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修真文明 仙气朋克异闻录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64章 演示

仙气朋克异闻录 云端肥肉 3151 2020.09.22 07:00

  “掌柜的,你别在那一惊一乍,你该不会是要说奸细探子吧?”

  跛脚老者漫不经心地摆了下手,“你见过我这么老的奸细探子么?我就是来你这休养一段时日,可没想刺探你那点偷奸耍滑的破事……要有,也是其他人干的。”

  这特么不就是承认了么?这下再不明状况的人,也弄懂了一件事:大伙都被安排了。

  李昀几乎一口气背过去,其余众人也面面相觑,尤其是栖所的一众师匠,都下意识站开了些,互相用提防的眼神望着彼此。

  只可惜,蛰伏其中的青胄军探子,显然没有要暴露身份的意思,面上全然看不出丝毫端倪来,当然,心里肯定正使劲骂娘。

  “看开点掌柜的,往好处想……”

  方亦安慰地拍了拍李昀的肩膀,“你这不就算傍上青胄军的靠山了么?”

  李昀欲哭无泪,心道这特么能一样么?要是不说透还好,这如今都挑明了,之后显然是要被收编啊,里头的区别大了去了……

  “行了行了,还有没有谁要问啥的?”

  跛脚老者目光在人群里扫了一圈,最后落到方亦身上,“现在没有,之后可别再啰嗦了啊?”

  紧接着,也不等众人给出回应,他就继续开口道:“你就是那什么方小哥吧?我听袁小子大概说了,你瞧着年纪轻轻,但和其他那些混吃等死的不一样,不仅眼力不凡,关键是还拿得出办法!来来来,废话少说,我已经挑了骑兽送过来了,你先露一手,让老夫开开眼如何?缺什么尽管提,我把姓袁的他那校尉腰牌熔了,也给你鼓捣出来。”

  方亦擦了把汗,腹诽道:我信大爷您不是被送来当探子的了,你分明就是被人找个由头赶到这来的吧?

  但面上自然不敢这么说,方亦只能就事论事道:“给我打一桶清水,以二一配比兑入‘云露’;封禁效果的宝具或法阵摆弄好,先选那头体质最好的骑兽,确定下的麻药份量够不够……其他的暂时不用,看看第一次‘开腹’的结果,再做补充考虑。”

  “就这些?!”跛脚老者瞪大了眼睛。

  “嗯,其他的我来准备更方便。”

  方亦应了一声后,闭上眼、深吸一口气,缓缓地、一丝一缕地吐了出去,所有哀怨和郁闷全都随之排遣一空,再睁开眼时,已是凝神静气的“超樊”状态。

  姓鲁的跛脚老者本还有些顾虑,但见到这一幕后,忙按下出声质疑的冲动,示意身边的青胄兵士去取方亦索要之物。

  方亦这边则不再搭理外物,挑了高台上一处干净的位置,从腰间芥环中陆续取出各种杂七杂八的物件材料,逐一摆放到了身前的地上。

  随即,他双手虚张开来,有丝丝缕缕、轻盈微弱的仙气灵能从脉门喷薄而出,缠绕到了他的十指之上,像是戴了一层澄黄的薄纱手套。

  继而只见,毫无花巧、一板一眼的动作之中,方亦拾起一个个物件、材料,或是拆解或是拼装,或是炼制或是重构,专心致志地鼓捣着。

  旁边的一众人等虽然不明所以,但眼看着:那些物件材料经由方亦的双手之后,便接连转变面貌、成为了另外一样全然不同的部件,再品味着其中行云流水的意境,竟也不禁觉得痴迷沉醉,半晌无声地静立观望着。

  等到方亦长舒一口气,将部分沦为边角料的配件收入芥环,搓揉着手指从地上站起……

  再看地面之上,留下的最显著之物,是一个拼装成型的巨大八角箱柜——透过面上的纯净琉璃隔层,能够看见内里像是蜂巢迷宫般的结构。

  “这究竟……是什么东西?”

  “为骑兽开腹需要用到这种物件么?”

  “或许,是开腹时安置骑兽的台座?”

  “看着不像,倒更像是人造的虫巢……”

  围观众人议论纷纷,猜测着方亦所造之物的用途,但他们出于谨慎,却都没有说出最大的那个疑惑:这玩意看起来并无丝毫仙家气韵,只像是平平无奇的世俗之物。

  方亦自然不会听不到众人的议论,开口劝道:“诸位不必猜了,这玩意……现在说了反而惹来无数追问,等一会看到怎么用就明白了。”

  他说完转向跛脚老者那边,青胄军兵士已经依照他的要求准备好了东西:

  一个用来充当封禁隔绝宝具的大型牢笼,已被拖放到了高台当中;正待开腹的那头骑兽,以四脚朝天的姿势被捆缚固定在里头,保持着沉沉昏睡的状态;另有一桶兑好云露的清水放置在角落。

