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新喜剧之王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四十一章 新戏新专辑

新喜剧之王 黯然销魂 4219 2006.11.30 08:36

    第一百四十一章 新戏新专辑

  恒兴输了!

  一间大公司,在与一个人的对抗当中输了。虽然这个人背后站了许多恒兴曾经得罪过的圈内人,虽然还有光影和佳声的力量。但,在表面上,恒兴还是输给了楚越一个人!

  这一场是楚越到现在为止最致命的危险,一场几乎把成名的他扳倒的危机,就这样化解了。这亦多亏了林灵及时做出动作,让楚越在报道出来两天之后就开了记者会,使这事迅速便化解掉,不然还是一个老大难。

  流言消失了,楚越的名字随着这次危机暴涨,成了东南亚最富盛名的明星之一。论知名度,他现在几乎不逊色累积了二十多年的刘德铧和程龙这些巨星,完全就是巨星档次的知名度。可是,由于他起步的时间太短了,知名度是绝对够了,但却是缺乏足够深刻的形象和印象。

  或许此刻,在大众的眼里,楚越是一个亦正亦邪的家伙。不过,亦更有可能像某家报纸提到的浪子回头。在某种意义上,楚越给东南亚大众的形象便大抵如此,但对这个时常有重大新闻的家伙印象还是很深刻的。

  无论如何,这一次的职业生涯危机就这样平息下来了。楚越和林灵都担了几分心,见一切都安静下来,这才终于放松了许多。要是就这样完了,楚越是绝不甘心,他还没成为影帝呢!

  《迷路》前期因为剧组磨合等因素,进展其实不快,到了中后期,速度就展现了港片制作的特点——快!而且,从日本归来之后,剩下来的拍摄就不多了。于是,这部戏没有太久就完成了,只有后期制作部分!

  要不是在学院进修过一段时间,楚越对后期制作几乎完全不了解。要知道,他最初只是化妆师,而后只是演员,压根本就没有参与过后期,不了解是再正常不过了。

  除了能够将自己的创作概念传达出去,让郑公望来具体的执行之外,楚越就始终在旁边观摩后期制作究竟是怎么回事!

  正如《买凶拍人》里所言,前期很重要,后期一样很重要,而港产片缺乏的就是这两样!前期筹备总是很简单,就拿这部《迷路》来说,除去剧本因素,筹备的时间一共只有不到半个月。若是换了十多年前,那更是只要有演员有导演,即使没有剧本也可以立刻开拍!

  后期制作一样极重要,在楚越心里,后期绝对是重中之重,一部戏能否在技术层面弥补拍摄,这就是关键。从影片的配乐,到剪接,再到冲印,楚越都亲自经历了过程,又学习到了很多宝贵的东西。

  倒是与光影公司的谈判令楚越颇感头疼,光影欣赏了毛片之后,确定要拿到发行权!可是,按照规矩,戏院以及发行公司和制作公司的利润本来是相等的。光影的条件本来亦没什么问题,但是不要忘了,这部戏是宁妃投资的,几千万的投资,要是把发行权都卖给光影,是赚不回来的!上次的《强中自有强中手》就是吃了这个亏。

  谈了谈,谈了又谈,眼见就要谈成,日本和韩国突然插上一脚。当然,他们的用意不是要取得内地或香港发行权,而是为了本国的发行而来!岂料光影本来在谈的就是东南亚的发行权,被插上一脚,心中大为不快!

  遗憾的是,黑白映画的总经理倒是很能干,与日本跟韩国谈了一下之后,鉴于他们出价高,干脆的卖掉了日本和韩国的发行权!韩国发行权卖了七百万,日本发行权则卖了一千六百万!这部戏总投资高达四千万,卖日本和韩国就赚了一半,不能不承认,做电影有时真的很赚!

  无可奈何的光影只好拿了剩下几地的发行权,商议之后,确定将在七月底上映!算一算,离现在亦只剩下不到一个月的时间了!

