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 游戏异界 物理超度最为致命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章 猎杀

物理超度最为致命 丧尸舞 3696 2020.07.16 18:00

  “呔!你们两个小贼往哪里跑!!”

  杨禅远远的看到三人,就佯装出了一副怒气冲冲的模样,大声呼喝起来。

  那老妇人和两姐弟听着杨禅的呼喊,都不禁回过头来。

  两姐弟看到杨禅,脸上均是露出了不解之色,不明白这位方才在路上遇到的陌生人,怎么突然追赶他们,还大呼小叫个不停。

  牵着两姐弟的老妇人,脸上本是洋溢着灿烂的笑容,看到杨禅是一个成年男子后,不禁脸色微变,等她看出杨禅,身上并没有携带刀枪棍棒之类的武器,面色又稍稍缓和了几分。

  “总算被我追上来了。”

  杨禅面露怒色,望着被老妇人牵着的两姐弟,大声喝道,“看你们两个小贼跑到哪里去!”

  被老妇人牵着的小姑娘,见杨禅怒气冲冲的模样,眼里满是疑惑,只是还是开口问了一句,“这位大哥,你……你要找我们作甚?”

  “你们连个小贼,偷了我的东西,还不快交出来!”杨禅瞪着眼睛,厉声喝道。

  “偷了东西?”小姑娘满脸茫然。

  “别想装傻充愣!”杨禅佯装气愤道,“我方才好不容易打了一头黄皮子,全家就指望着卖了那黄皮子的皮毛维持生计,可……可却被你们偷了!”

  “偷走了?”那小姑娘怔了怔,小脸一下憋得通红,辩解道,“这位大哥,你怎么能凭空污蔑人清白,我和小弟只是路过,并没有偷你打来的黄皮子。”

  “就是,你胡说。”旁边的小男孩跟着也叫了起来,“我和姊姊根本没有偷你的黄皮子。”

  “怎么没有?”

  杨禅不依不饶地叫了起来,指着小男孩大声道,“这荒山野岭的,方才就只有你姐弟俩经过,我一转身那黄皮子就不见了,不是你们又是谁!快点把东西还来!”

  “我们没有拿,没有拿,姊姊,姊姊,你快说……”小男孩被杨禅这么一呵斥,又是气愤又是委屈,眼眶里泪水打转,竟是气得哭了。

  “若不是你们拿了,我那黄皮子怎会不见了。”杨禅丝毫不为所动,恶行恶相的,“那路上又无其他人经过,定然是你们。”

  “这位大哥,我和小弟真没有偷你的黄皮子。你是看着我和小弟离开的,我们如何能偷你东西。”小姑娘面色涨红,忽然灵机一动,试探说道,“那黄皮子莫不是假死,趁着大哥你不注意跑了。”

  “打死的猎物还会长翅膀飞了?”杨禅冷笑两声,继续蛮不讲理道,“肯定就是你们两个小贼。”

  “姑婆,姑婆……”

  小男孩被杨禅吼了两声,似乎吓着了,轻轻拉了拉老妇人的衣袖,泪眼朦胧道,“我们没有偷!”

  老妇人似乎完全有些懵了,不知突然间跳出一个青年,大吵大闹的,到底是什么情况。

  她嘴唇微动,正要开口,杨禅却指着老妇人喊道:“好啊,你就是这两个小贼的同伙,还不快快将我打的黄皮子交出来。”

  “这位……小哥……”老妇人等杨禅说完,好不容易开口,可惜只说了几个字,就再次被杨禅打断。

  “不必多说了,这两个小贼偷抢了我的猎物,你既然是他们的姑婆,要么赔我黄皮子,要么与我去见官。”

  “见官?”

  这一下不单是老妇人,甚至站在那里不知如何言语的两个小孩,都吓了一大跳。

  杨禅其实也不知这么说有没有效果,可见几人的神色,似乎有被吓到,继续蛮横道:“我那黄皮子品相完好,若是售卖,价格不菲。你们小小年纪,竟敢偷盗,自然要扭送官府。”

  “小哥莫要着急!”

