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大宋帝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九章 国公圣明(2)

大宋帝王 要离刺荆轲 2094 2019.11.20 18:00

  春风得意马蹄疾,一日看尽汴京花!

  提笔在纸上写下这些文字,富弼的眉头就微微扬了起来。就在五天前,他多了一个差遣——判流内铨!

  于是,他成为大宋立国以来,少数的能在四十岁前便判流内铨的文臣!

  前途一片大好,未来光明无比!

  执政已经再无疑问,宰辅才是他征途的目标!

  因为,流内铨虽然位卑但素来权重!

  依制,流内铨掌州郡七品以下选人之磨勘与差遣注授!

  什么叫执生杀之大权,操荣辱之柄,这就是了!

  从现在开始,整个大宋二十二路数百军州镇的幕职官的升迁任免除授注阙,统统归他管!

  于是,心中自是豪情万丈,有说不出来的感慨与感叹。

  当然,富弼也明白。

  他能够以区区的‘右正言知谏院’而判流内铨,不是因为他本人工作有多么好,成绩有多么优秀。

  仅仅是因为,他乃是寿国公点名的‘国之铮臣’,于是无论是官家也好,宰辅也罢,都将他自动视为寿国公的臣子。

  既然是寿国公的臣子,那么当然要加担子提位子。

  不如此,怎能彰显国公的英明神武与聪智明睿?

  所以,他的岳父,三司使兼同知枢密院事晏殊前些天刚刚回到汴京,屁股都没有坐热,就把他马上叫了过去,耳提面授,再三嘱托,命他务必‘谨慎小心,如履薄冰,不可使国公失望’。

  富弼自也知道自己肩膀上的担子的严肃性。

  他是寿国公点名的第一人,亦是那位大宋国本亲自认可的第一人。

  所以,他的成绩就是寿国公知人善用、聪以知远、明以察微的证明。

  而他的失败与失误,则将统统成为那位国本的污点。

  于是,哪怕只是小错,也可能被有心人放大,成为万劫不复的大罪!

  心中思绪纷飞间,就有下仆来报:“正言,皇城使、勾当春坊事刘公来访!”

  “快请!”富弼立刻起身:“不,吾亲自出迎!”

  于是,便整理好衣冠,亲自来到门口,迎接刘永年。

  “右正言之居,真是宽敞……”一进门,刘永年就打量着富弼的这个大宅子,啧啧称奇的称赞着。

  在汴京城里的文臣,能够像富弼这样,住上有十七八间厢房、客厅的大宅子的人可不多。

  当朝的执政官,都未必能住的这么好!

  没办法,汴京房价高企。

  去年欧阳修起复为馆阁修撰,重回汴京,结果租不起皇城附近的厢房,只好跑到新城那边租了个便宜点的房子。

  然后一下雨就漏水,欧阳修夫妇每到汴京下雨的时候,就得拿着木桶舀水出去。

  其妻于是怨怪欧阳修说还不如在夷陵当知县呢!

  富弼闻言,自是笑了两声,便问道:“未知刘公今日来,是……?”

  “哦……”刘永年笑了一声,便拱手道:“某奉国公之德音,请正言入宫相见……”

  “敢问刘公,国公何事召我?”

  “自是为今岁春铨……”刘永年郑重的道:“正言除流内铨,这汴京内外,甚至西京,都在盯着正言,国公自是也不能松懈,须得和正言交代一些事情……”

  富弼于是理解的点点头,这是题中应有之义。

  他也没有觉得那里有不对头的地方。

  为人臣子,听从君上差遣,天经地义!

  虽然,这位君上才只两岁。

  但是……

  他却已经做到了真宗和当今在其二十岁时都不能做到的事情!

  就在几日前,宣徽南院使、陕西都部署兼陕西经略安抚使夏竦并陕西经略安抚判官尹洙、陕西经略安抚副使知泾州韩琦、陕西经略安抚副使知延州范仲淹等联名上奏朝堂,自言自得中书赦命,坚壁清野,禁绝内外通贼者后数日,便自探子处知晓,西贼元昊果然在六盘山上埋伏重兵,足有十余万之众,奏疏上沿边大臣们,自是疯狂吹捧和夸大中书的赦命,顺便将官家与寿国公也吹上了天。

  然后,在奏疏结尾,沿边的重臣们还报告了另外一个事情——据说,西贼元昊撤兵后,以为其部署乃是张元、吴昊两人所泄,于是斩张元、吴昊于六盘山,枭其首示众而还。

  此事,立刻就让整个汴京沸腾。

  张元、吴昊?

  三川口之败后,这两个人就成为了汴京的头号敌人。

  无数人恨不得食其肉寝其骨!

  因为,刘平之败,死了数以千计的禁军!

  而这汴京人口构成的第一大结构就是禁军及其禁军家属!

  如今,张元、吴昊竟死,那自然是大仇得报!

  顺便,春坊之中的寿国公的传说,也自然是在皇城司的逻卒们的宣传下,在汴京城里人尽皆知。

  天降圣王以救世的概念,渐渐深入人心。

  于是,就在昨日,两府大臣联袂上书天子,请赐国公功臣名号,打算把元昊失策以及张元吴昊之死的功劳全部弄到那位才两岁的寿国公身上,好叫天下人都在最短时间内知道自己国家出了个幼年圣王,你们有救了!

  现在,初步暂定了两个功臣头衔:推诚保德奉化以及推诚同德协恭。

  第一个相对保守一点,第二个则比较激进,同德协恭,那就是要将那位国公直接推向储君的位置!

  现在,就看官家怎么选了。

  是选保守一点,再看看情况,还是真的将国公推到前台来。

  但不管官家怎么选,寿国公被封功臣名号已经是板上钉钉!

  而有了功臣头衔,寿国公的地位,就将不再仅仅只是寿国公、忠正军节度使了。

  他可以掌兵、知事、理政、听讲,也可以正式的对朝堂事务发表自己的意见,提出自己的建议。

  甚至还能拥有自己的元随、官员。

  在这个背景下,富弼对于寿国公的召唤,当然是听之既去,闻之既往,连半分顾忌都不会有。

  寿国公要指示、安排春铨工作,谁能有意见?谁有敢有意见?

  于是,富弼连忙换好官服,然后驱车跟着刘永年入宫。

  一个时辰后,富弼的人就出现了在春坊之中。

  他抬起头,走到那位正在院子里一边晒太阳一边听着旁边的官员读着近期邸报的小小身影面前,无比敬畏和崇拜的低下头来,顿首而拜:“臣右正言知谏院判流内铨弼奉命来见国公,伏闻德音教诲!”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