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橙红橘绿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橙红橘绿

R1123

  • 现代言情

    类型
  • 2019.12.07上架
  • 0.40

    连载(字)

-1位书友共同开启《橙红橘绿》的现代言情之旅

本书由起点女生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乍见之欢

橙红橘绿 R1123 4015 2019.12.06 22:48

  李欲晚是一所著名大学的教授,但最近他受恩师所托,在一所二本学院教经济法。

  大二的一整个学期几乎已经到了尾声,林湘潇的书还是崭新的。

  秋天悄悄摘走梧桐树金黄的叶片,还没来得及下雪,多少人已经想要拥抱着取暖。

  “今天自习。”

  李欲晚在讲台上站着,若兰芝玉树一般。

  “放电影嘛······”

  阶梯教室里的声音起起伏伏,如同小孩讨糖吃一样。也是李欲晚轻松的教学方式惯坏了他们。

  “这周五就考试了,你们不复习吗?”

  李欲晚一只手揣在裤兜里,一只手扶着眼睛,声音温润,脸上却不见笑意。

  “我们天天都在复习······今天还要复习一天!“

  确实,今天白天的课全是他的。原本,能欣赏一张英俊外表也算一件美事,奈何老师的身份让他和学生们有了一道鸿沟。

  “自习一节课,放一节电影。先自习,后看电影。”

  李欲晚从公文包里拿出电脑,在讲桌边坐下来。

  林湘潇一直呆呆地望着黑板,脑海里一直是怎么处理推荐实习生的面试。

  “湘潇,我们走啦,要是点名,给我打电话。”

  曲恩和A小姐抱着书准备开溜。和往常无异,林湘潇就是124寝室的情报员。

  “好,别太远,万一点名赶不回来。”

  林湘潇收回神,打开书本。

  打开书本,依旧呆愣。

  忘了是多久以后,李欲晚站在了讲台中央,博古论今。

  和林湘潇只隔了一个座位,系里的老教授稳如泰山地坐着,眉毛上扬嘴角噙笑,一边做着听课记录。

  “回来!查课,老教授!”

  林湘潇迅速在124寝室群里报告军情。

  与此同时,辅导员从后门进来,带上了门并坐在了最后靠门的最后一排。

  “辅导员在后门,哈哈哈······你们太惨了!”

  林湘潇一张笑脸灿烂不已,很明显,是幸灾乐祸。

  “什么?”

  “我······”

  “天哪,怎么进去?”

  班级群里也已经沸腾。

  林湘潇笑得满眼放光,抬头之间,和李欲晚的眼神撞上。

  林潇湘脑袋忽然一片空白,李欲晚站在遥远的一端,自信地讲课。手势开合之间,给了林湘潇一个微笑。

  此刻,灯光落在李欲晚的肩上,仿佛他就是负光亮而来。

  一瞬之间,林湘潇心跳乍乱,一双眼睛直勾勾地看着既清冷又温润的李欲晚。

  李欲晚仿佛也注意到了林湘潇,目光时时落在她身上。

  林湘潇看着李欲晚开始脑补画面,从白衣飘飘的绝世公子,到红裳惑人的人间妖孽。嘴角上扬,眼睛里淌出炙热而暧昧的光亮。

  李欲晚将一切尽收眼底,脸上的肌肉似乎收紧了,瞳孔不自觉放大。眼光从林湘潇身上移开,整个人朦胧着少年的清涩感。再看向林湘潇时,眼睛里已经带了好奇和迷茫。

  林湘潇兼修心理学,将这些小小细节一一捕捉。

  “莫非李教授还是单身?这表情是害羞?我的眼神有这么明显吗?等等!我心跳的好快啊!我不是心动了吧?“林湘潇的心里闪出许许多多的问题。

  再向讲台望去,刚好碰上从前门进来的曲恩。

  “同学,蛮幸苦的,跑过来的吧?还气喘吁吁的·····”

  李欲晚打趣曲恩,曲恩一脸通红。教室发出一阵笑声。

  “我们的情报员也不错,速度挺快的。”

  视光向后一扫,林湘潇和李欲晚又是四目相接。

  这次,换了林湘潇不好意思,立马把头转向一边。

  林湘潇忽然想到今天没有化妆,脸上绯红更多了一些,简直不敢把头转过去了。

  “天哪!我哪里来的娇羞?”林湘潇的心都震撼了。

  曲恩坐了下来:“不喜欢经济法老师了·····”。

  林湘潇指了指旁边的老教授,示意曲恩不要说话。曲恩一扭眉,做了一个苦脸。

  “既然有同学不辞幸苦地赶来了,那我们点个名吧。”

