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大宋帝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十八章 青唐来使(1)

大宋帝王 要离刺荆轲 2277 2019.12.14 10:00

  王安石和曾巩很快就来到了位于景德寺附近的曾府。曾府的居室,非常简单,前后四进,也就七八间厢房,是前些年曾巩的父亲拿出了自己毕生积蓄从一个商人手里买下来的。

  就这,还是那个商人做生意陪了本,急需用钱,才让曾家捡了这个便宜。

  不然,以曾巩父亲做县令的俸禄,怕是连半个院子也买不起。

  但,正是因为有了一个在汴京内城的房子,所以曾家受益无穷。

  不止是曾巩,其兄弟手足,都开始扬名,为人所知。

  不然,若是窝在南丰老家,谁能知道曾巩、曾布兄弟的名字?又如何去认识和结交那么多朋友?

  王安石在曾巩的引领下,进了曾府,首先去拜见了曾府如今的主人也就是曾巩的继母——朱夫人。

  至于王安石妻子的那位祖姑母,十几年前已经不幸病逝了。

  不过,朱夫人丝毫没有因为王安石是自己的前任亲戚而介外,反而非常热情、亲切,嘘寒问暖,若不是王安石已经娶妻,他都几乎以为这位夫人是想要招婿。

  “令堂实在是太厚爱了……”王安石走出曾母所居的房子,就对曾巩道:“真不知道何以为报啊!”

  “介甫可知母亲为何如此喜欢你吗?”曾巩笑着问道。

  王安石摇摇头。

  “因为母亲知道,介甫的才华和为人,所以她看到我和子宣与介甫为友,非常高兴,常常和我们兄弟说:尔等要多和王介甫来往,要多和他学学……”

  王安石立刻羞涩的低头道:“令堂太看得起我了!”

  说话间,两人就来到了曾府后院。

  这里,已经有好几个人聚在一起在谈论事情了。

  “诸位……诸位……”曾巩走上前去,拱手道:“看看谁来了!?”

  于是,这些还在热火朝天的讨论着的人,纷纷回头,看到曾巩与王安石,都笑了起来。

  王安石走上前去,拱手拜道:“抚州王安石,见过诸位同仁!”

  “王介甫!”

  “那个欧阳永叔都赞誉不已的人?!”

  人的名,树的影,哪怕这些人里有人不认识王安石,但也都听过他的名字,看过他的文章了。

  于是,纷纷上前拱手见礼。

  年轻的士大夫们,还都是很天真的。

  所以,很多时候,一篇犀利的文章,一首华丽的诗赋,就足以折服他们,让他们忘记身份、地位和家世的差距,从而与人平等交往。

  不过,有一个前提——此人也得是文人才行!

  于是,曾巩就为王安石做起介绍来。

  王安石也一一拱手见礼,于是他又多了几个朋友。

  曾布、韩维等老朋友就不说了,大家都熟悉的很,常常书信往来、交流。

  剩下几位,则都是这次入京应试的举人。

  年纪和王安石等人也都相差无几,所以很快他们就熟络了起来。

  “方才诸位在说些什么事情?”王安石问道:“可否让余也参与进来!”

  “当然可以!”韩维立刻就笑着道:“吾等正僵持着呢!”

  “是这样的……”

  “就在昨日,河西节度使、凉州、姚州刺史,遣使来奉国书……”

  “其除惯例,向官家朝贡,并求赐名节外,向官家提出了一个不情之请……”

  “嗯?”王安石道:“我听说,河西节度使,素来忠心我朝,难道他还会提出什么过分的要求吗?”

  作为一个关心天下,关心国家命运的有志青年,王安石自然知道河西节度使就是那位当代的吐蕃赞普、邈川大首领角厮罗。

  王安石不止知道对方,还特别研究过这位赞普的性格与为人。

  为此,他还曾经模拟过自己是大宋使者,面见那位节度使,陈说厉害,晓瑜大义,使其出兵与大宋合击西贼。

  “过分的要求?”韩维苦笑道:“若是过分的要求就好喽!”

  “藩人夷狄,所求不过财帛金玉而已……而我大宋,应有尽有!”

  “只要其能安分守己,岁岁朝贡,无有侵边,给些好处又算什么?”

  “关键是这位节度使,想遣其子会州刺史董毡入朝……”

  “好事啊!”王安石拍手道:“若能趁机对董毡,施以仁义教化之道……”

  “唉……”韩维摇头:“若仅仅是这样,便不用如此头疼了!”

  “介甫可知,河西节度使为何要命董毡入朝?”

  “他们可不是来学礼仪仁义的!”

  “河西节度使的上表奏折里讲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伏乞皇帝陛下降大恩,准令皇嗣为我儿开光、剃度!”

  “啊!”王安石惊呆了,嘴巴张的大大的。

  “吐蕃崇佛,那位河西节度使的名字‘角厮罗’就是佛子的意思!”曾巩在旁边说道:“如今,那位河西节度使如此行事,简直居心叵测,其心可诛!”

  王安石听着,沉默起来。

  他自然懂韩维与曾巩的意思。

  吐蕃人崇信佛教,连首领酋长的名字都取‘佛子’之意。

  如今,其遣子而来,求皇嗣开光、剃度,其实就是过去政策的延续——捆绑大宋,挟中国以威四夷。

  只是,这个吐蕃人这一次没有安好心。

  请皇嗣为其子开光、剃度,那就是假大宋皇嗣之威,为他的个人统治增光添彩。

  旁的事情,或许可以商量,但这个事情,万万不行!

  且不说,大宋国教,乃是道家,佛家的地位并不算高,充其量也就是卖度牒赚钱的时候能想起来。

  即使退一万步,大宋士大夫们也是断断不能接受,大宋皇嗣为番邦王子开光、剃度的。

  因为,这会反过来,致大宋皇嗣为佛教领袖的地位。

  这是无比危险的行为!

  始作俑者,其无后乎?

  一旦皇嗣做了这样的事情,哪怕国家和朝廷都不承认,但民间的凡夫俗子、愚夫愚妇都会盲从。

  更可怕的是,那些大和尚们,从来最是擅长打蛇随棍上。

  开了这个口子,他们就敢肆无忌惮的攀附官家!

  没看到,就大相国寺的和尚们,现在已经在悄悄的宣扬:其实皇嗣也是得了我佛庇佑,才能化险为夷的。

  甚至还有和尚私底下悄悄的说:感生大帝,亦为我佛化身!是药师琉璃如来的分身!

  简直可杀!

  奈何道教太废物,屡屡都辩不过那些伶牙俐齿的和尚。不然……

  若皇嗣一旦做了那样的事情,和尚们的说法一定会更加大胆!

  为了香油钱,没有他们做不出的事情。

  而一旦这个口子开了,万一未来,官家或者以后的天子,觉得只做佛家领袖不过瘾,想要当儒家大宗师,掌握儒家经典解释权呢?

  所以,站在士大夫的立场上,这是坚决不行的!

  可是站在国家和天下的角度,这个事情似乎又该做。

  因为,现在必须团结吐蕃、回鹘甚至是辽人,如此才能消灭西贼,为天下除害!

  于是,王安石纠结的头都大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