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十月梅花寒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一章 泄漏

十月梅花寒 Rain潇潇 3002 2019.03.16 07:25

  碧玺打算的不错,可惜碧萝被凌清萧支走的第一天晚上,冷青泽根本没有回府。

  她有些咬牙切齿的望着天空,暗想着是不是老天有意跟她作对!

  所幸碧萝要回来的前一天晚上,冷青泽终于回来了,还带着一身酒气。

  冷青泽晚上是在三皇子那里用的晚膳,还陪着三皇子喝了几杯,看他这个样子,碧玺觉得自己一定能成功。

  然而当冷青泽看到她的时候,眼中似乎是有些火光闪动。

  “怎么是你?”

  “回大人,碧萝姐姐有事出门了。”

  “出门?做什么去了?”

  “是夫人吩咐她去的,奴婢也不知道去做什么了。”

  冷青泽周身的火气上涌,二话不说就往凌清萧房里走去。

  凌清萧刚刚沐浴完,正让人帮着把头发擦干,然后就听见房门“砰”的一声被推开了。

  看着冷青泽这副样子,凌清萧有些奇怪,这是怎么了?

  冷青泽冲着冰清和玉洁摆摆手,示意她们两个退下去,两个丫鬟眼中闪过一丝喜色,行礼退出去了。

  凌清萧很想叫住她们两个,因为她此时怎么看冷青泽都有些不对劲。

  屋内没有别人了,冷青泽开口道:“你,到底是什么意思?”

  凌清萧歪着头,露出疑惑的神情:“你指的是什么?”

  她此时这懵懂的样子,看得冷青泽心中一动,也不管三七二十一,走过去将她抱起来往床上一放,直接压在了她身上。

  冷青泽那张英俊的脸在她面前放大,闻着他身上的酒味,凌清萧心中大骇,刚想喊,却被他用手捂住了嘴。

  她不知道冷青泽吃错了什么药,只是不停的挣扎着,冷青泽见状,松开手,然后问道:“你为什么不愿意,难道是为了他吗?”

  凌清萧听他这样说,心中一惊,难道他知道什么?

  “你,你放开我,难道你忘了我们两个的约定了?”

  冷青泽脸上闪过一丝讽刺,果然,她只当他是个能离开凌府的退路罢了。

  他将她放开,站起身退到了一旁。

  凌清萧赶忙缩到床角里,用两只胳膊抱着自己,带着惊恐的眼神看着他。

  那眼中的防备之色越加的刺激了冷青泽,他轻声问道:“你就这么讨厌我吗?”

  凌清萧觉得他今天似乎哪里都不正常,便开口道:“你,你今天到底怎么了,我哪里惹你了?”

  冷青泽苦笑了一下,然后说:“你就这么热衷于往我房里塞女人?一点都不在乎我的感受?”

  凌清萧恍然大悟,原来是为了这个,冷青泽想让江墨雪回头,必然还要给江墨雪一个好印象,怎么能有侍妾把自己的名声抹黑!

  想到这,她支支吾吾的解释道:“我原本,原本是打算将那两个陪嫁丫鬟打发出去的,毕竟她们很可能是凌府大夫人送过来监视我的,可是若由我将她们打发出去,难免落个善妒的名声,便想着放你房里,由你去发落,对不起没有事先跟你说,才弄出了这么个误会。”

  “你的意思是,你并不希望我房里有人?”

  凌清萧忙不迭的点头,她可不敢因为自己让江墨雪产生什么误会。

  冷青泽看她点头,脸上好看了点,对她说道:“今日是我鲁莽了,你早点歇息吧。”

  然后他就转身出去了。

  他出去后,凌清萧长长的出了一口气,暗想着他还真是喜怒无常,犯的着为这么点事生气吗!

  冷青泽回房之后,看到仍然等在这的碧玺,发出了一声冷笑,对她说道:“下去吧,这里不需要你。”

  碧玺闻言差点气晕过去,暗中咬了咬牙,说了声:“是。”

  然后她起身的时候,假装没站稳,往冷青泽怀里倒过去。

  冷青泽根本没容得她近身,直接一下将她推了出去,让她结结实实的摔了一跤。

  “平业。”

  “大人有何吩咐。”

  “这个丫鬟笨手笨脚的,我看她也做不好什么差事,打发出去吧。”

  碧玺一听,立马慌了神,说道:“大人,奴婢知错了,大人饶了奴婢吧。”

  冷青泽表情都没变,一副不为所动的样子。

  平业要上前拉她的时候,她喊道:“大人不能这样做,奴婢是夫人的陪嫁,不能随便发卖了。”

  “哼!照你这么说,我还处置不了你一个下人了!”