  检查确认之后,方亦冲老者点了点头表示都没有问题,随后转向众人道:

  “那我们这就准备开始吧。”

  众人顿时又屏息静气,歇了言语交流。

  无数目光注视下,方亦不紧不慢,回头从底部篆刻有“消音法阵”的瓶子堆里挑了一个出来——除了打造那八角箱柜以外,刚刚剩余的时间里,他都在准备这样的瓶子,材质或玉或瓷,有十来个,也不知道他平日带这么多瓶瓶罐罐做什么。

  带着手里的瓶子、走进牢笼之中,关上笼门之际。

  方亦突然止住回头,对着众人又补充提醒道:“哦,对了。虽然经过驯化,但这些骑兽毕竟不是世俗牲畜,一旦出现失控迹象,必须第一时间斩灭生机,否则它们彻底凶性大发的话,反而更难处理。至于那些铁蠹异虫,其生命力顽强至极,所以不必针对它们,而应该以火性术法焚干周遭血液、釜底抽薪……你们记住了啊。”

  说完不等他们给出回应,方亦扭头回去,在骑兽旁边选好位置、将瓶子放在脚边。

  朝着跛脚老者示意了下,便有青胄军兵士上前、激发了牢笼附带的封禁法阵,旋即一层水波状的护罩将牢笼内外隔绝开来。

  待护罩水光稳定下来、能够清晰透视之后。

  方亦冲众人点头示意了下,紧接着伸手到那水桶之中,以法力抽取、塑形出了一柄细长的水刀,而后毫不迟疑地朝着那骑兽的前腹部切了下去,并一路沿着胸线正中破开到喉咙位置。

  “大部分疫症导致的出血点,通常都集中在肺腑区域,因而虫群的主要寄宿之处也往往在于此处……嗯,很典型,是个好兆头。”

  本该喷涌的鲜血,被水刀放出的微弱寒气封住,骑兽的内脏部分显露了出来。

  众人很快就注意到,它的两肺显得肿胀不堪、呈现出一片一片葡萄簇般的黑色阴影。

  “铁蠹异虫群聚而生,除非运气差到极致,不然不用太考虑有异虫散落在其他区域的可能,那些秽物里头的虫蜕是另一回事。当然,如果稍后真的有人撞上了这种情况,直接当做失控处理吧。接下来,呃……”

  方亦讲解到一半,满脸尴尬地停了下来,转头冲牢笼外的众人招呼说明,令他们挑选了两人进来、帮忙撑开骑兽胸部的两块板状骨甲。

  如此耽搁了一阵,再继续的时候不免显露出一丝匆忙……

  “将肺部切出合适的开口,是摘取异虫前的最大难关,‘知机’的运用一定要足够细致。不过,假如不慎触及异虫,也不必立即放弃,因为此时的出血量大增,血液充足过量的情况会一定程度降低异虫的警惕,只要及时摘取被惊动的那几只异虫,有很大的机会进行补救……这一次我就先不演示了。”

  水刀轻巧地沿着那些肿胀阴影的间隙,朝骑兽的肺部切落。最终,它们像是解扣的衬衣一样左右翻开,被方亦摊在了那两名临时助手的手掌上。

  猩红之色泛滥开来,其间的黑色阴影肉眼可见地蠕动起来。

  “不用太担心这时候的血液蔓延到其他地方,就像前面说过的,铁蠹异虫群聚而生,只要集群处的血液量足够,他们不会轻易转移。接下来就是摘取异虫的环节,先前已经强调过,最关键之处在于:力道的控制……”

  说话间,方亦将染血的水刀还原成水团、转移到左手上,空出的右手则探入骑兽那被打开的肺部血泊之中。

  “每次摘取的数量多少,由诸位练习之后自行判断,需要保持稳定直到放入瓶中、隔绝被摘取异虫与虫群的联系。此外,摘取过异虫的区域,则需以兑有云露的清水冲刷、稀释血液,可以一定程度控制虫群繁衍的趋向,有利于保持良好的视野……”

  随着方亦右手的平稳动作,每一次探入取出的异虫团子都至少有果核大小,被小心地投入了脚边刻有微型消音法阵的瓷瓶中……

  小半个时辰之后——

  一捧清水在方亦的引导之下,涌没过骑兽的肺部,让整片区域显露出一瞬没有血沫掩盖的状态,可以清楚看到:里头不再有半点阴影存留。

  略略松了一口气,方亦将掀开的两肺部重新合拢。

  而后,他从腰间的芥环里取出一枚妖核,激发出妖血精华、沿着创口涂抹而过;再接着将打开的胸腹也同样合上,如法炮制。

  妖血精华乃是掺入了药粉的炼丹制品,算是妖气的凝聚物。用在此处,除了借助其如同热蜡一般的性质来弥合伤口之外,也是为开腹之后的骑兽补充妖气——

  这样的处理就足够了,剩下的只需要交给妖兽自身的逆天体质,不出三五天,其凶悍强健将会更胜从前。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