  老妇人见着杨禅一副纠缠不清的模样,枯槁的面容上已经是有些恼意。

  只是又不知该从哪说起,见杨禅言之凿凿的模样,她都有些怀疑这对姐弟是不是真的偷了人家东西。

  尤其是听到杨禅说要拉着几人见官,心中更是有了几分惶恐。

  不要说去县城,便是到了村镇,人烟密集之地,她都忌惮万分,哪里敢去。

  可要让她放弃送到嘴边的这对姐弟,又极不甘心,当即赔笑道:“这位小哥若是说黄皮子,我家也是有的,老婆子赔你一张便是了。”

  “果然如此。”

  杨禅一听这老妇人开口,心中就猜到对方会想着息事宁人。

  “你家有?”

  狐疑地看了老妇人一眼,杨禅跟着又说道,“我只是谋个生计,也不为难你等。你们家中若是有好皮子,赔我一张,此事便算了。”

  “姑婆!”旁边的小姑娘似有些着急,连忙喊了一句。

  “乖孩儿莫要担心,姑婆家里存着不少皮子,给这人一张就是了。”老妇人和蔼地笑了笑,似在安抚两个小人儿,又望向杨禅,“这位小哥,我家就在前方不远,你和我一起回去拿如何?”

  这话一说完,杨禅忽然间就觉得大脑有些恍惚,下意识的就想要点头应是。

  咳咳——

  就在这突然间,杨禅猛然剧烈咳嗽了起来,似乎被什么东西呛到,眼泪都流了出来,嘴角泛起了几点绿色的汁液。

  而就这么一咳嗽,杨禅略有些呆滞的眼神一下恢复了清明,冲着站在那老妇人摆手拒绝道:

  “不成不成,这深山老林里,我孤身一人,可不敢和你回去,若你家中有些个子女兄弟,我哪里能拿得回来要的皮子。你把这两个小贼留下,等你拿了皮子后,再带他们回去。”

  老妇人站在原地,脸上神色变幻。

  她并非修炼有成的妖类,所谓年老成精,物老成怪,她便是年老之后,食人多了,渐渐开启了灵智,迈入精怪之属,也自然而然掌握了一种迷惑人心的法门。

  在这大山之中,她也多依仗此术害人,可方才她施法之后,却不知为何没能在杨禅身上产生作用,心中登时颇为疑惑。

  杨禅又适时说道:“你若不愿意赔,那我们这便下山去,见官见村中父老,让他们为我主持公道。”

  老妇人脸上露出纠结之色,这对姐弟已是到了嘴边的肥肉,如何舍得放弃。

  可见着杨禅这胡搅蛮缠的模样,又不知该如何解决,毕竟兽类哪怕成了精,可这人情世故哪里会分辨处理。

  好半晌,老妇人才将这对姐弟放开,心中极为不甘道,“那小哥,你且在等在这里,老婆子家里各种皮子有的是,去为你取一张来如何?”

  “这样最好!”

  杨禅笑着点点头,又摸了摸嘴角的绿色汁液,顿时呲牙裂嘴,面部肌肉抽搐。

  “姑婆……”旁边的小男孩见老妇人要走,忍不住出声。

  一旁的小姑娘脸上似也有惧怕之色,只是眼神看向老妇人,又有些困惑。

  “乖娃儿,你们且在这里等着,姑婆去去就来。”

  说话间,老妇人转过身就朝着榕树外边的小道走去。

  只是就在迈步离开间,老妇人浑浊的双眼忽然一凝,一股前所未有的危险的感,涌上心头。

  几乎就在刹那间,

  啪——

  一声突兀的枪声陡然响起。

  站在原地不知所措的两姐弟,陡然吓了一大跳,捂着耳朵就蹲在了地上。

  “嗷!”

