎忘了自己的倒霉遭遇,感慨着:“真美啊。”

  驾驶着微型登陆车在浓紫中穿行,司南啧啧称奇之余,几乎忘了自己现在是在一个极其危险的环境之中。这也算是司南的天性,不论事情多么糟糕,他总是能敏锐的察觉到值得乐观的东西。

  依稀的通过紫色,司南一眼瞥见前方似乎有一团非紫色的物体,确切的说是一团黑影在前方。他心中一动,在这环境里,任何变数都不会比现在更坏了。

  迎上前去,那团阴影渐渐清晰,司南睁着眼睛努力辨认!

  似乎是一些金属?看来还有跟自己一样的倒霉蛋。司南想着,登陆车的速度渐渐缓慢下来。他虽然喜欢冒险与挑战极限,但那肯定不是莽撞与脑残的同义词。

  飞船没入大地之中,只刚刚露出一截六七米的金属在外在土地外面。金属上锈迹斑驳,大部分都已朽坏。围绕着这几乎难以辨认出来的金属绕了几圈,司南忽然想到,这看起来似乎挺像是飞船尾翼。

  观察了一下,确认自己的判断,司南反而倒抽一口凉气,隐隐兴奋起来。虽然在环境恶劣的紫雨星,可飞船的尾翼要形成现在的模样,怕也得上千年吧。

  要知道他这次航行的目的本来就是冲着考古,他的心情立刻便好了几分:“这下发了。”

  接下来的几天里,司南全心投入到挖掘古董飞船的兴奋中,哪里还在乎自己的处境。

  连续几天下来,他隐隐察觉这飞船怕是不止千年历史。恐怕飞船现出尾翼还是紫雨风暴将泥土和沙石吹走的缘故,要真是这样,没准就是考古界的大发现了。

  古董飞船比司南想象的要小了许多,走进船中转悠了一下,找到航行日志。

  不知是不是因为年代太久远了,又或者意外事故。航行日志当中明显缺了大部分,可即便如此,他还是震撼了。

  这这这……太不可思议了。司南震惊,拼命的翻阅着航行日志:“竟然是罪星时期的飞船。”

  这一次,不是发了,而是大发而又特发。

  罪星,是所有人类的发源星。当人类展开星际移民,在颠簸流离侥幸生还下来。在那些艰难的日子,诞生了原罪教,教义宗旨中最关键的一条就是指出人类离开起源星是对罪星的犯罪,对母亲的犯罪,只有无时无刻的忏悔才可以减轻罪孽。从那开始,起源星就被称之为罪星。

  罪星时期距离现在的大星际时期,足有八千年以上的历史。一艘罪星时期的飞船,毫无疑问价值连城。

  由于航行日志遗失了极大部分,司南只能从日志中查阅出的信息寥寥无几。可就算这样,也足够让司南惊呼考古界大发现了。

  除此以外,还令司南惊讶的是,飞船有一个开阔的房间,初步推断为实验室。虽然他不清楚为什么会有实验室的存在,但这显然不妨碍他在实验室中的行为。

  转悠半天,司南最终将目光投向中央平台上的一块腕表状物体,还有几条线连接在腕表上。

  将线拔掉,正当司南伸手欲拿腕表时,腕表上闪现红蓝光芒,一个忽高忽低忽男忽女的变调声音在实验室中响起:

  “你好,我的朋友。”

  “谁!”司南猛然大吃一惊,嗖的一下弹到平台之后!

  “请不要担忧,我对你毫无敌意。”这声音在飘忽之余,严重变调,像是严重损坏的破风箱。

  司南定定神,悲哀的想要是自己有件武器就好了,大声喝道:“你是谁,是什么人,在哪里!”

  声音很诚恳的回答了司南的问题:“我是人工智能,就在中央平台上。”

  人工智能!司南心脏重重一跳,吃惊之余,半信半疑的稍稍探头出来。只见那腕表状的物体上闪烁着一点又一点的红光,他想想,干脆走了过去,将腕表拿起来:“真的是你?”

  “当然,我的朋友。”似乎为了回应和取信于司南,腕表又闪烁了一下红光,伴随着时而柔和时而尖锐的声音,委实显得诡异:“你将我从困境中带出,我可以为你做点什么吗?”

  司南耸肩轻笑,八千年前的人工智能,能帮得了他什么:“我的飞船坏了,能帮我修好,并且指引我离开这个美丽而危险的星球吗?”顿了顿,他抿抿嘴,抠抠耳朵:“还有,你能不能让你的声音正常一点,简直就是一种折磨。”

  “嗯,请稍等。”这位来历不明的人工智能顿了顿,腕表上蓝光幽幽:“自我检测开始……”

  腕表屏幕上显示出检测的进程,司南好奇的观察着。当进度完成之后,腕表再一次发出声响:“确认空间坐标为GCK2778!