  “大人,奴婢的卖身契还在凌府,大人要打发奴婢,还要知会凌府主母一声。”

  碧玺急了,抬出了自己的靠山。

  冷青泽嘴角一弯,说道:“既然如此,平业,就将她送回凌府去吧,将她做的事好好跟凌府的主母说说。”

  “是,大人。”

  平业不管那么多,直接将嚷嚷不停的碧玺拖了下去。

  屋子里终于清净了,冷青泽的酒也醒了大半,想着自己刚才对凌清萧的所作所为,他有些懊恼的挠了挠头。

  自己这是怎么了?为什么会那么生气!

  想不通,他干脆不想了,直接合衣躺到床上,将头埋在被子里做鸵鸟。

  第二天一早,平业就将碧玺带回了凌府,不顾凌府大夫人尴尬的脸色,将事情说完,平业就离开了。

  碧玺有些哆嗦的跪在地上,听到大夫人说道:“把头抬起来。”

  她依言抬起头,大夫人上去一巴掌扇在她脸上。

  大夫人身边的嬷嬷赶忙劝道:“夫人,仔细手疼,别跟这小贱婢计较。”

  大夫人怒其不争的说:“我当日是怎么嘱咐你的,你倒好,不但没往心里去,竟然变本加厉,如今就这么被人送回来,下了我的面子不说,丢的可是凌府的脸!”

  “夫,夫人,奴婢想着,若是能近了七皇子的身,能更好的替夫人打探消息......”

  “闭嘴,当我不知道你做的什么打算吗!”

  “夫人,奴婢是真心为夫人着想的,请您相信奴婢。”

  大夫人冷笑了一声说道:“那你倒是说说,你都办了什么为我着想的事!”

  碧玺努力的思索着,情急之下只得说道:“前些日子大姑娘出了一趟府,弄得神神秘秘的,也不知道去见了谁,后来奴婢偷听七皇子和大姑娘说话,说什么三皇子在抓一个漠阳的逃犯,让大姑娘日后出府小心些。”

  “漠阳国逃犯?”

  “是的,奴婢听的也不大清楚,不过七皇子似乎是这样说的。”

  大夫人沉思良久,然后怒道:“这样的事,为什么不早点来禀报!”

  碧玺没想到,她说了这番话,会惹的大夫人更生气,当下便闭了嘴,不敢再多说。

  大夫人生气的攥着手里的帕子,对身边的嬷嬷说道:“将她交给钱婆子,发卖了吧。”

  “是,主母。”

  然后碧玺就大叫着被拖了下去。

  办完了事,嬷嬷回到大夫人身前问道:“夫人觉得那碧玺说的话有问题吗?”

  “如果她说的是真的,那一定有问题,如今我们与漠阳国联姻在即,何来的漠阳逃犯?”

  “那夫人打算怎么办?”

  “你去一趟家里,说我想念墨雪,让她来给我请安,其他的一概不要说。”

  “是。”

  几日之后的早朝上,皇上正襟危坐在龙椅上说道:“众卿可有本启奏?”

  下方安静了一会,然后太子出列说道:“启禀父皇,儿臣有事奏报。”

  “哦?太子何事啊?”

  “回父皇,我康圣如今已经与漠阳国联姻,那自然是要同修两国之好,之前漠阳国使者提出想接回他们压在康圣的质子,儿臣以为,既然两国都认为以和为贵,那我朝应展示大家风范,交还质子。”

  “这件事嘛,朕也是这样认为的,可是也不知道这个质子如今在哪,朕也派人找了,却没有踪迹。”

  “禀父皇,儿臣有幸,前两日已经找到了这位质子。”

  太子这话一出,三皇子和冷青泽不着痕迹的互相看了一眼,眼神中全是震惊。

  皇上似乎是没有察觉到下方的暗流涌动,语气中有些惊喜的说道:“哦?太子竟然将他找到了,这可真是一件好事。”

  “能为父皇分忧,的确是儿臣的荣幸,不过今日儿臣向父皇所禀,不单单是找到了这位质子。”

  “还有何事?”

  “回父皇,儿臣找到这位质子之后,与他交谈了一番,他说他之所以这么长时间没有出现,是因为有人一直在追杀他。”

  听到这,皇上的眼中闪过一丝怒气:“是真是假?”

  “禀父皇,此事儿臣也派人去探查过,确实发现了他被人追杀的痕迹,而且他身上多处伤痕,一眼就能看出对方是下了死手的。”

  “到底是什么人,想要破坏两国邦交?”

  “回父皇,究竟是何人所为,儿臣暂时还未查出来,不过这种做法却是意图挑起两国战争,其心可诛,父皇,这等贼人不除,儿臣心中实在难安。”

  “说的没错,既然此事是太子最先发现的,那么朕还将这事继续交给你查,这段时间禁卫营归你调遣,务必查出是什么人想要破坏两国修好。”

  太子的双眼射出一道精光,喊道:“儿臣遵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