  不远处,刚走出几步的老妇人,口中猛地爆发出了一声震耳欲聋的咆哮。

  刺啦啦一阵撕裂声,老妇人体态骤然膨胀,身上的衣物脱落,一跃而起四肢着地,显露出了真形。

  却是一头皮毛斑驳杂乱的老牝虎,犬齿脱落,利爪断裂,不少脱了毛的皮肤上还长着癞疤,已经老得不成样子了。

  此刻,在这头老牝虎的后肩上,一个血洞深不见底,正有着汩汩的鲜血冒出。

  “吼——”

  雌虎回头看着杨禅手里握着的驳壳枪,尽管她认不出来这东西到底是什么,但并不妨碍她将杨禅认作是伤了她的人,猛然一扭身,完全是不管不顾地朝着杨禅就扑了过来。

  杨禅见着这虎媪在中了他一枪之后,骤然退去妇人装扮,成了猛兽之躯,且还能够回头翻身朝他攻击,着实下了一大跳。

  7.63mm口径的驳壳枪威力有多大,虽然是一款在现代社会已淘汰的战斗手枪,可其弹头的初速度达到425米/秒,在一定程度上还可以当做冲锋枪使用。

  “盒子炮”的说法不止是说枪套像个盒子,更在于起威力如“炮”。

  之前遇到的那头黄鼠狼,头部中了一枪,后脑勺都被掀开,死得不能再死。

  这头山精虎媪,在杨禅想来应该没有多大战斗力,可却未曾料到,在中了一枪之后,有如此强横的生命力。

  这最后关头,竟展开拼死一搏。

  在虎媪扑过来的瞬间,杨禅几乎是完全下意识的就继续开枪射击。

  啪啪啪啪的枪声接连三声响起。

  前面一枪在虎媪一跃之下并未能击中,但好在这款枪的枪口上跳极为严重,反而后两枪正好射中了虎媪。

  砰地一声闷响!

  杨禅整个人被虎媪扑到在地,一二百斤的沉重身躯,压得他两眼发黑,气血翻腾。

  那虎媪扑倒杨禅之后,嗷嗷地叫了两声,鲜血流了一地,眨眼间便已没了气息。

  【任务名:打虎英雄】

  【任务目标:猎杀山精虎媪(ǎo),已完成,距离传送还有5分钟,可选择立即传送】

  【奖励结算中】

  “任务完成了。”

  好一会儿,杨禅才从这头虎媪身下,挣扎着爬了出来。

  他的身上满是腥臭的鲜血,驳壳枪的威力不凡,即便第一枪没有击中要害,立刻让这山精牝虎死亡,可后面的两枪,一枪击中了牝虎的腹部,一枪击中了虎媪的下巴,穿脑而过,足以让这头本就老得成了山精的虎媪毙命。

  其实以驳壳枪的不易操作,还有杨禅堪堪入门的射击技术,若是距离远了,他还真不一定能打中对方。

  好在彼此距离够近,在杨禅看到虎媪转身之后,当机立断的就开枪射击。

  不过,即便如此,还是有那么几分的侥幸成分在,若是赶上虎精壮年时期,哪怕中了几枪,只要扑倒杨禅,随意扒拉几下,他也非死即伤。

  噗!

  杨禅从他嘴里吐出了一团绿色的杂草,吐着舌头连连呸了好几口。

  方才这头山精虎媪,再说让杨禅随它去往家中的时候,就已发动了迷魂之法。

  杨禅想出来的破解方式就是,嚼烂了一些极为苦的杂草,含在口中靠近咽喉的位置,一旦人陷入到某种呆滞状态,忘记用舌头控制这团烂草叶,便会卡在咽喉位置,让他剧烈咳嗽起来。

  草叶的苦涩,又能够在极大程度上刺激味蕾,让他打起精神。

  他又看了一眼那对在不远处惊恐万状的姐弟,踉跄着朝两人摆了摆手,“这不是你们的姑婆,而是在这山里吃人的一头妖怪,你们快些离开这里,以后在路上遇着陌生人,要小心一些!”

  说完,也不再理会这对姐弟,这个任务世界到底是真实还是虚妄,对他而言,都无所谓。

  将驳壳枪拿在手里,空出了一格背包,正好将虎媪的尸体收走。

  默念了一声“传送”,身体渐渐虚幻,消失在了原地。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