  顿了顿,声音变得急促起来:“无法确认时间坐标……”

  “噢,如果我没记错,今天应该是星历G星域标准时间2887年8月18日。”司南在一旁轻描淡写,星际的标准时间分为二十四个星域标准时区。紫雨星的坐标是GCK2778,所以是G星域时区。

  “输入时间坐标……”人工智能迅速完成了时间坐标的输入,顿了顿:“感谢你,我的朋友。”

  “现在,不如去尝试修理一下你的飞船。”

  司南抿嘴嘿嘿一笑,八千年前的人工智能能够修理八千年后的飞船,这个笑话很有建设性。

  很快司南就发现,这似乎不像是一个玩笑,至少当这位人工智能连接上飞船,迅速检测出飞船的损坏状况之后,司南就觉得这事有点荒唐。

  不过,眼下显然还不是打破沙锅问到底的时候。

  飞船的损坏状况不是特别严重,一些简单的问题司南也可以解决。唯一令他头疼的是动力,也就是动力发生机的损毁。

  动力发生机相当于飞船的发动机,这玩意司南可不会修。

  人工智能依然用那个令人牙酸的声音告诉飞船的主人:“飞船的动力发生器拥有严重的老化,即耗费能源,也不合理。需要进行优化处理吗?”

  “噢,你可以修理,还可以优化?”司南小小的吃了一惊,这飞船的动力机的确是他买的二手货。

  “如果我的记忆没有出错,理论上是可以的。”人工智能口中蹦出记忆几个字其实还是蛮好笑的,迟疑了一下:“可能降落时飞船发生碰撞,导致飞船部分结构不稳定,以现在的状态,恐怕会在升空后出现解体现象。”

  司南其实不是一个懒人,可他现在就是舒服的靠在椅子上,双手捧着后脑勺,一边若有所思,一边说:“你决定,修理的时候能不能顺便教教我。”

  “好的!”人工智能简直就像是星空下最老实的老实人:“只要你愿意。”

  第二章我叫练一

  在紫色的风暴中,飞船升空,带起了一片开阔的阴影。

  而在飞船里,司南咬着牙齿,身体随着飞船的激烈抖动而抖动不已:“你确信这是唯一的通道。”

  “是的,我确信!紫雨风暴每隔十七天会减到最弱,而星球上风暴最弱的地方就是这条通道。只要操作不出错,离开的可能性将达到百分之六十七!”

  “大不了就,拼了!”司南撇撇嘴,在驾驶舱中双手操控。

  就算是最安全的路线,中间也存在着一段长达十公里的断层。在那十公里之中,飞船将会直接暴露在紫雨风暴的攻击下。

  实际上,人工智能没有告诉司南,这路线虽是最安全,可仍然是对肉体和意志的艰难考验

  格格格……牙关上下撞击,像是在配合司南的手上动作。司南赶紧甩甩嘴皮子,飞船震荡得太剧烈,他也不可避免的被影响了。

  距离断层只剩下不足十公里了,司南浑身鼓起精神,全神贯注于驾驶,浑然物外。肌肉下蕴藏的力量一点一滴的迸发,左手抚在按钮上。

  紫色的云层在眼前飞快的掠过,实际上由于星球处处充斥紫色,若是只看环境,几乎就察觉不出飞船的高速移动。

  转瞬间,断层已至,前方紫色翻滚搅动,像是棉花球,其实却是暴虐之极。

  “啊!”司南暴喝一声,全力稳住自己的身体,浑身肌肉绷紧,按下按钮!

  这艘外形像极飞兔的飞船突然间爆发出银色尾焰,甚至将那紫雨风暴喷得反向而去。只有空气中那压过风暴的嗖一声破空厉啸,飞船速度立刻攀登极限,外表竟仿佛燃上了一层紫色的火焰,几乎将空气都融化掉。

  当飞船飞进断层,在紫雨风暴作用下,司南脑子嗡的一下响,飞船中各处电子板噼里啪啦爆起一阵阵火花。

  恐怖的射线共振甚至令司南有种心脏失控的错觉,在共振下飞速涨飞速缩,幅度远远超过平常。血液加速数倍的流动使得司南脑子泛晕,此刻完全是在靠着本能和意志力在操作。

  血液循环的加速以及五脏六腑带来的强大的压迫感是可怕的,几乎令司南的眼球都快要突了出来。

  只是到了这时,他能做的就已是不多,听天由命指的就是现在的状况。他唯一可做的就是全力抵挡共振给身体造成的创伤!

  冲进紫雨风暴中,伴随着轰鸣的警报,红色的警示灯飞速的亮起来。飞船震荡激烈之极,司南若非有安全带绑着,怕是已经被摔得七荤八素了。

  司南甚至连嘴都有种张不开的感觉,在心中大喊一声不好,眼看着飞船有解体迹象的刹那间,猛然间压力骤然消失不见。

  飞船的震颤停止下来,司南浑身一松,眼前的景物已然变成了浩瀚的星空。

  总算是活下来了!