  这一天,诸小天的新戏上映,楚越前去捧场。这部新戏一样是黑白映画的作品,发行权则卖给了中国星公司。他笑嘻嘻的来到首映场,与诸小天和演员们打了个招呼,定神一看,却是张百芝来了!

  张百芝是中国星的人,这部戏是中国星发行,让她来撑场面亦是应该的。就好象楚越,不是被诸小天给请来了吗?两人相视一笑,张百芝念及当初的事,心潮起伏,却见楚越向自己露齿一笑,她亦笑了!

  离开了这里之后,楚越见到林灵匆忙的追了上来,满脸的凝重,上了车才低声说出一件令他几乎当场昏倒的事:“乔萱来电,她跟宁妃在一起,可是,宁妃被警方带走了,理由是谋杀……”

  轰隆隆,楚越脑子里炸雷连连,炸得他脑子嗡嗡作响,身子摇晃了一下,勉强支撑住自己。脑海里闪过一个念头:张树诚之死,果然是宁妃做的!

  他每每想起当时宁妃告诉自己要杀张树诚的神情,就隐隐感到张树诚之死跟宁妃脱不了干系!没想到,竟然真的是她!除了是谋杀张树诚,还会是什么。

  他怔怔望着窗户外面,面色惨淡,缓缓转过头来,眼藏哀伤:“去警局,我要看看她!”

  来到警局,正好遇到宁妃的律师,几经纠缠总算是见到了她。宁妃完全没有想象中那样的惊惶,反而很平静,一份令人着迷的宁静。她凝视着楚越,渐渐露出了笑容:“阿越,我知道你会在第一时间来看我的!”

  楚越深深叹息,望着对面的宁妃,心中苦涩。这事,究竟是前因后果,或者还是无法避免,他真的不明白了。劝宁妃不要杀人吗?可那样的日子能有多少人过得下去。

  宁妃的手抓住了楚越的手,冷冷的,渐渐在相握间暖和了。她的面色亦仿佛格外有了神采:“阿越,你愿意等我吗?”

  望着宁妃的眼睛,楚越心中凄苦,察觉到那份感情,那一份始终存在的真挚。或许它是在宁妃后悔之时才产生,但它是如此的炙热,几乎将楚越也燃烧包围了。面对这样的感情,他郑重的点了点头,以近乎发誓的语气道:“要不了太久,我们一定会在外面相见的!”

  在外面相见,这是他们彼此的誓言……

  宁妃的案子很快为全港传媒传播开,她被正式起诉一级谋杀,谋杀张树诚,她的丈夫……

  与此同时,楚越心中牢牢记下那句誓言,连续上各种节目宣传自己的新戏!就在这一天,楚越的官司终于结束了,判决《二周刊》从此停刊,《风周刊》和《新报》则整顿一个月,向楚越赔偿五十多万,并且在媒体上向楚越道歉,为这次的事件划上了一个完美的句号!

  这个胜利令得楚越心中喜悦,想到宁妃,心中又是酸楚莫名。他的官司赢了,宁妃的官司呢?若是宁妃的官司输了,那就要去监狱了!

  已经出了两张大碟的楚越,现在对唱片的打造流程非常清楚了。不过,这就不是他需要去关心的,自然有佳声帮他操作。但是,在唱歌方面,楚越却渐渐在张雪友那里学到一些很好的经验,譬如颤音如何才可以抖得更悠长更悲伤!

  这些经验都非常恰好的给楚越上了一堂课,张雪友趁着休息的空当告诉楚越:“每个人都知道,演唱是情感的传达。每个人的手段都各不一致,但是目的都是一样的。理解歌词与曲调,这是极重要的环节,若是不能理解,那就无从谈起传递感情。”

  楚越点了点头,这些他都理解。张雪友笑了笑,继续为这位新秀解释:“但是,一张专辑那么多首歌,你在录音棚可以维持感情,到了现场呢,怎么办?连续唱十首二十首,你还可以维持情感的输出吗?我想,没有多少人可以做得到!所以,技巧是非常重要的。”

  说到这里,张雪友轻轻吟唱着《陨落》,低沉的声音渐渐响起,悠然而动,莫名间悲从心头来。他停了下来望楚越:“所以,歌手要靠技巧来弥补,在每一个地方,换一个不一样的唱法,或者你吐气的方法,那么所得到的结果就是完全不一样的。譬如《快乐》,你在副歌结束时那种低鸣就属于那种增强情感的技巧!”