  李欲晚仿佛露出一个坏笑。

  “这边第二排这位看起来生无可恋的同学,你来帮我点名吧。“

  一个女生上了讲台,拿起点名册,开始了“大清洗”。

  林湘潇的心怦怦乱跳,可能要比逃课的同学都要紧张一些。希望马上点到自己,又希望点的再慢一些。

  终于,熬完了这节课。林湘潇抬起头,老教授和辅导员都走了,李欲晚也不在了。

  林湘潇长呼了一口气,轻松了一点,但又仿佛怅然若失。

  林湘潇打开手机,看着时间,忽然想到上个周末寝室玩游戏时抽到的塔罗牌。

  一只手托腮,一边云里雾里的和自己对话。

  “哎,你不是被这位迷上了吧?“

  “不行吗?人家英俊潇洒,幽默风趣又学识渊博!”

  “人家是教授!“

  “教授怎么了,我不嫌弃啊!”

  “不是,是你不配!”

  “······”

  林湘潇紧住眉毛,摇摇头,想把这两个声音甩出脑袋。

  一抬头,李欲晚正站在讲台上,双手插在裤袋里,仰着头直直地看着自己。

  “经济法老师是和我们杠上了吗,一直看着我们这?”

  曲恩轻轻巧巧一句,又撩起林湘潇内心地一波涟漪。立马迅速低下头,玩手机,却又不知道点开那个软件。

  时间仿佛一秒一秒地过,又仿佛飞逝一般,一周之后,最后一节课来临。

  “要一个月才能再见吧?下个学期还有没有他的课呢?”

  “只要他还在这个学校行教,什么课我一节不逃地去蹭!”

  又开始有两个人开始对话,仿佛无法控制一般。

  谁能控制呢?季节的轮转,花朵的开谢,心动的瞬间。

  这一节课是真正的自习。林湘潇摘下眼镜,因为这样就可以放心的看向他的方向。忽然,自己头上的那盏灯亮了。林湘潇不自觉地向开灯的方向笑了。

  因为看不清楚,所以也不必去分析他看没看到,看到了是什么表情,这个表情又代表着什么。只是淡然的收回目光,将心思花在这些并不算熟悉的理论上。

  一字,一句,一段,一页,一节,一章。翻书的声音很动听,下笔的声音让人安心。

  不时抬头晃一眼,那个身影静静的坐在讲台。

  窗外的阳光像在绿叶间流淌一般,风摩挲着。

  古时候的红袖添香莫不如此。

  时间似没有挪动一般,这也许就是胡兰成所说的岁月静好。可再静再好,和喜欢的人一起,都是短暂的。

  终于还是到了快下课的时候了。

  林湘潇不由得一抬嘴角“向我这种学渣,也有感叹课时长的一天!”

  讲台上的那个人站了起来。

  “教了大家一年,还是亲自点一回名,跟大家认识一下。”

  李欲晚轻轻的开口,教室就沸腾起来。应该只有林湘潇最欣喜、最慌乱,心里擂鼓,眼神游移不定。

  一刻,一秒,一个人,一个班······

  “他会是什么表情呢?”林湘潇幻想出许多种模样,每一样都在加重她的慌张,每一样都在丰富她的期待。

  李欲晚每一个名字都读的悦耳,甚至有些温柔。

  “林湘潇“

  内心越是慌乱无措,表面就越是镇定自若。

  林湘潇举手答到。

  李欲晚环视教室,将目光定点到林湘潇身上。

  很短暂的惊讶,大约一秒,一秒之后是静静的对视。林湘潇打定主意好好欣赏,坦然的神色里仿佛在讲:“喜欢你又何妨?”

