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新喜剧之王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五十四章 禽兽,在我面前颤抖吧!

新喜剧之王 黯然销魂 4370 2007.01.22 09:49

    

  江子诚得意的在老板椅上转动着,时而站起来走走,时而坐下来得意大笑。望着窗外的城市,他真的很渴望听到好消息传来。

  他现在在等楚越的消息,楚越不是喜欢极限跳伞吗?要是跳伞时,伞突然打不开了,那又会是怎样?他恶意想象着楚越从天上哇哇大叫着掉下来,满脸恐惧与后悔,最终摔成肉泥的样子,就忍不住狂笑!

  哈哈哈!张狂笑声在办公室里回旋着,仿佛永无止境的飘荡下去!现在除了赚钱可以让他很开心之外,就是玩楚越最可以为他带来快感了。

  叫你这杂碎与我做对,我叫你死无葬身之地!江子诚阴狠想道。楚越害得恒兴旗下的两间刊物被逼停刊,与恒兴的歌手和影片打对台,逼得恒兴亏损不少,要是不报此仇,那就不是他江子诚了。此事之后,他倒是想看看,还有什么人敢跟他做对——想到上次站在楚越阵线上的圈内人和传媒,他就愤怒之极!

  电话响了,他一把抓起电话,面容上充满了笑容。可是,听着电话里的声音,他的笑容渐渐消散,出现了巨大的阴霾:“楚越没有死,只是受了一点伤!”

  “我去你妈的!”精心策划的谋杀就这样失误了,江子诚暴怒之极,将手中电话狠砸向地面,再猛扫桌面,立刻出现哗啦啦一声乱响。

  “怎可能,那么高摔下来,怎可能没有事?”江子诚震怒之后,终于平静少许,百思不得其解……

  楚越的伤不严重,只是脱臼和被震伤,只需要静下来修养几天就没事了。这亦全赖得他的武术修炼,使得他的身体格外具备柔韧性,在摔下来时,靠着身体机能和练功夫后的本能避开了最要命的地方,将力量卸开!

  可是,林灵就没有那么幸运了,身体也远不如楚越来得好。虽然有楚越护住,可还是被震伤,肋骨断掉两根,当场就晕倒了!

  望着在急救室里的林灵,楚越心急如焚,要是他没事,林灵反而有事,叫他如何过得去!他在急救室前转来转去,直转到警察都头晕了,连连叫道:“KEVIN,不如还是安静下来慢慢等,她不会有事的。”

  是呀,着急也没用!楚越深深吸了一口气,坐下来。警察贴上来,拿出笔和纸:“OK,KEVIN,我现在跟你谈谈这件事,警方怀疑这不是意外,现在在检查你的降落伞,等一下就有结果了。”

  楚越眼里凶光一闪而过,若这不是意外,那么就只能是江子诚做的。他现在在娱乐圈里只有江子诚这样一个对头,也只有一个敢下手致他于死地的对头。高恩骏和涂建元再狂,也不敢下手杀人。

  “我们现在开始吧!”这警察看了看楚越焦急的样子,心中浮现媒体上关于楚越和林灵的绯闻——好吧,他承认他很喜欢楚越的电影和歌曲,对这方面也略有了解:“楚先生,你喜欢玩极限跳伞的事有多少人?”

  楚越镇定下来,目光紧盯着急救室上面的红灯:“知道这事的人应该很多,圈内人大都知道。”

  “那你今天去玩极限跳伞的事,又有什么人知道?”这警察立刻提出了一个让楚越心头一动的问题:“你在玩之前,有没有察觉到不对!”

  是呀,还有什么人知道他要去跳伞?楚越缓缓摇了摇头:“应该没有人知道,在开始之前,也没有发现有什么不对的地方!不过,玩极限跳伞的多半都是用自己的伞,这是一个习惯,也是一个安全感的问题(似乎是这样的)。降落伞,我和林灵都是放在俱乐部里。”

  “你的意思是你的降落伞被人动了手脚,因为不是在你身边,而是在俱乐部,所以你也无从察觉……”这警察眼睛一亮,他倒是不知道极限跳伞还有这样一码事。以他的经验来看,如果没有意外,这件事应该就着落在俱乐部里。

  谈了一下,警察的电话响了,他拿出电话一听,面色凝重,郑重其事的转过脸来看着楚越:“楚先生,我现在正式告诉你,你的降落伞的确是被人为的制造了故障,所以你在空中打不开伞。这个案子将会被警方列为谋杀案,需要你的全力配合,我想你没问题吧!”

