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大宋帝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七章 元昊被气晕了(3)

大宋帝王 要离刺荆轲 2241 2019.11.19 18:00

  在六盘山中,又留了两天。期间,元昊和他的大臣们,每天都伸长了脖子,望着东边。

  可终究也没有见到哪怕一个宋兵的影子。

  反倒是,坏消息一个接一个的传来。

  首先是没藏氏的没臧讹庞派来使者报告,在麟州屈野河的黑市被宋兵捣毁。

  宋人纵火,将所有在屈野河河畔的木棚焚毁,连芦苇丛都没有放过!

  据说,有数以百计的宋人商贾被捕,麟州城内,哀鸿遍野。

  元昊闻讯,差点一个踉跄没有站稳。

  屈野河的私密榷市,是他在目前的战争情况下,走私盐和皮毛、牲畜,换取宋人的茶叶、丝绸以及香料的重要据点。

  从宋人的宝元纪年至今,每年,他国中所需茶叶和丝绸的一半,都是从这个榷市获得的。

  但他怎么都没有想到,宋人竟把这个地方给他拔掉了。

  恐怕今年之内,屈野河那边都不会有商贾敢去了。

  元昊还未来得及将这个噩耗消化掉。

  又一个晴天霹雳,从兴庆府传来。

  他的太子宁令哥派人来告诉他,吐蕃赞普、邈川大首领、宋人册封的保顺军节度使兼姚州、凉州刺史角厮罗,忽然回到了青唐城,并在这里高调的接待了到访的宋使吉州刺史刘涣,并召集各部首领与僧侣,公开接受了宋帝的河西节度使策书,并再次向宋使奉上誓书与河湟地图。

  誓书中,这个赞普公开承诺和宣誓:必唯中国天子马首是瞻,强调‘西贼忤逆天子,罪无可赦,吐蕃上下,愿为陛下前驱,讨贼除逆’。

  更要命的是,这个混账还要派人去汴京回谢宋帝的恩册。

  元昊顿时感觉脸上火辣辣的,疼的厉害!

  “欺南凌温,你这个混蛋!”元昊不顾风度的大叫着那位赞普的俗家名字:“你们祖宗的脸都给你丢尽了!”

  想当年,哪怕是面对那个无敌天下的大唐,吐蕃赞普也是无所畏惧,重拳出击,与大唐铁骑争夺西域。

  但现在,这个当代的赞普,却匍匐在那个让元昊看不起和蔑视的南人皇帝脚下,恨不得舔人家的脚趾头!

  而且,还舔的特别开心!

  从景佑三年,宗哥河之战后,这个赞普马上就迫不及待的派出使者去向宋帝炫耀:天子,你看,我帮你狠狠教训了元昊,快点给我册封吧!

  于是,宋人封其为保顺军节度留后。

  就这么一个名头,角厮罗却如获重宝,马上就高调的宣传起来:你们快看,天子册封我了哦!

  于是,年年都派商队,专门往宋人的地盘跑。

  元昊与辽人辛辛苦苦,处心积虑的想要限制宋人的战马数量。

  但,这个战略却被角厮罗那个混账一拳给砸了个稀巴烂!

  短短的不到十年时间里,角厮罗仅仅是公开交易和上供给宋人的马匹数量就已经达到了五万匹之巨!

  若角厮罗对他能有对宋帝一成的顺服,那元昊也就不会这么生气了。

  偏偏,那个混账东西,从来都没有正眼瞧过他元昊。

  哪怕元昊费尽心思的把自己的女儿嫁给了后者的儿子,也终究没用。

  这就好比一个舔狗正开心的舔着自己的女神,女神却从来都是不假颜色,但回头却当着舔狗的面,拼命的做起了另外一个人的舔狗,还当着舔狗的面,贬低和辱骂着舔狗。

  这怎么忍得了?

  忍不了啊!