  大约三秒之后,李欲晚收回目光,可早已不知道点到了那里。

  “额······宋淮······”

  花了一秒才搜索到林湘潇的名字。可是就是那一秒之间,林湘潇看到李欲晚的脸因为紧张而而微微泛白。

  林潇湘喜不自胜,反复和自己确定,反复将李欲晚对自己的反应和对别人的反应对比。很明显,是不一样的。

  林湘潇浸泡在小小的欢愉里,直到李欲晚点完名开始讲话。

  “很荣幸能够和大家共处一年的时间,这一年大家也很乖,在这一年里,也给大家推了很多书,放了很多电影,希望大家能够养成并保持一个开放和吸收的心态,不断去丰富自己。对于知识要形成一个体系,思维要有自己的方式。作为一个法律人,要严谨且专业······”

  多么真诚又官方的话,林湘潇逐字逐句听了进去。

  “希望我们在课堂上保持距离,如果在生活中、学业上,大家有疑惑或者是困难,我很愿意帮助大家·····”

  李欲晚完全不看林湘潇,视线一直在教室的另一侧游移。

  “保持距离?”

  “帮助”

  “李教授,您不知道女孩子最能断章取义吗?”

  林湘潇心里怅然,一时琢磨不透他的意思。

  “好好考试,祝大家前程锦绣。”

  李欲晚结束了最后一句,教室里响起了迫不及待的掌声。

  “前程锦绣?”

  “为什么这么正式,难道是在道别?”

  “我都没有他的联系方式,要是他不来学校了怎么办?”

  林湘潇的小脑瓜转个不停。

  看着从门口鱼跃而出的人,挽留又如何说起。

  从后门走出,林湘潇的表情一直都很平淡。其实,平淡就是天翻地覆。

  曲恩走在左侧,林潇湘靠着墙。曲恩弯下腰系鞋带,林湘潇抬眼看向转角,李欲晚提着公文包迎面而来。

  林湘潇屏住呼吸,连一句“老师好”都组织不出来。而李欲晚匆匆而过,看林湘潇的眼神却又那样熟悉。

  看着越来越远的背影,喜欢似乎有些肤浅,仰慕又似乎太过老套。

  这一刻,车、马、邮信慢,人群掩盖不了她眼里的光辉。

  你听过黄遵宪的《山歌》吗?

  “人人要结后生缘,侬只今生结目前。一时二时不别离,郎行郎坐总随肩。”

  或者,你有没有听过唐寅的《一剪梅.雨打梨花》

  “晓看天色暮看云,行也思君,坐也思君。”

  开始在意一个人的时候,就开始了幻想和思念。林湘潇回忆了曾经上课的任何一个瞬间。

  李欲晚坐着安静地写论文、李欲晚看电影时笑了、李欲晚被学生夸好看而害羞接不下去话、李欲晚布置作业、自己的作业得了A+、李欲晚的手机响了,在课堂上他接了一个仿佛很重要的电话、李欲晚在老教授面前依然像个学生······

  剪不断,理还乱的回忆,几时能像现在这般甜?

  连期末考试,她也是期待的。他出的题应该很难,可他一定会觉得自己已经仁至义尽地去放过我们了吧······

  果然很难,且心机深沉。

  “开卷才是最难的。”

  林湘潇在拿到试卷的那一刻就懂了他别有深意的告诫。

  林湘潇坐在最后一排,窗外是难得明媚的阳光。棕榈树叶片的影子跳跃在她的手上。

  “字一定要写的好看些!”她告诉自己,这可是在答心上人的题啊!

  很快,她感到挫败。翻书倒卷,哪里才是答案?善良一点不好吗?

  “时间过半。“

  “还有半个小时。”

  “还有十五分钟”

  “检擦学号和姓名,请交卷。”

  是高考的感觉又回来了吗?

  林湘潇一脸沮丧。

  交卷的时候教室已经没有人了。阚泽答题卡上前一部分清秀端庄,后一部分笔走龙蛇的字迹,颇有些被戏弄的感觉。

  交卷出教室,她忽然有些不自在。从一个紧张的世界里逃脱出来,阳光和三三两两的行人都让人觉得陌生。离考试那栋楼越来越远,她似乎越来越感受到自己的渺小。一个学渣和一位教授,何其之远呢?

  被挥霍的时光总有一天会找上门来,于她,就是今天。

  林潇湘将胸前的经济法书本抱得更紧一些。

  这个校园从没有像今天一样大,教室到寝室的距离这么远;这条路也从没有像今天这样拥挤,即使她努力向前,却还是轻松地就被淹没。

  下午的刑法课,她听的心不在焉。即使老师讲到案例,一个教室都在哄堂大笑的时候,她依然在回忆那个身影。

  能回忆初见,也猜想着离别。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