  他喜欢楚越归喜欢楚越,工作还是很认真,若不是他经验老道,又怎会被派来处理这件事!楚越眼里寒意骤然一闪,周围的空气似乎刹那冷了几度:“绝对没问题,我也很想知道究竟是什么人想杀我,嘿嘿!”

  这警察踌躇了一下,还是向楚越问出一个相当没意思的问题:“你觉得这件事最有可能是什么人做的,你有什么样的仇家?”

  “江子诚、高恩骏、涂建元!”楚越此刻反而冷静下来了,心中盘算着怎样找江子诚报此仇,一边回答着警察:“你以为这三个谁有实力,有勇气杀人?”

  这不是明摆着的吗?高恩骏和涂建元只是跟黑白两道有染,而不是黑社会,要他们在娱乐圈作威作福,那肯定是没问题。要他们杀人,再借他们一个胆子也绝计不敢。

  警察苦笑着点了点头,他亦知道这个问题是白问了,什么人不知道楚越跟江子诚之间的恩怨呀!虽然白问了,但这到底还是程序,还是要继续下去:“你和他们之间有什么样的恩怨?KEVIN,这很重要,希望你可以配合我们,这些东西我们不会泄露出去的!”

  楚越在这些恩怨里可没有什么过火的表现,毫不犹豫的将这些事都告诉了警察。警察猛的一惊,他倒没想到,楚越和江子诚的恩怨是几年前就延续下来的。他再问了一些东西,楚越都很配合,这让他感到非常满意。

  正在警察打算离去之时,急救室的灯灭了,林灵在病床上被推了出来。楚越跳起来,眼里透出深深的关切,奔上前去询问医生。医生望着楚越面露笑意:“林小姐内出血,现在已经没有大问题了,但需要修养一段时间!”

  楚越一颗提着的心放回了胸腔之间,握着林灵的手,再轻柔的拍了拍,望着虚弱的林灵:“不要想太多,好好修养,其他的事,我知道怎样处理!”

  林灵大急,生怕楚越莽撞去干出什么事,艰难的挪动了一下手拉住他。看着她的眼睛,楚越会意一笑,却是显得有些残酷:“放心,入行几年,我知道怎样做的!”

  怔怔望着林灵被推远,楚越猛然转身,眼里狠色一闪而逝。走出医院,赫然见到若干闻风而动的狗仔队,楚越眯起眼睛,寒过自缝隙里透出来。这些不知好歹的记者见到他,好象看见大便的苍蝇一样疯狂围上来:“KEVIN,你和林小姐在跳伞过程里出了事,现在情况究竟怎样?”

  “那是意外的故障,还是人为的故障?”

  楚越双手向下压了压头,亦压住了心头的恼火,语气冷漠而且凶狠:“警方告诉我的答案是降落伞的故障是人为的,至于是什么人做的,那不重要。我在这里跟那个人说一句话,这一次你玩我不死,那就永远没有下一次了!”

  “狗屁,狗屁不通!什么我玩你不死,就永远没有下一次了!”江子诚意外的没有大发脾气,反而冷笑望着电视直播:“老子玩的就是你,就是要玩死你的!”

  在椅子上转了两圈,虽然楚越没死,可见这厮那么狼狈的样子,江子诚亦是大为愉快。沉思了片刻,想着接下来该怎样玩楚越,是在舞台上动手脚,等楚越上台摔死吗?

  这个方法倒是不赖,不过,楚越从那么高摔下来都没死,一个舞台难道就能摔死他吗?他立刻就打消了这个念头,生起新的念头:要不然,制造车祸?

  制造车祸可是一个不错的办法,横竖娱乐圈里层出不穷的都是明星车祸的消息!在庞大的车祸新闻当中,多楚越一个不多,少楚越一个也不少!想着想着,他又是得意的笑了!