  宝贵的经验呀!楚越在林睿的示意下进了录音室,清了清嗓子,默默在心中哼了一下这首歌!然后,向玻璃对面的林睿点了点头,做了个OK的手势!

  歌声渐渐响起,饱含情感的声线仿佛穿透了一切,穿透了隔音设备,传入了雪友和林睿的耳里。由于是第一次唱,还颇有些粗糙,可是那份情感,却是犹如水银般从每个人的耳中滚落进身体里,在身体里穿梭滚动不已,所到之处,俱是浓浓的伤情。

  沉溺在这歌声当中,林睿和雪友当歌曲结束了才醒悟过来,连连让楚越休息一下再唱。楚越在里面点了点头,他需要沉淀和消化一下刚才演唱所得到的体验。

  好象雪友教他的那样,在起承转合的地方是尤其重要,他特别关注了这点。那是一种很不同的感觉,他不能不承认,声音仿佛变得更加宽厚具有魅力,歌曲亦因此而显得格外流畅。

  其实他唱的这首歌叫做《月缺》,林睿所填之词是他自认一直以来相当高的水准。这首歌的歌词大意就是指当痛失吾爱之后,每天夜里望着月亮,心随着月亮缺口越来越大!这首歌词有着极高水准,没有太刻意去表达某种失去爱之后那种痛苦,只是平淡的叙述着圆月到尖月的过程,以此来暗喻那份缺失。

  歌词的水准极高,楚越所做的曲子又怎么能差。若不是他的曲子好,也未必能激发林睿的才情,填出这样极为出色的歌词!

  说起来,楚越还真有些苦恼,和值得苦恼的理由。佳声有丽音和一线这两个财主,虽然还没有什么了不起的成绩,但仍然是一举跃升到了本地最大唱片公司之一,令人不敢忽略。

  恰是因此,佳声不住向他邀歌,一来是给杨千铧一首,这个楚越倒是给了她,她的新专辑今年暑假就卖得非常火热。可佳声还想要他为一些新人写歌,那就痛苦了。当然,佳声很明事理,知道楚越是公司最重要的歌手,首要的目标就是保住他自己的成绩。所以,在这点倒没有刻意来逼楚越怎样。

  致命的是其他公司的歌手邀歌,譬如铧仔又向他邀了一首歌,就连汪菲都忍不住向他约了一首歌。楚越每次几乎都是费尽口水才让对方明白,自己作歌不是像流水线一样制造,而是一个月未必一首。饶是如此,有些歌手还是没办法拒绝,譬如铧仔,譬如汪菲,譬如张雪友。

  从去年的专辑之后,一直到现在,他总共作了十一首。这十一首里,就有四首给了其他歌手,同样也是专门为他们打造的歌。如果楚越在作曲上属于灵感型,那么,灵感迟早会消失,再强的灵感也经不住那么频繁的创作,而且还缺乏新的补充。

  林睿很尊敬雪友,听了雪友的意见之后,他让楚越再唱了几遍,然后把他叫出来:“阿越,这首歌,我和雪友都认为不应该太用力去唱,平淡一点,情绪传达要很淡很淡……”

  想了想,林睿脑海里猛然跳出当初初遇楚越,楚越的另一种歌声,那属于假音的一种。那时的楚越用假音唱,声音是非常飘忽而且轻灵,现在想来,这首歌以这个声音来唱,无意是最恰当的:“你换假音来唱,你唱这首歌,就像是你站在阳台上看着月亮,轻轻叙述一些事实,不需要投入太多的情感,要分离一些角度出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