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大宋帝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大宋帝王

要离刺荆轲

  • 历史

    类型
  • 2019.11.01上架
  • 30.28

    连载(字)

2万位书友共同开启《大宋帝王》的历史之旅

护法财叔宁 堂主程序小猿

本书由起点中文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章 读书救不了大宋

大宋帝王 要离刺荆轲 2653 2019.11.01 08:52

    昏昏沉沉中,赵昕感觉到自己的身体,重新恢复了知觉。隐约中,耳畔有着木炭燃烧的声音。

  旋即,浓郁的药味,从鼻端沁入心扉,一个似乎是勺子的物体,撬开了他的嘴巴,将那难闻苦涩之药汤,灌入喉咙里。

  “咳咳……”

  于是,他的身体本能的咳嗦起来。

  “朕……还活着?”赵昕心里想着。

  可是……

  活着又如何呢?

  年已几近五十,登基临朝三十年,终究不过是一事无成。

  想要改变的,从来没有改变!

  士绅!文官!祖宗制度!

  就像三座大山,压在他身上,让他喘不过气来。

  想做的改革,最终变成了害人害己的恶政,欲做的事情,终究难逃下面大臣的阳奉阴违!

  到得四十五岁后,身体与意志,终于难以支撑。

  与他的父祖一般,缠绵于病榻之上。

  由之,曾经勉强做出的成绩,曾经日以继夜为之奋斗的事业,一夜回到解放前。

  宰臣与执政们联起手,将他这个官家,关在了皇城的三寸之地。

  政令不出寝殿,威权止于三步之内。

  于是,他终于明白了一个真理:读书人救不了大宋!

  文官士大夫更不能!

  依靠文官,妄图与士绅、官员妥协,从而进行自上而下的改革,乃是自讨苦吃!

  甚至可以说是与虎谋皮而已。

  无论是王安石、吕惠卿,还是欧阳修、司马光。

  他们其实就是一伙的!

  本质就是同路人!

  只要改革触及他们的利益,立刻就会反弹!

  于是,病榻上的他,终于明白了曾经领袖的教导:革、名不是请客吃饭,不是做文章,不是绘画绣花,不能那样雅致,不能那样从容不迫,文质彬彬……

  可惜,醒悟之时,已然晚了。

  恨,只能恨自己。

  太小资产阶级!

  怨,只能怨自己,太贪慕虚荣,太追求形象,太在乎世人看法!

  以至于,完全丢弃了自己的优势,完全将自己的屁股放在了文官,放在士绅们身上。

  却忘记了,鲁迅说过的话——我翻开历史一查,这历史没有年代,歪歪扭扭的每页上都写着‘仁义道德’四个字,我横竖睡不着,仔细看了半夜,才从字缝里看出字来,满本都写着两个字:吃人!

  士绅要吃人,文官要吃人,勋贵外戚也要吃人!

  而他,居然天真烂漫的以为,可以替这些家伙找一块新的肉,让他们不要去吃原来的肉。

  真是愚蠢!

  真是幼稚!

  谁会嫌自己吃的少?

  那个会以为自己吃的就够了?

  人心,本就欲壑难填!

  人性,本就得陇望蜀!

  所以,才有升米恩,斗米仇的典故,于是才有得寸进尺之语!

  想着这些,赵昕就越发悔恨起来。

  他不恨别人,只恨自己。

  恨自己的幼稚与愚蠢,恨自己的软弱与轻视。

  此刻他想起了一句话,他父亲临终之时,给他的遗训:万方有罪,罪在朕躬!朕躬有罪,无以万方!吾儿,当为尧舜!

  当时,年少气盛的他,正是满脑子的天真想法,满脑子的幼稚思维。

  于是,将这遗训完全理解错误。

  以为,这是老父亲,勉励他发扬民猪之语。

  兼之,当时他深受曾经看过的小说与电视剧的荼毒,想着只要收集名臣名将,然后王霸之气一发作,天下人就会自动团结到他麾下。

  但,在现在,经过了三十多年被社会与现实毒打后。

  他回过头,再次揣摩老父亲的遗训。

  他才明白老父亲的遗言,根本不是让他发扬什么民猪!

  更不是让他与士绅文官文人做朋友,搞联谊!

  那句话,真正的打开方式是:万方有罪,罪在朕躬——故朕乾坤独断!朕躬有罪,无以万方——所有的罪与善,皆朕一人为之,与卿等何干?