  “你为什么不去洗澡休息一下,接下来的交给我。”人工智能的变调变频声实在太折磨人了:“对了,我叫练一,或者希望,很高兴认识你。”

  司南满头满脸都是微血管爆裂后的鲜血,不解其意……

  司南的飞猪号没有空间跳跃功能,只能悠悠的航行,赶到了一颗民星,也就是人口星之后。才搭着一条商队,一道顺路回百合星。

  这一路上,司南起初与这人工智能交流了一阵,了解了它的事之后,就抱着一本《神经元的微观世界》开始猛啃起来。

  虽然与这人工智能的交流不算多,但司南多少也了解了一些事。

  譬如这位叫练一又叫希望(古董飞船也叫希望号)的人工智能有超过八成的储存记忆都不见了,不过,就算只剩下百分之十三的信息和资料,司南还是为了这位练一的复杂而庞大的知识而震惊。要知道,练一知道的很多知识都不应该是八千年前拥有的。

  而事实是,练一的记忆的确是从八千年前开始,对悠长岁月里的记忆,倒是一点都没有流失。司南想了想,难道练一失去的记忆和资料全都不在这八千年之内?

  对练一而言,这漫长的岁月是孤独而寂寞的。连接线将他(它?)困在彻底损毁的飞船中,就像是一个放大的小黑屋。如果不是司南把他带走,也许他得继续孤独到宇宙毁灭的那一天。

  就这点而言,练一是很感激司南的。虽然司南肯定人工智能感激自然人是极其古怪的事,但这不妨碍他接受练一的感谢。

  百合星是司南的家乡,百合星最初是以星球上一条著名的河流命名为白河星。后来这星球出了一个星际闻名的女同性恋,搞了一个捍卫女同的组织。虽然后来这组织搬走,百合星的名字还是流传下来了。

  对于星际来说,百合星只是一个乡下地方。实际上,百合星还算繁华的原因,也只是因为这里有几所大学和师学。

  这次司南在古董飞船上带回的古董,就有来自大学和师学的买家。

  处理了古董的事,司南迅速开始自己另一份具有伟大情操的兼职工作——枪手。

  枪手可以解决学生的最痛苦源头,尤其是像司南那么有水平的枪手。即使以司南的能力,还只能偶尔做做师学的枪手,大多数时候都在为大学生工作,但对于一个高中毕业就自学的家伙来说,已经是极其难得了。

  话又说回来,如果不是司南有恒心有毅力,并且还有超常的精力,他在拼命工作赚钱之余,肯定没办法自学。

  这一次司南是计算好了时间才去星际远航,回来的时候,正好赶上学生们被导师鞭打着交论文的时候。

  他的回归简直让无心向学的大学生们感慨着救世主归来,于是,数量不小的枪文要求立刻就送到了他面前。

  “纵观人类史,从未有过因瘟疫而灭绝一个民族的事。瘟疫论不可取。时至今日,仍未发现人类以外的高等智慧生命,对外战争论也明显不智。”

  “笔者同意罪星毁与战争的论点,历史早已证明,能毁灭人类的,只有人类自己。根据在罪星古遗迹发现的庞大战斗机器人残骸,可证实罪星时代已掌握大规模机器人的制造与生产。”

  这是客户指定关于人工智能的枪文。

  白净而整齐的牙齿咬着笔杆,司南陷入沉思。他有时蛮激情洋溢,但那绝不表示他是大大剌剌的人。练一作为人工智能的特异之处,他自然是早就察觉到了。

  当然,这不是他现在在想的。他在想的是,练一与现今的人工智能有着明显的不同。这,会不会就是真正意义上的人工智能?或者,更应该称之为另一种高等智慧的生命形势?

  “根据可考证的资料显示,罪星时代已展开对人工智能的充分研究。庞大的战斗机器人因何而存在,他们的价值在哪里。如果有了人工智能,那么,一切就似乎有一个完美的解释。”

  “目前主要推断罪星毁时间为公元2300年前后,陈阳等先辈在2161年离开罪星,展开星际移民。资料显示,第一代移民离开之时,罪星的人工智能虽未达到颠峰,却也相去不远……”

  “总之,本人确信罪星是毁灭于智能机械战争,而不是瘟疫或者遂死等等……”

  司南写得很认真,因为这不是单纯的枪手文,完全包含着他自学的成果在里面。

  坦率的说,与瘟疫说及对外战争说等罪星毁灭论点相比,智能战争几乎没有论点可供立足。

  离开罪星后的八千年来,人类对于人工智能的研究几乎未曾中断过。但也从未成功过,早在五千年前,科学届公认不可能制造人工智能。至少,不会有真正的人工智慧。

  随着三千年前人类正式跨入大星际时代之后,科学界又一次展开了对人工智能——也许更应该称为人工智慧的研究,但仍然无人成功过。至此,人工智慧成为了科学界的禁区。

  最早的时候,其实也有人提过智能战争说,只是随着对人工智慧的绝望,也使得这一论点彻底绝迹。现在司南再次提出,也确是像哗众取宠。

  不过,这是枪文罢了,客户在乎的是一个独特的论点,没人在乎是否成立。

  司南从未想过,这篇《智能战争—罪星毁灭真相》的枪手文,让他的人生拐进了一个诡异的轨道中……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