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修真文明 重生之我是后羿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2灵山门口打闷棍,后土欲要化轮回

重生之我是后羿 竖子不可教 3500 2008.11.29 10:24

    “娲娲,想什么那?咋不说话?”唐风一边吃着金丹,一边含糊的问道,太上老君出品必属精品,自己的境界已经到准圣了,也不怕乱吃丹药影响修为。

  “我再想你怎么会那么好给老君拉线认识神农!”女娲一脸不可思议的望着唐风,还用手摸了摸唐风的额头,“没发烧啊,不正常太不正常啦,师兄要是病了咱去大师兄那去求点丹药,要是你不好意思,我去替你要去!”

  “..........”唐风一阵无语。

  “我在眼里就是那种阴险的人吗?太伤心啦,我不活啦!”唐风一脸的伤心,仿佛天塌地陷一般。

  “行了,师兄,我太了解你来,用大师兄的话说你是不见兔子不撒鹰,小声告诉我原因好不好?我保证不告诉别人!”女娲用出了对付唐风最有效的一招,撒娇,轻轻的摇晃着唐风的胳膊,不时用坚挺的胸脯刺激唐风的胳膊。

  “额!”唐风吞咽口水的声音清晰可闻,“咯咯...”女娲如同银铃一般的娇笑声更是像大火上泼了一瓢油。

  “好师妹,你就放过我把,我说,你要是在刺激我,我就以天为被以地为床...”唐风恶狠狠的说道,不知道咋滴一见到女娲的媚态唐风就控制不住自己,万年的清修都扔到狗肚子里去了。

  “呵呵..好师兄,你就告诉人家嘛?”女娲也不敢过分逼唐风,谁知道他能干出什么事情。

  “这个吧其实也没什么特殊的原因,你也知道那神农在医药方面是一个难得的奇才,而天地间对丹药最有造诣的就是大师兄啦,当然其次就是你老公我啦,为了神农的前途着想,我才忍痛让他成为大师兄的记名弟子的,洪荒什么最重要,人才!我不能埋没神农,现在的教育制度太差劲了,我们要提倡素质教育...”唐风又开始忽悠了,手脚并用,大有挥斥方遒的味道。

  “师兄,神农是不是把你的丹药之道学完了?”女娲一脸古怪的看着唐风。

  “当然,我的徒弟可是奇才啊,昨天接到他的传信已经全部学会,现在正在尝百草那..我的教育理念是....!”唐风又要接着开吹。

  “师兄,我发现了,你真的非常非常无耻啊,那个准提和你一比简直纯洁的像一张白纸啊,你没有东西教神农了,就打上了大师兄金丹大道的主意,不但让人家给你免费教徒弟,还要人家欠你因果,真是太无耻了!”女娲双眼突然雾蒙蒙的,一滴晶莹的泪滴在眼睛里不停的转悠。

  “娲娲,你听我解释啊,你也知道我有几把刷子,那个神农实在太生猛了,别人学一年的东西他几个月就学会了,你师兄肚子里那点东西都快被他掏的差不多了,我发誓以后在也不无耻了,好不好?”唐风看着女娲弱弱的说道,还不时的摸摸后脑勺,一脸的尴尬。

  “啊!强,很强,很强大!”

  “娲娲,想骂你就骂吧,别憋在心里!”

  “骂?为什么要骂你?”

  “娲娲,你别吓我啊!我真的知道错了!”

  “师兄,你没错,是我错了,是我看错了人!”

  “娲娲,你听我解释啊...”

  “不用解释了,我终于发现你才是洪荒第一无耻的人,太好了!”女娲兴奋的尖叫了一声,“我早就想找准提算帐,可他号称洪荒第一无耻之徒,我怕吃亏就一直没去,原来师兄才是那我就不怕了,来咱俩研究一下怎么样办他!”

  唐风一脸震惊的看着处于极度兴奋中的女娲,仿佛他后面有一条小尾巴,头上也有了两个包包....

  “看什么看啊,快点过来研究一下啊,我认为要先打闷棍,就在...打,那离他的老巢远,不怕他跑了..就是接引想要支援也来不及!”

  “好,很好,非常好!”唐风愣了半天,然后阴笑着加入了讨论。

  “我认为可以让三清在门口那堵在接引,反正他们早就看着不顺眼了,免费的打手不用白不用!”

  “恩,还是师兄高!实在不行在洪荒找个女的,给准提来仙人跳!”

  “......”