  砰……轰然一声爆响,办公室门被人一脚踢开,沉溺在如何玩死玩残楚越思绪中的江子诚被这一打扰,思绪断掉,立刻震怒跳起来大骂出口:“给我滚出……”

  后半截话却是怎样都说不出去了,出现在他眼前的,赫然是径直从医院杀过来的楚越!望着气势汹汹的楚越,他畏缩的退了几步,就是傻子亦看得出现在的楚越极为凶狠!

  楚越嘿嘿一笑,露出森然白齿,竟是有些恐怖,连跨数步逼得江子诚来到墙角处。他心中愤怒无以复加,可想到外面还有恒兴的职员在,他本来要扇出去的耳光变了,轻轻拍打着恐惧的江子诚脸面:“你干得很好,非常好,你我都要记住今天,这是一个非常棒的日子,我想你会记住的,不是吗?”

  江子诚心神为出场气势霸道之极的楚越所夺,此刻只是颤栗望着楚越,生怕楚越当场杀了他,颤着声音道:“你想怎样!”

  楚越将面贴了过去,两人的面目近在咫尺,如此,江子诚更可清晰见到楚越眼里的凶光与火焰。楚越忽然笑了,这反常的笑更是令江子诚恐惧:“我不想怎样,你是怎样做,我就会怎样做!记住,今天是个很特别的日子!”

  逼视了他片刻,楚越突然放声大笑不止,笑声回旋在这个时常狂笑的房间里,显得格格不入。走到办公桌前,楚越提气猛然弹腿而出,砰一声巨响,结实的桌子竟是当场被这一脚踢得从中断开,威势惊人之极!

  望着楚越离去的背影,江子诚扫向那被踢断的桌子,心脏狂跳过百,若是方才楚越不是踢桌子而是踢他,那他……

  脸色死灰的江子诚还来不及思考点什么,就见到外面的职员正在探头探脑,立刻破口大骂:“看什么,都他妈给我滚出去,这是他妈的什么桌子,质量那么差!”此刻,他却是被吓得开始有些胡言乱语了。

  他又几时见过那么强横的家伙,娱乐圈里从来都没有做事那么强势,那么强横的人!安抚了自己的心脏,他越想方才的事,越是羞愧难当,越是觉得面子尽失,恶狠狠的猛拍墙壁,声音一个字一个字的从嘴里挤出来:“楚越,你死定了!”

  走出办公室,走出恒兴的楼层,在电梯里,面无表情的楚越拿出电话,一个号码一个号码的拨着:“师兄,我是阿越,今天我差一点就没命了。是的,恒兴的江子诚跟我是水火不融,要么是他死,要么是我亡,现在我需要你的帮助……”

  刘星凡头疼极了,几年前,他处理过楚越与黑社会的案子。恰恰是因此,几年之后,升为高级督察的他又因为熟悉这些事,不得不再次接手这单谋杀案——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是江子诚跟楚越之间的恩怨在作祟!

  不过,唯一可以使刘星凡感到满意的就是,上司告诉他,只要这个案子做得好,那么他接下来升警司的问题就不大了!以三十多岁的年纪,就可以升为警司,这在警察部门已经是相当快的升迁速度了!

  升职的确是很美妙的诱惑,可是,要想那么容易的获得升职,那也不是件容易的事呀!这单案子并不是想象中那么容易查,江子诚同警方斗法十多年,警方愣是没抓到他的把柄,这就足够证明江子诚在这方面的谨慎了。所以,刘星凡不认为江子诚会在这上面留下什么致命的线索。

  饶是如此,他还是派人去俱乐部问一下口供,查查究竟是什么人动了楚越的降落伞。就算是追不出江子诚这条线索,那也可以暂时给出一个交代。

  交代了这一切,他正在考虑案情时,手下闯了进来,面色古怪之极:“长官,楚越从医院出来之后,就立刻杀去了恒兴,把江子诚办公室的桌子都踢碎了……江子诚却没有报警!”

  又是头疼的事……刘星凡揉了揉太阳穴,忽然心中一动,不如试试与楚越谈谈……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