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七侠英雄传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十四章 渔夫迂腐

七侠英雄传 四侠陶小飞 2318 2021.01.14 09:44

  李公子看着白一刀离开,他没说什么,除了心中的不舍,就是对眼前那个叫杜浪的孩子的不信任。

  他这一次奉韦后之命以长安十六卫的身份来彻查“唐门刺皇案”,也就是说他是专门来对付唐门的。按照他自己的剧本,对付唐门首先要灭其爪牙,白一刀无疑便是众多爪牙中最难缠的一个。

  所以他赶走了鄱阳湖上的客船,只留下自己这条花船,他料到白一刀一定打此经过,他更料到白一刀一定会上他的船。

  果然白一刀来了,李公子本想马上动手,但是他还是有点好奇,这位名声正盛的白大侠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既然人都来了,不如了解了解再杀也不迟。

  可是这一了解,他便再也下不去手了。李公子被白一刀对武学的痴迷所折服,更对他一身的浩然正气所感触。李公子常年浸染在庙堂的尔虞我诈之中,早已经不知道正义为何物,直到这几天的相处,他才慢慢想起那句曾经一直羁绊着他们家族命运的话:“夫以铜为镜,可以正衣冠;以史为镜,可以知兴替;以人为镜,可以明得失。”

  于是他改变了计划,他不旦不要杀白一刀,而且要让白一刀平平安安的赶赴唐门,就算是搭上个人的荣辱和家族的命运,他也在所不惜。

  如果不能保护好白一刀,那我就不叫李成器。

  果然,如李成器所料,白一刀不但被杜浪算计,而且此时已经命悬一线。

  被白一刀断了一臂的草相突然抱住,又被鲢相和鳙相用四道铁链牢牢捆住,只要二人将铁链一点点夹紧,那么链子里的两个人便一命呜呼,任凭白一刀有通天的本事也休想挣脱出来。

  就在这千钧一发的紧要关头,李成器赶到了,他人到了,剑也就到了。

  李成器两只手有两个兵器,左手是“箫声剑”,右手是“琴瑟刀”,他在十六卫中有一个外号,叫“情色笑声,刀剑双绝”,取得便是他刀剑的谐音。“琴瑟”念成了“情色”,“箫声”念成了“笑声”。

  李成器不喜欢军旅生活的粗鄙,让他这个本喜欢箫管乐器的儒雅之人每天和一群大老粗在一起谋生。但是贵族的特殊身份又让他不得不掌握兵权,同时还要让他承载一个家族的希望,他真的很累,很不开心。所以李成器的刀剑从没有真正的发挥过作用,他全当它们是“烧火棍”,是“擀面杖”。

  他从心底里就不爱动武,可是这一次不同他要救一个他赌上性命的朋友,他的刀和他的剑因为这种信念而脱胎换骨。尤其是他的“箫声剑”,你看不见他出剑的影子,只能听到一声箫鸣划破长空,然后便看见四道紧锁的铁链瞬间火花四溅。原来是箫声剑的剑尖刺进了铁链的缝隙处,通过铁链与剑刃的碰撞声判断出铁链的裂痕,外用宝剑在裂痕处留下一道更大的口子,最后用琴瑟刀在缺口出斩断铁链。

  以此手段连断了四条铁链,却只在眨眼之间。看着在场众人无不瞠目结舌,尤其是鲢相和鳙相已经僵住在当场。

  可是李成器没打算给对方喘息的机会,他们“李家人”做事也从不给对手翻身的机会。还没等“鲢鳙”二人反应过来,李成器的剑又到了,而这一剑刺向的是鳙相。鳙相的手中双镰已经被破坏,于是掏出了怀里的分水峨眉刺,峨眉刺是川蜀之地常用的兵器,而分水峨眉刺更是川蜀渔民最好的防身武器。

  鳙相双刺勉强接下了李成器的一剑,但是凄厉的惨叫声还是回荡在耳边。叫声不是来自鳙相,而是鲢相。

  鲢相和鳙相是对李成器前后夹击,当鲢相看见李成器向鳙相攻了过去,他本想前去搭救,但是还没等他靠近李成器的背后,只见迎面飞来一把宝刀,正是李成器刚才砍断他们铁链用的琴瑟刀。鲢相一个“耗子窜天”躲开了一刀,但是就在他往下落身之时,琴瑟刀再次“飞”了回来。

  此时鲢相的身体下坠之势已经不可避免,但是如果真的坠下来一定会被宝刀一分两半。

  鲢相狗急跳墙,腰眼使力又来了一个“鲤鱼打挺”,将身体在空中翻转一圈,可是毕竟没有那么快的身手,这一招使得不算干净利落,面门冲下时正好矮了半寸,他看见了琴瑟刀刀柄上挂着的琴弦,同时也看见了琴瑟刀刀刃上的冷光,冷光划过鲢相双眼,只听到一声凄厉的惨叫。

  鳙相知道鲢相出事了,更知道自己已经无力再战,于是抱着必死的决心他使出了“死鱼阵法”的最后一式“鱼死网破”,他将袖口的引线露了出来,然后拿出了点火用的火折子。

  只要他点着火折子,那么引线点燃,所有人也就“鱼死网破”了。

  鳙相怕死,但是他知道,如果在这一战他这样活下来,只会比死更难受。

  可是有些人的命运从不是自己掌握,就当鳙相准备同归于尽时,李成器已经从他的身边经过了。鳙相没有看清李成器出剑,但是他感觉到自己下体一凉,鲜血四溅。

  他一下子疼得撕心裂肺,仿佛眼前的世界完全裂开了,而颤抖的双手已经再也无法点燃火折子了。

  李成器从刚开始出手到最后收招,全程没有说一句话,看着躺在地上的四个人和站在一旁已经看傻了的杜浪,他终于开口了:“你们不用恨我,我是在帮你们,你们只有受了残疾,才能完全的脱离现在的大风帮,只有脱离了大风帮,你们才能过上你们想要的生活,否则将一辈子刀口舔血,永无宁日。”

  此时已经慢慢苏醒的“青草鲢鳙”开始质问李成器。最先开口的是青相:“你怎么知道我们要脱离大风帮。”

  “没有人愿意给一个疯子做手下,阴天劫就是个疯子,不然也不会想出这么疯狂的死鱼阵法。”

  草相问:“你怎么知道阴天劫和胡皋皋能放过我们?”

  “如果是阴天劫不会放过你们,但是最近他不在,如果是胡皋皋一定会放过你们,因为在他眼里除了主子阴天劫以外,其他人本来就无足轻重,尤其是废人。”

  鲢相问:“如果他们回头知道了真相,再报复我们怎么办?”

  “不会了,因为很快大风帮就会覆灭,到那时候你们可以选择回村子里边做渔民,或者做我的手下也行。”

  鳙相问:“你怎么知道大风帮会被灭,你到底是什么人?”

  “我是什么人你们最好别知道,知道了你们只会后悔,但是我可以告诉你们灭大风帮的事是朝廷的安排,朝廷的决定从来不会更改,而我就代表了朝廷,”看着四人还在犹豫,李成器冷冷的说道:“你们最好还是赌相信我的话,毕竟老话说的好:敢赌是渔夫,不赌是渔夫。”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