  老父亲的遗言,总结起来就是两个:毒菜!

  将权力,牢牢的把握在自己手里,将枪杆子死死的抓住!

  大臣只是贯彻自身意志与政策的工具、棋子。

  听话就给糖吃,不听话,就去岭南待着!

  可惜,醒悟之时,已经晚了。

  一切都已经无法挽回!

  他只是一个在病榻上,连大小便都需要人伺候的废人。

  朝政,已经是那些文官士大夫们,围在一起决定的事情了。

  而他,这个官家,成为了泥塑的雕塑,一个盖章的机器。

  便是儿子,也轻易见不到。

  “若是可以重新再来……”赵昕在脑子里想着,旋即就又自嘲起来:“这怎么可能呢?”

  但,在下一瞬,一个声音,在赵昕耳畔响起:“寿国公,吃药了吗?”

  “回禀许翰林,奴婢刚刚服侍国公服下汤药……”一个稚嫩的女声答道。

  “哦……”叫许翰林的男人叹了口气:“已经差不多半个月了,也不知国公能不能撑过来……”

  “前日曹皇后去了大相国寺,在佛祖面前,亲以身祷,愿折寿一半,以换国公安然度过此劫……”

  “可是,钦天监却报:昨夜见月掩心前星……”

  “官家闻之,自晨至今,水米未进……”

  说着,他就叹息起来。

  月掩心前星,从来不是什么吉兆!

  在正规的道家解释中,此种星相基本上只有一个解释:此主太子薨崩,国无储君!

  反正,自有观测以来,这个星相出现一次,就要死一个储君!

  于是,这位翰林再次叹息起来,为国家,为社稷,为天下,忧心忡忡。

  然而,他却根本不知,此刻,在他前方不过两步的床上,那帷幕与屏风之后躺着的人,内心掀起了怎样的波澜与何等的巨浪!

  “许希!”

  “许希!!!!!”

  赵昕听到那翰林的声音,立刻就辨认出来了!

  实在是这个声音让他太难以忘怀了!

  记忆中,从两岁半直到二十五岁,他但凡有点伤寒、感冒,都是这位许翰林亲自诊治。

  但问题是……

  许希不是已经死了二十多年了吗?

  赵昕记得,许希去世后,他还亲自下诏慰勉家属,追授邓州刺史,更令人在太医局中为许希画像纪念。

  人死还能复生不成?

  旋即,一个不可思议的念头,在赵昕脑海中浮现。

  他拼命的挣扎起来,努力的想要睁开自己的眼睛,看一看这个世界。

  终于,他成功了!

  双眸睁开,烛光在眼中摇曳,一道珠帘从床前垂下,将世界分为两个。

  赵昕的眼睛,微微向前看去。

  他见到了自己的手,小小的,肉呼呼的,白白嫩嫩的。

  他又看到了盖在自己身上的锦被,是针绣,而非机织。

  他还看到了床沿边上,那已经掉漆的木槛。

  “这是……”赵昕心中掀起无边巨浪,暴风骤雨,不断的拍打着他的三观。

  “想不到,想不到……”

  “除穿越,朕竟还能重生!”

  眼前的一切以及方才所闻的事情,已经确凿无误的告诉了他。

  他回到了一切的原点,故事的开端,自身悲剧的起点。

  如今,是宋庆暦元年二月,此地是汴京皇城,而他是皇宋官家次子,寿国公、忠正军节度使——一个生下来就有着如此头衔的皇子,也是当今官家,那后世称为宋仁宗的帝王迄今为止唯一存活的儿子!一个本该在历史上早夭,却奇迹般的为一个来自后世的灵魂鸠占鹊巢的可怜人。

  前世回眸,恍如梦幻。

  而今再来……

  “曾经犯过的错误,朕绝不会再犯!”

  “此生,朕当为尧舜!”

  尧时,有十日横空,有六凶肆虐,而尧帝尽戮之,而后绝地天通,将鬼神逐出人间,让俗世的归俗世,神明的归神明!

  舜时,洪水滔天,欲要灭世!

  舜帝,不求苍天,不求鬼神,率领百姓,直面大洪水。

  先命鲧治水,九年不能,杀之,复以禹治水,终于疏导江河,将那可怕的大洪水,导入大海,神州于是得以安宁。

  于是,后人颂曰:尧之封,舜之壤…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