  今天也不知道为什么,准提不时感到一阵心惊肉跳,仿佛有什么大劫就要来临似的,算了一阵子也不得要领,难道是天地大劫提前来临?不可能啊!开天劈地才几个元会。不行,还是少出去转悠为妙,昨天看见的那个法宝等以后再去取。

  就在唐风和女娲在灵山门口望眼欲穿的时候,后土也到了不周山脉唐风的道场,说是道场可就是一个茅草屋,在青山绿水之间到有几分隐士的味道,人族感念唐风的功德每天都有专人打扫照料,今天照料的人突然发现一个天仙一样的人从远方缓缓走来,看似缓慢的一步都跨出百丈有余。

  后土当达不周山脉也不着急,随便找了个地方盘膝而坐,像他们这些大神通者,最不缺的就是时间。

  在后土到达不周山的同时,唐风就有了感应,这是一种很玄妙的感觉,他隐隐感觉到在不周山有大机缘,大功德等着他,具体是什么天机却一片模糊,用心掐算也不得头绪。

  “师兄,发生什么事情啦?”女娲看见唐风一脸严肃的不停的掐算着什么,不由好奇的问道。

  “不周山脉有大机缘,具体是什么我也不知道!”唐风摇了摇发胀的脑袋,反正是好事情,何必那样劳神费劲,顺天者易,逆天者劳。

  “准提那老小子咋还不出来?不等他啦,我先回不周山啦!”唐风对这女娲招呼了一声就火急火燎的赶回了不周山。

  “讨厌,也不和人家商量一下!”女娲的小性子又上来了,故意不去理唐风,慢慢悠悠的向女娲宫飞去。

  “嘻嘻,师兄见我没跟上去,一定会回来找人家的,一定会的!”女娲攥起了小拳头为自己打气,慢慢的飞着,不时的回头看上几眼。

  唐风火急火燎的向不周山赶去,哪里能想到女娲的小心思,就是想到恐怕以唐风的性格也不会理会,大不了以后在找她道歉,哄哄就是。

  “坏师兄,恨死你啦,不理你啦!”看着近在眼前的女娲宫大门,女娲恨声说道。

  “是不是路上耽搁啦,我在等等他?”恋爱的中的女人智商为零就是圣人也不例外。

  “大巫后羿拜见后土娘娘!”唐风恭恭敬敬的对着后土施了一礼,不仅因为后土是祖巫,更重要是被她的胸怀所感动,舍身造化六道,多么伟大,反正唐风认为自己做不到。

  “道友不毕多礼,尔身为鸿钧老师的弟子,身份不在吾之下!”后土侧了一下身,让开了这一礼。

  “应该的,应该的!”唐风嘴上这么说,可也没在行礼,毕竟他的身份在那摆着。

  “这次来是有求于道友,我巫族本是父神盘古的精血而生,天生强大,却无法修炼元神,不知天数,终将成为灰灰,吾有感巫族大劫将至,特来拜请道友看在同宗的份上拉巫族一把!”祖巫后土对着唐风就是一礼,她的礼打死唐风也不敢受啊,急忙就欲躲开。可突然一股强大的力量将唐风的四周禁制,让他结结实实的受了这一礼。

  “道友害我啊!”唐风苦笑着说道,怪事年年有,今年特别多,还有强给人行礼的。

  “道友勿怪,为了巫族吾也是不得已而为之,现在道友欠下我因果是不是可以告诉我解救之术,我巫族势必忘不了道友的大恩!”后土一脸歉意的看着唐风。

  唐风双手不停的掐算着,不是掐算怎样解救巫族,而是在算洪钧老祖的底线,毕竟泄露天机是要有大麻烦的。

  “也罢,为了巫族,我就是豁出这条烂命也在所不惜!”唐风紧皱的眉头松开了,因为他算出六道当立的天机,顺天而为也就没有诸般业力,危险系数为零。

  当然做戏还是要做全套的,太容易的事情别人是不会感激的,就是感激效果也会差很多。

  唐风双手在袖中不停的掐算,口中还不时的念念有词,“不对,还是不对!”

  “道友,结果怎么样?我巫族可有一线生机?”后土被唐风的做派唬住了,一脸紧张的问道。

  唐风的心里暗笑一下,唬住了就成功了一半,这个大因果你们巫族是欠定了。

  “哎,天机不可测,这等事关天下气运的大事又是我等能预测的了的!”后土听到唐风如此说这是大冬天喝凉水,凉到心啦。绝望是后土现在心情的最好描述。

  “除非...罢了,我便损失那千年道行又何妨?”唐风故作咬牙切齿装,双手更加快速的掐算了起来,红润的脸庞渐渐的变得苍白,最后竟然突出了一口鲜血,一脸的病态,气息也削弱了很多。

  “幸不辱命!”唐风弱弱的说道,真是气若游丝,命比纸薄。

  “多谢道友大恩,我巫族上下但有差迁,比当全力以赴!”后土真不知道用什么来表达自己的心情,连这样的承诺都做出来了。

  唐风的双肩稍微的颤抖了几下,成功了,活着都不容易,今天骗你也是为了更好的活着。后土不知道唐风的想法,直道唐风偷窥天机损失惨重被感到的一塌糊涂,哪还疑有他。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