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大宋帝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一十二章 大洋的馈赠(1)

大宋帝王 要离刺荆轲 2032 2019.12.25 10:00

  庆暦元年七月壬戌(十五)。在辽国使团,入京之前。汴京城中,忽然出现了一支奇怪的车队,数百辆牛车、驴车,运着一箱箱被封的严严实实的木箱子,缓缓走在街道中。

  货物很重,以至于在街道上留下了深深的车辙印。

  这本没有奇怪的。

  但奇怪的是,押送车队的军队,都穿着南方的单衣,打着的旗号,也是广南东路马步军都部署,但每一辆车上的木箱,都用的是纲运物资时才会插上的旗帜。

  这就很奇怪了。

  因为众所周知,岭南那边是蛮荒之土,当地除了荔枝、龙眼,几乎没有什么东西,可以卖到汴京来。

  更奇怪的是,有人在这些车辙附近,找到了一些粗大的,带着腥味的粗盐粒。

  “盐?”很多人都很奇怪:“广南路什么时候产盐了?”

  这个时代,晒盐技术还未被发明,所以,海盐虽然有,但都是古老的煮盐和煎盐。

  效率低下,耗费巨大,所以沿海的海盐,只是沿海居民自己食用,未能进入商品流通。

  如今,当数百辆从广南东路而来的纲车,疑似将盐运抵汴京时。

  汴京的交引铺,首先做出了反应——当日所有盐引、盐钞,集体微跌了大约百分之二。

  其中,解盐跌幅最大,跌掉了百分之五。

  可惜的是,人们终究不能立刻知道,这些纲车运来的到底具体是何物?

  只能猜测,广南东路,终于增加了一样,可以长期大量供应的物资。

  毕竟,纲运,从来都会只用于运输那些量大且能稳定长期供应的地方物资。

  ………………………………

  “殿下……”

  “这里就是刚刚运抵的一万石海鱼干……”

  张惟吉陪着赵昕,走在皇城内的一个大型仓库中。

  这里,已经完全变了一个样子。

  密密麻麻的数不清的木箱子,堆磊如山。

  浓郁的海腥味,充斥在空气中。

  “打开看看!”看着这些木箱子,赵昕对刘永年吩咐一声。

  刘永年点点头,立刻提着一把刀子上前,割开一个被绑的严严实实的木箱子,露出了被挤在其中,密密麻麻的黄鱼干。

  金黄色的鱼皮,已经被晒的和树皮一样,其上包裹着的海盐粒,密密麻麻的。

  赵昕挥手示意,让刘永年从箱子里取出几条鱼干拿到自己身边来。

  然后他蹲下身子,看着面前的这几条被晒干的大黄鱼。

  每一条都足有四寸以上(12cm),最大一条,甚至可能有一尺多长,哪怕是最小的那条,掂在手中可能也有一斤多!

  赵昕看着这些大鱼,不由得感慨起来:“海洋,果然资源丰富到无法想象!”

  他知道,就他面前这几条鱼,若搁后世,随便一条都是大几千。

  最大的那条说不定,能卖好几万。

  而在如今,这些鱼都只是海洋里的杂鱼罢了。

  沿海渔民最常见的鱼获之一,不值什么钱。

  现在更是被他命人成批成批,成吨成吨的捕捞,更晒成这种鱼干,运到汴京来。

  但赵昕知道,只要被运到汴京,这些鱼马上就能成为国家的财富,变成硬通货!

  因为,不管这些鱼在沿海如何廉价。

  但它们终究是肉,而且是营养价值丰富的海鱼。

  而国人现在,最缺的就是肉食。

  如今的大宋,恐怕就连地主阶级,也未必能摄取到足够的蛋白质。

  像水浒传中那样,动不动就上牛肉的情况,终究只是小说家言。

  现实是——能吃饱肚子的是富农,能吃白米饭的是地主,每餐能看到油的是商贾家庭,至于能天天吃肉的,都是统治阶级。

  至少也是家里有矿的人家。

  大宋天下,百分之七十以上的人口,生活在温饱线附近。

  能填饱肚子,就已经很幸福了。

  就以汴京来说,绝大部分的居民,除了逢年过节,根本不知道肉是个什么滋味。

  而这些海鱼干的到来,赵昕知道,将开启一个黄金时代。

  它们将彻底改变,汴京人的饮食结构。

  他拿起一条鱼干,对张惟吉吩咐道:“张都知,卿从明天开始,每天从此取鱼干一百石,至汴京坊市售卖……”

  “每斤卖两百文……”

  “其中一百文,归入左藏,剩余一百文里,内侍省可留下二十文,再给开封府留十文,余者返还广南东路,交由宣徽使,请宣徽使支配!”

  张惟吉一听,积极性立刻高涨起来。

  他心里的小算盘,更是立刻就拨动了起来。

  每卖掉一斤,他的内侍省就能留下二十文钱。

  一石就是九十二斤半,一百石岂不就能每天稳定进账一百多贯了?

  看似是很少,但攒起来呢?

  不就是一个小金库吗?

  有了这个小金库,内侍省往后做起事来就方便许多了。

  更何况,这是细水长流的买卖!

  当下,张惟吉就拜道::“殿下隆恩,臣谨代内侍省上下谢之!”

  更在心里面下定决心,这卖鱼干的事情,他要亲自挂帅,争取卖的又快又多!

  赵昕却是呵呵的笑了笑。

  这种分蛋糕,然后让人替他卖命做事的法子,在这大宋是最好用的办法了。

  有钱能使鬼推磨。

  他知道,这利益经他这么一分配,上上下下的积极性,全部都会调动起来。

  用不了多久,大宋就要多上一条有稳定收益,堪比茶税一般的财政来源。

  而且,这条财政来源的增速,将远远超过其他所有项目。

  毕竟,这时期的大海,完全就是一块未被有效开发和利用的宝地。

  一旦人类开始开发、利用,并尝到甜头。

  很快,各种新技术、新办法,都将源源不断的出现。

  劳动人民,能够用他们的勤劳勇敢智慧,创造出奇迹。

  就像他的前世,仅仅二十年的时间,大宋渔民就将广东、广西、浙江、福建沿海的大型鱼群,捕的近乎绝迹。

  于是,捕鱼船队只能进入远海。

  而那需要更大的船舶、更大的渔具、更好的导航、更好的操纵、更多的水手。

  既然民船,都能远航了。

  自然,军用的舰船,只会更大更强更快更好。

  而这些都是前世的成功经验!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