  可惜……

  元昊想起了宗哥河之战,满心的怒火和愤怒,立刻冷却下来。

  于是,他只能是砸了自己帐中的书架和花瓶。

  “不能打败宋人,朕永远都无法征服吐蕃人!”元昊咬着牙齿,告诉自己。

  吐蕃人畏服贵种,信奉血脉。

  所以,哪怕如今的赞普角厮罗,当年只是一个流落在外的赞普私生子,却也要被迎回来,立为共主,好叫李立遵这样的枭雄可以挟赞普以令诸侯。

  所以,现在的角厮罗,才会在宋人面前如此低三下四、卑躬屈膝。

  因为,他需要来自中原皇帝的册封与承认,假中原皇帝的手,来向素来松散的吐蕃各部证明他确实是伟大的松赞干布的子孙,佛祖和菩萨的转世,是活着的佛子!

  而愚昧无知的吐蕃人,就吃这一套!

  所以,即使元昊双手沾满鲜血,也要假意的信奉佛教,尊崇僧侣。

  因为,从元昊的祖父开始,党项人就做梦都想要征服河湟,征服吐蕃。

  从而将自己的版图,扩张到天之际,山之远。

  再居高临下,如当年吐蕃,统治和征服西域,并有河川。

  于是,就有了足够的人口与土地,可以和宋、辽分庭抗礼,并驾齐驱。

  本来,元昊差不多都完成了这个美梦了。

  宋景佑二年的时候,吐蕃人内讧,论逋(丞相)温逋奇不知道发了什么疯,忽然囚禁了素来听他的话的赞普。

  于是,吐蕃内战立刻开始。

  大批喊着‘为了赞普’的部族,引兵进发邈川,要给赞普主持公道。

  元昊闻讯,大喜过望,马上动员举国之兵,向河湟开进,打算趁此千载难逢的机会,一举消灭温逋奇和角厮罗,即使不能征服河湟青唐,至少也要并有熙河,并断绝吐蕃赞普的血脉,给拓跋氏一个鸠占鹊巢的可能性。

  可惜,元昊怎么都没有料到,温逋奇那个废物点心,居然叫角厮罗逃出了牢笼。

  他更没有料到,跑出来的角厮罗一个人走到邈川的大街上,只对温逋奇的部下说了八个字,就让那些人立刻反水,抽刀剁了温逋奇的全家。

  这八个字就是:我是赞普,为我平乱!

  简简单单,没有任何铺垫和豪言壮语。

  但却让吐蕃士兵马上反水,反过头来砍了论逋温逋奇的全家和所有听从温逋奇号令的贵族。

  吐蕃人对赞普的服从和忠诚,让人头皮发麻。

  而元昊也倒了血霉!

  数万大军,全数葬身于宗哥河之中,尸体将河水都截流了。

  自那以后,元昊和他的党项军队,不敢踏进河湟一步。

  他们真的被打疼了!

  只好又是送女儿,又送美酒黄金,极力拉拢和笼络那个赞普。

  但元昊万万没有想到,就算他做到这个地步了,人家角厮罗还是不搭理他,不搭理他也就算了,反过头来就对着宋人一阵跪舔。

  现在更放出话来要帮天子‘讨贼除逆’。

  哪怕角厮罗只是在打嘴炮吹牛逼,元昊也不敢掉以轻心。

  于是,心里面终于生起了退兵的念头。

  但,新的打击,却不因这位兀卒的心意而转变。

  没多久,便又有快马从兴庆府赶来,将又一个噩耗告诉元昊:瓜州外的回鹘人,正在集结兵力,打算攻打瓜州!

  元昊闻言,终于受不了打击,只觉得一阵天旋地转,当场就晕了过去!

举报

作者感言

要离刺荆轲

要离刺荆轲

历史上,宋夏战争爆发后,角厮罗和回鹘人在侧翼和元昊后方,大举用兵。   特别是回鹘人,连续的发动对元昊地盘的攻击。   庆暦元年七月,回鹘攻沙洲,继而攻打唐隆镇,并打下了这座重镇。   可惜,宋军失利,让角厮罗和回鹘人白干了一场。

2019-11-19 18:00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